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出卖(3更
    不管曾经作为顾媛是多么的悲催可怜,但作为顾欢喜,她却是被疼着长大的。

    在边疆,她也伤心、难过,但是看着娘亲罗氏的样子,她只能坚强,好好照顾娘,让哥哥顾安能够安心,不要挂念担忧着她。

    但如今,见到了爹。

    这个疼她入骨髓的男人,失去了腿,伤了脸,她很难受,所有的话到了嘴边,都哽咽的说不出来,只能如小时候一样,歪在他身边。

    无声的陪伴着他。

    离开一个地方,去另外一个地方,顾欢喜唯一舍不得的就是丽娘。

    “爹!”

    “嗯?”

    “……”顾欢喜默,抬头看着顾老实笑。

    “爹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顾老实摸摸顾欢喜的头。

    这个女儿,还是如曾经那般,乖巧懂事,知道如何来抚慰他这颗千疮百孔的心。

    虽是离别愁愁,却也是面向新生。

    经历这一番生死,成长的不仅仅的顾欢喜,改变的也不单单是田园。

    从主域镇到武宁县,路程不是很远,大半日的车程就能到。

    不过武宁县的繁华,却是十个二十个主域镇都比不上。

    马车一进县城,两边的叫卖声便不绝于耳,边疆的战争似乎并且影响到这个县城一般,百姓还是安居乐业的各自生活着。

    顾欢喜掀开马车帘子,瞧着人来人往的大街。

    这些人穿的可不俗,一看就是有钱人居多。

    “武宁县主产玉石,一般来这里的都是各地的富商,很多都是来采买玉石的,你阿木哥会看玉!”顾老实解释道。

    “阿木哥还有这个本事!”

    顾欢喜知道,这叫赌石。

    “我们也是到了这个地方才发现的,所以便在这里安定下来,兴许这便是缘分吧!”顾老实笑着,伸手揉揉顾欢喜的头。

    从一个奶娃外,抱到五六岁,大了,规矩、顾忌也多,他再不能像小时候一样把他抱起来,举高高。

    原以为分别这几年会产生隔阂,却不想再见,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爱蹲在他身边,安安静静的坐着。

    “如果早知道爹就在这里,我一定早早的来!”

    “如今也不迟!”

    马车停下,顾欢喜先下了马车,立即有两个人上马车把顾老实抬了下来,十分熟练,看样子是做惯了。

    顾欢喜看着大门大宅,上面写着钱府。

    她知道,这钱姓,定是因为阿奶。

    田园和顾木也了解些情况,下了马车过来,有些心虚的站在顾欢喜身边。

    顾木看了一眼,心中好笑。

    这个田园,早些年,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格外的有本事,但一面对欢喜,就成了懦弱、无能、自卑的废物。

    却不想这么多年过去,还是这个样子。

    不过这样子也好,至少在感情上,他不会背叛。

    上前让人抬顾老实进去,才对顾欢喜说道,“欢喜、田园,回家了!”

    顾欢喜微微点头。

    田园看了一眼顾木,倒是没想到,他这么轻易就接纳了他。

    大黄、小白早已经跑了进去,薛芝、薛贵姐弟两小心翼翼的跟着。

    要说奢华富贵,一进院子各种石头堆成山,看着又大又笨重。

    “阿木哥,这里面都有玉吗?”

    “有啊,到时候你选几个,我让人打磨出来,看看你运气好不好,能不能得到几样精品!”顾木笑道。

    本打算让田园、顾欢喜分开住,但是又觉得不妥,且他觉得,既然是夫妻了,住一起才能早些有孩子,这个家太需要一个孩子了。

    虽然顾城也有了孩子,但那是三房的孩子,不是四房的,顾木的心,从一进入顾家,就偏向四房。

    因为是顾老实带他回的顾家,也是罗氏给他做衣服、鞋子,会在他生病的时候照顾他,做错事的时候也会和他说,把他往正确的路上引导。

    让人带顾老实下去梳洗,按摩一下腿,亲自带顾欢喜、田园去他们的院子,大黄、小白早已经在院子里到处乱窜,简直有些疯狂。

    “大黄倒是和咱们家以前的大黄有些像!”顾木说道。

    眸中都是笑意。

    “那个大黄安静,这个就跟疯子一样,长得像而已,不一样的!”

    顾欢喜、田园的院子是独立的,假山、流水,奇花异草应有尽有,有几样花已经开了,芳香四溢。

    “阿木哥,如果咱们离开,这院子你要卖掉吗?”

    “不卖了,留着以后带娘来住住,这边好几个地方风景不错,冬天不是特别冷,夏天也不热,最最适合人居住!”顾木说着,摘了朵花给顾欢喜,顾欢喜伸手接了,用力嗅了嗅。

    “真香!”

    “以前有花匠打理,以后怕是得你自己来了,如果有不喜欢的,让人搬出去就是,缺了什么,你只管去库房拿,我一会把钥匙拿来,这府里也没个管事的,以后你得把家管起来!”

    “我……”

    顾欢喜微微发愣。

    还要在这里住一些时间吗?不直接去边疆?

    “咱们还得在这里住一些时日,等到太子殿下那边派人过来接,最主要是田园的腿,虽是好了,却不能用武,一旦再一次受伤,这一辈子怕是再也好不了,我已经让人去请县城最好的大夫过来,一会好好看看,你也是,都大意不得!”

    顾木像个老妈子一样,仔仔细细的吩咐了一番,才让丫鬟、婆子上前伺候。

    临走时看了一眼薛贵,“那个薛贵对吧,要是不嫌弃,可以先跟着我!”

    薛贵惊了一下,连忙看向田园、顾欢喜。

    田园笑了笑,“去吧,以后好好跟着舅老爷!”

    “是!”

    薛贵应声,跟在了顾木身后,两人一起出了小院。

    薛芝留下,顾欢喜让人带她下去洗洗。

    要丫鬟,这府里有的是,对薛芝,多少还是有些不同的。

    被伺候着洗洗刷刷,收拾的干干净净,香喷喷,又换上了华丽的衣裳,漂亮精致的首饰。

    看着那堆满梳妆台的首饰,顾欢喜对坐在一边喝茶的田园说道,“想不到阿木哥这么有钱!”

    “我也会赚到钱的,到时候你想要什么,咱们都买!”田园道。

    他虽然没多少钱,但他都愿意给顾欢喜用。

    随便她买买买。

    “嗯,我知道啊,你的钱都在我手里呢!”

    顾欢喜说着,不免一叹。

    田园上前,拿了眉黛,轻轻的给她把眉毛画好,又仔细看看,“嗯,对称的!”

    几个伺候的丫鬟、婆子低垂着头,没敢看一眼。

    府中没有女眷,就公子和老爷两人,但是前些日子,公子忽然让人收拾这个院子,所送进来东西都是女子所用,她们还以为会是公子的未婚妻,或者是公子喜欢的女子,却不想是公子的妹妹,姑奶奶。

    有两个脸色格外的差。

    如今想出府的不可能,可她们早些时候卖了一个消息给余姑娘,说公子怕是有心仪的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