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铺子谈妥(1更
    再舍不得,也只能舍。

    到了他这个年纪,家里就一个小孙女,妻子、儿媳、孙子都没了,如今这铺子若是再保不住……

    掌柜看着面前的田园。

    瞧着气度不凡,长的也仪表堂堂,应该能够有能力经营好一间铺子。

    “你打算租了这铺子做什么?”掌柜忍不住又问。

    “还是卖吃食,不过可能是面条一类简单吃的!”田园轻声低语。

    “卖面条啊……”

    卖个面条能赚多少钱?

    “可能还会做点别的卖!”

    “这样子啊……”

    掌柜略微沉思。

    “那这铺子里的人呢?”

    铺子里就两个伙计,还有一个厨子。

    “再看看,如果合适我们会留下,若是不合适,只能对不住了!”

    要是偷奸耍滑的,才不要留下来。

    而且这饭馆生意这么差,想来东西肯定不好吃,当然也不排除同行之间的竞争。

    “是这个理,是这个理!”掌柜忙道。

    “我们这租金三个月一付,你看如何?”田园道。

    他们就二百多两银子,到时候需要的东西处处要花银子买,所以三个月一付最好。

    “你们打算租下了?”掌柜惊讶问。

    “还没有决定,我们打算四处看看,你看如何,若是可以,我们就打算租下来了!”

    “好,好!”

    掌柜是求之不得。

    立即带着田园、顾欢喜、等人四处看看。

    前面是大堂,十几张桌子,算得上很宽敞了。

    堂屋后是大大是厨房,厨房后面是天井、水井,洗菜、洗碗什么的都在这里。

    边上还有两件屋子,是拿来堆放东西的。

    另外一边走过去是一个院子,里面几间屋子。

    “这里可以拿来住人!”掌柜介绍道。

    “在后面还有个院子,可以停放马车,茅房什么的都在后院,那边还有一间屋子,也可以住人!”

    一番看下来,顾欢喜是满意的。

    这个地方不错,不管是大小,还是住人,都满足了他们的需求。

    田园见顾欢喜点头。

    才对掌柜说道,“那咱们什么时候去衙门签订协议?”

    “明天,明天早上如何?”掌柜小心翼翼的问。

    “行,那就明天早上!”

    这一行,算是皆大欢喜。

    回去的路上,甘启还有些懵。

    这就算谈好了?

    一个月二十五两,真的不好好的考虑考虑?

    回到家里,赵氏已经准备好晚饭,招呼吃晚饭。

    吃了晚饭,大锅里烧了热水,一一排队去浴房洗澡。

    顾欢喜把自己洗的香喷喷,干干净净,和丽娘她们坐在院子里聊天说话,薛芝到了镇上,还是有些紧张,不过适应能力还是不错的。

    “小喜姐,你们明天就去把租房协议签了,是不是很快就要搬过去啊?”甘琼琼问。

    “嗯,不过咱们隔的不远,你们随时可以过去玩!”

    “……”

    姐妹俩犹豫片刻才说道,“小喜姐,我们可以去找你学刺绣吗?”

    “可以啊,随时欢迎,不过得在我不忙的时候,如果太忙了恐怕不行!”

    “嗯,我们记下了!”

    一起说话、聊天时间过的很快,天色已晚,赵氏来催促各自回房睡觉。

    让甘启里里外外检查了一番,门都关好了才休息。

    万籁俱寂,新的生活在向他们招手。

    顾欢喜窝在田园怀里睡的香甜。

    田园倒是有心做点什么,不过到底是在别人家,弄出动静不好,清洗也比较麻烦,所以两人都克制着。

    一边角落里,大黄、小白也睡的香甜。

    田园满足的喟叹一声。

    闭上眼睛睡去。

    翌日

    天才蒙蒙亮,田园就起来了,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领着大黄出去拉屎拉尿,顺便熟悉一下这个小镇。

    甘家住在小镇的边缘,离热闹的大街还有些距离。

    这一排的屋子都是一样的,前面拿来种了菜,后门放柴火、马车一类。

    为了省钱,都是十八般武艺齐上阵。

    在甘家吃了早饭,田园、甘启便一起去了饭馆,和那掌柜一起去了衙门,写下了协议。

    由甘启作保,以后每三个月付一次租金。

    “唉!”老掌柜看着铺子,轻轻的叹息一声,让人把匾额拿下来。

    “爷爷!”一道娇俏的声音传来。

    甘启扭头看去。

    一个柔弱、漂亮的女子慢慢走来,一身粉色衣裳,穿的飘飘然然,那腰带把腰嘞的纤细。

    甘启看向田园,却发现田园压根没看那姑娘。

    “……”

    甘启纳闷。

    还有不被女色迷惑的后生吗?

    田园倒是看了那姑娘一眼,知道她是掌柜的孙女,其它的,他压根不在意。

    老掌柜却道,“这是田掌柜,以后咱们家铺子就租给他了!”

    “田掌柜!”戈芷茜微微福身。

    “不必客气!”田园淡淡说了句。

    至于她压根不标准的行礼,他也无所谓。

    “田掌柜,这是我孙女芷茜,田掌柜,我们姓戈!”

    “戈掌柜,戈姑娘!”田园抱拳。

    倒是不解,这爷孙两为什么还不走。

    不过又想他们或许有些东西要搬走,便道,“戈掌柜,你先收拾吧,等你收拾好了,我们再清点东西!”

    “啊,好,好!”戈掌柜忙应声,“只是我到底年纪大了,很多事情也办不好,不弱让我家芷茜来,田掌柜你看如何?”

    “……”

    田园微微蹙眉,却没拒绝,“行!”

    他不好和女子打交道。

    欢喜可以啊。

    还有丽娘、薛芝不是。

    戈掌柜把一些私人的东西都搬回了家。

    剩下的都是一些桌子板凳、锅碗瓢盆一类不值钱的东西。

    但是这些东西,真要置办起来,也费钱,有旧的用着也好。

    田园、戈掌柜约好,下午过来清点东西,便和甘启回家,还去买了猪肉、鱼。

    “这个……”甘启犹豫。

    “今儿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咱们好好庆祝庆祝!”

    铺子的事情有了着落。

    这确实是好事。

    等回了甘家,赵氏见田园、甘启手里拎着肉、鱼,嘴上抱怨道,“看看你们男人,就知道乱花钱!”

    却笑眯眯的把东西拎过去,“我拿去厨房做,你们想吃红烧,还是清蒸?”

    “都好,只是麻烦婶子了!”田园忙道。

    他记得股欢喜的话,叫他嘴巴稍微甜一些,说话客气些。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他以前不懂人际交往,只管一个人我来我往,以后却是不行的。

    他有妻子,有女儿,以后还会有个儿子,得把表率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