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丽娘番外4(7更
    甘启立马跑了过去,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嘴,“呸呸呸,丽娘怎么会出事呢?就算出事,也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

    “对对对,老天爷可要保佑丽娘不会出事!”赵氏双手合十,抬头看着天。

    甘启立马去报官,面馆也开不下去,夫妻两心急,直接歇业,毕竟丽娘才是最重要的。

    一直跑到衙门,甘启猛地喘了好几口气,才开始击鼓。

    “何人击鼓!?”

    见到一个官兵,甘启直接拉着他,哭丧道,“大人,你快帮帮我,我家丽娘不见了,你赶紧派人找找!”

    官兵倒是一愣一愣的,“怎么不见了?”

    “今儿我以为丽娘在面馆内睡着,但没想到在后面看到打斗的痕迹,而我家丽娘也不见了,大人你要帮帮我啊!”甘启继续道。

    是真的心急如焚。

    官兵轻咳了几声,让甘启松开自己的手,随后道,“带我去看看!”

    甘启立马带着官差去了面馆的后面,从屋顶上掉下来的瓦片,还有一些树被刮伤的痕迹,的确是有人来过。

    官差虽贪图便宜,但是有些事还是要做,万一出了事,他吃不了兜着走。

    “好,我先回去禀报大人,到时立马派人大肆搜寻,你也不要担心,若是有消息我也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官差看着甘启,胡乱的安慰几句。

    甘启这才点头,送官差离开,顺便塞了点银钱过去。

    官差拿着,朝甘启笑笑,“放心吧,我们会尽力的!”

    “麻烦大人了!”甘启把人送走。

    心里叹息一声。

    希望丽娘能够被找回来。

    平平安安的。

    牢房里。

    “你的信号真的有用么?”丽娘微微皱眉,都一日了,居然还没有人过来。

    韩旭眯了眯眼,“我留下信号了,等吧!”

    韩旭的确留下来了,陆安棠也看到了,从韩旭放信号弹的时候便看到,只是到了面馆人已经不在,而韩旭留下的记号也看到,知道他们是被谁带走的。

    陆安棠担心丽娘的安危,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带着几人去找。

    但韩旭是跟着那群人绕了很久,这信号也绕来绕去,他们也分不清方向,只能一直在原地打转。

    “老大,我们不会一直转下去吧,这都一天了,若是再找不到,恐怕……”一群人坐在一旁的石头上休息着。

    陆安棠抬眸,一股冷意扫了过去。

    那人吓的抖了抖身子,随后道,“老大,我错了我错了!”

    陆安棠这才收回眼神,他不能让丽娘有危险,就像上次西山上一样,就算是死,也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

    陆安棠起身,琢磨着那记号,然后也找着周围的好几个记号。

    “一定要找到他们!”陆安棠轻声开口。

    “老大,韩旭就不说了,你为何要让韩旭去保护一个女人?”一人开口,语气中尽是好奇,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陆安棠也不知道,似乎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了吧,心里一只有个声音想要待在这儿,他便待在这儿了。看到丽娘差一点被豺狼给吃了,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手都差点给咬断了,他是为何要这样做?

    或许,他的心慢慢地被这个女人所牵绊了吧。

    陆安棠微微抬眸,一记寒光再次的扫了过去,“多嘴!”

    “我该死!”

    就算是真的,陆安棠也不愿意承认,他现在唯一的想法,便是找到丽娘和韩旭,并救出他们两个人。

    但是这些信号太乱,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天已经亮了,丽娘待在屋子内,她已经一日没有如厕了,她重力的敲打着门,“喂,我要如厕,我真的憋不住了啊!”

    “说了让你就在那个夜壶……”侍卫立马转过身,吼着。

    “哎呀,人家不要啦,侍卫哥哥,你就带我出去如厕吧,我保证不会乱跑,等我好了,就回来!”丽娘装作娇羞的模样,两只手还抓着守卫的衣角。

    守卫看着丽娘撒娇的模样,真的有点受不住,“好吧,我带你去便是!”

    丽娘看着屋子内的韩旭,嘴角一勾,笑了笑,随后跟着侍卫的脚步,她现在真的很想如厕。

    到了如厕处,侍卫守在门口,还不忘说了一句,“快点!”

    “好!”

    丽娘立马如厕,得到释放之后,穿好衣裳,看了眼茅厕后面,随后还看了眼站在外面的人,一个翻身,想要从茅厕内翻出去。

    守卫似乎觉得有点不对劲,进去一看,丽娘正在翻墙,立马吼了一声,“你赶紧下来!”

    丽娘见侍卫来了,立马翻过去,随后快速的往前跑。

    “来人啊!有人跑了!”侍卫一个大喊。

    他这一喊,一群人都开始抓丽娘,丽娘身子倒是灵活的很,飞快的闪躲着,似乎就连看守他们两人的侍卫都已经出动了。

    丽娘嘴角一勾,往另外一个方向跑了去。

    她已经和韩旭定制了计划,她想办法,如果能跑了自然是好的,但是如果把所有人的精力都消耗在她的身上,韩旭便有办法逃跑了。

    丽娘带着一群人到了另外一边,韩旭起身,见守卫快速打倒。

    他现在的任务就是找到陆安棠他们,并且带着他们来到这儿,救下丽娘。

    韩旭最后走之前,还看了一眼丽娘,丽娘似乎知道他已经要跑了,脚底像是抹了油一样,飞快的跑着。

    丽娘看着后面跟着跑的人,笑了笑,“嘿嘿嘿,跟不上吧?”

    “你说什么?”丽娘刚说完话,便听到一个声音。

    丽娘还没反应过来便直接撞在了来人的身上,她摸了摸自己装的生疼的额头,退后了好几步,尴尬地笑着,“……”

    “她怎么跑出来了?”陈健吼着她后面的几个人,随后伸手,用力的抓着丽娘的胳膊。

    陈健一扫所有人,看到看守两人的人也跟了过来,“韩旭呢?”

    “韩旭……”几个人一下子慌了。

    那个时候都顾着抓丽娘了,没有想到韩旭还在屋子内。

    “一群废物,这是他们计划好的,赶紧回去看看韩旭还在不在!”陈健再次吼了一声,直接拖着丽娘的胳膊走着。

    路过那几个看守的人的时候,还恶狠狠的瞪了好几眼。

    “废物!”

    那几个人身子发颤,跟着陈健过去,韩旭但愿还在,不然他们的人头恐怕不保。

    陈健一脚踢开了门,看着屋子内空无一人,很明显,韩旭已经跑了,他脸上青筋凸起,转身,唾沫星子喷在了几人的脸上,“我是不是说过你们要看好这两个人,就算抓这个娘们你们也不用都跟过去吧!”

    “请老大责罚!”几个人立马跪在了地上。

    丽娘瞧着,心中有些慌乱。

    这还是她第一次遇见真真正正的土匪。

    以前在安宁村,那里与世隔绝,家家户户自给自足,就算有所磋语,也没有说跪就跪。

    或许,她对这个世界,还是不太了解。

    一想到韩旭跑了,将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陈健便恨不得将丽娘千刀万剐。

    “你这个臭婆娘!”陈建一把抓着她的身子,摔到了屋子里面。

    丽娘的身子翻滚了好几次,倒在了地上,疼的她眼泪直冒,想要站起身,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韩旭告诉过她,陈健不会杀了她,因为丽娘对陈健还有用,至少也可以引来陆安棠,所以丽娘并不是很害怕。

    可是韩旭忘了,陈健这人下手也狠。

    “既然你们想跑,那便不要怪我!”韩旭把丽娘丢进去,随后转身,看着一群人,“好好惩罚一下她!”

    “是!”

    这几个人倒是想用男人对女人的办法,但这个女人有可能是陆老大的女人,他们不敢。

    只能去找了几个力气大的妇人过来,“你们几个人,折磨她一下。”

    折磨?

    几个女子一瞬间愣了,她们整日待在厨房,哪里知道怎么折磨人?

    一个女子转过身子,看着他们,“你们这不是为难我们么?我们又不会折磨人,而且她是一个女子,莫非要我们打她一顿?”

    几个女子都带着同情的目光看着丽娘。

    丽娘轻笑两声,陈健的人居然还帮着她说话,很稀奇了。

    “这是老大的事情,我们是男人不好打,你们是女人肯定方便动手!”男人急忙说着,似乎很喜欢这群人帮忙。

    但,这群女人没见过杀戮,自然也就不会什么折磨了。

    侍卫也不管,让这群人待在这里,还丢进去了不少的东西,都是折磨人的刑具,随后关上门。

    一个女人拍了拍们,“你们干什么!放我们出去!”

    “他们不会放你们离开的!”丽娘坐在地上,轻声说道。

    这几个女人里面,有一个名为刘紫的,她走了过来,看着丽娘,“你是做了什么事情惹得老大不开心了?”

    丽娘微微一挑眉,似乎她没惹就已经不开心了。

    “是啊,不然他们怎么让我们来折磨你,看看这些刑具!”一个女人看着地上的刑具,啧啧了两声。

    地上的刑具,是专门用来折磨人的。

    她们知道。

    不过,这几个女的对折磨人没有任何的兴趣,只是好奇罢了,而这群人被关在了一起,也只是坐在地上议论着。

    “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还要我们来折磨你?”一个女人问。

    丽娘微微一愣,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我只是一家面馆的掌柜罢了,这次,无妄之灾,不说也罢!”

    “那为何要抓你过来,一般都是犯了事或者其他才抓人的,怎么会——”

    这群人,一看就不知道情况,厨房待久了,与世隔绝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而这几个人还是原本山头里的,和以前的丽娘一样,单纯到傻。

    不过这几个女的都嫁了人,而夫君都是跟着陈健,她们自然也跟着了。至于陈健为何和陆安棠有那些事情,这些人是一概不知。

    她们只管做饭,平时一起做做衣裳,说说话而已。

    丽娘看着几个女的议论纷纷,不解的问,“你们不是来折磨我的么?为何坐在地上开始说事?”

    “我们在猜你到底是什么人,至于折磨你?我们又没仇,干嘛折磨你?”刘紫抬头,看着她。

    丽娘不免失笑,小声问道:“你们知道陆安棠么?”

    刘紫吓了一跳,快步到了丽娘身边,小声在她耳边说:“在我们这儿,是不能说这个名字的,老大听到了,会杀人的,你知道杀人吗,就是脑袋掉了那种!”

    “哦……”若是掉脑袋,恐怕丽娘早就掉了。

    看来,就算是这几个人,也不敢说陆安棠的名字。

    也不知道韩旭怎么样,找到陆安棠了没有?

    韩旭才刚逃出去,第一时间就是放信号。

    陆安棠看到那个信号,看着正在休息的一行人,急忙道,“赶紧走,知道韩旭在哪儿了!”

    所有人已经很疲倦,但一听到这个,立马清醒了过来,跟着陆安棠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韩旭放了信号也不敢走,只能在原地等着,等了许久,陆安棠才急急忙忙赶来。

    “她呢?”陆安棠直接问。

    韩旭微微皱眉,脸上有些不爽,“老大,你难道不先问问我怎么样了么?为何要问丽娘怎么样了?”

    “别贫嘴!”陆安棠沉沉呵斥道。

    韩旭立马正经起来,“丽娘引诱他们离开,然后我才逃出来了,我们赶紧去吧,也不知道丽娘怎么样了!”

    “带路!”

    陆安棠是知道陈健的手段,狠辣无情。

    但愿丽娘没事!

    韩旭立马带着一些人过去,刚走几步便停下脚步,“会不会我们打不赢陈健,他的人可比我们多!”

    就这几个人,韩旭自然是担心的很。

    陆安棠看着身后的几人,自从叛变之后,陈健带走了大部分人,留下的都是对陆安棠忠心之极的人,却也不多。

    “打不赢也要去,你们几个,若是想离开的,我不会强留,若还想跟着我陆安棠,这便跟我走吧!”

    “我们誓死跟着老大!”

    陆安棠颔首,带着几人跟着韩旭。

    到了所在的地上,这儿其实是一座山,陈健似乎在这上面建起了一个小的山寨,规模不大,人有几个是生的面孔,但是也有一些熟悉的面孔。

    “我们怎么办?”韩旭在山寨一旁的树后面,看着里面的情景。

    陆安棠微微瞥眉,“等晚上!”

    他们人太少,只能寻找别的机会。

    而晚上,应该是他们警惕心比较低的时候。

    一群人围在了陆安棠的身旁,听着陆安棠的话语,“晚上,你们一人去放火,勾引他们注意力,我、韩旭和剩下的人趁机去想办法救丽娘!”

    “好!”

    而现在,就是等天黑了,而一旁的人早已找到了一个好放火的地方,陆安棠和一群人则在一旁的树便小憩,等着天黑。

    韩旭靠在一旁的树上,看着陆安棠,“老大,你是不是对丽娘……”

    “闭嘴!”陆安棠轻瞥了他一眼。

    韩旭轻笑一声,继续道,“若是老大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感觉,为何又要让我去保护她?”

    陆安棠微微抿嘴,不语。

    韩旭笑意更浓了,似乎已经看透了一切的模样,“老大,你无需掩饰了,毕竟这种事情你以前碰到的少!”

    “你碰到的多么?”陆安棠再次的瞪了他一眼。

    “见过很多,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吗?”

    这个韩旭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居然敢调戏陆安棠,只是陆安棠不想与他争论什么,闭上眼,想要休息一会儿。

    韩旭也没有再说,努努嘴想说点什么,见陆安棠不理他,只能闭嘴。

    当夜色渐渐降临的时候,陆安棠睁开眼睛,现在时辰已经差不多,他看了眼那边早已准备好的人,微微点头。

    那人得知,立马把火折子丢进了一旁的草堆里,随后赶紧地跑开。

    “走水了!”山寨内立马传来一个叫喊声。

    紧接着,便是一阵的慌乱,一群人快速的扑火,但是火势极其的大,一瞬间一群人扑灭不了,再加上河水距离这儿有一小段距离,厨房内的水一下子没了,他们只能往河边跑。

    “上!”陆安棠看着草堆周围的人越发的多,便急忙带着几个人冲了过去。

    而丽娘则坐在屋子内,听着外面的叫喊声,心底的一个声音告诉她,是陆安棠过来救她了,不然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着火?

    紧接着,便是一阵的叫喊,似乎是有人冲进来了。

    丽娘猛地起身,想要看到外面的人,但是却没有办法看清,而着火的地方,和丽娘坐在的地方有点远,那群人救火就没有精力在这儿。

    丽娘微微瞥眉,看着大门被一脚踢开。她的眸子本是充满着期待,但没想到的是陈健,陈健拉着她的身子直接走了出去。

    出去了之后,丽娘一眼便看到了陆安棠。

    “我就知道这个娘们有用,陆安棠你给我小心点,要是多走一步,我就把这个女人给杀了!”陈健刀架在丽娘的脖子上。

    周围的火势越来越旺了,似乎因为那群人没有及时扑灭,现在火势已经蔓延了过来。

    丽娘微微眯了眯眼,看着陆安棠的眸子似乎有些慌乱。

    “你想怎么样?”陆安棠微微瞥眉,死死盯着陈健。

    “想你死!”陈健说这句话的时候,眸中满是愤怒。

    韩旭站在陆安棠的身旁,冷哼一声,“你说想让老大死老大就要死吗?陈健你别忘了,当初是谁救得你!如今你恩将仇报良心过的去么?”

    陈健,是当初陆安棠救下来的一个人,后来慢慢地培养,陈健也建立了不少的信任,可是他居然带着一行人叛变,实在是让人心寒。

    “若不是你们杀了我的爹娘,我才不会沦落到那个地步,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咎由自取!”陈健目光中带着愤恨。

    陆安棠看着他,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你的父母,是自愿的!”

    陆安棠知道陈健叛变的原因,到如今也不愿意解释什么,只是当初的原因也很简单,是陈健的爹娘自己的要求的。

    “你不要胡说,我可是亲眼看到的!”陈健吼了一声,显然不相信。

    “当年,你的爹娘犯下了大罪,他找到我,说让我杀了他们,他们不愿意蹲大牢,而且大牢残酷至极,他们的罪行,足以在大牢内干一辈子的苦力,还要受罪,而且,还要带上你!”陆安棠说着当年的事情。

    当年,陆安棠杀了陈健的爹娘,只是为了让他们赎罪,但却被陈健看到,陈健后来也被人带走了。

    这么多年,陈健一直想要报仇,却没有想到这样做是对是错。

    陈健听到,猛地摇头,“不可能,你在狡辩,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信不信由你,只是当年官府见你爹娘被杀,也没有过多的追查,你就没有怀疑过么?而且你后来是不是也去杀了官府里的人,而官府的话和我有什么差别吗?”陆安棠在这个时候,显得极其的淡定。

    这一切,都是事实!

    要不是丽娘在陈健手里,陆安棠都懒得去解释。

    但是陈健已经做了这么多的恶事,也似乎遗传了他爹娘的本性,他把刀架在了丽娘的脖子上,“陆安棠,你觉得我会信你么?就算我信了又如何?我杀人了,一切已经回不去了,我现在也只想要你死!”

    “陈健,你不要太过分!”韩旭一吼。

    陈健扬天笑了好几声,随后看着两人,“陆安棠若是你想要她的命,就给我好好的待在那儿,千万不要动!”

    “你想怎么样?”陆安棠的眸子没有丝毫的波动。

    陈健示意一下周围的人,周围的人立马上去,一刀砍了过去,陆安棠急忙退后好几步,躲过了那一刀。

    “我说了,不要动!”陈健冷声道,手上的刀在丽娘的脖子上狠狠的划了一个口子。

    陆安棠微微眯眼,一旁的人立马过来,一刀下去,砍在了陆安棠的身上,韩旭本准备挡下的但是却被陆安棠一个眼神给逼了回去。

    陆安棠的衣服被砍烂了,身上还有一个很深的伤口。

    丽娘看着他,眸中带着诧异,陆安棠会因为她而让自己受伤吗?值得吗?毕竟她之前那样子对他……

    一旁的人看陆安棠真的挨下这一刀,眸中尽是诧异,但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立马再是一刀下去,陆安棠身上又是一个伤口。

    “老大……”韩旭站在一旁,此刻,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废物,帮不了陆安棠。

    也救不了丽娘。

    陆安棠看着他,用嘴型告诉他,“想办法!”

    韩旭看着周围,想办法想办法,他要想一个办法出来…。

    对了,陈健的后面。

    现在,陈健的身后没有人,而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陆安棠的身上,他为何不悄悄地到陈健的后面去?

    韩旭的速度是飞快的,一下子,他便到了陈健的身后,随后抽出手中的匕首,没有丝毫的犹豫,快速的朝陈健刺去。

    陈健感觉到,立即闪躲,却还是迟了,匕首狠狠的刺到了他肩上。

    陈健吃疼,以为韩旭要取他性命。

    但韩旭本就虚晃一招,在陈健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飞快地跑到丽娘的面前,抓着她的胳膊,跑到了陆安棠的身旁,把那几个人打倒。

    陈健猩红的眸子死死看着韩旭。

    “韩旭,你这个混蛋!”陈健猛地一吼,“给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瞬间,三个人的周围围满了一群人,这些人看着三个人,陆安棠已经伤痕累累,不一定能够跑的出去。

    而陆安棠带过来的其他人,都已经没了影子,十之**是被这群人给杀了。

    “等一会儿夫人你赶紧带着老大跑,这儿我断后!”韩旭靠近丽娘,小声地在丽娘耳边道。

    丽娘抬头,担忧的看着他,“那你呢?”

    “我,我没事的,你不想想我是谁,我解决了这些人之后会找到你们!”韩旭一拍胸脯,眸中满是自信。

    “真的?”丽娘不信的问。

    “嗯!”韩旭用力点头。

    朝丽娘、陆安棠笑。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他韩旭,今日若是真死在这里,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丽娘抿了抿唇,“好,那你记得一定要跟我们,我们会等你的!”丽娘嘱咐道。

    韩旭笑笑。

    一群人立马攻了过来,丽娘没有武功,陆安棠身旁的人也多,但陆安棠也只是勉强应对,身旁还有一个丽娘,宛如带了一个拖油瓶一样。

    丽娘也只能干着急,毕竟她帮不上什么忙。

    “丽娘!”韩旭一声喊。

    丽娘转过头,看着韩旭,韩旭现在已经打出了一条路,也许是大部分人都针对陆安棠的原因,韩旭的人会比较少一些,所以他才能这么快找到出路。

    丽娘没有丝毫的犹豫,先冲了出去,随后便是一群人围在了韩旭的身旁。

    陆安棠没了顾忌,杀出去便容易多了。

    很快到了丽娘身边。

    “韩旭!”丽娘喊了一声。

    “赶紧走,我会跟上你们的!”韩旭边说便断后路。

    丽娘咬牙,扶着陆安棠快速离开。

    陈健看着陆安棠要逃掉,这无疑是放虎归山,立即吼了一声,“给我抓住陆安棠,抓住的人重重有赏!”

    随后,一些人的目标转移,看着正在逃跑的两人,立马追了过去。而韩旭因吃力的对付着围攻他的人,没有办法去阻止他们。

    “希望,你们可以跑出去!”韩旭想着,下手更快更狠。

    陈健手上拿着刀,似乎刚才韩旭的那一刀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但他走路的踉跄还是说明,对他是有影响的。

    见陈健过来,一行人立马让开,陈健手上拿着刀,看着韩旭,“今儿,本是要杀了陆安棠的,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死?我可没那么容易死!”韩旭冷冷一笑。

    若是论武功,陈健自然是厉害的,但是论速度,陈健是打不赢他的。

    陈健轻笑了两声,“韩旭,到了这个时候,还敢这么猖狂,你真不怕死吗?”

    “陈健,你觉得你打得过我?以前是我让着你而已,现在,就不一定了!”韩旭微微眯眼,讥讽笑了出声。

    丽娘、陆安棠已经跑掉,就算那些人去追,也都是酒囊饭袋,相信陆安棠可以应付。

    陈健闻言脸色微微变了变,却忽地的笑了两声,“韩旭,我给你个机会如何?”

    “什么?”

    “如果你打赢了我,我就放你离开,若是输了的话……你便把你的人头留下,如何?”陈健挑眉道。陈健话语中,还有不少的自信,似乎肯定会赢了韩旭。

    韩旭微微眯眼,点头答应了。

    大不了一死,有什么可惧怕的。

    陈健一挥手,让所有人站在一旁,伸手让一旁的人拿一把刀丢在了韩旭的面前,“给你刀,免得你说我胜之不武!”

    “不用!”韩旭的习惯又不是用刀,而是……

    “那你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要怪也要怪你自己,选陆安棠这么个主子,黄泉路上你自己走好,看招!”陈健把刀握在手上,一步一步的朝着他走了过去,随后一挥手,刀快速地劈向了韩旭。

    韩旭快速的闪了过去,随后一个翻身,手中的银针快速的飞过去……

    这也是他最后的保命符,一般从来不用,一旦用了,也就是最后一招了。

    一群人追着丽娘和陆安棠,已经把两人逼到了山上,丽娘看着身后的陡坡,很陡很陡,微微瞥眉,“现在怎么办?”

    “跳下去,可能死,但也可能会活,但让他们抓住,必死无疑!”陆安棠微微眯眼,跑了这么久,他的身子很是虚弱,已经没有力气和人去打斗。

    丽娘微微皱眉,她不想死,至少不想现在死。

    这一辈子,她还想再见小喜一面,“那我们?”

    “跳!”陆安棠沉沉出声。

    丽娘倒是准备好了,陆安棠和丽娘转身,听着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没有丝毫的犹豫,跳了下去。

    “死了怎么办?”丽娘忍不住问。

    “有我!”陆安棠回答。

    丽娘闭上了眼,手上牵着陆安棠的手,感受着耳边的风声,身子猛地下坠,随后摔倒在了一个地方,没了知觉。

    等丽娘睁开眼的时候,她猛地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身子,除了几处的刮伤,没有什么太大的伤口。

    而一旁躺着的,是陆安棠。

    没死?

    丽娘深呼了好几口气,推了推一旁的陆安棠。

    陆安棠也微微睁开眼,看着一旁的丽娘,沙哑的声音传来,“我们没死?”

    “恩,我们没死,不过现在我们要爬过去!”丽娘指了指一旁的那个山洞,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爬过去。

    陆安棠轻咳了几声,慢慢地朝着洞口处爬了过去,丽娘也跟在他的身后爬了过去。

    陆安棠躺在地上,身上全是血,丽娘微微皱眉,一边解开他的衣裳,不解又伤感的问,“你为何要为了我弄成这个样子?我一个寡妇,有什么值得你这般付出的!”

    “本来就与你无关的事儿,把你牵扯进来,不是我的本意,我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你被陈健害死,咳咳咳,更何况我,我,咳咳咳……”

    若不是一时疏忽,丽娘怎么可能受伤,陆安棠也就直接把这个错怪在了自己的身上。

    丽娘手指微微一颤,心里一丝异样的情愫闪过。

    或许,或许……

    陆安棠身上本就有刀疤,许是伤口舔血的事情干多了,都是难免的,但丽娘看到那些伤口的时候,居然有一丝的心痛。

    “我去看看附近有没有水!”丽娘起身,在山洞内走着。

    这山洞很大,但是说话却没有回声,丽娘便有些怀疑,或许,这山洞里面还有一些别的东西呢。

    陆安棠看着她离开,轻声叫了一句,“丽娘!”

    丽娘身子一颤,转过身,“怎么了?”

    “不要走远,快点回来!”

    丽娘看着陆安棠,好一会后才应声,“好!”

    丽娘不知道为何,脚步飞快,在山洞内开始寻找着,好在的是山洞只有一条路,只是路越走越黑,眼前一片黑暗,但丽娘似乎有些不死心,想要走出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丽娘终于看到了一丝光亮,越走越近,她飞快地跑了起来,走出了洞内。

    这里,似乎和外面是另外一个天地。

    周围群山环绕,绿草茵茵,丽娘走在草地上,猛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那伴随着风在摇曳的树枝,还有那水流声……

    水流声,她需要的就是这个。

    可是,从这里到外面,她现在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早知道应该把陆安棠带过来好了。

    丽娘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虽路有些黑,但丽娘还是咬咬牙,走了出去,看着靠在石头上的陆安棠,走了过去。

    “怎么样了?”陆安棠睁开眼,虚弱问。

    丽娘扶着他的身子从地上起来,“我找到了一个地方,现在就带你过去!”

    “好!”陆安棠在丽娘的搀扶下走到深处。

    因为陆安棠受了伤,走的路格外的缓慢,也不知道多久,丽娘才慢慢地带着他到了那个地方。

    “怎么样?”丽娘嘴角一勾,眸中带着得意。

    还有点庆幸。

    陆安棠坐在草地上,身心稍微得到了一些舒缓,“还可以!”

    “走吧,我带你去河边洗洗伤口!”丽娘再次扶着他的身子,走到了河边。

    那一个个触目惊心的伤口再次的展现出来了,丽娘轻呼了一口气,把自己的裙摆撕碎,在水中打湿,随后轻轻地擦拭着陆安棠的伤口。

    看着陆安棠紧皱的眉头,丽娘开口,“忍着点!”

    手上的动作却放轻了许多,许久,陆安棠的伤口才被清理干净,而衣裳虽布满了血,也只能穿上去了。

    陆安棠从地上起来,勉强站直了身子,

    “要不你还是找个地方休息吧,我去弄点吃的!”丽娘扶着他的身子走到了一块石头上,随后准备弄吃的。

    这儿有河水,就必定有鱼,丽娘在周围找了几根棍子,看着差不多的时候,便脱掉鞋袜下水了。

    陆安棠坐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看着丽娘的声音,“小心点!”

    “恩!”

    丽娘对于抓鱼很不熟悉,但喝水的鱼都极其的灵活,抓了好几次,丽娘有些烦躁了,但是看着陆安棠,又沉下心来,脑海中不断告诉自己,要抓到鱼……。要抓到鱼。

    终于,丽娘抓到了一只鱼,她欢喜的跳到岸上,把这根棍子连同带鱼丢在了一旁,随后下水,继续抓鱼,似乎有了第一次,接下来抓鱼极其的轻松。

    抓了好几条鱼,丽娘捡来了一些树枝、树叶堆在了一起,也从衣兜里翻出了火石,在树叶下点火,那些树枝一下子烧了起来,丽娘把鱼干净烤了起来,又去捡来不少的树枝,准备等会没火了加。

    丽娘也坐在了陆安棠的石头上,这石头大,正好坐两人。

    “你做过烤鱼?”陆安棠问。

    丽娘摇头,“没有,不过我一个朋友做过,她但是比我还苦,至少我身上有带火石,她却什么都没有,只能拿两块石头敲出火星子!”想到小喜,丽娘深深呼出一口气,“你能见到这么坚强的我,应该要感谢她,告诉了我那么多不可能的事情,让我觉得,我也可以坚强起来!”

    “他是你朋友?”陆安棠问。

    “对,此生最好的朋友!”丽娘认真道。

    陆安棠笑笑,不再继续追问。

    “你说,韩旭真的会回来吗?”做好了所有的事情,丽娘突然想到了韩旭,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陆安棠微微瞥眉,安抚道,“韩旭没有那么容易死的!”

    韩旭,也是陆安棠比较信任的人,对于陈健来说,韩旭也许不够强大,但他快,而且会的并非刀剑,而是暗器,若是晚上,便是他最好的机会。

    而现在,已经一晚上过去了,丽娘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昨晚韩旭到底是逃出来了,还是被杀了,还是杀死了陈健,他们两人不知道。

    “那你能说一下你们那个什么山……”丽娘手撑着头。

    “落离山!”陆安棠回答。

    “那,你能说说你们山上的事情吗?”丽娘眸子中尽是好奇。

    当然,也是没什么事情。

    孤男寡女,这么坐在一起,不说点话,实在是太过于尴尬。

    陆安棠看着她的模样,嘴角一勾,“落离山上,我们是山寨,里面有两百八十一号人,每个人都是孤儿,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每个月我们都是靠接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赚银子过日只,但好人不杀……”

    陆安棠讲着,丽娘也在一旁听着。

    很快,鱼香味传了过来,丽娘立马走了过去,看着已经烤熟的鱼,递给陆安棠一条,自己一条,开始吃了起来。

    “你继续说!”丽娘还想听。

    吃东西的时候听故事,最好不过了。

    时间悄然的过去,一瞬间,两人已经吃完了所有的鱼,只是大部分都是丽娘所吃的,她从石头上起身,看着周围,“不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

    陆安棠看了一眼周围,眯了眯眼,轻声道,“古书上有记载,山峰围绕,一洞口进,可见一地,与外不一……”

    “世外桃源?”丽娘皱眉。

    “只是说说罢了,说不定我们恰巧碰到了而已,这儿,还是个好地方!”陆安棠看了周围一眼。

    这儿没有一个人,却有很多的鸟,也有不少的风景,比起外面,的确好多了。

    “真想在这儿建一个屋子,以后听着鸟叫声起床,看着日落睡!”丽娘在地上走着,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陆安棠笑了,心里暗暗的记了下来。

    丽娘也在山中找了一些果子,维持了一日的生计,而睡觉的时候,两人则躺在了草地上,微风袭来,带来一股凉意。

    虽一旁的树枝还在烧着,但丽娘还是哆嗦了一下身子,“倒是有些冷!”

    “要不要把我的衣服拿去?”陆安棠说着,就准备脱下自己的外衣。

    丽娘连忙地摇头,“不了不了,你还是自个儿穿着吧,我还好,没事的!”

    可是,越来越黑的天色,更加的冷了,也许是因为和外面不一样,差异也变得这么大了,丽娘哆嗦着身子,愣是不说一句话。

    若是陆安棠把衣裳给了她,那么陆安棠便会冻着,他还有伤,不能那样做。

    丽娘闭上眼,牙齿打着颤,逼迫着自己睡过去。

    忽然,一个暖和的身子靠了过来,那低低又磁性的声也传来,“这样,可热乎一些了?”

    丽娘抬头,看着陆安棠,陆安棠面无表情,但眸中似乎有一丝波动,只是丽娘没有发现罢了。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丽娘小声开口,但身子往他那儿挪了挪。

    陆安棠低头,眸子微微眯着,“可是若不这样,你冻着了可不好,说不定我也会冻着了,这样互相取暖,也没有人知晓,出去我也不会乱说!”

    “恩!”丽娘点点头,似乎接受了这个理由。

    只是取暖罢了,没有其他的想法。

    陆安棠的怀抱很暖,丽娘好几次都往他那儿靠了靠,感受着那温暖的身躯,随后抬头,看着已经睡去的陆安棠,嘴角微微勾起。

    这个男子,她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动心了,或许小喜说的对,不管什么年纪,都有获得幸福的资格,她也是可以的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