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重逢(3更
    顾欢喜从未想过,她爹和顾木也在主域镇。

    至少这会子没想到。

    而顾木、顾老实确实在。

    而且还是连夜赶来的。

    因为布庄掌柜派人去传了个信,说他收到了一幅绣品。

    顾木带着顾老实连夜赶来,敲响了布庄掌柜家的大门。

    “谁啊,来了!”布庄掌柜开了门,看着顾木,“您……”

    “绣品呢?”顾木说道。

    “绣品在家里,在家里,您请进!”

    顾木回眸看了一眼马车,跟着迈步进去。

    掌柜立即把绣品拿了出来。

    顾木打开一看,果真是欢喜的手法。

    再一个,这幅绣品的原画,是顾俊亲笔所画,顾安上的色,他当时也想添几笔,但是轮不上他,所以印象格外深刻。

    “这幅绣品,你收来多少银子?”顾木问。

    “五,五百两!”

    顾木看着掌柜,便知道,这幅绣品,他收来肯定没这个价。

    从怀里摸了一张千两银票放在桌子上,“这是一千两,如果下次她再送绣品来,你把这个给她!”

    顾木又放下一个荷包。

    “……”

    “记住了,亲手交给她,换任何一个人都不行,如果你敢阳奉阴违,我想要搞垮一个小小的布庄,并不困难!”顾木说完,那种绣品出去。

    上了马车。

    顾老实忙问,“如何?”

    “是欢喜的绣品没错,且听布庄掌柜的描述,欢喜应该是和田园在一起!”

    顾老实闻言,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才颤抖着手把绣品接过,摊开细细摩挲。

    “我,我的欢喜!”顾老实说着,顿时落下了眼泪。

    顾木坐在一边,让小厮带着去新买的宅院。

    这个宅院,早些时候买下来,就想着有朝一日,能在这个小镇找到欢喜。

    那种矛盾心理,格外的让人难受。

    身后是他的爹哭的像个孩子,顾木看着窗户外。

    “老爷、公子,晚饭做好了!”

    顾木闻言,深深吸了口气,上前去劝顾老实,“爹,咱们去吃饭吧,既然妹妹在这个小镇上,咱们费点心,总能找到的!”

    “嗯!”

    顾木说的话,顾老实都懂。

    只是想到他那宝贝女儿,他又镇定不下来。

    尽管这饭菜味道不错,在父子两人口中,也只是填饱肚子而已,没吃出啥滋味。

    一碗面试营业。

    先是让大家免费品尝。

    “真的免费吗?”

    “对呀,今天第一天,都是免费品尝,不过一人只有一份,多了没有!”

    “明白明白!”

    很多人是贪便宜进来,吃上一小碗,面好吃,那卤肉更好吃。

    有钱的,称上一斤带回家,给家里爹娘、孩子、媳妇吃。

    再有钱的,买上几斤,喊上朋友一起喝酒。

    也有人觉得吃的不过瘾,让再切两斤过来。

    第一天,还在面、卤肉免费吃的情况下,最后的毛收入是三十两银子,除去所有的开销,有十两银子的利润。

    “这么多!”丽娘简直不敢想相信。

    薛芝、薛贵也惊讶万分。

    顾欢喜笑道,“就是这么多,以后可能会更多,也可能会少,这都是不一定的,不过只要能够维持,这铺子肯定能赚钱!”

    “明天还卤半边猪吗?今天的都卖没了!”丽娘小声道。

    “嗯,咱们明天多卤骨头,猪蹄膀也是,那骨头汤千万不能省,还是煮上三大锅,反正后面咱们也可以啃骨头嘛!”

    顾欢喜把第二天的事情都安排好,才让大家回去休息,没骨头一样趴在炕上,让田园给她按摩按摩。

    “何苦这么辛苦!”田园心疼道。

    看顾欢喜这样子,他舍不得。

    “丽娘不容易,咱们得把这铺子做好了,才能交给她,还有阿贵、阿芝两姐弟,我还没想好怎么安置他们,你看这些日子,姐弟两忙进忙出,累的腰都直不起,硬是一声抱怨都没有,我看的出来,他们十分珍惜现在的生活!”顾欢喜小声,靠在田园怀里,把玩着他的手指。

    “我想把他们留下,但是看他们的意思,想跟我们一起走,可我们的路,岂是那么好走的,说不定哪天命就没了,我怎么能害他们!”

    田园闻言沉默。

    好一会后才说道,“兴许,他们愿意跟着你去上刀山、下火海呢,所以咱们走的时候,问问他们,如果他们愿意,带着他们吧,薛芝不提,薛贵却是个有血性的男儿,去了军营,只要他敢闯,定能闯出一番事业来!”

    “……”

    顾欢喜仔细想了想,“好!”

    到时候问问姐弟两的意思,如果真要一起去,那就一起吧。

    只要他们不怕,她又何惧呢!

    一碗面几乎一夕之间,就在主域镇宣传开了。

    面好吃,汤好喝,卤肉香,价格不算贵,十五文一碗,能吃的很饱,且油水足,那菜都用油炒过,吃起来格外的香。

    有人带着爹娘来吃,带着媳妇、儿女来吃,总之没吃个一碗面,就枉来人世走一遭。

    说的这么神乎其技,顾欢喜自然有下功夫。

    一碗面生意之火爆,简直让人咋舌。

    堂屋时刻坐满了人,外面还支撑了几张桌子,三个伙计来来回回的跑,掌柜收钱都忙的很。

    卖点卤肉、卖点酒,这一日下来能赚多少钱,外面的人不知道,来帮忙的赵氏粗粗算了算,起码二十两。

    二十两啊,她家那杂货铺一年才能存这么多。

    赵氏拉着丽娘到一边,“我问你啊,你们这样子干活,小喜说给你们多少工钱吗?”

    “工钱?”丽娘错愕了一下,笑的不行,“没说啊!”

    “咋能不说呢,你们这么辛辛苦苦的,咋能没工钱呢!”赵氏忙道。

    “婶娘,不给工钱也没事,我喜欢这样子的生活,充实有意思,还有希望,至于工钱,小喜到时候给,我拿着,不给就算了!”

    赵氏一听,无奈叹息,“你这个傻丫头啊,你这样子,叫我怎么说你好!”

    赵氏恨铁不成钢,可偏偏丽娘对钱财无所谓的很。

    是真的无所谓。

    她喜欢这样子的生活,开心。

    “婶娘,那就不说嘛,你放心,小喜不会亏待我的,安心啦!”

    “唉!”

    既然说不听,赵氏也不好继续招人嫌,赶紧干活去。

    一碗面的生意好,顾木、顾老实自然也知道了。

    所以由顾木先来看看。

    但顾木进了大堂,见到田园的瞬间,整个人都有些发抖。

    田园也看见了顾木,想要上前,顾木却微微摇头。

    “……”

    田园不解。

    顾木看了看外面。

    田园看去,外面还停着一辆马车。

    莫非……

    田园有些激动,快步跑了出去,掀开马车帘子。

    看见顾老实的第一眼,田园不知道要怎么喊。

    张了张嘴,“岳父!”

    顾老实看着一身棉布衣裳的田园,又看了看自己的腿。

    “欢喜呢?”

    “她在后厨忙活,我这就去喊她!”田园说完,快速跑回了面馆。

    进了后厨。

    顾欢喜正在切卤肉。

    见田园进来,笑着拿了一片卤肉给他,“吃啊!”

    “欢喜,你跟我来!”

    “什么?”顾欢喜不解。

    却还是收拾了一下,让薛芝来切肉,跟着田园出了厨房。

    被他拉到了大街上。

    看着马车边的顾木,顾欢喜恍然大悟。

    眼泪一下子溢满了眼眶。

    一步一步的上前,眼泪落个不停。

    想要喊一声,“阿木哥!”

    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顾木指了指马车,顾欢喜惊愕,有种不详的预感。

    在马车边,犹豫好一会才爬上去,伸手掀开了帘子。

    看着坐在那里的顾老实,顾欢喜一下子跪了下去,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爹!”

    顾老实也是泪流满面,看着顾欢喜,伸手轻轻的摸摸她的头,如小时候一样,“欢喜!”

    “爹!”顾欢喜跪着挪到顾老实面前,趴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爹,呜呜……”

    她很委屈。

    也是找到了依靠,可以放声大哭。

    顾老实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拍着顾欢喜的背。

    马车外。

    顾木说道,“我在那边买了个宅院,你们先跟我一起去吧!”

    “嗯,我回铺子里吩咐一声!”

    田园回铺子,让薛贵看着,跟着顾木去了他新买的宅院。

    顾欢喜得知顾老实没有双腿的时候,又哭的不行。

    一夕之间,天翻地覆。

    好在如今,都还活着。

    顾欢喜好几次想问,都开不了口,哭的都打嗝了,才在顾老实的安抚下,慢慢的平复下来。

    “喝点水吧!”田园递上茶杯。

    顾欢喜轻轻的抿了一口。

    看着顾老实又红了眼眶。

    顾老实微微叹息,“那一夜,马车忽然停下,我就觉得有问题,吉庆下去搬石头,我本来也要下去的,却被人钻进马车,直接打晕了丢下了悬崖,也好在我运气不错,被吊在了一颗大树上,挡了一下,连同被我压断的大树一起掉入了河中,我紧紧抓住大树,却不想还是伤了腿!”

    “等阿木找到我的时候,我这腿已经没救了!”顾老实说着,微微叹息。

    想起过往,也是万分心慌。

    顾木小声道,“当时我到那个地方,就觉得怪异,但也没多想,还是到了师公家,本想直接进去,但是我瞧着那个人,他身上的衣裳倒是一样的,可是头上的发带不一样,便悄悄打量起他来,又去检查了马车,发现马车内有一块抓痕,还有血迹,但是我依旧不能肯定他是假的,便伪装了一番去试探他,他没认出我,我就知道他是假的了,我不敢声张,只能小心翼翼的回来才查询,发现家里出了事,我不敢靠近,再次沿着去找爹,最后看见了悬崖下,那断掉的树,沿着河流去找爹,总算找到了人,只是,我去晚了一步!”

    顾木说着,微微叹息。

    “我带着爹也想去帝都,可是好几次都差点被杀,才改变了主意,往这边走,用你给的银票,在这边安定下来!”

    顾欢喜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了,趴在顾老实怀里,把家里发生的事情幽幽说来。

    她,还有娘,顾安,以及一切。

    这一说,便是一夜。

    顾老实好几次气的发抖,又慢慢镇定下来。

    “咱们得去找你娘,得去找她!”

    “嗯,咱们回去!”

    找到了爹,顾欢喜是一刻都留不住,特别想回边疆去。

    而如今就算要走,一时半会也走不,得安排好才行。

    顾欢喜朝顾木伸手。

    “什么?”

    “我要银子!”

    顾木笑,“要多少?”

    “要足够买下我现在那间铺子,还有这个宅院,能不能让我拿来送人!”

    顾木闻言,越发开心,“行,你放心,那铺子我想办法给你买下来,到时候房契给谁,你说了算,这个宅院也是,谁要给谁,随时可以!”

    “阿木哥你真好!”

    “傻丫头,快去洗洗,吃点东西,好好休息,看你两个眼睛都肿了!”

    “没关系,我不疼的!”顾欢喜傻傻笑着。

    被田园抱着下去梳洗。

    顾木瞧着,心口泛疼。

    顾老爷也疼,“我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就便宜这小子,早觉得他不安好心……”

    “爹,欢喜钟意他!”

    “我知道,不必你提醒我,要不是欢喜钟意他,你以为我会给他好脸色?”顾老实沉声,心里烦躁的很,“我去洗洗休息会,你也是,别太累了!”

    “知道的爹,我让人带您下去休息!”

    顾欢喜梳洗好,拉着田园一个劲傻笑。

    田园无奈,喂她吃了东西,让她闭上眼睛休息。

    顾欢喜还在傻笑。

    跟个孩子一样。

    “睡吧,我回铺子那边安排一下!”

    “嗯!”顾欢喜微微点头,闭上眼睛。

    抱着枕头笑着入睡。

    爹爹找到了,阿木哥也找到了,只要到了边疆,娘也好起来,等打了胜仗,一家子回到帝都,这个家,就圆满了。

    买这个铺子,顾木没费多少心思,有县令这边出面,戈掌柜没敢狮子大开口,五万两银子也够他爷孙吃喝许久,加上县令答应做媒,给戈芷茜找个好人家,戈掌柜更是不敢拿乔。

    痛痛快快的签了协议。

    丽娘知道顾欢喜要走,整宿整宿睡不好。

    薛贵、薛芝是死活要跟着顾欢喜。

    顾欢喜无法,只得带着他们姐弟两。

    这个小宅院,顾欢喜不打算给丽娘,而是给了薛贵、薛芝,如果他们将来某天,在外面过不下去了,还能够回来。

    三月的樱桃又大又甜。

    顾欢喜端着一盆子坐在顾老实身边,像小时候一样一边吃,一边和顾老实说话。

    顾老实疼爱的摸摸顾欢喜的头,小声说道,“慢慢的吃,吃没了,叫你阿木哥卖!”

    “爹给我买!”

    “好,爹给你买,爹手里有银子,等以后都给你买吃的,买好看的首饰,还有衣裳,好不好?”

    “嗯!”

    顾欢喜点头,靠在顾老实身边,笑的像个孩子。

    田园、顾木回来瞧着,都不忍心去打搅。

    这般和谐、美好。

    他们打算先去县城,在府里住一些日子在出发。

    既然要走,顾欢喜还是要去和丽娘告别。

    丽娘舍不得顾欢喜走。

    “丽娘,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不属于这里,所以必须得离开,这间铺子留给你,卤肉的方子你是知道的,只要你好好的做,日子总能过下去的!”

    “可是……”

    “丽娘,我能带着薛芝、薛贵,那是因为他们没有亲人,没有牵挂,可是你不行,你有父母,有亲人在这里,所以我不能带着你,还有,我叫顾欢喜,一顾回眸,而欢喜,顾欢喜!”

    “小喜,我舍不得你走,我……”

    可是在舍不得,顾欢喜还是在四月初,跟着她的爹、兄长、丈夫离开。

    带走了大黄、小白,薛芝、薛贵。

    很多东西都留给了丽娘。

    顾欢喜上马车前,朝丽娘摆手。

    再见了,丽娘。

    再见了,我的朋友。

    相处虽短暂,情意却深。

    也许以后会遇到无数的人,也会有新的朋友,却不会有一个人,像丽娘这般,单纯、美好,一点点变坚强,然后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

    轻轻的趴在顾老实腿上,“爹,我有点舍不得!”

    顾老实摸摸顾欢喜的头,“以后,等安定了,你可以来看她!”

    “嗯,我会的!”

    “乖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