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巨大改变(1更
    “走,咱们也出去转转!”余雅雯说着,带着人出了门。

    主域镇来县城的路上。

    丽娘勾出身子看着两边景色,上次来她还是个寡妇,这次来却已经是陆安棠的妻。

    成亲这些日子,陆安棠对她极好,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能体会到这样子的幸福。

    就是吸口气,都觉得满满的全是幸福,说不出这种感觉,只觉得心口都填满了。

    陆安棠坐在一边瞧着一笑。

    丽娘扭头看他,“你笑什么?”

    “没什么!”

    陆安棠把丽娘抱在怀里。

    丽娘觉得,他给了她幸福,给了她家,却不知道,其实是她给了他幸福,给了他家。

    韩旭赶着马车。

    韩旭也没地方可以去,就留在了面馆,眼看丽娘生辰将近,陆安棠带着她到县城买些东西,算是给她的生辰贺礼。

    这是他们成亲来第一个生辰,陆安棠甚是在意,打算给丽娘好好办一下,争取来年,给他生个大胖小子,让他陆家有后。

    丽娘也想去医馆看看,她身体好不好,若是身体好,早些怀上孩子。

    “韩旭!”

    “嫂子!”

    丽娘想了想才说道,“你什么时候娶媳妇啊?”

    “啊,我啊?再说呗,嫂子到时候给我相看个好的!”

    “行!”

    得到韩旭的话,丽娘朝陆安棠笑笑。

    一副邀功的样子。

    陆安棠笑着捏捏她的下巴,又忍不住抱在怀里亲了亲。

    这一辈子,娶上这么个媳妇,也算是他福气了。

    顾欢喜、田园带着薛贵、薛芝出了家门。

    坐马车到了闹市。

    看着这么热闹的街道,顾欢喜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想不到这个地方还是这般的热闹,却不知道,边疆的战火已经蔓延开去!”顾欢喜道。

    一时间,格外的想念将军府的娘和哥哥顾安。

    “等到殿下派人来接咱们,咱们就回去吧,好吗?”

    “嗯!”

    就算路上颠簸一些,会遇上各种各样的事情,她也想回去了。

    早些时候以为怀了身孕,留下养胎,如今一场空。

    “呼!”顾欢喜呼出一口气,打算去买些东西,带到将军府去。

    虽然那边什么都有,但也是她的心意。

    “走吧,咱们买东西去!”田园扶着顾欢喜前往铺子。

    大街上人来人往,田园小心翼翼的护着顾欢喜。

    薛芝、薛贵走在后面,也没注意到什么不妥。

    顾欢喜拿了东西左看右看,若是遇到中意的,就买下来,让薛贵、薛芝也各自挑选一些,薛贵没什么好挑选的,倒是薛芝跟着顾欢喜一起挑选。

    “夫人,你看这块玉佩,瞧着蛮好看的!”

    这个县城本就出玉,一般这种玉在别的地方算得上上品,但在这个县城,只能算下等品。

    顾欢喜看向田园。

    或许他们可以做玉石生意,把这里的玉石带到帝都去卖,那里人多,这样成色的,也算的上好货,买的人应该很多。

    田园看懂了顾欢喜的心思,微微颔首。

    和顾欢喜一起挑选了不少。

    这些最贵的也才几两银子,十几两银子一块,雕工还不错,等去帝都,怎么也得翻几倍,百多两、几百两不成问题。

    两个人挑选的认真,薛芝、薛贵也帮忙挑选,倒没注意有人拿着匕首朝他们走来……

    丽娘、陆安棠、韩旭几人进了城,韩旭受不了这对夫妻黏黏糊糊,借口自己去买东西,走的远远的。

    约好什么时辰在城门口汇合。

    陆安棠、丽娘觉得这样子顶好。

    带着韩旭,他们想说点什么还得顾忌着韩旭。

    两人在大街上逛着。

    丽娘很少经历这样子的热闹,有些紧张,紧紧抓住陆安棠的手,怕自己走丢了。

    “怕走丢?”陆安棠问。

    丽娘轻轻点头。

    也不隐藏此刻内心的激动和害怕。

    “别怕,有我在呢,我会紧紧抓住你的手,不让你走丢的!”陆安棠轻声道。

    牵着丽娘继续往前走。

    顺便看看街道两边摊子上的东西。

    丽娘看见顾欢喜的时候,有些不敢相信。

    错愕之后是惊喜。

    她以为这一辈子再也不会再相见,却不想在一刻,在这个县城又遇到了。

    “小喜,是小喜!”丽娘说着,挣开了陆安棠的手,朝顾欢喜而去。

    陆安棠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有些错愕。

    这是第一次。

    丽娘主动放开他的手。

    跟随着丽娘看去,就见一个人拿着匕首朝一个身着华丽的妇人刺去。

    “丽娘,小心!”

    陆安棠喊出声的同时,丽娘也发现了那个躲在人群中的坏人,惊呼出声,“小喜,小心!”

    然后不顾一切的扑上前,一下子推开了顾欢喜,生生的承受了那一匕首。

    这一匕首刺在了她腹部。

    丽娘只觉得好痛好痛。

    “……”

    “……”

    “杀人了!”

    顾欢喜被推的一趔趄,好在被田园拉入怀中。

    然后她便看见朝捂住肚子朝地上倒去的丽娘。

    想到那一声惊呼,顾欢喜抖着声喊了句,“丽娘!”

    跪在丽娘身边,抱住了她。

    “小喜……”

    那个杀手也被陆安棠一掌打晕在地。

    “丽娘!”顾欢喜轻唤,红着眼眶,眼泪一滴滴落下。

    “别,别哭!”

    “找大夫,找大夫!”顾欢喜慌乱出声,“我带你去找大夫,丽娘,我带你去找大夫!”

    丽娘轻轻的摇头。

    她这几日总是做梦,梦到了很多很多,醒来都忘记了。

    她知道,自己熬不下去了。

    也不能动,这一下,伤了要害。

    “小喜,别哭!”

    “丽娘,你别怕,我带你去找大夫!”顾欢喜一个劲说道,看着田园,“快,快请大夫,请大夫!”

    陆安棠跪在一边,想要把丽娘抱到怀中,可丽娘只看着顾欢喜。

    他知道,或许在丽娘心里,他是不如面前这个妇人的。

    “小喜,你抱抱我,我痛!”丽娘轻轻出声。

    头往顾欢喜怀里靠了靠。

    她是真的痛,但是她为顾欢喜挡了这一下,她不后悔,甚至庆幸着,伤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小喜。

    “丽娘,我带你去看大夫,你会好的!”顾欢喜抱紧丽娘,眼泪一滴一滴落在丽娘的脸上。

    丽娘轻轻摇头,“来,来不及了!”

    “小喜,你有没有伤着?”

    “没,没有,丽娘我没伤着,没有!”

    丽娘笑,又血从嘴角流出。

    顾欢喜不停给她擦拭,可是怎么都擦不干净,且越擦越多。

    “那,那就好!”丽娘说着,扭头看着陆安棠。

    这个男人。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爱他的。

    其实并不尽然。

    如果女子可以爱女子,她想,她更爱顾欢喜一些。

    “陆安棠……”

    “丽娘,我在!”

    丽娘伸手,陆安棠连忙握住。

    “陆安棠,你喜欢我吗?”

    “喜欢的!”陆安棠道。

    丽娘轻轻一笑,又看了看顾欢喜,“陆安棠,你会不会为我报仇?”

    “会,我会抓住凶手,将他千刀万剐!”

    丽娘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伸手握住陆安棠的手,“相公,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好不好?”

    “什么事情,你说,我都答应你!”陆安棠山匪出身,看丽娘腹部流出这么多血,便知道,她坚持不下。

    也等不到大夫前来。

    “你,你以后不要忘了我,要幸福,重新找一个人好好过日子!”丽娘轻轻说出声。

    陆安棠微微颔首,“好,我不会忘了你,我会幸福!”

    “好,这就好,还有,还有……”丽娘看了看顾欢喜,又看了看陆安棠。

    “你帮我保护小喜,陆安棠,我求你,帮我保护小喜,不要让人伤害她,不要……”

    “好!”陆安棠应声。

    再次答应下来。

    丽娘说要他保护顾欢喜,却也是给他安排了退路。

    他知道,当初莫名其妙的从衙门被放出来,一定是有贵人相助,后来韩旭去打听,证实了这一点。

    再看顾欢喜一身华丽的衣裳,头上配饰虽少,却精致华丽,出身定非富即贵。

    丽娘心里还是有他的。

    或许他只是比顾欢喜稍微后面一些。

    丽娘笑,头朝顾欢喜怀里靠,吸取着她身上的温暖,“小喜,我冷!”

    “丽娘……”顾欢喜喊了一声,抱紧丽娘。

    “小喜,我是幸福的,这一辈子,遇见你,我是幸福的,不要为我伤心,不要为我难过,我不后悔,不后悔的!”

    如果顾欢喜走了,这一辈子迟早会忘记她,但是以后,不会了,顾欢喜不会忘记她,会一辈子记得她。

    “丽娘,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薛贵拉着大夫急急忙忙的跑来。

    大夫给丽娘把脉,然后微微摇头。

    丽娘也知道自己不行了,靠在顾欢喜怀里,闭上了眼睛。

    她这一生,以为自己只能在山中,做一个寡妇,一辈子日出一日的忙碌,却不想有那么一人,顾欢喜像一个神一般出现在她面前,让她知道,原来生活还有另外一面,更见识到了外面的繁华,和陆安棠相识、相遇、相知,至于相爱,丽娘想,她是爱陆安棠的,但不如爱顾欢喜那么多。

    所以,这一辈子,实在顾欢喜怀里,她觉得值了。

    “呜呜……”

    “呜呜……”

    顾欢喜压抑着哭出声,好一会才轻轻的喊了一声,“丽娘……”

    “丽娘,你醒醒,丽娘,大夫来了,大夫来了,你醒醒……”

    可是丽娘再也醒不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子,为什么会这样子,我如果知道是这样子,我宁愿永远也不出门,永远也不出来!”顾欢喜哭着吼出声。

    陆安棠没有说话。

    努努嘴想要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轻轻的闭上了眼。

    余雅雯带着人跑过来,看着被打晕在地的属下,又看着死去的丽娘,顿时吓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只是,只是想着,假假的刺杀,然后她出言提醒,可为什么死人了?

    为什么会这样子?

    余雅雯觉得事情一下子复杂了。

    看向丫鬟,丫鬟也一个劲的摇头。

    她就说假装吓唬吓唬就好……

    余雅雯觉得哪里错了,赶紧带着丫鬟离开,她得去查查,到底哪里出了篓子。

    田园站在一边,寒着脸。

    应该说,整个人都是冷的。

    刚刚,如果不是丽娘冲出来,这把匕首是不是就要刺到顾欢喜的身体里?

    他心中仅存的那点良善,在这瞬间,忽然间都没了。

    因为他清楚的明白,良善并不能保护好深爱的人,只会让某些人觉得,他好欺负。

    一而再、再而三。

    蹲下身轻轻的抱着顾欢喜的肩膀,“欢喜……”

    “田园,你,你,我,我……”顾欢喜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把丽娘给她相公!”

    “我,我……”顾欢喜颤抖着手,看着蹲在一边的陆安棠,“我对不起!”

    陆安棠摇摇头。

    他知道,丽娘是自愿的。

    “我先带她回去,你们……”陆安棠说着,看向田园,“余下的就交给你了,找到幕后主使的时候,请告诉我一声,我要亲手为丽娘报仇!”

    “好!”田园应声。

    陆安棠从顾欢喜怀里接过丽娘,抱着她起身。

    朝县城外走,每走一步,都有血滴在地上。

    顾欢喜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又看了看地上昏迷的凶手,一下子拔出来了头上的金钗,上前一下子就刺到他身体内。

    “啊……”

    男人疼的清醒过来。

    顾欢喜快速的拔出金钗,又刺了下去。

    连着好几下。

    每一下都带出了血,喷射到她脸上。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却要杀我,你说,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如果今天你不说,我就把你刺死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你那主子,会不会出来救你!”顾欢喜说着,扬手拿着金钗一下一下的刺。

    那骨子狠劲,是从未有过的。

    曾经她也恨,很二皇子,但是她失忆了,等想起来,恨意似乎并不那么浓烈,她也能控制住自己。

    但是这一刻,她不能,她觉得自己疯了。

    她想要把这个人刺死在这里,让他就这么众目睽睽的死在这里。

    “欢喜!”顾木上前,把顾欢喜抱在怀里,忙拿了手帕擦着她的手。

    顾木伸手是衙门的人,还有县令大人。

    县令让人先把那个男人抬下去,便询问起来。

    顾木看着站在一边寒着脸的田园,还有吓呆的薛芝。

    抱紧了顾欢喜。

    轻轻的唤了出声,“欢喜……”

    “阿木哥,我恨,我恨……”顾欢喜嘶哑着出声。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这样子,我会查出幕后主使,一定会的!”顾木抱起顾欢喜。

    走到田园身边,“你还不走?”

    “我……”田园跟上。

    薛芝、薛贵回过神来,也连忙跟着走。

    这一场刺杀,似乎就这样子平息了,但很多人知道不是。

    暗处,一个黑衣人慢慢的走了出来,看着远去的顾木、顾欢喜、田园,冷冷的笑了出声。

    这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顾欢喜一身是血回到钱府,顾木的意思,要她好好休息,顾欢喜却推开了顾木,脸色沉沉。

    “阿木哥!”

    “你说!”

    “这府里的人,是不是可以随便我处置?”顾欢喜问。

    样子还是以前的样子,但是顾木知道,他的妹妹变了。

    那种改变,是从心,从灵魂的改变。

    “是!”

    顾欢喜深吸一口气,“那就把府中的人,全部都喊到大厅来!”

    “……”顾木沉默。

    “今日,我们出去,本就是临时起意,一般来说,就算敌人想要准备,也不可能这么快,一定是府中有人泄露了我们的行踪,还有我们穿了什么衣裳,以及所去的方向,早早就在那边准备好了等!”顾欢喜一字一句说道。

    看着站在一边,沉默的田园。

    想要说点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

    她心里,其实有些怪田园,因为先前,他发现危险的瞬间,只顾着拉开护住她,如果他能出手去拉一下丽娘,或许……

    或许……

    她心里既感动田园第一时间护着她,又怪他没能出手救下丽娘。

    更清楚,那个时候,他根本就救不了丽娘。

    田园也看着顾欢喜,然后默默的转身,朝外面走去。

    “田……”

    话到嘴边,顾欢喜才发现自己喊不出口。

    府中下人都已经举起,顾欢喜一身血站在大厅前,看着他们,一字一句说道,“机会只有一次,今日到底是谁把我和姑爷出去的消息传出去的,自己站出来,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否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