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结果(1更5000字
    守门的人自然不敢让他进去。

    里面的人,可是他的杀父仇人,这进去了,这要有个好歹,村长饶不了他们。

    “你去问村长啊,如果村长让你进去,咱们就让你进去!”

    牛山虎深深的吸了口气,“我去找村长!”

    甘训回到家里,古氏立即端了饭菜上来。

    甘训饿的很,大口大口吃着,喝汤也吸吸呼呼,古氏看了他一眼,“你慢点吃,小心呛着!”

    “饿的狠了,你是不知道,唉……!”甘训叹息一声,继续吃饭。

    古氏也不多问,等甘训吃好,倒了杯热水给他。

    甘训喝着热水,见牛山虎跑来,微微蹙眉。

    这小子咋又来了?

    “村长!”牛山虎轻唤。

    “嗯?”

    “我想见见那个人!”

    “……”

    甘训看着牛山虎。

    这孩子,可千万别像他爹。

    “山虎啊……”

    “村长你放心,我不会揍他的,我只是想跟他说几句话!”牛山虎忙道。

    甘训闻言,寻思片刻才说道,“行!”

    有甘训带着,牛山虎见到了薛贵,他坐在角落里,蜷缩成一团,这么冷的天,他衣裳单薄,瑟瑟发抖。

    “……”

    牛山虎站在原地。

    这个人杀死了他爹,以残忍的方式。

    他应该仇视,应该上前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掐死。

    可是,看着他那个样子。

    牛山虎没有走过去,就站在这边,淡淡的问薛贵,“你后悔吗?”

    薛贵抬眸看着牛山虎。

    他们其实认识的。

    牛山虎以前还照顾过他。

    “不后悔,因为他该死!”

    牛山虎闻言,沉默。

    是,他爹祸害了一个姑娘,祸害了之后,还不娶人家。

    牛山虎深深的吸了口气,“让你姐把孩子弄掉吧!”

    “……”薛贵看着牛山虎。

    “弄掉孩子,你们走,走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回来,我放过你们,但你要记住,以后不许再做坏事,若不然,就算我放过你,老天爷也不会饶了你!”

    薛贵看着牛山虎。

    沉默不语。

    “你好自为之!”牛山虎说完,出了屋子。

    去要求家里人准备身后事,把他爹下葬。

    可他爷奶不答应。

    牛山虎当下便发了火,把家里一通砸,还被他两个叔叔打了几巴掌。

    不过最后还是按照牛族长、甘训的办法,让薛贵在河里一炷香,活着让他带着薛芝离开,薛芝肚子里的孩子,必须拿掉。

    薛贵同意了。

    他愿意去河里一炷香。

    也愿意他姐把孩子拿掉,但有个要求,得让他们在安乐村休养一些日子,等来年再走。

    但牛家不同意,安乐村那边也不同意,是铁了心,要见他们姐弟逼上绝路。

    薛贵冷笑着。

    他下河的时候,薛芝一口喝了堕胎,跪在一边,泪眼模糊。

    牛家人在一边看着,没有人愿意让薛贵起来,也没人去管跪在一边,身下都是血的薛芝。

    直到一炷香燃完,薛芝倒在血泊之中,薛贵已经冻的脸色发白,牛家人走了,安乐村的人也走了。

    只有那姐弟两,还留在河边。

    易大妞家男人和他几个兄弟上前,把河里的薛贵给拽了出来。

    薛芝泪眼模糊,看着面前的人,错愕、惊讶。

    她被人用东西裹住,然后看着她弟弟也被裹住。

    然后被带到了一户人家。

    顾欢喜打开门,“快进来,快进来!”

    几个男人把姐弟两送到屋子,给薛贵脱了衣裳,田园给他灌了一碗参汤,薛芝也被喂了一碗药,屋子里很暖和,薛贵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身上穿着田园的衣裳。

    薛芝也疼,但她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多谢了!”顾欢喜道。

    “谢就不必了,只是他们姐弟留在你这里,可千万要小心,不能被人发现了!”易大妞丈夫说道。

    “嗯!”

    顾欢喜重重点头。

    把人送了出去。

    古氏、丽娘也赶了过来,毕竟薛芝小产,得有人帮忙照顾。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子血腥气。

    姐弟两就隔了一块布帘,一个人在那边生死不知,一个人在这边痛入骨髓,却死死咬住嘴唇,一声没坑。

    薛芝知道,她如果叫出声,定会连累了救他们姐弟的人。

    是真的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她咬的嘴巴都是血,就拉了东西塞到嘴里,那满眼的泪水让顾欢喜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下去,在堂屋,靠在田园怀里。

    想到她失去的那个孩子。

    “我心里难受!”

    田园抱紧顾欢喜,“我们以后会有孩子的!”

    “嗯!”

    丽娘、古氏在屋子里忙着,甘训的娘不放心,过来看了一下。

    易大夫以给田园看腿为由,也特意走了一趟。

    天黑透了,屋子里全靠油灯照亮,薛芝才见那已经成型的孩子小产下来,看着甘训娘正用布包裹孩子,“婆婆!”薛芝轻轻的唤了一声。

    “哎!”

    “是男孩还是女孩儿?”薛芝问。

    “是个女孩儿!”

    其实是个男孩。

    甘训娘怕薛芝伤心。

    可是,对薛芝来说,男孩、女孩在这一刻,都已经无所谓了。

    “多谢婆婆,求婆婆帮我埋了她,可好?”

    “嗯!”甘训娘点头。

    把孩子包好,拿出去让甘训和自家老头子埋到山里去。

    丽娘端着鸡蛋进来,“你吃点休息一下吧!”

    薛芝迷惑的看着丽娘。

    先前不是这个声音!

    “你在小喜家,小喜见不得你这样子,心情不好,所以在厨房那边,这鸡蛋红糖汤是她煮的,快吃了休息!”

    “……”

    薛芝慢慢的坐起身。

    小口小口吃着,吃了东西后才问到,“我小弟……”

    “放心吧,大田兄弟给他灌了人参汤,易大夫来看过,没事的!”

    “多谢!”薛芝道。

    “别谢我,我啥也不敢的,都是小喜的意思,你们姐弟好好休养,以后听小喜的,报答小喜就是了!”

    薛芝点点头。

    倒在炕上。

    丽娘给她盖上被子,薛芝轻轻的吸了口气,这枕头真干净,真香,这屋子好暖和。

    如果这是梦……

    不是梦。

    她扭头,看见了躺在一边的弟弟薛贵,抖着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她害了小弟,是她……

    厨房里。

    顾欢喜端着碗小口小口的喝着汤,田园在一边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丽娘进来瞧着,有种错觉,那个小产的人不是薛芝,而是顾欢喜一般。

    田园对顾欢喜实在是太好了。

    她从未想过,男人对女人,还能这样子。

    “怎么了?”丽娘小声问。

    顾欢喜笑笑,“没事的,丽娘,锅里还有鸡蛋,你也吃点吧!”

    “哎!”

    丽娘也不拒绝。

    如今天气冷,鸡也不怎么下蛋了,不过顾欢喜整个村子买鸡蛋,谁家又卖给她,她都要,倒是一点都不缺鸡蛋吃。

    端着碗,吃了几口,丽娘才说道,“晚上你们咋办?”

    “堂屋打地铺吧,家里有被褥,垫块木板,铺上被褥就能睡!”顾欢喜道。

    她其实没那么娇气。

    当然,娇气起来,也很娇气就是了。

    丽娘本想让顾欢喜去和自己睡,可是这边又要人照顾,又离不开男人。

    “那我在厨房打个地铺,你有什么事情喊我就成!”

    “不必了,咱们睡堂屋,让大田睡厨房!”

    “……”

    “……”

    田园是无所谓,在哪里他都能将就。

    只要顾欢喜睡得舒坦就成。

    丽娘也是无言。

    这样的媳妇,这大田还能一心一意?

    “这也是暂时的,等那个薛贵好了,就让他和大田睡堂屋,我和她姐睡炕上,这两天特殊时期,咱们将就一下,好歹是两条性命啊!”顾欢喜沉沉道。

    当然,这其中,或许也有她的原因吧。

    她如果没出现在这村子里,那牛大叔兴许就娶了薛芝,谁知道呢!

    不过这个晚上,真的只是将就。

    顾欢喜、丽娘在堂屋打的地铺,倒是没去厨房,而是坐在火盆边,整宿没睡。

    丽娘好几次给顾欢喜盖被子,也有些好奇,这么好的男人,小喜是怎么遇到的?

    她今生是否有机会,也遇上一个呢?

    不必这么好,十分之五或者十分之三也好!

    只是快天亮的时候,薛贵还是发气了高热。

    田园进屋子把人给抱了出来,放在了板子上,给他脱了衣裳,用棉花沾了烧刀子给他擦着手心、脚心、腋窝。

    顾欢喜、丽娘把收拾炕的时候,见薛芝泪流满面,便知道她压根没睡着。

    “你醒了!”顾欢喜道。

    “我,我……”薛芝很尴尬,也很紧张。

    “没事,你睡吧,至于你小弟……”顾欢喜微微一顿,“我们尽力,凡事都只能看人事听天命,咱们努力了,如果真的留不住这个人,你也要放宽心!”

    “……”薛芝沉默。

    就在顾欢喜、丽娘都要以为她不会说话的时候,轻轻开口,“嗯!”

    顾欢喜欣慰的笑笑,喊了丽娘上炕睡觉。

    “……”

    “……”

    丽娘、薛芝都没想到,顾欢喜这么不讲究。

    “我曾经在死人堆里走过,好多血就那么喷射到我脸上,我也失去过一个孩子,在我和大田还不知道的时候,他就没了,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而害死他的另一个凶手,是他亲阿奶身边的丫鬟!”顾欢喜轻轻出声。

    丽娘一震。

    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所以我现在也开开心心的!”顾欢喜说着,眨了眨眼,翻身睡去。

    薛芝愣愣的。

    所以是那啥,同病相怜才救她们姐弟的吗?

    她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人谋算的,自己小弟也没有。

    “以后,我和小弟的命,就是您的了,您有什么差遣,只管吩咐,上刀山下油锅,只要您开口,我和小弟绝对不推辞!”薛芝说完,再也没开口。

    顾欢喜以为自己听岔了。

    丽娘懂,也不太懂。

    但总体来说,这薛芝还算懂事。

    姐弟两在顾欢喜这里,倒是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吃喝不愁,易大夫也悄悄过来给两人把脉。

    顾欢喜那支人参倒是排上用场,一锅鸡汤,四个人吃的干干净净。

    顾欢喜、薛芝睡里面炕上,田园、薛贵在外面打地铺,白天姐弟两躲在屋子里,不能出去,晚上薛贵才能在院子里站一会。

    他沉默的厉害。

    几乎不说话那种,那双眸子里,说不出的味道。

    但他会蹲下身摸摸大黄的狗头,对顾欢喜、田园也是毕恭毕敬。

    顾欢喜十一月做荷包赚了十两银子左右,问易大妞买了五两银子的粮食,七七八八堆满了厨房,另外五两买了一块缎布和绣线,手里目前还有三两多。

    顾欢喜只得和易大妞商量,帮她做一个月荷包,先拿钱,易大妞知道顾欢喜的不易,二话没说答应了。

    所以顾欢喜手里有十三两多银子,但是这个月必须先给她做出来。

    顾欢喜想着家里四张嘴,虽然薛贵、薛芝总是借口自己吃饱了云云,顾欢喜可不相信,每次多给他们姐弟舀一碗饭,也是小口小口吃了。

    所以说什么吃饱了都是骗人的,只是为了给家里节省粮食。

    姐弟两身子都不太好,还要吃药,好在易大夫免去了不少药钱。

    她做起荷包来更快。

    薛芝躺在炕上,看着顾欢喜快速的穿针引线。

    她从未见过,做针线活还能这样子好看。

    外面堂屋。

    薛贵沉默,田园也沉默,一个是不知道要怎么说,田园是素来寡言,两个闷葫芦。

    倒是顾欢喜和薛芝,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声音轻轻的,温柔细碎,田园听着抿了抿唇。

    薛贵思绪却有些飘远。

    为什么对他们这么好?细想他们姐弟两,也没什么值得人谋划的。

    他更在想,这般安稳的日子还有多久?

    有些事情,他其实明白,但是不敢问,怕问了,被撵出去。

    外面天寒地冻,他们姐弟又给何去何从?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村里人,知道姐弟两在顾欢喜这里的人有,但并不多,且都是靠得住的,也就没人碎嘴。

    易大妞家里做了南瓜馒头,南瓜是秋天留下来的大南瓜,两个南瓜,一点面粉,做出来的馒头好吃,还省粮食,易大妞装了十几个,用纱布盖着,拎了慢慢的走来,恰好有牛家人去她家买东西。

    “哎呦,大妞,你这是去哪里?”

    “送几个馒头小喜!”易大妞道。

    “你对她可真好!”

    易大妞失笑,“我还指望着她做荷包给我赚钱呢,自然要好些,大嫂子要买什么?我给你拿!”

    “给我来点红糖,这要过年了,家里没糖了!”

    易大妞闻言,也不去笑妇人平日抠门,一年到头也就过年的时候来买点糖,笑着给称了二十文的糖,和她一起出了家门。

    妇人是想去顾欢喜家做做,来年把闺女送去学绣花,可是她和顾欢喜不熟。

    “大妞,你说她现在还受徒弟不?”

    “不知道啊,不过小喜收徒弟,要十斤大米,十斤面粉呢!”

    妇人一听十斤大米、十斤面粉,就犹豫了。

    万一学不会,这东西岂不是打了水漂。

    易大妞不会说,甘训家两个孩子都能绣了,虽然不如小喜那么好看,但是也不差,丽娘也能绣,绣出来也不错,一个月也是好几两银子。

    她也没多余的银子来买布料,再一个也是不敢,村里人贪,万一把布料贪下来,她又能说什么?

    剪坏了,绣坏了,也是正常。

    两个人在路口分开,易大妞去顾欢喜家,那妇人拿着糖回去路上,见人就议论。

    “易大妞什么人呢?无利不起早那种,竟然给送馒头!”

    “虽是南瓜馒头,但那也是口粮啊!”

    “指不定是瞧上那家男人了!”

    “我可没胡咧咧!”

    这话的亏易大妞没听见,不然非和那妇人撕扯起来。

    顾欢喜得知易大妞来了,连忙去开门。

    “大妞姐!”

    “我家做了馒头,给你拿几个过来!”易大妞说着把篮子递给顾欢喜。

    “那多谢大妞姐,晚上我一会煮点猪骨头汤,再炒个鸡蛋,炒点咸菜,吃这馒头正正好!”顾欢喜说着,把门关上。

    免得有人大大咧咧的闯了进来,撞见薛贵、桂枝姐弟两。

    拎着篮子进厨房,易大妞忙跟上,“家里粮食还够的吧!”

    “够的呢,够吃到三月份,等三月份的时候,我们已经出山去了!”

    易大妞闻言,“唉,舍不得你走!”

    “是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我做的荷包啊!”

    “都有了,再说了你大妞姐我虽贪钱,也拿你但亲妹子看,再这么说我,小心我挠你!”易大妞威胁道。

    顾欢喜笑了起来,“好嘛好嘛,是我想多了,大妞姐不是这个意思,不过我愿意大妞姐赚我的钱!”

    “少来,我去看看薛芝,她好点了吧!”

    “好多了,如今气也顺了,好好养着,等到来年开春,身体就能养好!”

    “幸亏遇见了你们夫妻两,不然他们怕是熬不过去!”易大妞感慨。

    薛芝、薛贵的亲人,竟无一人念起他们,也没人找一下失踪的他们。

    所谓的亲情,真真够淡薄的。

    “也不尽然,如果不是我家大田去查,或许薛贵能影藏一辈子!”

    “不可能,薛芝的肚子藏不住,牛大叔压根没打算娶她,真没想到,平时开个玩笑都会脸红的人,竟是那般黑心肝,真是看走眼了!”易大妞说着,呼出一口气。

    进屋子去看薛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