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出山(39更
    她找到了一条石板路。

    被掩埋在杂草、泥土下,只露出一点。

    她仿佛看见了希望一般,慢慢的找。

    到处荆棘弥补,她闻到了香气。

    一种说不出来的香气。

    像皂角,又像人参开的花。

    顾欢喜站在原地,静静的吸气、呼气,然后慢慢的往前走,那股气息越来越近,她用力砍掉面前的荆棘,然后便看见了腐烂的篱笆。

    在这树林中,一片的人参,多的让人惊讶和侧目,不单单有人参,还有药材,她对药材认识不多,但是对香料却知道,而有些药材就是香料。另外一边,一颗皂角树,又高又大,下面掉落不少皂角。

    “哈哈哈,天不绝我顾欢喜!”顾欢喜笑着。

    捡了皂角放到背篼里,又小心翼翼的挖了一株人参,又一样草药挖了一株,背着背篼准备回去的时候,顾欢喜看见了不远处的一颗白茫茫的树。

    “盐树吗?”

    顾欢喜上前,伸手摸了点轻轻放在嘴里。

    咸的。

    果然是盐树。

    这个地方,曾经住的人,一定不常出山,所以准备了很多东西。

    应该不止这些,他肯定还准备了田地。

    如果找到了田,那么是不是能够找到粮食?

    但是目前来说,能找到这些,已经足够来了。

    顾欢喜小心翼翼的弄了点盐,带着回石屋。

    田园担心顾欢喜,在门口等着,见顾欢喜似乎满载而归,眨了眨眼睛。

    “你猜我今天找到什么了?”顾欢喜说着,把背篼放下,一一翻出来给田园看。

    “人参,一大片,你知道吗,不是一株两株,是一大片,几千株那种,还有草药,我不认得,但是都挖了点回来,不单单如此,我还找到了皂角树和盐树,那颗盐树一定是人为种下去的,田园我跟你说,这个人,一定不常出山,所以他才准备了这么多东西!”

    顾欢喜一个劲的说着。

    把人参洗干净了,用竹筒灌水放在锅里煮。

    隔着竹筒煮。

    “一会咱们都吃一些,再洗个头吧,用皂角搓!”

    “好!”

    有人参补气,田园的气色瞧着好了起来,顾欢喜也是,只是再也没找到别的东西,野物那些,也没有,倒是三只兔子生了,生了十多只小兔子。

    顾欢喜算着,她和田园已经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天。

    天气越来越炎热。

    她想着离开,可是往哪里走?

    田园握住树杈倒是能走一段路,但是也不能走太远,免得伤了骨头。

    “田园,我想,明日沿着河往下面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出路,咱们不能一直呆在这山里!”

    田园看着被晒得黑漆漆的顾欢喜,点了点头。

    第二日,顾欢喜带了几个番薯,还有苹果便出门了,沿着河流一直都,一直走,走得她觉得自己腿脚都要断了,也没走出去。

    眼看天要黑了,顾欢喜只能找地方休息。

    躲在一个大石头下,吃着冷掉的番薯,又啃了一个苹果。

    她不敢多吃怕吃了就没了。

    尤其是这个时候,找吃的可不容易。

    她还想回去,带着田园走出大山呢。

    山间

    石屋门口。

    田园站在这里很久很久了。

    顾欢喜走的时候,锅里煮了兔子汤还在,灶孔里的番薯也还没吃,树枝桌子上的苹果也没少。

    他吃不下。

    他本极不顾欢喜一个人出去,但是他劝不住。

    尤其是在他如今走路都不能多走的情况下,他倒是希望顾欢喜走,一个人走,把他丢在这山里。

    可是,她真走了,他却像丢了魂魄一般,六神无主。

    “呼!”

    田园深深的吸了口气,找了个地方坐下,继续等。

    或许,她走到半路会回来,也或许,她可能不会回来。

    再也不会回来了,田园一个人胡思乱想到天亮。

    天亮了。

    顾欢喜在河边清洗了一番,吃了个苹果,继续言着河流往下走。

    也下过坎,砍过荆棘,又走了一天,这条河还没走完。

    顾欢喜坐在河边,还是不肯放弃。

    她也不能放弃。

    必须找到出路,然后带着田园离开。

    第三天早上。

    番薯吃光了,苹果也没了。

    顾欢喜却依旧坚持着,再傍晚的时候,她总算走到了一个地方。

    有人。

    是人啊。

    因为她发现了收拾的整整齐齐的番薯地,还有苞谷。

    是了,没错了。

    走了三天,总算到了一个村子里。

    她没有出去,而是等到天黑,挖了十来个番薯,又掰了几个玉米,抱住回走。

    这几天里。

    田园觉得自己像行尸走肉一般,把顾欢喜留下的东西吃了。

    就坐在门口等着。

    他觉得自己傻,觉得自己憨。

    其实他应该追上去的。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六天,七天了。

    顾欢喜还没回来。

    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吧。

    他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让她一个人去寻找出路?

    这山里是多么的危险,万一她摔了,出事了……

    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毙,他得去找顾欢喜。

    田园撑着树枝,跌跌撞撞的走去,就看见夕阳的余晖下,一道娇小的身影慢慢走来。

    “欢喜……”田园大声喊道。

    “是我啊!”顾欢喜回应道。

    本来累极的她,似乎也有了立即,快速朝田园走。

    走到田园面前,身后紧紧抱住田园。“哦老天,我总算回来了,可累死我了,家里还有什么吃的吗?弄点给我吃一下!”

    “我给你烤兔子吃?”

    “不不不,太慢了,你先弄点水给我喝一下,我休息休息,然后你杀两只兔子,一只烤,一只煮汤,记得小心些,别把兔毛弄坏了,我跟你说,我已经找到出路了,等我休息两天,咱们就继续出发!”

    顾欢喜说着,进了石屋,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她真的累坏来了。

    去走了三天,回来走了四天,这四天全靠信念支撑,要不然她早坚持不下去了。

    田园打了水给顾欢喜洗脸洗手,让她睡得舒服些。

    顾欢喜确实睡的舒服,这一觉睡到大天亮。

    “哈……”

    顾欢喜打着哈欠,慢慢的坐起身,看着田园已经煮好了早饭,烤好了兔子肉。

    “好香啊!”

    “快起来,洗洗就可以吃了!”田园笑道。

    其实他的厨艺一般,比不得顾欢喜,能把什么吃的都做的很美味。

    “好!”

    顾欢喜应声,去河边洗脸,又去仔仔细细收拾了一番自己,打算吃了早饭,不管不顾跳到河里去洗个澡。

    吃着烤兔子肉,再喝着番薯汤,顾欢喜觉得这真实人生一件美食。

    惬意、悠闲。

    吃饱之后,顾欢喜真跳河里去洗澡了,把自己脱的精光。

    田园素了许久,见到顾欢喜这样子,两眼冒星星。

    盯着看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顾欢喜笑着,朝田园泼水,笑颜如花。

    等到洗干净,坐在太阳下晒着,顾欢喜才说道,“我走了三天,总算看见有村子了,咱们收拾收拾,带些吃的,也出发吧!”

    “嗯!”田园点头。

    既然要出山,那人参要挖两株,只能带两株,不能多。

    各类药材也是,少带,不能多。

    番薯要多带,苹果也是,更要多带。

    因为田园走得慢,他们可能要走十天半月的,路上要吃。

    好在田园力气大,背多点苹果也没事。

    只是顾欢喜这边都收拾好了,老天爷不争气,又下起了延绵细雨。

    两个人坐在石屋门口。

    顾欢喜手里抱着一只兔子,原本打算带三只路上吃,后来想想算了,都给放生了。

    这只却怎么不肯走,就成了顾欢喜的宠物,吃番薯藤,啃苹果,啃番薯。

    “我觉得,这一定是一只吃货兔子!”

    为了一口吃的,都不肯走了。

    田园笑,伸手摸摸兔子。

    兔子毛茸茸的很干净,因为顾欢喜给它在河里洗过澡。

    身上有股子皂角的香气。

    “你说,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河水会不会满上来啊?”顾欢喜问道。

    心里有些担忧。

    “放心吧,咱们门口堆砌了那么高的石头,应该不会满进来的!”田园安抚道。

    这雨阴绵绵的下了五天,顾欢喜担忧了五天,好在河水没满上来。

    顾欢喜松了口气的同时,等着河水消下去,然后重新准备粮食,出发。

    被子一类,洗干净了放回了那想着中,锅碗瓢盆都用藤条装好,固定在石屋里。

    希望有朝一日,如果有人再次流落到这山间,不至于什么都没有。

    两个人,一只兔子,就这么相互搀扶着慢慢的走。

    兔子在地上蹦蹦跳跳,跟在顾欢喜身边,顾欢喜、田园坐下休息的时候,它就跳过来,吃点苹果,啃点番薯。

    有时候也不肯走路,要顾欢喜抱着,或者放到背篼里。

    他们出山的路,确实很慢很慢。

    有些下坎的地方,田园走的很吃力,不过都没有丝毫的抱怨过。

    相扶扶持,相扶鼓励着彼此,这一刻,他们和普通人家的夫妻一样。

    东西吃光了,河里插鱼烤了吃,他们带的盐倒是还剩了一些,抹点烤鱼,味道也好极了。

    “走了足足十六天,我本来留下了记号,不过被河水冲没了,也不知道还要走几天,咱们再坚持坚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