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丽娘番外1(4更
    看着那远去的马车,丽娘顿时红了眼眶。

    眼泪溢满了曾经温柔的眸子。

    她这一辈子幸运的是遇到了小喜,不够幸运的是她没有勇气告诉小喜,她想跟着一起走。

    她知道,如果她坚持要跟小喜走,小喜也会带着她走的吧。

    “夫人!”

    丫鬟低低的唤了一声。

    丽娘闻声回头,看着这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小丫头。

    心口疼的厉害。

    这是小喜买给她的丫鬟,还有一个婆子,两个人照顾她以后的生活。

    还有这家卤肉面馆和一千两银票。

    其实她想要的不是这些,不是的……

    “我有些不舒服,先去休息一会!”丽娘说着,慢慢的去了后院。

    后院里,小喜用过的东西都还在,她几乎都没怎么带走,留给她做个念想。

    小喜做给她的荷包,小喜……

    “小喜!”丽娘喊了一声,背靠着墙壁慢慢的滑坐在地上,哭了出声。

    连着两日,丽娘的情绪都不高,饭也吃不下去,面馆也无心经营。

    她知道,她可能是病了……

    丫鬟小云请了大夫来,给她看病,小叔、婶娘也来看过了她。

    两个堂妹留在家里陪着她。

    她知道,自己并不孤单,只是心有些空落落的。

    那种感觉,犹如百爪挠心。

    连着吃了好几日药,丽娘才觉得自己稍微好了些,半夜三更时分,两个堂妹已经睡着,小云也睡觉去了,面馆里静悄悄的,她有些饿,套了衣裳慢慢的朝厨房走去。

    这六七月的天,晒了一天,也闷热了一天,这夜里凉风吹来,倒是有些舒爽。

    慢慢悠悠的到了厨房,轻轻的推开门,就闻到了一股子血腥气。

    “……”丽娘惊的脸色一变。

    她不笨,顿时明白,里面怕是有人,还受了伤,想要退出离开,却已经来不及。

    她被快速的拽了进去,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喘不过气来。

    费力的呜呜挣扎,却怎么也挣扎不开。

    她以为自己会死,却不想那手慢慢的没了力气,那个人也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月光悄然的撒了进来,丽娘看着已经倒在地上的男人,那浓郁的血腥味再次的传进自己的鼻子内,让她微微吸了吸鼻子,蹲下身子,看着那个男人。

    救还是不救?管还是不管?

    丽娘内心纠结。

    不救他会死,就这样子死在她这小小的面馆里,到时候她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

    “呼!”丽娘呼出一口气。

    弯腰拖着他到了后面的仓库内,从屋内找到了油灯,仓库一下子亮了起来,虽说这男人方才想杀她,但是丽娘也不是什么见死不救的人,直接把他的衣裳脱了下来,看着他那胸口的伤口,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这……什么人下的手?

    背后的大大小小伤口不说,前面从左肩一直延伸到右腰的伤口现在还渗着血。

    没有多余的思考,丽娘打来了一些清水,给男人清洗了一番,随后去她的屋子找出纱布、伤药给他包扎。

    待一切弄好,本就身体虚弱的丽娘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抬手擦了擦额间的细汗,这男人要是睡在这里,肯定不行。

    丽娘思索片刻,决定把人弄到自己屋子去。

    好在她本就一直干农活,力气不小,抱着男人连拖带拽把他弄到自己屋子里,他的伤口又溢出了血,丽娘叹息一声,又给他包扎了一下。

    拿了席子放在地上,上面铺了棉垫,让他躺在上面,自己则躺在了床上,肚子饿的咕咕叫,却已经没有力气去弄吃的,只能闭着眼睛,告诉自己不饿不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大早,陆安棠微微的睁开眼,看着自己睡在地上,而自己身上的伤口被包扎好了。

    昨日他闯进一家面馆,好像看到一个女子走了进来,他以为那女子……

    “你醒了?”门直接被推开,丽娘走了进来,手上还端着一碗粥。

    陆安堂防备的看着丽娘。

    “看着我做什么?这是我的屋子,昨夜……”丽娘看着陆安堂微微一顿,“算了,你吃点粥吧,刚刚熬煮好的,吃了粥,你赶紧离开!”

    陆安棠犹豫片刻,接过那碗粥,喝了起来。

    丽娘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看着他没有想要伤害自己的意图,才收回了袖口的刀。

    “你什么时候离开?”丽娘开口问。

    陆安棠喝着粥,没有回答。

    见他不回答,丽娘继续道,“你必须的得离开,我不能收留你的!”

    陆安棠的手指微微一颤,抿嘴,继续喝着粥。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可以去报官!”丽娘微微有些恼火。

    这人是哑巴不成?

    还是聋子?

    陆安棠依旧没有说话。

    丽娘彻底的火了,从凳子上起身,低吼一声,“你喝完粥赶紧给我离开,我可留不得你,再不走我就去报官!”

    这种什么都不说,也不清楚的人,万一日后引来杀身之祸,岂不是会殃及与她和那几个人……

    丽娘直接走出了屋子。

    看着离去的丽娘,陆安堂低笑,装腔作势,真要是个心狠的,早就去报官了,又怎么会给他送一碗粥来。

    再看自己昨晚睡的地方,下面铺了席子、棉垫。

    伤口包扎过。

    伸手摸着自己的伤口,已经不怎么疼。

    伤药倒是极好的伤药。

    只是小小的一个面馆,用得起这么好的药么?

    丽娘到了前堂,正在干活的小云立即上前,“夫人,你昨夜去了哪儿?”

    “昨夜我有些饿便去厨房找吃的,怎么了?”丽娘淡淡出声,说起慌来一点都不脸红。

    小云点头,“哦”了一声之后继续忙活着。

    倒也不敢再多问。

    毕竟她只是一个小丫鬟,能被夫人买回来,已经是天大的好事。

    只管勤快干活就好。

    “米、面来了!”门外,一个车夫大声喊着,笑容满面,中气十足。

    丽娘立马走了出去,看着马车上的许多米面,堆得高高满满的,她知道,这是小喜给她最后的礼物。

    心中又涩又疼。

    她伸手,车夫从最上面给了一袋子她,“夫人居然自己帮忙搬,不叫叫面馆的伙计吗?”

    “他们忙,我来就好!”丽娘伸手,抱着一袋子米面,转身进了面馆,放在了一旁,回来对车夫说道,“若是可以,你可否帮帮我?”

    “好!”

    车夫应声,这本来就是他们应该干的活,帮丽娘搬着东西。

    丽娘走了过去,刚搬了一袋米面,马儿像是受惊了一样,一阵的晃悠,带动着车马,那上面的也开始晃悠了起来。

    丽娘立马伸手去扶着,但是马还是躁动不安,丽娘急的心惊胆战,这若是掉在地上,摔破了可怎么办?死死的按住袋子,身体也跟着晃动,只是那马跟发了狂一下,躁动的越发厉害,丽娘被一甩,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而那马车上的袋子掉落了下来。

    眼看就要砸在她身上,丽娘吓得有些呆愣,忘记了逃跑,只能本能的闭着眼,胳膊挡在自己的面前。

    可许久,米面没有落在身上,她才慢慢地睁开眼,看着眼前的男人。

    陆安棠把米面袋放在了马车上,随后拍拍手,把丽娘从地上扶了起来。

    丽娘看着陆安棠,伸手拿了一袋面,就要朝屋子里走。

    “我来!”没等丽娘开口,陆安棠直接开口。

    车夫看着方才的场景也是被吓了一跳,急忙地跑了过去,安抚住马,担忧低唤,“夫人,你没事吧?”

    这一趟,要是出事,回去老爷得打死他。

    “没事!”丽娘有些呆愣的看着陆安棠。

    车夫顺着丽娘的目光看着陆安棠,干干的笑了两声,“你们面馆何时来了一个伙计,看着不错,就是衣服破烂了点!”

    陆安棠穿的衣裳,是昨日的衣裳,一身玄衣,就连衣裳上的血迹也没人看得清。

    丽娘笑笑不言语。

    心里却是忧愁的不行。

    有了陆安棠的帮忙,很快就搬完了所有的东西,车夫也收了银子离开了。

    “伤怎么样了?”看着坐在一旁的陆安棠,想着方才他救了自己,丽娘神情有些尴尬。

    但有些事情,一码归一码。

    他不能留在这里。

    首先,她是一个寡妇。

    虽然男人死了很多年,但她也要名声的。

    陆安棠点头,在丽娘都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沙哑的声音传来,“好些了!”

    丽娘一愣,呐呐出声,“那便好!”

    或许是因为方才陆安棠救了她,所以丽娘便没有那么的生气和抗拒,“方才,也谢谢你了!”

    “恩!”陆安棠微微抿嘴。

    丽娘轻呼一口气,随后道,“日后,你打算去哪儿?”

    “就在这儿!”陆安棠抬眸,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情愫。

    “什么?”丽娘尖叫出声。

    就在这儿?

    他一个男人,要留在她这小小的面馆里?

    丽娘感觉自己应该听错了,他怎么能待在这儿?

    “不行,你不能留在这儿,万一出了事我可担待不起!”丽娘站起身,指了指大门方向,“你必须离开!”

    陆安棠微微低眸,“不会出事,而且我现在受了伤,你真忍心让我出去被坏人抓住,然后乱刀砍死?”

    丽娘抬眸,陆安棠那眼底的深意让她微微一愣,随后抿嘴,留下来?可万一出了事?但是就这样赶走别人会不会……

    “我会干活,不会吃白食!”陆安棠开口。

    丽娘微微瞥眉,“这不是帮不帮忙的问题,而是……”

    “不愿意?我就管三顿饭,两套衣裳,还不用工钱,你真要让我去送死?”陆安棠沉声。

    丽娘一愣,她素来温婉善良,真把人推出去送死,她又做不到,“不是这样子的,我……”

    “那我便留下!”

    还没等丽娘反应过来,陆安棠已经走进了后面的屋子内,丽娘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一瞬间,这个陆安棠就待在了这儿。

    “我,我……”

    丽娘呐呐说不出话。

    她并没有答应他留下来!

    陆安棠离开,一旁的婆子走了过来。

    “夫人,这是什么人呀,不会出什么事吧?”

    丽娘摇摇头,“不知道,你别到处说!”

    “小的知道的!”婆子也是买来的,自然不敢乱说。

    可丽娘的小叔、婶娘在知道后,也顾不得许多,立即过来找丽娘。

    看着叔叔、婶婶。

    丽娘沉默。

    赵氏轻声劝道,“丽娘,这人来历不明,万一出了事咋办?”

    丽娘何尝不知道,可是人家不走,她能怎么办?撵出去?

    闹腾起来,外面的人指不定怎么编排她,微微摇头,“应该不会!”

    赵氏轻咳了几声,继续道,“丽娘,不是我们故意的,而是担心你呀,你说到时候你这面馆出了事,怎么办?”

    这可是一个面馆。

    位置好,地方大。

    先前那对夫妇,赵氏也是知道的。

    有钱有权,离开的时候,把这面馆留给了丽娘,她这个做婶婶的也眼红得不行。

    丽娘微微皱眉,想到方才陆安棠帮她挡下了那米面袋,怎么说也不可能是一个坏人。

    “他现在身上有伤,等好些了应该会走的!”丽娘直接开口。

    赵氏和甘启互看了一眼,这个丫头,怎么不听劝呢?

    丽娘执意把人留下,赵氏和甘启毕竟也说不了什么过多的话,只能劝着丽娘。

    “婶娘,小叔,你们不用再劝了,我会把人留下的!”丽娘一边整理着一边道。

    “你这孩子,我和你小叔不都是为了你好么?”赵氏语气略带责备,觉着说了这么多丽娘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丽娘没有过多的话语,余光瞥见了一旁正在打杂轻扫的陆安棠,“婶娘,若是他做事不好,我定会赶他走的!”

    赵氏和甘启没了话,已经劝了这么多,再说下去丽娘定是不开心了。

    少不得还伤了情份。

    这个侄女,今时不同往日,那位夫人临走时可还留了一笔银子给丽娘。

    很多很多。

    赵氏挥了挥手,陆安棠救了丽娘的事情她不是不知道,只是来路不明的人他们肯定会担心。

    卤肉面馆的生意不错,来来往往的人多,丽娘自然就忙了起来。

    “掌柜的!”一个叫喊声传来。

    丽娘转过头,看着坐在一旁桌子上吃着面的人,走了过去,脸上堆起笑意,“这位客官,请问有什么事儿?”

    “你看看,这面里有虫。”男人嘴角一勾,食指轻轻地敲打了桌面,

    丽娘低下身子,看着男人的碗里,倒是真真的有一个虫子在里面飘着,随后丽娘起身,道:“要不客官,我给你换一碗?”

    在店里出的事,也就是一碗面而已。

    而这男人,自从丽娘在这儿做生意,他便每日都过来瞧瞧,越看越喜欢,

    “不用了,不过我有一个请求!”男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丽娘,丽娘身姿卓越,虽比不上一些女子的倾国倾城,倒也不错了。

    听说嫁过人,早前男人死了,可这小姑娘哪里有小妇人好玩。

    丽娘自然不清楚他话中的意思,问,“客官有什么要求?”

    男人起身,低下头,在丽娘的耳旁轻声道,“若是小娘子让我尝尝好滋味,我定放过你!”

    丽娘退后了好几步,睁大了眼看着他,“你说什么!?”

    这个臭流氓。

    “小娘子,这店里的生意,还是你自己的身子,你自己选一个吧!”男人伸手,轻轻勾起她的下巴,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那笑意,让丽娘心中恼怒,恨不得见他给打出去,可她一个妇道人家,叔叔、婶婶也不在,脚步再次的退后了好几步。

    见丽娘退后,男人上前一步,手搭在了她的肩上,一挑眉,轻佻低语,“走吧,一会好好的让为玩玩,不然你这个店铺可就保不住了……”

    丽娘刚准备开口,一个人影冲了过来,丽娘的身子被一人拉住,随后撞在了一个坚实的背上。

    还没等丽娘回过神,陆安棠便一拳打在了男人的脸上。

    男人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在了桌子上,桌子被打烂在了地上,男人压在木头上,碎掉的木头挂伤了他的脸,还有身上好几处伤口。

    “你干什么打人?”丽娘看着他。

    陆安棠瞥眉,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这男人调戏你,怎么,你想被他给调戏吗?”

    “那倒不是,虫子出现很正常,也可能吃到一半飞进去的,大不了我换一碗给他便好,也不至于闹得这么大!”丽娘看着地上得到男人,过去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

    最主要,这事情闹大了。

    男人从地上起来,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手轻轻地碰着脸上的伤口,“嘶——,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叫林城,你居然敢打老子,给老子等着!”

    林城自知打不赢陆安棠,只能放了一句狠话,匆匆忙忙离开。

    陆安棠打林城的时候,一旁的人看着热闹,就连门口也围了不少的人,话语中带着一丝的议论。

    “看什么!”赵氏吼了一声。

    所有人被这一吼吓到了,门口站着的人跑了,而店里的人也都坐下。

    丽娘看着那离去的人,刚才那个人那个气势倒是很足,难不成是什么大户人家,或者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但丽娘也想不了太多,继续忙着活儿。

    不过一会儿,门口出现几个官兵,走了进来。

    “请问这儿的掌柜在么?”官兵一扫店里所有人,看向了丽娘,确定她是掌柜,但却还是问了一句。

    丽娘擦了擦自己的手,走到了官兵的面前,“我就是!”

    官兵一个侧身,身后林城走了过来,丽娘微微眯眼,看着他,“你……你难不成去报官了?”

    林城一指丽娘一旁的陆安棠,道:“就是他!”

    “请你们和我去衙门走一趟!”官兵走到了陆安棠的面前,让他跟着他们一行人离开,随后也看了眼丽娘,“作为掌柜,你也要去一趟!”

    “……”

    打了人,陆安棠是丽娘面馆的人,自然也要负责。

    身后的赵氏和甘启立马跑了过来,急忙道:“丽娘——”

    “婶娘,小叔,你们帮我看着面馆,我去去就回!”丽娘给了他们两人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跟着官兵离开了面馆。

    在官兵的护送之下,丽娘和陆安棠到了衙门,走进去,便看到一人坐在上方,一身官府,头戴一顶乌纱帽镇丞,见两人进来,猛地拍了一下醒木。

    丽娘和陆安棠在官兵的压制下跪下了地上,磕在了地上,“大人!”

    “卤肉面馆掌柜甘丽娘和打杂的已经带到,请大人审案!”一个官兵上前,双手抱拳道。

    “嗯!”镇丞点头。

    丽娘和陆安棠抬头,看了眼一旁的林城,这个林城,还来报官了,不过报官倒也有好处,至少不会那般的纠缠。

    镇丞一拍醒木,道,“把所有的事情跟本官说说!”

    “大人,我本在卤肉面馆吃面,但这伙计不分青红皂白便打了我,大人你看我这身上的伤口,店里的人都可以给我作证的!”林城跪在地上满嘴胡说八道。

    丽娘一听,立即反驳,“大人,事实并非如此,林城在面馆内吃面,但发现了面中有虫,民妇说给他换上一碗,但他不肯,还调戏民女,伙计是看不过去所以才打了人!”

    “可有此事?”镇丞看着林城。

    林城皱眉,看着丽娘,最后继续道,“大人,莫要听这妇人胡说,我有证人,我做人一向光明磊落,定不会调戏女子!”

    丽娘气的瑟瑟发抖,这林城可真会睁眼说瞎话!

    林城微微抿嘴,继续道,“大人,要不您让证人过来?”

    “传证人!”县官一拍醒木。

    证人,也不是林城的人,但是确实看到陆安棠打了林城,至于林城对丽娘说的话,那人倒是没有听清楚。

    “大人,这下您可听清楚了?”林城嘴角一勾,得意的看着丽娘。

    丽娘心中有些慌乱,这证人她也见过,是吃饭的人,和林城倒也没什么交集,若是有交集,丽娘还能狡辩,但现在陆安棠打人成为了事实。

    县官一拍醒木,“伙计,你还有何话好说?”

    陆安棠从未说过一句话,此刻,他看着丽娘,微微抿嘴,不语。

    “大人,我想知道若是私了,怎么解决?”丽娘皱眉,面馆的名声可不能毁了,若是今日之事传出去,恐怕面馆要被毁了。

    镇丞靠在了椅子上,寻思片刻,“那便是你们商量的事儿了。”

    两人要私下解决的话,镇丞便没什么事儿了,他闭上眼,微微小憩,让两人自行解决,他只能等待结果便好。

    “如何你才能罢休?”丽娘起身,走了过去。

    林城嘴角一勾,随后摸了摸下巴,道:“给我三十两,看大夫钱,再加上我受到了惊吓,可以吧?”

    丽娘扫了一眼他的伤口,这伤口,最多最多一两银子就够了,林城居然开口要三十两银子,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莫不说药钱最多也就一两银子,惊吓二十九两银子未免太过了头!”丽娘皱眉,这三十两太亏了点。

    林城见她不愿意,道:“你是愿意三十两,还是愿意面馆毁了呢?”

    丽娘微微眯眼,还真会狮子大开口,但三十两不是一笔小的数目,面馆是小喜留给她的,她不能任由面馆被毁了。

    “好,三十两!”丽娘咬咬牙,答应了,“不过我现在手上没有,你等会和我去一趟面馆取银子!”

    “好!”

    林城高兴的一拍手,随后看着县官,道:“大人,我们已经商议好了!”

    “既然如此,退堂!”

    “威武——”

    伴随着官兵的喊声,林城和两人走了出去,回到面馆,丽娘拿出三十两银子,满脸愤怒的递给了林城。

    林城掂量了一番,点头,“谢谢小娘子了!”

    林城又恢复了方才的样子,那充满着邪祟的目光看着丽娘。

    陆安棠走了过去,伸手便想打林城,丽娘立马拉住了他的手,“方才进了一趟衙门你还不满意,想再进去一趟?”

    陆安棠只能放下手,冷冷的看着林城离开。

    随后,赵氏和甘启走了过来,拉着丽娘到了一旁,道:“丽娘,这是什么事儿,你怎么给林城三十两银子?”

    “婶娘,我也没有办法,若是不给,咱们这面馆就不保了!”丽娘叹了一口气,道。

    赵氏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哎,居然就这样没了三十两!”

    “以后赚便是了!”这一次,就当是一个教训好了。

    丽娘看着站在一旁的陆安棠,这一次,居然让她损失了三十两,丽娘的心一阵阵的抽痛,这人怕是留不得了。

    “跟我过来!”

    丽娘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怒气,陆安棠也跟着过去,看着她,“怎么了?”

    “你放才让我白白丢失了三十两,怕是你这大佛我这儿供不起了,你走吧!”丽娘轻叹了一口气,继续道,

    陆安棠不解,问道,“我方才是在帮你,为何赶我走?”

    “你打了他一拳没错,我也非常谢谢你帮我,但是你这一次也害我失去了三十两银子,这里是十两银子,算是我谢谢你,你赶紧离开吧!”丽娘拿出十两银子递给了陆安棠,随后揉了揉眉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