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成长(2更
    顾欢喜看着下面的仆人。

    这一刻,她把他们当成了下人。

    她真真正正的成为了一个古人,一个不在心软,学会了心硬的古人。

    “你们不说也没事,我想你们卖身,都是终身契,这一辈子生是钱府的人,死是钱府的鬼,如果我哥心善,放你们出去,那是恩典,但是如今出现了背恩忘主的人,把我出门的行踪卖给了别人……”顾欢喜冷冷一笑。

    脸上的血和身上的血,让她看起来有些恐怖。

    尤其是那一脸冷厉。

    “很好,既然你们都不说,那就别怪我了,要怪就怪你们自己!”顾欢喜说着,看向顾木,“哥,把这些人都卖到苦窑去吧,他们家人如果有卖身在府里的,也一并卖了!”顾欢喜沉沉说道。

    顾木微微呼出一口气,“管家,去办吧!”

    下人们一听,好几个顿时跪了下去,“公子,姑奶奶,不是小的,不是小的,小的今日没出过门!”

    “不是奴婢,不是奴婢,是张嬷嬷,她今日出去过,我还看见她和别人在说话!”

    “不是我,不是我!”被指认的张嬷嬷连忙开口。

    一个咬一个,咬出了很多人。

    最后有两个承受不住,加上管家喊了人过来,跪在地上招了。

    一个是伺候顾欢喜的,一个是外门看门的婆子。

    由那个丫鬟先告诉婆子,她要出去,穿了什么衣裳,往哪个方向,婆子和余雅雯的人说,这个消息就卖出去了。

    顾欢喜看着她们两个,“打,当作这些人的面给我,乱棍打死,丢乱葬岗去,至于她们的家人……,我倒要看看,谁敢上门来闹!”

    顾欢喜说完,拂袖而去。

    这一刻,顾木惊呆了,顾老实也惊呆了。

    顾木扬手,立即有人上前,把两人压下,当作她们的面,给狠狠的打。

    棍子一下一下的打在两人屁股上,很快就血肉模糊。

    伺候股欢喜的丫鬟、婆子才明白,这个姑奶奶,心善是真的,但狠起来也是真狠!

    那两个人直到被打的没了气息,才被拉出去,往乱葬岗丢。

    顾木派人去两人家里说话,让他们去乱葬岗找尸体。

    顾欢喜回到院子,田园并不在,顾欢喜也没说话,自己去弄热水洗澡,拎着热水一桶一桶倒在浴桶中,然后往里面撒满了花瓣,然后整个人往里面倒去,将自己全部浸泡在水中,直到这口气上不来,次啊冒出水面,头上顶着花瓣,脸上的血糊开来,顺着脸颊流下去,显出几分狰狞。

    薛芝轻手轻脚的进了屋子,“夫,夫人!”

    “下去吧,我这里不用伺候!”顾欢喜淡淡出声,拿了香胰子洗着,慢慢的洗。

    薛芝应了一声,轻手轻脚的出了屋子。

    看着蓝天白云,呼出一口气。

    顾欢喜把自己洗干净,拿了衣裳穿上出来,拿了布巾擦拭头发,坐在梳妆台边,拿了梳子轻轻的梳着。

    然后慢慢的拿了唇脂,轻轻的往唇上抹。

    她很少用这些东西,只是这会子抹上去,看着本就红润的唇,变得血红。

    顾欢喜看着,眼泪才落了下来。

    她一直想狠心,想坚强,想要变得更狠,不要这么善良,但是从未想过,让她心狠起来,却是丽娘的一条命换来的。

    “丽娘,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一定会!”

    顾欢喜深深的吸了口气,自己给自己梳了发髻,戴了华丽的发饰、耳饰,把自己打扮的富丽堂皇,走出屋子的时候,看见顾木,朝他笑了笑,“阿木哥,送我去一趟余家吧!”

    “嗯!”

    顾木应声。

    想说田园,见顾欢喜不提,他也不好开口。

    马车上

    顾欢喜才说道,“田园这个人,虽然话很少,但是他的心好,和丽娘相处这些日子,丽娘对我们的好,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今日他没能救到丽娘,心里其实也很难受,这会子定找个地方哀悼去了,我不去打搅她,因为我知道,他和我一样,经历这件事情,定会有所改变!”

    顾欢喜说完,头靠在顾木肩膀上,“阿木哥,曾经我一直想,我有五个哥哥,四个弟弟,我这一辈子,定可以安然无忧,谁也不能也不敢欺负我,可是现实给了我狠狠的一巴掌,让我明白,我得到了很多,也失去很多!”

    “欢喜……”顾木轻唤。

    “嗯!”

    “别哭!”

    “嗯,我不哭,我不哭,哭泣是弱者的行为,我是顾欢喜,我应该强大的,我也必须强大!”顾欢喜说着,深深的吸了口气。

    马车在余家门口停下。

    余家的下人一见顾木的马车,立即进去禀报余大海。

    余大海走出来,看着顾木、还有顾欢喜,惊了一下,“那个钱公子啊,这事情……”

    “我不想听你任何解释,让余雅雯出来!”顾木沉沉出声。

    “这,这雅文吧,她出去了,还没回来,我……”余大海为难了。

    这事,是他女儿做的不地道。

    但是……

    “余老爷!”顾欢喜轻轻出声。

    “是是是,钱姑娘!”余大海忙笑道。

    “余老爷,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今日那人是冲我来的,我让你把余姑娘请出来,只是想问清楚一些事情而已,你这般让她避而不见,算不得君子所为!”顾欢喜沉沉出声。

    那种气势。

    让余大海心惊。

    他混迹江湖、名利场多少年,还从未在一个女子身上,看见这样的气息。

    是镇定,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就像是一只猛兽,忽然间觉醒过来。

    和那晚在方老家,埋头吃樱桃的姑娘完全不同。

    “是这个道理,但其实是小女想和钱姑娘开一个玩笑,她并没有想伤钱姑娘的意思!”

    “开玩笑?”顾欢喜忽地笑了出声,“很好,既然余老爷说了,这是开玩笑,那我以后一定和余老爷,和余小姐好好开开玩笑!”

    顾欢喜说完,拉着顾木的手,“哥,我们走!”

    “嗯!”顾木点头,朝余大海说道,“余老爷,从此我们之间恩断义绝,余雅雯让人刺杀我妹妹是开玩笑,以后我也会好好跟余老爷开玩笑的,我相信,余老爷一定会大度的接下这份玩笑!”

    顾木和顾欢喜出了余家。

    余大海站在原地,好一会才砸了客厅的花瓶。

    要是对方要钱,他有。

    可这钱公子,他不缺钱。

    更让余大海惊愕的是,顾木会那样子说,是不是表示,以后他们父女见面临各种各样的刺杀?

    想到这里,余大海怒喝,“小姐呢?”

    “回老爷,小姐跟夫人出门了!”

    “慈母多败儿,慈母多败儿!”余大海道。

    但是他没有想到,顾木是来真的。

    顾木带着顾欢喜去了商会,把余大海的事情说了。

    “既然余老爷说,是我们开玩笑,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自然也要好好回敬一二,今日请诸位做个见证!”顾木沉沉出声。

    有几个人想要求求情,比较余大海在这个县城,那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但有人却也巴不得余大海死,然后吞并了余大海手里的东西。

    顾木说完,带着顾欢喜离开回家。

    回到府中,顾欢喜才问,“姑爷呢?”

    “回姑奶奶,姑爷在酒窖喝酒!”

    “……”

    “……”

    顾欢喜、顾木面面相觑。

    “阿木哥,我去看看他!”顾欢喜说着,朝酒窖走去。

    远远的就闻到了酒窖里熏天的酒气。

    慢慢的走进去,昏暗之中,田园把自己喝成一滩烂泥。

    顾欢喜蹲在他身边,拿了手帕轻轻的给他擦拭嘴角。

    “欢喜……”田园轻轻的唤了一声。

    “嗯!”

    “我其实是想救丽娘的,只是那个时候,我只顾着你了,我不是故意不救她的,只是来不及……”田园说着,倒在顾欢喜怀里,深深的叹息一声。

    “我知道!”顾欢喜深深出声,“所以你要好起来,我有事情要你去做,也必须你去做!”

    “什么事情”

    “刺杀我的人,背后主使者是余家小姐,但是我觉得这不对,余家小姐她喜欢阿木哥,在得知我的身份后,不可能来刺杀我,讨好我巴结我才对,就算派人来刺杀,也不可能是真的,顶多是想要来一个救我一命,从此让阿木哥不得不对她好言好语,毕竟她对我有救命之恩,而那个人出手,却是要我的命,说明他背后还有别人,你要做三件事情,一是去刺杀余姑娘,二是刺杀余老爷,三要去查这个人背后的主子到底是谁!”顾欢喜轻轻出声。

    换了她,如果喜欢一个男子,也不可能去刺杀他妹妹。

    巴结还来不及。

    田园闻言,酒顿时醒了大半,“欢喜……”

    “还能走吗?”顾欢喜问。

    “能!”

    “那你自己走,我不扶你了!”

    田园点头,起身走的东倒西歪,他走在前面,顾欢喜走在后面,就算他摔倒,从台阶上滚下去,摔的鼻青脸肿,顾欢喜都没去扶他。

    田园回眸看着顾欢喜站在那里,有瞬间的恍惚。

    觉得自己若是再不自强自立,再不丢掉自卑,丢掉过往那些沉重的包袱,他一定会失去顾欢喜。

    慢慢的站起身,将腰杆挺的笔直。

    慢慢的朝他们住的院子走去。

    田园不敢回头,如果此刻回头,就会看见顾欢喜红着的眼眶,和一滴滴落下的泪。

    其实他们到底还是太没用了。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他们拥有最好的支持,却从未好好利用,更没想着要好好培养属于他们的人。

    一直是半吊子。

    被打疼了才想着反击,却是迟了。

    顾欢喜抬手,用力擦掉眼泪。

    流泪,那是弱者才有,她要做强者,强者是不会落泪的。

    想到这里,顾欢喜挺直了腰杆,上前去握住了田园的手,“不管什么时候,我们是夫妻,我们要努力面对这一切,永远都不要放开彼此的手!”

    “好!”

    城门外

    韩旭从未想过,就分离这么一会,再见到时,是丽娘的尸体。

    “怎么回事?”韩旭怒吼出声。

    他一直拿丽娘当姐姐,当嫂子。

    伸手推了丽娘几下,“嫂子,你醒醒,你答应给我说个媳妇的,你醒醒啊!”

    陆安棠不言语。

    韩旭看着陆安棠,“大哥,你说,怎么回事?你说啊?”

    “意外!”

    “我不信!”

    陆安棠看着韩旭,“就是意外,她是自己上前去给别人挡刀的,韩旭,我们先回去,想想怎么和她家人说吧!”

    韩旭愤恨的捏了捏拳,“就这样算了吗?不给嫂子报仇了吗?”

    “仇肯定是要报的,不给得先让你嫂子入土为安!”

    韩旭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看着了无生气的丽娘,狂叫了几声,驾驶马车前往主域镇。

    他悔。

    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就不应该提什么来县城的主意,如果不来县城,嫂子就不会出事。

    不会出事……

    赵氏、甘启看见丽娘的尸体,赵氏顿时便哭晕过去。

    甘启红着眼,一个劲的抹泪,“为什么会这样子,为什么会这样子?”

    这要怎么和大哥、嫂子交代?

    好好的闺女,就这么没了?

    丽娘死了,这个天气尸体不能久放,陆安棠的决定是烧成灰烬,或者葬在那个山洞里。

    甘启自然希望丽娘葬回安宁村去,但是丽娘未必想回去。

    “依你的,烧吧,到时候一分为二,一份送回安宁村,一份留在你们说的那个地方!”

    陆安棠点头。

    他还是想等一下,等顾欢喜。

    他知道,丽娘心里怕是最想见到的人,便是顾欢喜。

    所以他要等一等。

    顾欢喜、田园正带着人在来主域镇的路上。

    薛贵、薛芝也来了。

    这一次,不再是他们几个,而是带了十几个会武功的高手随行。

    到主域镇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三更。

    田园让薛贵拿了银子去疏通一下。

    一出手便是五百两,那守城门的顿时便惊了,连忙问明来历,得知是县城那边来的,还有县令大人的书信,可不敢犹豫,立即来了城门,让田园、顾欢喜一行人进城。

    顾欢喜等人直接去了面馆。

    面馆外静悄悄的。

    让人去敲门,门开了。

    韩旭看着薛贵,“你找谁?”

    “我家夫人前来吊唁!”薛贵轻声。

    历练的太少,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你家夫人?”韩旭沉声,“就是昨日我家嫂子救下的那位夫人?”

    “是!”

    韩旭犹豫片刻,“进来吧!”

    顾欢喜、田园进了门。

    大厅里还是一样的,不曾改变,进了后厨,也没有动过。

    去了丽娘住的屋子。

    远远的,顾欢喜听到了哭声,是赵氏的哭声。

    手用力握紧。

    顾欢喜才迈步进去。

    “婶子!”

    赵氏闻声抬眸,看着顾欢喜,“小喜,你,你怎么回来了?”

    “我……”顾欢喜哽咽了一下,却很快的深深吸了口气,“丽娘因我出事,我来送送她!”

    “丽娘救的人是你!”赵氏问。

    “嗯!”

    “……”

    赵氏叹息一声,“难怪了,我们丽娘胆子小,一般人她哪里敢上前,原来是你,原来是你!”

    赵氏懂了。

    士为知己者死,丽娘便是。

    她一直视顾欢喜为自己,视顾欢喜为她的朋友,亲人,甚至有些超过了亲情、友情。

    丽娘最最在意的是顾欢喜。

    顾欢喜让薛芝把寿衣拿上来,捧着走到床边,坐在床边握住丽娘的手。

    天气有热,又没有做任何的措施,丽娘的手已经有了尸斑。

    “丽娘,我来看你了!”顾欢喜轻轻出声。

    “我带了最漂亮的衣裳,我给你换上,再给你画一个美美的妆容,丽娘,如果有来生,咱们早早的认识,做姐妹可好,我做姐姐,你做妹妹,让我来照顾你,保护你!”顾欢喜说着,动手给丽娘穿衣裳。

    赵氏上前帮忙,顾欢喜没有拒绝。

    给丽娘穿了寿衣,又给她梳了头发,戴上好几个宝石头饰,给她抹了胭脂,画了口脂,往她手腕上戴了两个莹润的玉镯,手指上带了玉戒子。

    “丽娘,我给你准备了最好的棺木,我亲自送你一程!”顾欢喜说完,扭开头。

    才看向陆安棠,“你有想好,要把丽娘葬在什么地方吗?”

    “……”陆安棠看着顾欢喜,“我打算给她火化!”

    “丽娘想看看世间繁华,又喜欢安宁平静,你有什么好地方吗?就算火化,也要选一个好地方,你说是吧!”

    “有!”

    “那好,你带我们去吧!”

    丽娘最终还是没有火化,就那么埋葬在了一个山清水秀、宛如世外桃源的地方。

    这个地方安宁,没有纷争。

    顾欢喜知道,丽娘肯定喜欢。

    “丽娘,你长眠于此,我想,你一定是愿意的,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永远不会,你安心去吧,不要惦记着这人世间,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丽娘放不下她,放不下陆安棠。

    她会让陆安棠名扬天下,以后陆安棠会娶别的女子,也许会忘记丽娘,也许和她一样,永远不会忘记丽娘。

    但……

    “丽娘,我真希望,你好好的,好好的!”顾欢喜说完,看着丽娘的坟墓好一会,才转身朝山洞外走。

    “田夫人!”陆安棠低唤。

    顾欢喜停下脚步去看他。

    “田夫人,我答应过丽娘的,会替她报仇,会保护你,你愿意给陆某两兄弟一口饭吃吗?”陆安棠沉声。

    “愿意,毕竟我们有相同的敌人,我在武宁县钱府等你!”

    面铺顾欢喜给了丽娘,如今丽娘不在了,便给了甘训,只不过顾欢喜没等甘训出来,她不敢见甘训,先一步回了武宁县。

    是心虚,也是无颜。

    甘训一家子对她那么好,可丽娘却因为她而死。

    一路上,田园都很沉默。

    顾欢喜伸手握住他的大手,也跟着沉默。

    两人都明白,是应该改变、成长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