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把脉(4更
    顾欢喜压根不知道,她才进府,便有人惦记上了她。

    收拾好和田园出门,薛芝立即走了上来。

    一身素棉衣裳,和府里的丫鬟并五区别。

    “阿芝……”顾欢喜低唤。

    “夫人,是我自己选的!”

    “……”

    顾欢喜微微一愣。

    “阿芝,我其实……”

    “夫人,我都明白的,我说过,为奴为婢报答您的恩情,我必须做到!”

    以前在外面,她不懂。

    今日到了这府中,她明白,她和夫人的身份是不一样的。

    且说出去的话,就要做到。

    她守信,小弟才会守信。她是姐姐,要做好榜样。

    顾欢喜抿了抿唇,“既然你这样子想的,那就按照你想的来,我先去前厅了,你是跟我一起去?还是留下?”

    “自然是跟在夫人身边!”

    一句夫人,两人间到底还是不一样了。

    顾欢喜微微感叹。

    却没有继续多言什么。

    到了前厅,顾老实已经换了衣裳,看着顾欢喜、田园,“你们来了!”

    “爹!”顾欢喜喊了一声,推推田园。

    田园忙跟着喊,“爹!”

    “嗯!”顾老实点头,“过来坐吧,一会饭菜就好了!”

    “好!”

    顾欢喜伸手拉着田园坐下。

    顾老实无奈摇头。

    女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丈夫虽是她自己选的,但选得倒也没错。

    田园是个男子汉,在感情上也是干干净净,能够在人山人海之中,找到欢喜,可见他的心里,是有欢喜的。

    田园很是紧张,坐的端端正正,眼观鼻,鼻观心,动都不敢乱动。

    顾欢喜瞧着,伸手轻轻的握住他的手,冲他一笑,“爹,田园说,想跟着阿木哥去见见世面!”

    “看看那些石头吗?”顾老实问。

    “嗯!”

    田园微微诧异。

    其实他不太想去,想留在家里,留在顾欢喜身边。

    但顾欢喜这么说了,他就去吧,

    起身朝顾老实行礼,“还请岳父成全!”

    “……”

    顾老实看着田园,好一会才说道,“那就去看看吧,这一行水深的很,你万事小心行事!”

    “是!”

    田园应声。

    “坐吧,一家人,不必这么小心谨慎,我记得你小时候也是这般,那个时候我就和你说过,回了家,就不要那么紧绷着,应该放松自己,家是最温暖的地方,外面的勾心斗角,阴谋算计都不要带到家里来!”顾老实说着,微微一叹,“以前是来我家小住的臭小子,如今成了我女婿,虽说欢喜心甘情愿,但要我打心眼里认同你,你也得拿出诚意来,我顾家男儿,个个本事,欢喜的丈夫不能是碌碌无为之辈,你得去闯,去拼搏,当年的事情,发生一次就够了,我以及所有人,都不想再发生第二次,田园,你懂吗?”

    “岳父放心,我懂!”田园认真回话。

    心里汗滴滴的。

    这个岳父,还是和以前一样,犀利的很。

    “嗯,坐下吧!”顾老实淡淡出声。

    要不是女儿中意,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答应这门亲事的。

    唉……

    木已成舟,除了提点、祝福,还能怎么着?

    顾木换了一身锦裳出来,倒真是风度翩翩,让人瞧着便挪不开眼,最主要是那股子气势和自信。

    “爹!”顾木喊了一声,又笑着看向顾欢喜田园,“欢喜,田园!”

    以前喊田大哥,但谁叫田园娶了他妹妹呢。

    所以喊田园,顾木是一点都不心虚。

    喊的还特顺口。

    “阿木哥!”

    田园深吸一口气,“阿木哥!”

    顾木微微一愣,伸手拍拍田园的肩膀,“喊阿木就好,自家兄弟,不必弄得这么清楚!”

    “开饭吧!”顾老实道。

    心中又是一叹。

    田园也知道,自己应该放开一些,拿出上战场的魄力来,但见到这一家子,他莫名的紧张。

    是太在意了。

    他知道。

    因为在意,所以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做错了。

    亦或者是自卑。

    饭菜都是顾欢喜爱吃的,所以三双筷子一起落下,夹了都往顾欢喜面前的碟子放。

    “呵呵!”顾欢喜笑,“爹、阿木哥,我自己来就好!”

    一一给他们夹了菜,也给田园夹了,才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嗯,确实不是小孩子了!”顾老实笑道。

    夹了菜小口小口吃起来。

    顾木也笑。

    田园抿了抿唇,“阿木,你那个看玉石,什么时候能带我去开开眼界吗?”

    “行啊,你要是想去,晚上就有一场,上次送了请帖来,我本不打算去的,如果你要去,我带你去!”顾木说着,看向顾欢喜,“欢喜要去吗?”

    “我也可以去吗?”

    “换身衣裳,乔装打扮一番!”

    “女扮男装!”顾欢喜问道。

    “嗯,是的!”

    “那我去!”顾欢喜也想去看看,赌石到底是怎么玩的。

    顺便给田园壮壮胆子。

    这厢才吃好饭,便说大夫来了。

    顾木让人请进来,大夫给田园看腿,仔细检查后才说道,“这腿复原的还是很好的,不过最近半年,最好莫要动武,好生休养才是,万一受伤,这腿也就毁了!”

    大夫言下之意,这腿还是要好好休养。

    不能过早用力。

    这点顾欢喜、田园也知道。

    所以没有急着回边疆,就怕路上万一碰到了事情,田园一出手,肯定要用到腿。

    她也是归心似箭,可两厢权衡,也只能留在安宁村,后来留在主域镇。

    如今留在武宁县一样。

    大夫又给顾欢喜把脉,“观夫人的气脉,早些时候肯定中毒、小产过,但后来有仔细调理,将将把身子养回来,近一年,似乎又大伤元气过,好在后期也调理得当,没有留下病根,不过还是要悉心调理,冷寒之食切莫上口,该忌口还是要忌口的!”

    “多谢大夫!”顾欢喜道。

    顾木、顾老实虽知道顾欢喜小产过,但这会子听到,还是难受的紧。

    尤其是顾老实。

    他知道,如果顾欢喜那孩子没掉,将是他第一个孙辈的孩子。

    不管男孩女孩,于他们四房来说,意义非凡。

    顾木亲自去送大夫。

    大夫到门口,还小声说道,“钱公子,我才得了几块原石,您看看什么时候有空,上门帮我瞧上一瞧,如何?”

    “行,这都好说,只是我家里人的事情……”

    “我例行来给老太爷看平安脉而已,莫非钱公子还有别的病人?”大夫笑着反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