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来头大
    如果是曾经的田园,他觉得自己铮铮铁骨,要什么可以自己去赚,去挣,做不来这样子的事情,但是经历了许多,他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人只有强大,有钱、有权、有人,才能保护心爱的妻子不被人肆意践踏伤害。

    而有权,他可以做到。

    但是有钱。

    就像这会子,讹余大海两个铺子,两箱子玉石,两夫妻是一点都没有觉得脸红。

    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了酒楼,余大海站在窗户边,看着两人上了马车回钱府。

    “去请钱公子!”

    “老爷?”

    余大海略微沉思,“有些东西,还是亲手交给钱公子,我比较放心!”

    “是!”

    顾木刚刚跟人去看了一批原石,买卖双方都所得颇丰,他的谢礼也不少,一马车大大小小的原石,他摸了一遍,里面都有货,至于那些没有的,卖家当场开了,只果真很多都没有,只有两块开出来,成色极差的翡翠,就连拿点功夫钱都不够。

    这才到武宁县,就有余家的人来请。

    “你说什么?”

    “钱姑奶奶和顾爷已经和我家老爷见过,已经谈妥了,只是细节老爷还想和公子详谈!”

    顾木蹙眉。

    但他知道,余大海不敢在这个时候糊弄他。

    想来欢喜、田园已经去过。

    “前面带路!”

    原石自有人送去府中,他去了酒楼。

    在酒楼外下了马车,顾木慢慢的迈步进了酒楼,余大海连忙迎了上来,“钱公子,你来,快坐快坐!”

    顾木嗯了一声,上前去坐下,快坐余大海,嘴角挂着一抹讥讽的笑。

    余大海尴尬一笑,“请钱公子来,就是为了……”

    “我知道,你的人已经说了,我就是好奇,你许了我妹妹什么好处,让她答应和解此事!”顾木心里,顾欢喜还是小时候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天真善良、单纯。

    “条件不是我提的,是你家那位姑爷说的!”

    “……”

    顾木诧异。

    田园,不像呀。

    “他说要两间地段好的铺子和两箱子玉石,这事在咱们这儿便算了了!”

    顾木闻言沉默,好一会后才说道,“既然我妹妹和妹夫已经答应了和解,余老爷,东西什么时候给我!”

    “我已经吩咐人回家去拿东西,一会亲自送去钱府,你看……”余大海小声问。

    轻轻的松了口气。

    “既然你已经有了打算,又何须请我走这一趟,你是不相信我妹妹、妹夫能做主吧!”

    “不不不,没有的事!”

    顾木站起身,“我只是想说,我家的事儿,我妹妹、妹夫说了,和我说是一样的,余老爷,管好你自己的女儿,以后离我,离我妹妹,离我家人远些,这一次虽然幕后凶手虽不是你女儿,但人是你们余家的,也是你女儿亲口吩咐的,她别以为躲起来,这事就和她没关系,这样子为达目的,枉顾她人性命的女人,我不会娶,也看不上!”

    骄傲、跋扈、嚣张,不是罪,但一个人,失去了良知,为所欲为,连承认错误的勇气都没有,便让人瞧不上了。

    顾木离开。

    余大海才慢慢坐在了椅子上,深深吸了口气,“是我没把女儿教好,是我以为,我这一辈子就只能有这么个女儿,因为对她娘的爱,她娘不能生了,我也不强求,想着女儿就女儿吧,女儿我也一样疼爱,可是……”

    “却疼出这么一个蠢的!”余大海抱着自己的头,无奈的摇了摇。

    “老爷,东西都拿来了!”

    余大海颔首,“走吧,去钱府!”

    “是!”

    顾欢喜、田园倒是没有继续逛街,而是直接回了府,等着余大海送东西来,只是到了钱府,却看见了陆安棠和韩旭。

    “你们……”

    顾欢喜看着他们两个,就想起丽娘。

    陆安棠瞧着很是憔悴,面上胡须拉碴,韩旭稍微好些。

    两个人见到一身华丽的顾欢喜、田园都错愕了一下,韩旭尖叫,“我嫂子才去,你们就穿的这么光鲜亮丽,你对得起我嫂子吗?”

    田园、顾欢喜不语。

    陆安棠拉了一把韩旭。

    他懂。

    有些时候,并不是说,穿的素雅才是真的伤心。

    有些改变,从细微末节能看出来。

    比如这两夫妻情绪和心态上的改变,因为伤心,他们所以奋起,而他却选择沉默。

    所以是不同的。

    “大哥!”韩旭尖叫。

    “别说了!”陆安棠低语。

    他们是来投靠顾欢喜的,也是来保护她的。

    履行对丽娘的承诺。

    “你们来了,我让人安置你们!”顾欢喜道。

    让人喊了薛贵过来,“阿贵,你带他们安置一下!”

    “丽娘的仇……”陆安棠问道。

    “我问余家要了两间铺子,两箱玉石!”

    “我不需要银子,我有!”沉声。

    “幕后指使者另有其人,这个人余老爷已经找出来!”

    “你问过是谁了吗?”陆安棠问。

    “没有,我想把这个事情留给你,我想你一定比我更想要亲手手刃凶手,对吗?”

    “对!”

    顾欢喜颔首。

    “先去休息一下吧,我想丽娘……”顾欢喜说着,微微哽咽。

    余下的话,到底说不出口,“去吧!”微微摆手。

    眼睛发红,面上却带着笑。

    田园站在一边沉默不语。

    陆安棠点头,“多谢!”拉着韩旭敢在薛贵后面。

    韩旭烦躁的甩开手,“大哥,你干嘛拉我走!”

    “你不会懂,并不是所有的伤痛,都会表现的悲伤,有些掩藏在笑容下的悲伤,才是最最伤的!”陆安棠说着,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到了薛贵安置的屋子,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是早准备好的吗?”

    “是的,夫人早就吩咐下人准备好了!”薛贵道。

    看着两人,想到丽娘,心里也难受,“你们先休息,需要什么,尽管和下人说,我先去去,去去就来!”

    薛贵说完,转身就跑。

    韩旭想要说点什么。

    陆安棠却先开了口,“他和丽娘来自同一个地方,对丽娘肯定有感情,难受也不说,所以韩旭,不要觉得,丽娘没了,我们难受,其实大家都难受,只是表达难受的方式方法不同!”

    “可是大哥……”

    “别说了!”韩旭不愿意再听下去,倒在了床上。

    韩旭想要说点什么,仔细去想陆安棠的话,其实是有道理的。

    “大哥,我明白了!”韩旭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那幕后黑手,他一定要将其千刀万剐了。

    前厅

    顾欢喜坐在椅子上,端着茶轻轻的抿着,田园也坐在一边,喝着茶,两个人都没说话。

    静静的等着。

    顾木回来的时候瞧着,不免失笑,“你们两个,倒是清闲!”

    “阿木哥回来了!”顾欢喜浅浅一笑。

    “嗯,回来了,还见到了余大海,余大海跟我说,你们问他要了两个铺子,两厢玉石?”顾木问。

    “对!”

    顾木看着顾欢喜、田园,“你们有别的打算?”

    “有,我打算,在这边赚些银子,不过以后要阿木哥帮忙打点了!”

    “……”

    顾木看着顾欢喜。

    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欢喜,你是不打算让我跟着一起去边疆吗?”

    “嗯,阿木哥,我这次不打算带着你一起去,你先听我说,我们家,如今是真的跻身权贵圈了,大哥已经是丞相,还娶了公主,四哥娶了亲王府的郡主,雍儿娶的女子是冷家素有小神医支撑的嫡女,还有二哥见生意做的很大,这些是京城的,在皇帝眼皮子下!”顾欢喜说着,端了茶杯轻轻抿一口。

    顾木不言语,端着茶杯轻轻的抿着。

    听顾欢喜接下来的话。

    “在边疆,哥哥和田园身在军营,出人投地是迟早的事情,文臣武将,联姻都很少,而我家都占全了,后面还有双儿、康儿、恣儿,个个都是有本事的,而这些都在皇帝的眼皮子下,我们做什么,皇帝肯定都知道,但是这个地方,离帝都远,就算皇上有心,怕也鞭长莫及,阿木哥,我们得为自己留一条退路,而这一条退路,是你!”

    顾木闻言,轻轻的放下了茶杯。

    有些事情,他没有往深处想,仔细一想,顾欢喜说的对。

    只有先一步一步的安排好,才能更好的保护家人。

    不单单是他,还要一代一代的延续,为顾家组建一个坚强的后盾,哪怕在巨大灾难来临,可以没有钱财,但是不能没了人。

    “我明白!”

    顾木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明白,他是这个家最重要的一员。

    为家里所有人留一条后路。

    他,他的后代,都要以此为责任。

    “阿木哥,我……”

    顾木朝顾欢喜笑,“傻丫头,你想的对,我们要学会未雨绸缪!”

    最是无情帝王家,还是有所准备的好。

    退路嘛,越多越好。

    田园一直沉默。

    顾木看了田园一眼,田园也看向他,四目相视,两个人似乎都懂了点什么。

    三人都没走开,就在大厅等着,等着余大海前来。

    而余大海来了,带着两间铺子的房契以及两厢玉石。

    “钱公子,钱姑娘!”余大海看向田园,“不知道姑爷怎么称呼?”

    “姓田!”

    “田爷!”

    顾木失笑。

    余大海很会做人,从他对田园的称呼就能看出来,可惜教出一个蠢女儿。

    田园招呼余大海坐,顾欢喜、顾木基本上不言语,由田园出面和他交涉。

    “东西已经送到了,这事情咱们算是了了,但幕后黑手,我想余老爷已经查出来了吧!”

    “嗯,是查出来了,是潘家的人!”

    “潘家……”顾木坐直了身子。

    “是,是潘家一个庶出的少爷主使,已经查到了!”

    顾欢喜、田园闻言,面面相觑。

    她们不信。

    能策反余雅雯身边的人,不可能是一个庶子,因为要钱,一个庶子能有多少钱?

    亦或者这个庶子的背后,还有人支持着他。

    想到这里,顾欢喜看向顾木。

    顾木看向顾欢喜,“你在家,我和田园走一趟,余老爷,请吧!”

    “请!”

    三个男人坐一辆马车。

    田园气息沉肃,那是一种经历过杀戮的沉重,顾木依旧气息平和,但余大海却格外紧张。

    这两个人,一个沉着脸,一副泰山崩于前不变色,一个气息平和却是一个笑面虎。

    饶是他在武宁县呼风唤雨多年,也收起了小心思。

    到了潘家。

    潘老爷立即迎了上来,“余老爷,钱公子,真是对不住,真是对不住,老夫教子无方,让这个畜生做出这样子的恶事,我,我……”潘老爷叹息一声,“我本想把人送到府上,可一直没有想到送到钱府还是余府!”

    这老货,倒是会推脱。

    顾木冷笑。

    田园不言语,看着一个男子被带了上来。

    那男子十**的年纪,一脸的慌乱和怯懦,最主要嘴巴里还被塞了东西。

    “这个畜生,竟敢被着我坐下这等恶事,我今天就杀了你,来给那个无辜的人赔命!”潘老爷抽出一边的长剑,就要刺向那个男子。

    速度很快,像是早就演练了好几遍。

    田园却比他更快,一掌打开了他,见那男子拉了过来,沉声说道,“既然潘老爷说幕后主使者是他,那就应该交由衙门,而不是私下处置,我们没有权利取任何一个人的性命,尤其是无辜之人!”

    “……”

    “……”

    潘老爷、余大海惊愕。

    顾木冷笑,“我家姑爷所言甚是有理,既然人已经找到,潘老爷急什么,莫非想掩饰真相?”

    “你……”潘老爷惊怒。

    田园却拉着那个男人出去了,压根不给潘老爷解释的机会和时间。

    潘老爷怒喝,“你们想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要得到真相罢了!”顾木说着,冷冷的看着潘老爷一眼。

    潘老爷急的满头大汗,“钱公子,咱们有事好商量,你何必一定要这么较真!”

    顾木闻言,沉沉的看着潘老爷,一字一句说道,“因为,差一点死的人就是我妹妹,我自然要较真,潘老爷,你这般糊弄我,等着吧,等着……!”

    “……”

    “……”

    余大海像是明白了什么。

    潘府的庶子……

    看来,这事情根本不是潘府庶子,而是潘老爷的嫡子,更有可能是潘老爷自己。

    “潘老爷,咱们的交情,尽了!”余大海说完,出了潘府。

    潘老爷站在原地,愣了又愣,让人连忙跟上去,得知田园把人带着去了衙门,顿时松了口气。

    但他却不知道,田园大有来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