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惦念(4更
    顾木一听,立即不依了,“爹,您说什么呢,我不带着你,一个人回去算什么?而且我一个人也回不去,索性慢慢来吧,妹妹的绣品忽然出现在这小镇上,我觉得事有蹊跷!”

    “那你打算怎么办?对那个余小姐用美男计?让她出面帮你买荷包?”顾老实揶揄道。

    虽不是亲生儿子,但养育多年,那也是用了真心的,这几年的相依为命,感情更是浓厚起来。

    早些时候为了更好活着,便以父子相称,还花了大笔银子办了个假身份。

    好在顾木出来的时候,顾欢喜给了一大笔银子。

    或许那个时候,顾欢喜便已经感觉到了他这个爹出了事情,让顾木拿着银子去镖局找人。

    只是顾木没去,而是直接来寻他……

    “爹,我不喜欢她,太凶了!”顾木忙道。

    顾老实笑,“她是余家唯一的小姐,也是余老爷唯一的女儿,从小娇生惯养,性子急些也正常,你如果不喜欢人家,便直接说,别这样子吊着人家,不是大丈夫所为,明白吗?”

    说道后面,顾老实神色严肃。

    倒真像一个父亲了。

    顾木点头,“知道了爹!”

    两人傍晚时分回到县城钱府,这才下了马车,一道俏丽的身影立即跑了上来,拉着顾木的手,“钱大哥,你回来了!”

    顾木赶紧抽回手,让人拿了轮椅来,把顾老实抱下马车坐在轮椅上。

    顾老实微微一笑,“是雅雯来了!”

    “钱叔叔!”余雅雯羞涩的唤了一声,骄傲的看着顾木。

    “来了就进去玩一玩,吃了晚饭再回去!”

    “好啊,谢谢钱叔叔!”余雅雯说着,推着顾老实的轮椅朝钱府走。

    钱府占地面积不算大,但是也不小,而且顾木有一个本事,那就是看玉。

    各种各样的原石到了他手里,里面有没有玉他一摸便知。

    以前在顾家的时候,顾家从未有这样子的石头,他的天赋不曾被发现,后来机缘巧合。

    也是因为这天赋,才能在这县城立足。

    年纪轻轻,不少人都要喊一声钱公子,谁家得了块石头拿捏不准,请他去看一看,摸一摸,那石头的价格可都是要翻几翻的。

    顾木站在原地,呼出几口气。

    这余雅雯……

    跟着进了家门。

    顾老实身子不好,两腿早些年受伤不得不截肢,后来再也不能行走,只能靠坐轮椅,也好在有顾欢喜给的银子,和顾木的本事,源源不断的珍贵药材用下去,才给顾老实续了命。

    外面人人都道钱公子孝心可嘉,却不知道,这压根不是亲爹,甚至连血脉都已经隔了好几代。

    但顾木是真的孝顺,对顾老实的话,不说一任听之,但多数都是听的。

    可是余雅雯的事情,顾木是真的不喜欢这样的姑娘,太嚣张跋扈,我行我素。

    看见余雅雯顾木就头疼。

    但余家在这县城,却是数一数二的人家,得罪不得,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会娶余雅雯。

    “钱大哥!”余雅雯高兴的喊了一声,笑意盈盈的看着顾木,“钱大哥,我的荷包呢?”

    “……”

    顾木犹豫片刻,“这荷包送我吧!”

    “不要,钱大哥如果想要荷包,我亲自绣一个给钱大哥,但是那个荷包不行!”

    “如果我非要不可呢?”顾木轻声道。

    “你,你欺人太甚!”余雅雯怒。

    一下子将辫子摔了出来,愤怒的看着顾木,“钱山丁,你别以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随意欺负我,我告诉你,想娶我余雅雯的人多的很,你,你,你别后悔!”

    余雅雯吼完,哭着跑了出去。

    “小姐,小姐……”

    几个丫鬟立即跟了出去。

    顾木瞧着,把荷包拿出来,仔细看着,细细摩挲上面的纹绣,“欢喜,你在哪里?”

    早知道,早知道……

    早知道当时不走吗?

    顾木摇摇头。

    若是不离开,爹怕是活不成。

    可是如今这般天涯两隔,何时才能再相见……

    顾欢喜的手速之快,早早把荷包给绣好,等易大妞过来拿。

    开始准备八月十五中秋月饼。

    月圆人团圆。

    顾欢喜想念亲人,但如今,也只能想。

    田园的腿,还不能行走,易大夫隔几日过来换药,再把田园要服用的药拿来。

    按照易大夫的意思,过了八月十五,田园就不用服药,以后换药也不用三天一次,改为五天一次。

    村里有人家里种了核桃树,顾欢喜跟丽娘走了一趟,买了一篮子回来,这会子和田园两个人,一个人敲着核桃,一个人把核桃肉挑选出来,到时候炒熟切碎放在红糖里,拿来做月饼味道肯定极好。

    像顾欢喜这般总问村子里人买东西,村里人还是乐意的。

    但也有那么几个不安好心之人,开始打顾欢喜的主意。

    以为长得奇丑,但是时间过去些日子,皮肤白皙起来,才发现这小妇人不单单身段好,还长得很好看。

    更有几个猥琐的男人私下里议论纷纷。

    但顾欢喜从不一个人出现在村里,就算要买点什么,也都是丽娘陪着一起,晚上也从不出门,虽然她相公伤了腿躺在床上,但甘训家就在隔壁,真有点动静,甘训一家子也能立即知道,再说她家还养了一只狗,虽是只奶狗,可也会汪汪汪叫唤了。

    顾欢喜把核桃肉挑选出来,时不时自己吃一块,给田园吃一块,丢给大黄吃一块。

    丽娘进来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这屋子里的温馨。

    “小喜!”

    顾欢喜连忙起身,“丽娘你来来了,快过来坐,吃核桃!”

    顾欢喜弄了一些给丽娘吃。

    丽娘犹豫片刻,看了一眼田园,田园朝她礼貌的点点头,继续敲着核桃,认真的很。

    丽娘拿了小口小口吃着。

    “这核桃真香!”

    “中秋那天我做月饼,丽娘你来帮忙好不好?”

    “好啊,那天我也不做鞋底子,以后都不做了,我跟你一起学绣花!”

    “好呢,我不收你的拜师礼!”

    “我也没打算给啊!”

    两人相视一笑。

    丽娘吃了几块核桃肉,才认真说道,“我家打算十六便收稻谷了,我娘说,到时候你们过去吃饭!”

    顾欢喜忙道,“丽娘,本来我是想去帮忙的,可是后来想想,我怕是不能过去了!”

    “怎么了?”丽娘不解问。

    “这几日我在村里走动,那些人看我的眼神不对劲,我决定以后能不出门,便不出门了!”

    丽娘看了顾欢喜一眼,又看了看田园,“我懂了,不过小喜你得记住,村里这些男人都是胆小鬼,只要你凶悍一些,他们就不敢拿你如何!”

    “我知道,不过我不想跟他们纠缠,总不能狗咬我一口,我就要咬狗一口,你说是吧!”

    最主要,她不能招惹是非,到时候在这村子里住不下去。

    被人撵出去可就麻烦了。

    “有道理,那我先回去了,到时候我家煮了醪糟,我给你端些过来!”

    “多谢多谢,等婶子忙好了,我让婶子帮我也煮一锅,咱们吃过够!”顾欢喜笑眯眯说道。

    眉眼弯弯,眸子亮晶晶的,让人情不自禁想要疼爱。

    “好呢好呢,我先回去了!”丽娘起身离开。

    顾欢喜塞给她几个核桃,“带回去给雪儿、依依吃!”

    “你啊,把她们疼的没边了,如今家里待不住,就像到你这边来!”丽娘笑着拿了核桃。

    顾欢喜送她出门。

    丽娘是个爽朗的女子,值得人高看一眼。

    回到屋子,见田园脸色不好。

    顾欢喜噗嗤笑了出声,“看你的样子,生气了?”

    “生气,那些村民,谁看你了?你记下来,到时候咱们走的时候,揍他一顿!”

    “没必要,这些人都是有贼心没贼胆,只要你好起来,他们知道你的厉害,就不敢再有歪心思了!”顾欢喜认真说道。

    这里的村民,应该没外面那些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