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丽娘番外5(1更
    只是不知道小叔、婶娘现在怎么样了,她已经失踪了好几天,应该很着急吧?或许已经开始找他们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而已。

    赵氏、甘启自然是担心的很,报了官日日往衙门跑,弄得衙门有些不耐烦了,“我说了,若是找到了定会告诉你,难不成我们还会把人藏起来不成!”

    “我这不是着急吗?”甘启解释着。

    “放心好了,若是有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一旁的人说着,摆摆手,示意赵氏、甘启赶紧离开。

    赵氏、甘启没有办法,只能回去。因为这几日丽娘不在,面馆也没有开张,甘启想尽各种办法,和赵氏、小云一起找着丽娘。

    “你们说,丽娘难道真的出事了?”甘启坐在一旁,低着头,语气尽是哀伤。

    赵氏一巴掌就打了过来,怒吼一声,“你说什么呢?丽娘是绝对不会有事的,我告诉你,只要没见到尸体,丽娘就不可能出事!”

    “是是是!”甘启瞥眉,他也担心丽娘,那可是他亲侄女。

    别人家或许还重男轻女,他却绝对没有这个心思,不然家里两个小丫头,他为什么不让赵氏继续生。

    一是生孩子吃苦、遭罪,二来女儿也好,女儿贴心。

    回家端茶递水的,生个病都在床边巴巴的守着。

    你生个儿子试试,不气死爹娘算孝顺的了。

    赵氏在家中等着,甘琼琼、甘仪仪也不去绣坊,在家陪着爹娘,爹娘出去寻人,她们姐妹俩在家洗衣、做饭,把家里打点的妥妥当当。

    赵氏看着一旁的甘启,“你说我们要不自己去找找吧,这衙门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上一次的事情,赵氏没有太多的计较,因为具体她不知道,但是好几日居然还没有丽娘的消息,赵氏便急了。

    “怎么找?”甘启问。

    赵氏起身,刚准备说,便听到屋子外面官兵一个喊声,“甘启,河边有一具尸体,你们过去看看是不是!”

    “……”甘启愣住,好一会才回了一声,“啊……”

    顿时便红了眼眶。

    甘琼琼、甘仪仪姐妹也紧张的不行。

    赵氏心里一个咯噔,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不会是丽娘的,你都说了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是丽娘的!”甘启看着赵氏的模样,急忙安慰。

    赵氏飞快地跑到了河边,看着那儿一群人围在一起,她疯狂的扒开人群,看着躺在地上的一具尸体。

    这尸体身子已经浮肿,完全看不清脸了,但和丽娘的身形也差不多,至于扮相,赵氏也不知道丽娘那日的扮相了……

    “这不是丽娘,不是……”赵氏摇着头,转身,走了出去。

    甘启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子,除了脸,其他的和丽娘居然一般无二,甘启拉着赵氏的身子,“这,说不定就是丽娘!”

    “我说不是就不是!”赵氏猛地一吼。

    甘启吓了一跳,身后的一群人也看向他们,甘启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事没事,她脾气不太好!”

    赵氏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去的,身体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无力的坐在了凳子上。

    “那个女子,说不定就是……”一坐下,甘启便开始说了起来。

    赵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后看着小云,“小云,你是照顾丽娘的,你说那个不是丽娘对不?”

    “我……”小云也很难分辨出来。

    赵氏猛地起身,猩红的眸子看着他们两个,“你们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不是丽娘,我们家丽娘不是那个样子的!”

    两个人不敢说话,现在只能先让赵氏冷静下来。

    这儿也没有人认领,衙门便把尸体收了回去,放在了停尸房内,也开始调查着这个尸体的身份。

    “那就是丽娘,身形穿衣都差不多,除了那张脸,你就信了吧,不然你要让丽娘的尸首在那停尸房待着吗?”甘启微微瞥眉,问。

    赵氏没了话语,再次的跌坐在椅子上,眼泪“唰——”的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你说,丽娘多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会这样子呢?”

    “好了好了,明日咱们再去把尸体给领回来吧!”甘启一边安慰着,一边替赵氏擦着眼泪。

    他何尝不痛。

    只是如今,要怎么和大哥交代,丽娘出事了。

    赵氏哭着,没有说话。

    等赵氏前去领尸体的时候,身体里有个声音告诉她,这个人不是丽娘,转过身,看着甘启和小云,“我觉得,这个人不是丽娘,肯定不是,要不我们再等等?”

    “可,我们都已经来了!”甘启看着一边官兵难看的脸色。

    “这个不是丽娘,肯定不是丽娘,走,我们回去,丽娘还在呢!”赵氏像是铁了心不认这个人,拉着甘启和小云便走。

    走出了衙门,甘启才甩开她的手,“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会儿又不认了?如果那是丽娘,难道真让她就这么留在这停尸房吗?她也是我侄女,嫡亲的侄女,我,我……”

    “不是,我真的感觉得到那个人不是丽娘!”赵氏此刻很认真,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自信,就确定了那个不是丽娘。

    而一旁的小云也站了出来,“我也觉得不是我家夫人,要不咱们还是再等等吧,万一找到了夫人怎么办?”

    甘启一愣。

    对呀,万一不是丽娘呢?

    “你们!哎,算了算了,走吧……”甘启看着两个人,长叹一口气,离开。

    也许是这么久的亲情在里面,赵氏的那股感觉生出来,坚信那个人不是丽娘,而小云虽和丽相处不是太久,但她信赵氏,毕竟赵氏这么疼丽娘,一眼应该就会看的出来。

    三个人离开,两个官兵看着他们,“这几个人怎么回事。”

    “今儿在河边发现一具尸体,他们今儿本来是来认领的,可是却突然不认领了!”一个官兵回答。

    “哎,可能是接受不来吧!”

    “八成是这样子!”

    赵氏和甘启回到家中,赵氏打算自己去找丽娘。

    “我们明儿去找丽娘,那衙门我就不指望了?”赵氏坐在凳子上,满脸严肃的看着他们两个。

    甘启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赵氏,只能问,“那我们怎么找?”

    “大地方衙门肯定找过了,我们去找别的地方!”赵氏眯了眯眼。

    深深的吸了口气。

    “怎么找?”甘启轻叹一口气,道,“地方之大,我们也只有三人,如何去寻找丽娘呢,还不如给衙门找!”

    赵氏猛地一拍桌子,“甘启,你就是不想去!”

    的确,甘启就是不想去,如今他们都不知道从何开始,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而且若是找不到,赵氏又会如何。

    其实他想说,你一个婶娘,这么上心,显得他这个叔叔太不近人情。

    “要不我们请人吧,有些险峻的地方我们去不了!”小云在一旁说着,“然后让衙门贴个悬赏令,让所有人一起找!”

    小云的这个法子,倒是不错,赵氏也应了。反正面馆也赚了不少的银子,赵氏打算用那些银子找人,就是不知道丽娘到时候会如何想。

    赵氏暂时不去想那么多,无论如何,先把人找回来再说。

    有那面馆在,银子总会赚回来的。

    一夜过去,丽娘是从陆安棠的怀里醒来的。她看着还未醒过来的陆安棠,脸瞬间一红,猛地起身。

    陆安棠似乎也因为她的这一举动醒了过来,看着她,“怎么了?”

    “没什么,你饿么?要不要吃一些东西?”丽娘背对着他,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那一抹红晕。

    陆安棠轻轻“嗯”了一声,丽娘便飞快地跑远了。

    这儿的东西很多,丽娘随便找来了一些吃的,分给了他一些,随后自己也埋着头吃着手上的果子。

    丽娘一直低垂着头,不敢去看陆安棠,只是听到陆安棠哼痛声,丽娘抬眸,看到了他的胸口有一处红色,伤口又裂开了么?

    “你的伤口裂开了?”丽娘看着他的胸前,小声问。

    陆安棠低头,看着伤口,“无碍!”

    受伤已经成了经常的事儿,所以这些伤口他倒是没有那么在意。

    嗷嗷也就过去了,总会好的。

    “怎么无碍?若是流血的话你要重新清洗包扎,我去看看有没有草药之类的!”丽娘神色严肃的说完这些,转身便离开了。

    陆安棠微微有些愣,丽娘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这儿东西多,丽娘倒也找了一些草药,她不识草药,只能一样摘了一点回来,看着他,“这些东西,我不太知道!”

    陆安棠有些无奈,低下身子,捡出其中两样药草,“这个,磨碎了之后帮我上药便好!”

    “好!”

    丽娘便去找来一块石头,不断地捣鼓着药草,直到捣碎了之后,才看着陆安棠,示意他可以敷药了。

    陆安棠走了过去,抬手,解开衣裳。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是丽娘看到他身子的时候,手还是微微的颤抖了一会儿,才伸手拿起药草,给他敷起来。

    淡淡浅浅的呼吸喷在了陆安棠的身上,陆安棠感受着胸前的痒,微微抿嘴,心中又扬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怪异,但并不讨厌。

    很艰难的,丽娘给陆安棠上好药,把那些从衣裳上撕下来的布条再次的包扎在了陆安棠身上。

    “好了,有药草你的身子应该会好的快一些!”丽娘坐在一旁,眼神有些飘忽,不敢去看他。

    陆安棠微微点头。

    丽娘起身,但似乎是蹲的太久的缘故,身子踉跄了一下,直接朝着陆安棠扑了过去,她有些慌乱,闭上眼,直直的摔进了陆安棠的怀里。

    陆安棠一个闷哼,虽敷了药草,但丽娘的身子撞了过来,免不了让伤口再次的裂开。

    疼是真的疼。

    但这种被人投怀送抱的感觉不赖。

    陆安棠自嘲。

    兴许他骨子里就是贱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丽娘起身,眼神慌乱的不行。

    满脸通红,都不敢去看陆安棠。

    陆安棠有些眷念她的身子,手指轻轻摩挲着,淡淡开口,“没事。”

    他还想多抱抱这个身子,偏她跑的很快。

    “我们怎么出去,那边是陡坡,上去万一上面有人,我们必死无疑,去别的地方?可是这山谷瞧着没有出路,陆安棠,我们该怎么办?”丽娘微微皱眉,看了一眼周围,“而且周围的状况我们不知道,万一…。”

    “我还有信号弹,但是已经坏了!”陆安棠突然想起来胸口处的信号弹。

    丽娘立马看着他的胸口,之前上药还真没看到,她看着那个信号弹,早已坏了,没有办法发射。

    看着丽娘失落的样子,到底还是不忍心,陆安棠接着说了一句,“不过,我可以制作,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材料!”

    “你需要什么,我去帮你找!”丽娘似乎看到了希望。

    这信号弹,本就是陆安棠做的,只要有材料,他可以做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来。

    扶着陆安棠一起找着材料,陆安棠找了一些材料。不得不称赞一番,这儿的东西还真多,什么材料都有。

    “真想住在这儿!”丽娘再次的感叹。

    陆安棠看着手中的材料,慢慢地制作着,“这儿的确是个好地方,但是似乎与世隔绝了,不太好!”

    “也是!”丽娘点点头。

    若是在这儿待久了,估计要和外面的人断绝了联系,她还有面馆,还有亲人,有惦记的人,做不到六根清净,两耳不闻窗外事。

    很快,信号弹也制作好了,丽娘用火石点燃,随后看着信号弹飞入空中,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你说,你们山寨还有人么?”

    “给你点希望!”陆安棠轻笑一声。

    丽娘一愣,随后想起来,整个山寨只剩下陆安棠,若是韩旭没死的话,也应该算上吧,只是,陆安棠给她希望,是……说韩旭可能没死吗?

    “若是韩旭死了怎么办?”丽娘小声开口。

    “不会!”

    陆安棠信韩旭,坚信他不会死,不仅仅是因为韩旭在他这儿是最久的,而且韩旭虽明打不过陈健,但是暗斗……似乎没几个人是韩旭的对手。

    丽娘看着陆安棠脸上莫名的自信,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很信他?”

    “恩!”陆安棠也不否认。

    “但愿他没死,这样就能够救我们了,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在洞口留一个信号?”丽娘突然来了劲,一想到可以出去就高兴的很。

    陆安棠点头,“留山寨的信号吧!”

    对于山寨的信号丽娘不知道,于是陆安棠便告诉她,丽娘出去,在墙的周围还有地上都画上了图案。

    “轰!”突然下起了雨。

    雨……那儿没有屋子,陆安棠行走也不方便,走进山洞还有一点距离,她得赶紧去帮陆安棠才行。

    丽娘跑到那儿的时候,陆安棠正在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丽娘急忙跑了过去,扶着他的身子走进了洞内,“我才刚走就下雨,应该带你先来洞内的,都怪我!”

    “没事!”陆安棠微微摇了摇头。

    说是没事,但陆安棠身子已经湿透了,这儿本就没有衣裳可以换,丽娘只好开始生火,好在的是洞内还有一些树枝,否则他们怕是要冷死在这山中。

    “哎,也不知道面馆怎么样了,还有婶娘、小叔!”丽娘已经脱了衣裳,把衣服放在火上烤着,而上面,还有陆安棠的衣裳。

    两人用石头为界限,躺在了各自的一旁。

    面馆早已关门,有些人还专门到赵氏的家中询问情况,毕竟好几日了,有些人就是爱吃这一家的面。

    虽然小贵,但料足。

    尤其是卤肉,那是真的香,不吃面,买点卤肉回去下饭,老人孩子都爱吃。

    “怎么不开门啊!?”一个人在门口喊着。

    赵氏打开门,看着门口来吃面的人,心情本就不好的她对着门口的人一吼,“人都不见了,还开什么店!”

    随后猛地关上门,门口的人有些愣。

    赵氏气呼呼的回到了屋子内,甘启看着她,轻声道,“你消消气吧,丽娘不是已经在找了么?”

    “一天没找到人,我怎么能够安心?”赵氏坐在凳子上,冷冷的看着甘启。

    赵氏已经把大部分的银子都拿去雇人了,给了丽娘的画像,而且也只给了一部分银子,等找到人了才会给剩下的,而时间,也只有三天。

    甘启叹了一口气,他们现在也只能等了。

    赵氏是一个急性子,每日焦急的等着,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山洞里。

    丽娘却没有担心陆安棠会对她做点什么,而是躺在地上已经沉沉睡去,本来就有些冷,让她蜷缩在了石头的一旁,但似乎更加冷了,她牙齿打颤,声音极其的大。

    陆安棠起身,看着她发抖的身子,微微眯眼,走了过去,伸手,抱住了她的身子,用自己的身子给她取暖。

    丽娘感受到了温暖,往温暖的地方靠了又靠,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沉沉的睡了去。

    陆安棠的身子很暖,丽娘一夜好眠。

    陆安棠自然也贪恋丽娘的身子,双手抱着,嘴角微微勾起,大手胡乱摸了一番,才跟着睡了过去。

    白天丽娘到处找吃的,她从小在山里长大,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不能吃,她都一清二楚。

    几日过去,陆安棠的身子也渐渐地好了起来,丽娘则坐在一旁的石头上,神色恍惚,为何韩旭还没有找来。

    丽娘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身子,“要不然我们出去看看吧?万一韩旭过来了,但是没有找到我们怎么办?”

    陆安棠起身,往洞口内走了过去,走了几步路停下脚步。

    “怎么了?”丽娘问。

    陆安棠转过身子,护着丽娘,“有人来了!”

    “不会是韩旭吧,毕竟我在洞口留了不少的信号!?”丽娘小心翼翼地开口。

    陆安棠只是护着丽娘,警惕的眸子看着洞口处。

    脚步声越发的接近了,陆安棠一动不动的,丽娘则站在他的身后,眼也一直看着深处的黑暗地方。

    等到人渐渐地出来的时候,丽娘那原本惊恐的眸子收了回去,转而是一阵惊喜,“你没死啊,太好了!”

    来人正是韩旭,他慢慢而来,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怎么?看到我很惊讶?”

    “以为你死了,所以看到你肯定惊讶,还很高兴!”丽娘眸中带着笑意,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不过,你怎么一个人打赢了那么多人的?”

    “陈健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不过可惜的是让他给跑了!”韩旭叹了一口气。

    韩旭是使用暗器之人,那日是晚上,大部分房屋之类的都已经被打坏,给韩旭也创立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银针上没有沾染毒,倒是让刘健给跑了。

    陆安棠微微瞥眉,尤其是丽娘和韩旭似乎很好的样子,更是不悦,沉沉出声,“带我们离开!”

    “好!”韩旭莫名的感受了一股敌意,他缩了缩身子,看向了陆安棠,却发现似乎又一切正常。

    看着他们两个,眸中带着一丝的笑意,“不过,你们这几日相处的如何,是不是很……”

    “闭嘴!”陆安棠冷眸扫了他一眼。

    韩旭微微眯眼,似乎看穿了一切,嘻嘻嘻笑着,随后挥挥手,“走吧,我带你们出去,不过除了我还有一些人!”

    “你带来的?”丽娘问。

    “算是吧!”韩旭抓了抓头。

    韩旭一个人肯定是救不了的,只能找来一些人和他一起救他们,毕竟人多力量大……

    走出了洞外,丽娘一眼便看到了一群人,但是那些人都在山洞那儿,似乎在等着韩旭过来,韩旭也是怕有什么危险,才让他们等着。

    “好了,走吧!”韩旭一挥手,俨然一副老大的模样。

    临走时,丽娘回眸看了一眼山洞。

    这一辈子,或许也不会再来这里了。

    又看来了一眼陆安棠,见他压根没注意,丽娘心思微微一敛。

    或许舍不得的人,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回到了面馆。

    赵氏一看到丽娘,泪花瞬间涌了出来,“丽娘,你可算回来了!”

    “婶娘,让你担心了,还有小叔!”丽娘擦了擦赵氏脸上的泪花,转而看向了甘启,眸中尽是歉意。

    赵氏吸了吸鼻子,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而一旁的陆安棠看着丽娘已经回来了,微微开口,“既然你已经安全了,那我就先离开了,就此别过!”

    说罢,陆安棠转身便准备离开。

    赵氏微微推了一把丽娘的身子,随后眸中带着深深的笑意,嘴里轻声道:“去吧!”

    赵氏看的出来,丽娘和陆安棠是有点感情的,只是两人都不愿意捅破了窗户纸,赵氏助攻一把,也希望他们两个能在一起。

    一起回来说明什么,陆安棠肯定对丽娘有好感。

    丽娘被推,直接撞在了陆安棠的背上,陆安棠一个回头,看着她,“怎么了?”

    “没……没什么!”丽娘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跟我来!”陆安棠似乎能察觉到什么,直接拉着丽娘的手走了出去。

    丽娘跟着他弯弯绕绕走着,不知道走到了哪个小胡同内,陆安棠才松开她的手,“我知道,不过有些事儿你便不要说,这种事是我该说的,只是陈健未死,我得想办法杀了他,否则你还是有危险!”

    “可……”丽娘咬咬牙。

    陆安棠抬手,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脸庞,轻声道,“丽娘,信我,只要解决了陈健的事儿,我们就成亲,如何?”

    成亲?

    丽娘瞪大了眼看着他。

    本来,丽娘只是想着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再谈婚论嫁,但没有想到陆安棠一个开口,便是成亲了。

    “我知道可能有些快了,但是我似乎也想快一些拥有你!”陆安棠低沉带有磁性的声传了过来。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丽娘有些惊吓。

    丽娘通红着脸,不知道怎么回应。

    “不过,等我解决了陈健之事,没有了一切的后顾之忧如何?”陆安棠轻声问。

    有些怕丽娘会拒绝。

    丽娘点头,随后抬头,道:“但是就你和韩旭吗?就你们两个人,他们还有不少的人,恐怕你们不好……”

    “没事,我何须惧怕他一个陈健!”陆安棠的伤势恢复了的话,那些人也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丽娘微微眯了眯眼,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计划,她嘴角一勾,在陆安棠的耳边说着她的计划。

    陆安棠看着她,“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所以,你要暂时的待在面馆内了!”丽娘一挑眉,眸中丝丝绕绕的情意。

    陆安棠看着丽娘眸中的那股得意,手指轻轻一弹她的脑袋,“看来你是计划好了不让我离开的?”

    “对呀,那你走还是不走?”丽娘倒也不否认。

    “走?我为什么要走?这一生怕是都走不了了!”

    陆安棠还是回了面馆。

    只是大家都看的出来,两人之间的情意。

    最高兴的莫过于赵氏和甘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