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丽娘番外终(3更
    “那便让你试试我的厉害!”陈健身子一跃,快速地朝着陆安棠刺去。

    陆安棠轻巧的避开,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嘴角带着一丝鄙夷的笑意,一拳打中了陈健的肚子。

    陈健没想到就算换了一把刀还是没办法打中陆安棠,心中恼怒,继续朝着陆安棠打了过去。

    但陆安棠依旧轻松一一化解,甚至游刃有余。

    只是,现在不能再接着耗下去。

    得速战速决,见陈健拿下。

    陆安棠一个扫堂腿,踢在了陈健的侧腹上,用足了力道,陈健自然扛不住,直接朝着下面滚了去,掉在了地上。

    陈健躺在地上,那官兵立马把他围住,手上的刀架在他脖子上,让他不敢乱动。

    陆安棠从屋顶上跳了下去,看着陈健冷冷说道,“束手就擒吧!”

    “呵,你们以为就我杀人么?你不也是吗?杀了那么多人,你以为就能轻易逃过去?”陈健躺在地上,依旧有些不死心。

    官兵看了陆安棠一眼,后者则微微瞥眉,“他的话你们也信,先带回衙门吧!”

    官兵立马把陈健带去了衙门,一路上陈健一直在喊着,“陆安棠!你不得好死!我一定会让你得到报应的……”

    陈健的声音越来越远,和陈健几个人一起的也被带进了衙门,镇丞让陆安棠和丽娘明日也去一趟,有些事情,需要两人交代一番。

    丽娘看着陈健被带走,看向陆安棠,“我们明日为何也要去?”

    “不知道,明日再说!”陆安棠微微皱眉。

    心中已然明了。

    陈健的话,让衙门的人怀疑他了。

    第二日一大早,丽娘和陆安棠便去了衙门,而镇丞居然还未醒,他们在门口等了一个时辰之后,才看到镇丞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让他们进来!”镇丞极其悠闲道。

    官兵让他们两个人走了进去,陈健也被带了上来。

    “大人,咱们已经把陈健给抓住了,为何还要我们到这儿来?”丽娘跪在地上,有些不解。

    镇丞看着一旁的陈健,“昨夜,他说了很多!”

    陈健昨夜,和官兵说了陆安棠所有的事情,包括他杀人,但却没有说是好是坏,镇丞听到,自然会找来他们两人。

    浩瀚律法,杀人偿命。

    “而且,抓到他你本来就应该过来,但这一次,似乎没有犒赏!”镇丞看着陆安棠。

    他想,陆安棠懂它的意思。

    丽娘惊呼,“大人,您这是要?”

    “若陈健说的属实,本官自然会把他给抓起来,若并非属实的话……”镇丞看着陆安棠,嘴角带着一丝的笑意。

    陆安棠的底子,镇丞也派人去查了,但是现在没有具体的消息,所以不妄自下结论。

    “难道大人会因为这个小人的几句话就把我们给关起来吗?”丽娘鼓起勇气,愤怒道。

    镇丞坐在上面,不紧不慢道,“你,包庇一个杀人犯,赵氏和甘启一家并未知情,但你却是知情,论罪的话也要关在一起!”

    丽娘愣住了,她也要被关?

    陆安棠看着丽娘震惊的模样,道:“我杀人没错,但是——”

    “没有但是,只要你杀了人,本官就不会姑息任何一个人!”镇丞一拍醒木,声音也放粗了许多,“来人,把他们两人给关起来!”

    两人被关的有些莫名,丽娘进大牢的时候有些懵,长叹一口气,“你说,真的是因为陈健的话吗?”

    “怕是急着邀功,朝廷颁布了新的令法,若是找到的犯人多,便会有奖,许是为了这个吧!”

    这个镇丞贪财,不过还没有查清楚事情就把陆安棠和丽娘关起来,到时候朝廷万一怪罪下来……

    “倒是没想到,你们也被关了进来!”陈健眸中带着阴森的笑意。

    丽娘不说话,走到一边挨着墙壁坐下。

    陆安棠看着陈健,“你觉得,这样子就能把我拉下水?”

    陈健猖狂的笑了两声,道:“谁人不知道衙门的事儿,你们既然被关了起来,到时候你们会和我一起死的!”

    一起死?

    陆安棠寻思着这句话。

    他不怕死,但是丽娘……

    没过一会儿,镇丞走了过来,看着他们,“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陆安棠微微瞥眉。

    “我这大牢怎么样,滋味可好受?”镇丞嘴角微微一勾。

    陆安棠冷哼一声,“不过,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朝廷知道了这样的事情,你这顶乌纱帽还能继续戴着吗?”

    镇丞倒是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知道了,只不过那又如何?眸子看着他们,迸发出一丝危险的笑意,“那又如何,你们能活到那个时候吗?我会找人查明,并做一些手脚,确保你们的手脚不干净,到时候……哈哈哈哈!”

    说完,镇丞便走了,那笑意也格外的猖狂。

    丽娘从未进过地牢,今儿在这儿待了一日,地牢内还有蟑螂老鼠的窜来窜去的,丽娘缩在角落里,不敢说话。

    陆安棠看着丽娘,走过去,轻声道,“我不会让你一直待在这儿的!”

    “那我们怎么出去?”丽娘抬眸,看着他。

    陆安棠微微抿嘴,不语。

    韩旭在面馆也是晚饭担心,所以决定去衙门探听一下消息。

    走到衙门,韩旭看着几个官兵,“请问今儿是不是有两个人过来,为了昨日在面馆的事儿!”

    “有,被关到地牢内了!”官兵倒也不隐瞒。

    被关地牢了?怎么好好的被关进去了。

    “为何被关进去了?”韩旭继续问。

    “因为杀人,而那个女的因为包庇,也被关进了大牢了!”官兵回答。

    韩旭惊愕万分。

    如果直接去地牢,也会被那些人给当做和陆安棠一伙的。

    但若是不去的话,他也不放心。

    衙门的地牢,韩旭虽然不熟悉,好在不大,韩旭找起来也不是很费事。

    终于,韩旭找到了衙门所在的地方,看着被关着的一群人,开始寻找着陆安棠和丽娘的身影。

    “韩旭来了!”站在地牢内的陆安棠,看到一个背影。

    丽娘猛地起身,看着外面,对着韩旭轻喊了一声:“韩旭,我们在这儿!”

    韩旭听到了丽娘的声音,急忙顺着声音走了过去,看着他们两人,“到底是出了何事?为何会变成这样?”

    “新颁布的令法,拿我们充数!”陆安棠轻声开口。

    “什么令法?”

    “若是抓到的凶手多,便会有奖,自然会拿着我们去充当杀人犯,而丽娘则被说成包庇!”陆安棠看了一眼一旁的丽娘,沉声道。

    这个镇丞,不是个好东西。

    上次的三十两也就罢了,这一次居然还这样做,若是出去,绝对把这个狗官给手刃了,不然难解心头之恨!

    韩旭有些急了,“怎么办?”

    “找证据,或者找一个比镇丞更厉害的人,证明我们的清白!”陆安棠沉声道,这事儿不简单。

    韩旭点点头,转身离开。

    韩旭找了些人,对着他们吩咐了一番,一时间,大街小巷都在说镇丞为了功绩,冤枉好人,说的有板有眼,让人觉得这就是真的。

    镇丞为此也有些担忧,万一这事情闹腾大了,他吃不了兜着走。

    牢房。

    陈健很是得意,没少拿话呛陆安棠。

    陆安棠则选择不和他说话。

    陈健则在那儿继续说着,“死了有你们一起,至少也没有那么的孤单!”

    丽娘沉默。

    陆安棠也沉默。

    这期间,赵氏、甘启使了银子,给丽娘、陆安棠送了几次饭。

    陈健瞧着,倒是渐渐的不叫嚣了。

    这一日

    镇丞接到了一封书信,他只打开看了几眼,就吓得脸色一白,整个人抖个不行。

    “去,去快去,把牢房里那两个,陆安棠和甘丽娘给我放了,快去!”

    待把事情吩咐完毕,镇丞早吓得瘫软在地上。

    怎么会……

    这么小的两个刁民,竟认识那般大人物。

    丽娘、陆安棠被放了出来,回到面馆,赵氏烧了柚子叶水,让他们好好洗洗,去去晦气。

    丽娘笑着,看了看陆安棠,进屋子去洗了。

    陆安棠也拿了衣裳去洗,笑的和煦又温柔。

    以后便这么安定了吧,陆安棠想着。

    既然决定安稳下来,那么这亲事也要定下来。

    定了亲事,这成亲所需要的东西,也要置办起来,丽娘手里有钱,陆安棠也不是穷鬼。

    便决定去县城。

    两人到了县城,便在街上逛着,丽娘看着县城的热闹景象,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目标,直到找到了一家裁缝店。

    “夫人要做衣裳?”一个人立马迎了上来。

    丽娘看了眼周围,“嗯,想要做嫁衣,只是不知道掌柜的可不可以送过去呢,距离这儿一日的路程!”

    “可以,只是会多些银子!”掌柜的点头。

    丽娘量了身子,陆安棠也量了,两个人找了布料,并说了要求,掌柜也都一一应了。

    忙了好一会儿,丽娘才从店内走了出来。

    “走吧!”解决了嫁妆的事儿,丽娘心中欢喜,她转过头,看着陆安棠,忍不住问道,“你,后悔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若是我说后悔会如何?”陆安棠嘴角微微一勾,笑的邪魅横生。

    丽娘一拳头轻轻打在了他的身上,“除了我,你还想找谁?而且若是你找了别人,我就去抢亲!”

    “你要抢自己的?”陆安棠轻笑两声。

    丽娘微微一愣,才明白他话语里面的意思,随后娇羞道,“你这个人,为何我觉得你其实有一股……”

    “什么?”

    “没什么,走吧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陆安棠颔首。

    主动伸手抓住了丽娘的手,牵着她离开。

    只是路过一个酒楼的时候,丽娘似乎看见了小喜。

    用力揉了揉眼睛。

    “怎么了?”陆安棠问。

    “我可能看错了吧!”

    成亲。

    就这样再一次嫁为人妇了么?丽娘的心脏猛地跳动起来,砰砰声像是能从心室口冲突上喉咙,目光一瞬不瞬的着打量着面前的男子,浑身像裹了蜜似的半梦半醒。

    嫁妆是丽娘早些精心挑选的布料,用的都是上好的细棉布,还有几匹直绸,简简单单,丽娘却觉得挺好。

    这一日,整条街道喧闹而喜庆,面馆的门槛快被来往的宾客踏破,贺礼也一箱叠着一箱往外厢送,人压着人。

    “夫人,今儿你可不能吃东西!”小云一边悉心的替丽娘描眉,一边道。

    “嗯!”丽娘面染红晕,痴痴的点头。

    面染红妆,一番利落的拾掇后,赵氏带着几位姑娘进来,手中执着崭新的桃木梳。

    “来,丽娘,婶娘替你梳头!”言罢,赵氏粗糙的指头抚摸上丽娘乌黑柔顺的发。

    因为出来一趟不易,丽娘的爹娘坐在一边也是满目通红。

    依着丽娘的意思,让他们都别回去了,留在镇上,帮忙照顾面馆,比较生意那么好,请谁不是请。

    只是丽娘的爹娘都不答应,还是要回到安宁村去。

    便是甘训、古氏也不愿意留下。

    雪儿、依依倒是留了下来。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丽娘,愿你以后的大半辈子跟陆家那小子,白头偕老,老有所依!”

    “谢谢婶娘!”丽娘声音有些哽咽。

    “傻孩子,今儿可不能哭,大喜的日子!”赵氏眼里泛起水色,深吸了口气后,笑着挪椰道:“再说,你这胭脂水粉要是哭花了可就不好了!”

    “嗯好!”丽娘吸了吸鼻子。

    “走吧走吧,轿子来了!”少顷,媒婆推开门,示意身后的几个喜娘扶着丽娘的身子。

    丽娘穿着红布鞋,将将走出房门,门外道贺犹如热浪般一层追压着一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拜完堂,丽娘则老老实实的被送进新房,听着外头鼎沸的人声,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笑意。

    良久,一袭红衣才不紧不慢的走到房门前。

    陆安棠看着坐在床上的女子,嘴角微微扬起,利落的走上前,轻轻的掀开盖头。

    尽管很轻,可还是让丽娘面色通红,心跳如鼓。

    “喝合卺酒吗?!”丽娘问道。“不能喝酒!”陆安棠开口。

    像是在暗指喝酒后的某个失态模样。

    丽娘起身,看着他,皓齿磨了磨下唇,“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陆安棠一把拦住她的腰肢,低头,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你说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呢,夫人?”

    陆安棠的声音带着挑逗的意味,让丽娘有些不知所措。

    “应该做该做的事情!”陆安棠伸手,声音魅磁而低沉,解开她的衣裳,唇也压了下来,随后两人倒在了床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