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尸体(2更
    田园没说话,倒了一杯热水给顾欢喜,顾欢喜捧着轻轻的抿了一口,“我总觉得,他是被人害的,那个地方,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怎么说?”田园问。

    “首先,他一个人,卖了鱼,这么冷的天,为什么要去哪里?那可是在村子外,第二,……”顾欢喜说不出来,她不是侦探,也很少看侦探的小说,“个人感觉吧!”

    “那就再等等看,看看到底是不是?如果真的他,那么他卖鱼身上有二百文钱,能不能找到这二百文钱,如果不能,那么就是被杀害的,如果是被杀害的,这个村子并不大,要找到一个杀人凶手并不难!”

    “如果是别的村子的人呢?”顾欢喜忍不住问。

    “如果是别的村子的人,那更好找,这里去别的村,路远,来回需要时间,谁在什么时候出了门,什么时候回的家,村里会有人看见!”田园说着,见大黄在打瞌睡,狗身一歪一歪的,怕它掉火盆里烧着,伸手在它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回狗窝去睡!”

    大黄吓了一跳,有些愤怒的看着田园,可是在田园的淫威下,渐渐没了气势,慢慢的朝狗窝走去,重重的倒在了狗窝里,睡觉。

    顾欢喜笑了出声,“你还是疼它的嘛,干嘛对它那么凶!”

    “不凶它得上房揭瓦!”田园淡淡说道。

    大黄实在是聪明,顾欢喜又疼它,若是不狠狠管教,就跟那孩子一样,会长歪的。

    “大黄不会的,如果真找到了人,它可是立了大功,以后少凶它一些!”

    “等找到是时候再说吧!”

    两个人说着话,都了无睡意。

    如果真死了人,于他们来说,其实也不好。

    因为他们住在这村里,却莫名其妙死了人,村民们会说是他们把霉运带来的。

    “我们商量商量!”顾欢喜道。

    “你说!”

    “这个牛大叔如果死了,无非两种,一是他自己去的,二是被害死的,我偏向后者!”

    田园颔首。

    “我现在怕的是村里有人会拿这件事情来对付我们,如果牛大叔真死了,咱们要主动出击,帮着找到这个凶手!”

    田园依旧颔首。

    “咱们先按照后者来,牛大叔和什么人有仇,最近和什么人走的近,还有是否有人欠他大笔的银子,而又到了还钱的时候,这个人却还不起钱,所以杀牛大叔!”

    顾欢喜想了想又道,“那么这个人是用什么杀的?是忽然起意,还是偶然,他们是否有争执,牛大叔体型健壮,能够杀他的肯定是男人,不可能是女人,那么凶器是什么?是石头?木棍?还是家中的铁器?如果凶手杀人之后,会不会清洗掉凶器上面的血迹?如果是用石头?是随手丢了?还是埋起来、亦或者藏起来?”

    “最怕凶手把凶器丢到了河里……”

    田园也担忧。

    因为安宁村离河边不远。

    如今又下了雪,很多痕迹都已经被掩藏。

    山中的雪最难融化,等到融化,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如果那里不是第一凶案现场,而是有人杀了人之后,把尸体丢到那里去的呢?”田园说道。

    “所以,如果甘大哥来找你,你要提出,一起帮忙!”顾欢喜劝道。

    “好!”

    这一次田园没有拒绝。

    虽然很讨厌这个人,但是他死了。

    多少还是有些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那厢

    有人下了洞,果真发现了牛大叔的尸体。

    几个人把尸体拉上来,牛大哥的两个兄弟便哭了出来。

    他们是不相信牛大叔会自己到这里来的,牛家人也不相信。

    “他一定是被人害死的,一定是被人害死的!”

    甘训看着牛大叔的尸体,“那就查吧,先把人带回去!”

    也只能查。

    只是甘训还是有些担忧。

    所以他趁机回了一趟家,敲响了田园家的大门。

    “我去开!”顾欢喜说着起身去开门。

    “甘大哥?”

    “你相公睡了吗?”甘训问。

    “没呢,甘大哥里面请!”

    甘训进了屋子,对田园说道,“找到牛大叔的尸体了,牛家人不相信他是自己去的那边,说是被人害死的,所以我先回来跟你们说一声,我怕有人拿你们说事,你们一定要有所准备!”

    顾欢喜、田园很是意外,甘训想到了这点,“甘大哥,不瞒你说,我和内子已经猜到,也讨论了一番,我觉得,那牛大叔确实不是他自己去的,首先你要让人找找看,他身上有没有钱,他来我家卖鱼,卖了二百文钱,那二百文是我拿的,我记得其中有一个生锈了,上面还掉了一角,是我故意放进去的!”田园说道。

    “你为什么?”甘训不解。

    “他明知道我家会买鱼,来故意来问,穿戴一新,别有用心,所以那一百文,我是故意的!”田园道。

    但是甘训自己心虚,也没注意看,直接就走。

    且,有缺损的钱,会贬值。

    “也就是说,如果这钱不在他身上,我在别人家或者别的地方找到,兴许就找到了伤害他的凶手?”

    “还有一个办法,甘大哥弄点它的血,让大黄闻一下,牵着它在村子走一遭,看看它在谁家叫个不停……”田园说着,忽地站起身,“甘大哥,你得快,因为下雪了,雪回掩盖痕迹!”

    顾欢喜忙去把大黄喊出来,拿了绳子给它套上,“大黄,你听话,乖乖的跟甘大哥去,知道吗?”

    大黄看了顾欢喜一眼,目露哀怨。

    甘训想想也是,这狗确实聪明的很,牵着大黄,“那我现在就去!”

    大黄看了看顾欢喜,却还是跟着甘训出了家门。

    甘训带着大黄到了牛大叔家,牛家人几乎都在了。

    见到甘训牵着大黄过来。

    “你怎么把它弄来了?”

    “我带它过来,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甘训说道。

    牛家人虽然不解,但还是让大黄去吻了吻牛大叔的身体。

    甘训揉揉大黄的头,“大黄,现在带我们去找!”

    牛家族长立即让几个后生跟着。

    外面下着鹅毛大雪。

    这一夜,安宁村真的一点不安宁,村子里的狗都叫了起来不说。

    到处都是火把。

    大黄先把人带到了找到牛大叔的洞口。

    甘训拍拍大黄的头,“大黄,你仔细闻闻,还有别的地方,你乖,听话啊!”

    大黄看着甘训。

    作为狗子,它还是认得甘训的。

    毕竟甘训经常去它家,虽然很多时候,甘训都在门口,很少进去。

    但是它认得。

    就像此刻,大黄不想干了。

    却还是用力嗅了嗅,带着甘训他们朝另外一个地方走去。

    那边是顾欢喜、田园家。

    甘训一颗心提的老高老高。

    但是在路上一个拐角处,大黄转了弯,这里有一条路,去往别村,也是出山的地方。

    “这……”

    甘训惊讶,却还是跟着。

    直到一个地方,大黄停下来,汪汪叫着。

    甘训忙道,“你们给我找,仔仔细细的找,用手刨,看看能不能刨到点什么!”

    “知道了,村长!”

    这些都是牛家的人,也有人跑去喊人来帮忙。

    一行人就那么到处翻,在雪地上刨着。

    直到……

    “村长,我手上有血!”

    “村长,这里也有!”

    甘训立即过去,在那找到血的地方,快速的刨着,自己手上果然也沾到了血。

    “继续给我找,看看这周围有没有凶器!”甘训喝道。

    看来,牛大叔真是被人害死的。

    可是是谁?胆子竟这么大?

    在安宁村把人害死了?还丢到了那个山洞里。

    是安宁村的人,还是别的村的人?凶器又是什么?

    可是这个时候,黑漆漆的,想到凶器,那是难上加难。

    甘训等到牛家族长赶来,“牛族长,今天晚上怕是找不到,得派人守着这里,明日白天继续找!”

    牛族长点头,看了看甘训牵着的狗,“这是那对夫妻的狗?”

    “对!”

    牛族长想了想,“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好!”甘训不敢拒绝。

    人死了,被害死了,这事情有点大。

    两个人一起到了田园家。

    顾欢喜倒是错愕,把人迎进了屋子,给倒了热水,端了瓜子、花生出来,让田园招呼着,在一边给大黄洗脚丫子。

    “……”

    “……”

    牛家族长错愕。

    甘训也是目瞪口呆。

    对个狗还这么好,那对人……

    纷纷看向田园。

    田园笑,“二位喝茶!”

    牛族长看着田园,屋子里点了三盏油灯,上面还吊着一盏,把屋子照的很亮。

    所以他看清楚了田园的样子。

    浓眉大眼,双眸晶亮,宛如深泓,波澜不惊的看着他这个老头子。

    坐在椅子上,腰杆挺的笔直,不像农村人,弯腰驼背,一副没有骨头的样子。

    最主要是他身上的气势,干净、纯粹,还有一种正直的感觉。

    牛族长自认自己一把年纪,年轻时也在镇上待过,算得上见多识广,但如田园这般的,他从未见过,比镇上老爷还要有气势。

    没来由,他放轻了声音,“其实我们过来,就是想问问,你们是怎么教这狗的,将它教的这么聪明!”

    “都是我内子教的,我不管它,族长想必,不是想问我这个,族长说呢?”田园道。

    牛族长笑,“确实确实,其实还是为了我那枉死的侄儿,我们农村人,少了见识,所以想来问问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