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打算(1更
    回到钱府

    顾欢喜、田园梳洗一番,吃了东西,两个人便倒头大睡。

    头挨着头,手握着手。

    屋子里有些闷热,便开了窗户,还往角落里放了点冰块。

    两个人都睡的很沉,在外面伺候的丫鬟、婆子无一人敢出声,更不敢弄出动静来,比较那两个人的下场还历历在目,谁敢胡乱弄出声音来。

    大黄、小白这一狗一兔也知道点什么,懂事的不吵不闹,就睡在角落冰块边,凉快的呼呼大睡。

    大厅里

    顾木看着余家送来的东西,一大箱子玉石,还有一封信。

    顾木冷笑,“你们家老爷,觉得我缺这些东西吗?”

    “钱公子,我家老爷不是这个意思,老爷的意思是您先看书信,看了之后,若是觉得可信,便收下这些东西,这是给姑奶奶压惊的!”

    看着那一箱子玉石,顾木再次冷笑讥讽,“看来余老爷觉得我好欺,我的妹妹,被他女儿派人行刺,居然说是开玩笑,既然是开玩笑,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自然会还之一二,却不想他又派你这个管家送一箱子玉石来,我府中比这成色更好的玉石,没有百厢也有几十箱,缺余老爷这一点?”

    被顾木的话一下,来送东西和信的管家只觉得满头大汗,忙道,“不不不,钱公子,我家老爷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家老爷是什么意思?”顾木沉声,一掌拍在了桌几上,“回去告诉你家老爷,我钱丁山年纪虽小,来武宁县时间也不多,但我的为人,我想很多人都知道,从不仗着自己的本事欺负人,更不会拿别人的性命开玩笑,也不允许任何人拿我家人性命开玩笑,送客!”

    管家被撵了出去,还有他带来的一箱子玉石和书信。

    “管家……”

    “回去!”余管家沉喝。

    这次这事怕是不会善了。

    但不得不说,小姐这次确实过了。

    老爷也说错了话。

    如今要怎么弥补……

    不管怎么弥补,钱公子都不会接受,“唉!”

    顾木确实不会接受。

    那日行刺的人,压根不是玩笑,那是真打算要欢喜的命。

    他绝对不允许。

    顾木去见了顾老实,顾老实坐在屋檐下,静静的看着天空。

    “爹……”

    “你来了,坐!”

    “嗯!”顾木坐下,欲言又止。

    顾老实看着顾木,“想说什么便说吧,我们父子何须这般支支吾吾!”

    “爹,是妹妹和田园的事情!”

    顾老实看着顾木,“你觉得是田园没保护好你妹妹?”

    “难道不是?”顾木反问。

    “……”

    顾老实沉默,好一会才说道,“阿木,有些人能长袖善舞,如你大哥顾城,他既能够抓住权势,还能够哄好公主,但田园不一样,他从小和家人走散,权势、利禄对他来说,他更在意亲情,所以你觉得他没用,但其实真论武功,咱们家没一个是他的对手!”

    “我倒是忘记了,他可是武状元!”

    “所以别轻视他,他已经是欢喜的夫婿,你轻视他,欢喜瞧着心里难受,你舍得欢喜难过?”顾老实反问。

    “舍不得!”

    “这就是嘛,既然舍不得,那对田园就多一分宽容,你想想,若不是为了欢喜,他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如果他绝了情爱,一心去谋点什么,怕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阿木啊……”顾老实微微一顿,“他这些年也不容易,唯一的救赎就是欢喜,早些年我没看明白,直到这会子我才明白,这小子怕是很早就惦记上欢喜了,却因为自卑、种种原因不敢说,但他对欢喜的心,却不比我们少丝毫,我们没了欢喜,还有别的亲人,但他只有欢喜一个!”

    顾木闻言,惊的站起身。

    说不出的撼动,“爹……”

    “为什么欢喜在京城,你大哥他派出去那么多人,花费那么多银子都找不到?因为他们有自己的路,自己的追求,找欢喜只是其中一部分,而田园不一样,他一心就在找欢喜,他也只有欢喜,我在想,如果那个时候找不到,他会不会找一辈子?会不会便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亦或者去追逐权势,却从未放弃寻找!”

    顾老实懂男人。

    他觉得像田园这样的男人,如果真的找不到顾欢喜,他会铤而走险,做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或者站在权利的顶峰,再大张旗鼓的去找人。

    有些人天生就是情种,他为爱而生,被他放在心里的人,他会小心翼翼的呵护一辈子。

    如田园,如顾木……

    他以前不知道顾木的心思,但是近来,他看出了端倪。

    顾木对欢喜,不单单是兄妹之情,还掺杂了些别的,所以他总是瞧不上田园,总想着说点什么,做点什么,不过他掩饰的很好,也还未出手。

    “阿木……”

    “爹!”

    “你虽不是我亲生,却也是我看着长大,在你身上我也花费了不少心思,不说顾城他们,也别说欢喜,咱们家偏疼欢喜,这你也是知道的,但就与顾安相比,他有什么,我和你娘都给你什么,就是欢喜,也拿你当亲哥哥,她不会对着我哭泣,却会靠在你的肩膀上,唉声叹气,因为你是她哥哥,在她心中,你和顾安是一样的,和其他哥哥弟弟也是一样的,是这一辈子割舍不掉的亲人,你懂吗?”

    顾木心一咯噔。

    垂下眸子,掩去心中沉痛,才微微颔首,“爹,我都明白的,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也不会让妹妹失望!”

    顾老实颔首。

    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儿子,却也是他的骄傲。

    重情重义,又聪明能干,是非黑白分明,以后定能遇到一个真心爱他的女子,陪他渡过一生。

    顾木陪顾老实说了一会子话,便起身离开去了书房。

    站在书房的窗户前,顾木沉默了许久许久。

    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就算没有田园,他和欢喜也不可能。

    他是欢喜的哥哥,虽然早已经出了五服,但他们老老老祖宗是同一个,且欢喜对他,也只有兄长情意,没有丝毫男女之情,就算不是田园,也可能是别的男人娶了欢喜,他是该放手了。

    欢喜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再者,做哥哥也挺好。

    如顾老实所言,田园要真无所顾忌,或许就不是如今的田园了。

    世间每一个人,因为心中有爱,因为有牵挂,所以才会克制自己的**和贪婪,一旦无所顾忌……

    什么恶事都做的出来,这还是人吗?和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顾木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顾欢喜、田园这一觉睡的深沉,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顾欢喜坐起身,身边空空的,听到院子里传来打拳的声音,有种恍如隔世,回到小田村的感觉。

    她起来就能听到田园在院子里打拳。

    顾欢喜下床,套了衣裳走去,就看见田园在院子里打拳,和以前比起来并没有任何的差别。

    顾欢喜知道,那个在小田村自信满满、充满干劲的田园又回来了,甚至比那个时候更强大。

    顾欢喜看了两眼,转身去收拾。

    丫鬟知道她醒了,进来伺候她梳洗。

    顾欢喜以前还要自己来,这会子却是让她们来。

    等收拾好,“去准备早饭吧!”

    “是!”

    丫鬟应声准备退下,顾欢喜又道,“你去老爷那边看看,老爷吃过没有,若是没有,便把早饭端老爷那边去,我和姑爷去陪老爷吃早饭!”

    “是!”

    丫鬟立即下去,顾欢喜起身等田园进来,让丫鬟打水给他洗漱,才说道,“要是爹还没吃早饭,我们去陪爹吃早饭吧,然后和阿木哥说一声,等太子殿下派人来,我们就去边疆!”

    “那阿木呢?”田园问。

    顾欢喜没有说话,让伺候的人都下去,才道,“这边是阿木哥的主战场,让他一起离开,对他来说不公平,再者,我们家有人在朝为文官,又有人在军营为武将,还有二哥经商,可这些都离皇帝太近,不管做什么都在皇帝的眼皮子下。得有个人离的远些,给我们留一条退路,万一将来某一天,皇帝翻脸不认人,我们也不至于全军覆没,你说呢?”

    田园看着顾欢喜。

    他知道,顾欢喜一直聪明,但从未想过,她会想到这么多。

    微微颔首,“有道理,所以等殿下那边来人了,咱们便收拾收拾去边疆吧!”

    田园握住欢喜的手,“欢喜,相信我!”

    “嗯,我信你的,一直都相信,只是有些时候,我……”顾欢喜感叹一声,“那天我对不起,本来以为有了孩子,满心喜悦,结果却是一场空,丽娘……”

    顾欢喜说着,微微哽咽,“不提丽娘了,一说起,我这心里就难受!”

    “不说不说了!”

    丫鬟在门口禀报,“姑奶奶,老爷那边已经吃了早饭,老爷说让您吃好过去就行!”

    顾欢喜颔首,“那摆早饭吧!”

    夫妻两人吃了早饭,顾欢喜又给田园挑了一身衣裳,宝蓝色绸缎锦衣,处处都透着一股子富贵荣华来,就是束发的玉冠,也挑了一个纯白玉的。

    “人靠衣装马靠鞍,你穿的好,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就不敢小巧你!”顾欢喜道。

    “嗯!”

    一起前往顾老实的院子。

    这华丽的大宅处处雕栏画柱,院子里堆着巨大的石头,这石头顾欢喜知道,里面可能都有玉石。

    “你看得出来吗?”顾欢喜问。

    “看不出来!”

    “我也看不出来,阿木哥真厉害,摸一摸就知道里面有没有东西!”

    “确实厉害!”

    两个人并排走着。

    有种金童玉女格外般配的感觉,顾老实瞧着,觉得晃眼。

    从未觉得自己的闺女这般好看,田园这般俊俏。

    笑着朝两人招手。

    “爹!”

    “岳父!”

    顾老实笑,“好,你们打扮的这么隆重,可是要出门?”

    “是打算出去一趟!”顾欢喜道。

    她想出去看看,顺便买些东西,尤其是玉石。

    几个哥哥再有钱都是他们的,以后还有嫂嫂,他们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她和田园也得为不不、冬瑜打算一二,女孩子要嫁妆丰厚,才不会被婆家看轻!

    顾老实让丫鬟拿了一个锦盒来,递给顾欢喜,“你出嫁爹也没能给你好好置办嫁妆,这里面的银子是这几年你阿木哥给的,爹整日在这府中,也用不上银子,你拿去吧,想买什么就买,想做什么就做!”

    “爹……”顾欢喜轻轻唤。

    “那去吧,咱们是一家人,不必弄得这般生疏,再说了出门在外,没有银子寸步难行!”

    顾老实说着见顾欢喜不接,便递给田园,“田园,你若真认我这个岳父,就把这些银子收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