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安顿(4更
    田园说着,有些泄气。

    “胡说!”顾欢喜呵斥道,“你要是没用,陈国、二皇子会花这么多的力气来抓我,为的是什么?是想你为他们所用,给他们去拼命,去杀敌,而不是与他们为敌,莫不是你以为我一个小小的女子,那么值钱吧!”

    “……”田园沉默片刻才说道,“你本身很值钱!”

    “你可不能在这样子下去了,讨厌的很,首先我们是夫妻了,起码所有人都赞成并认同的,难道你现在还想着要把我让出去给别人,让别人给我幸福的话?”顾欢喜怒问。

    “……”

    田园顿了顿。

    顾欢喜真是气狠了,一把揪住他耳朵,“我问你,我说的话你听不听?”

    “听,听的!”

    “很好,既然你听,就给我把那些自以为是的自卑,懦弱都给我丢掉,你这都瘸了一条腿,我嫌弃你了吗?没有,我还想着努力给你治好,易大夫说你这骨头要敲断重新接,我害怕了吗?没有!那是我知道你一定希望你健健康康,然后去拼去挣,田园,不要让我后悔,跟着你吃苦受难我不怕,我怕的是你一辈子没有找到自己的尊严,活着的尊严!”

    顾欢喜吼完,才松了手。

    田园有些震愣。

    这是顾欢喜第一次发火。

    口沫横飞的把他骂了一顿。

    耳朵也火辣辣的。

    可他竟然觉得亲切,然后笑了起来,“我记下了!”

    “大声点!”

    “我记下了!”

    顾欢喜伸手捏捏田园的脸,“这种话,我只说一次,下次在这样子,我把你丢出去,或者我自己回家去,不要你了,让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唧唧歪歪个没完没了,你不烦腻,我都烦腻了,别整日把你不好,你没用,你让我吃苦的话放在嘴边,有本事,是爷们就做出来给我看,你只是伤了腿,又不是断了手,腿不能走路,手还不能编个篮子、筐子什么的,就算不能卖,家里也要用,你说对吧!”

    田园点头。

    觉得顾欢喜说的有道理极了。

    顾欢喜也觉得,自己这样子彪悍的极了。

    真是棒棒哒。

    又忍不住揉了揉田园的脸和耳朵,“疼不疼啊?”

    “疼!”

    “知道疼就好,疼了才会长记性!”

    田园笑,“那我要是说不疼,你是不是还揪?”

    “那不是废话,不疼不长记性!”

    顾欢喜说着,看着田园笑了起来。

    田园犹豫片刻,也笑了起来。

    “我跟你说啊,就算你不爱说话,看到别人来家里,好歹要点头示意一下,如今咱们寄人篱下的,手里也没钱,若是黑着脸,别人怎么看咱们?会生出很多事端!”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见人三分笑,遇人遇事有关照,你如果找别人办事,你总不能黑着一张脸去,让人觉得,他欠你钱不还,是你去求人办事,不是别人来求你,当然了,你身份高贵不可攀,像太子殿下那般的,但是太子殿下对你也和颜悦色,多有关照,你看他对别人有吗?”

    “咱们处于弱势,这样子的情况在你腿完全好起来之前,怕是都要如此了!”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腿这样子,咱们今年都得在这村子里渡过,等明年开春才能出去,如今咱们算得上身无分文,没有那么多心思在这里悲伤秋月,咱们得努力想办法赚钱,这入秋了要秋衣,入冬了要冬衣,都得花钱买!”

    “不单单是这些,还有咱们接下来的吃食,菜虽然不用愁,但其它的几乎全部都要买!”

    顾欢喜给田园分析着目前的处境。

    田园深深吸口气,“后悔少挖几株人参来,把咱们的人参卖了吧,我不吃那玩意,也能好起来!”

    “那不行,那是我本来就要留下来给你吃的,老母鸡炖汤,我也要喝呢,人参不能卖!”

    “那卖掉一支,咱们留一支,到时候你一个人喝,我不喝!”田园又道。

    他更懊悔,身上没带点什么东西。

    “要不把匕首卖了!”

    “匕首不能卖,这样子的好东西,一旦卖掉,就再也买不回来了!”

    “……”田园沉默。

    “那我看看,我能干点啥,编筐子吧,我编筐子还不错!”田园说道。

    “行,到时候我问问,村里人有没有编筐子的,编得咋样,编好之后怎么卖的,能不能拿到镇上去卖,我看那个大妞姐家,好像在做这个买卖!”

    “什么买卖?”

    “就是把村子里要卖的东西收去,给于银钱,在去镇上买一些村民们需要的东西回来卖,就这面粉,我刚刚看过,很细很细,和自己磨出来的不一样!”

    田园想着,“或许咱们可以……”

    “不行,你现在这个样子,万一被敌人知道了,我们谁都跑不掉,所以只能隐姓埋名,先安定下来再说!”

    田园呼出一口气,“好!”

    两个人想着,不管如何,这钱得赚起来。

    顾欢喜自己会的也很多。

    可以帮村子里要出嫁的姑娘做嫁衣,绣个盖头什么的,不说赚多少钱,鸡蛋、米粮总能赚点。

    能把日子过下去,有点余钱置办两身衣裳,让田园的腿好好养,便够了。

    要求真的不高。

    顾欢喜觉得,这还是能做到的。

    “喜儿,晚饭好了,我哥让我过来喊你们去吃饭!”丽娘在外面说道。

    顾欢喜上前抱着丽娘的手臂,“丽娘,你喊我小喜吧,感觉喜儿喜儿听着别扭!”

    丽娘看了顾欢喜一眼,“好!”

    她心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对夫妻到了这里,能拿得出金子来,可见家中有大钱,见过世面的。

    且易大夫给小喜的男人看病,小喜他们居然还带了药材。

    田园握着树枝拐杖慢慢的走着。

    想到顾欢喜的话。

    见人三分笑。

    所以在可见甘训的时候,笑了笑。

    “……”

    见到甘训爹娘的时候,喊道,“叔,婶子!”

    甘训爹娘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好好好,快坐下来吃饭吧!”

    中午被顾欢喜、田园的饭量吓到了,晚上多准备了点。

    还是白米饭、有腊肉,还有一个豆角一个青菜和一个豆腐。

    顾欢喜知道,这已经是农家最丰盛的饭菜了。

    “谢谢叔、婶,等过两日,我也做点好吃的给你们!”

    “好,好!”甘训爹娘连忙应声。

    他们是真的厚道人。

    不过,晚上两个人就没中午那么能吃了,中午实在是太馋了,也太饿了。

    一两个月没吃到米饭,都是苹果、鱼、番薯一类,顾欢喜现在是看见鱼和番薯,都会呕吐。

    再不想吃那些东西了。

    甘训爹娘见顾欢喜、田园吃相好了,微微有些错愕,给顾欢喜夹了肉,“闺女,吃肉!”

    “谢谢婶子!”

    “吃吧!”

    甘训娘微微一笑。

    小口小口的吃饭。

    若是没客人,都是一家子坐在一起吃。

    虽说顾欢喜、田园是租住在他们家,但也算是客人。

    瞧这两夫妻,虽然被晒的黑黢黢,但眉目间还是看的出来,长相极好。

    不是他们这种乡下农民。

    能拿出金子,那家里能差的了?

    肯定不差的!

    这些都是甘训和他们说的,让他们客气些,总归也就是这两顿饭,那金子可不止二两银子,他们家占人大便宜了。

    吃了饭,顾欢喜和田园回家。

    衣裳都还泡在盆子里,月光下,顾欢喜坐在一边慢慢的洗着,田园给她打水,等到她洗好,帮忙拎干,晾晒到竹竿上。

    倒了水,关好大门,才一起进屋子去睡觉。

    有些药材需要炮制,被顾欢喜他们这么一弄,易大夫心疼,便都拿了过去,所以不管以后田园需要多少药,易大夫那边都会负责。

    家里就两支人参值钱,就是太子给田园的匕首,其它再没值钱的东西。

    不过,两个人并不在乎。

    头挨着头睡在宽大、温凉的炕上,睡得格外香甜,为了迎接美好的明天……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