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你疯了(2更
    顾欢喜瞧着,一步一步走到顾老实面前,蹲下身握住他的手,“爹!”

    “欢喜,我们什么时候去边疆,我,我想你娘了!”顾老实说着,轻轻的把顾欢喜抱在怀里,哭的很是伤心。

    他这一辈子,有一个温柔的妻子,一个乖巧的女儿,两个上进孝顺的儿子,后来又得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儿子,是幸运的。

    顾木虽不是亲生,可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已经拿顾木看作亲生。

    他自然也想一家子团聚,不管罗氏是变老了、丑了,还是永远都醒不来了,他也要陪着她,照顾她,和她牵手走完这一生。

    无怨亦无悔。

    “后天,后天就走好不好?”顾欢喜轻声问。

    “好,咱们现在就开始收拾东西!”

    “嗯!”

    顾欢喜点头。

    丁香、末香上前,“奴婢丁香(末香)见过老爷!”

    “好,你们辛苦了,去梳洗休息一下吧!”顾老实颔首道。

    抬手擦擦自己的眼泪。

    想到就快见到罗氏,心里格外开心。

    “爹!”顾欢喜轻轻的唤了一声。

    “嗯!”

    “我们会好好的,我们所有人都会好好的!”顾欢喜轻声道,

    顾老实轻轻的握住顾欢喜的手,“对,我们会好好的!”

    笑在顾欢喜脸上荡漾开。

    把脸贴在顾老实手背上,乖巧、温和。

    顾老实心口软软的,也刺刺的疼。

    如果他还能行走,他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女儿。

    丁香、末香在一边瞧着,微微叹息一声。

    看着立在一边的薛芝,丁香说道,“你是在夫人身边伺候的吗?”

    “是!”

    “嗯,好好伺候夫人吧,还有我们暂时住的地方在哪里?你使唤个人来带我们过去!”

    薛芝吞了吞口水,“我带你们过去吧!”

    “不必了,你既然是在夫人身边伺候的,就应该时刻留在夫人身边,随便使唤个人带我们去就好!”丁香快语。

    看薛芝这般没规矩,暗恨自己和末香来迟了。

    有她们在夫人身边,最不济还能挡挡刀子。

    薛芝吞了吞口水,有种这两个人来了之后,她啥也不是的感觉,招了个小丫鬟来,带丁香、末香去早就准备好的房间,她依旧站在屋檐下,看着天空发呆。

    从丽娘死了之后,薛芝就爱发呆。

    她有时候想,如果冲上去挡刀的人是她,会不会又有所不同?

    但她知道,她其实没有勇气冲上去,她不敢。

    不敢如丽娘那么勇敢,为了夫人付出一切。

    顾欢喜虽伤心,还是很快调整了情绪,“爹,我推着你府里走走吧!”

    “好!”

    顾欢喜推着轮椅,在屋檐下慢慢的走,到了一个院子,看着那些石头,顾老实便给顾欢喜一一介绍。

    他不懂石头,却记得这些石头什么时候送来,谁送来。

    父女两一个说的认真,一个听的仔细,时不时还问几句。

    田园、顾木回来的时候,父女两人正在凉亭吃着时令的果子,说着笑话。

    “能把爹哄的这么开怀,也只有欢喜了!”

    “岳父从小就疼她!”

    “是啊,小时候的欢喜,娇俏可人,又懂事贴心,谁都会忍不住疼她的!”顾木说着,看向田园,“你还不是一样,早就有贼心了吧!”

    “……”

    田园笑笑不言语。

    在顾木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轻轻开口,“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一岁的样子吧,被阿爷抱在怀里,粉粉嫩嫩的,一点点懂,但是真的很讨人喜欢,看着你就笑,笑的你心都融化了,然后我就盼着第二次见面,第三次见面,我小时候特别羡慕几个哥哥,可以摸摸她的头,我是不敢的,我知道我要是敢摸她的头,几个哥哥会揍我!”

    “还算你有自知之明!”顾木笑了出声。

    这才是真实的田园。

    先前那个,简直让他震惊。

    “无论我怎么变,我对曾经的爱不会改变!”田园说完,整理了一下衣裳,云淡风轻的朝顾欢喜、顾老实走去。

    这是他对顾木的承诺,也是对自己的承诺。

    “欢喜,岳父!”

    “你回来了!”顾欢喜笑眯了眼,让田园坐下,拿了梨削了递给他,“快吃吧,很甜的!”

    “嗯!”田园拿了坐在一边咔嚓咔嚓吃着。

    “我也要一个!”顾木忙道。

    “有你的,我这就给你削!”顾欢喜又给顾木削了一个。

    给顾老实也削了一个。

    笑着看他们吃。

    她觉得,这便是最好的幸福。

    所以,要努力守护好这份幸福。

    说起后天回去,顾木犹豫了一下,“我送你们!”

    “阿木哥……”

    “你不用多言,我送你们,到了边疆,我再回来!”顾木坚定道。

    “好!”

    外面的事情,顾欢喜不问,田园不说,彼此都相信彼此,顾欢喜整理东西,田园带着陆安棠、韩旭去接手潘家的一切。

    潘家一夕之间易主,很多人得到了消息,都知道顾木的妹夫可是太子殿下身边的大将军,谁敢再找顾木的麻烦,敢背后给他使绊子?

    没人敢了。

    看潘家的下场,谁还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冒险?

    余家

    余大海见余雅雯接了回来。

    一进家门,余雅雯便抱怨道,“爹,我再也不要住到那犄角旮旯去,太……”

    “啪!”余大海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把余雅雯打懵了。

    就是余夫人也惊愕的说不出一句话。

    “从今日开始,你在院子里,不许踏出一步,若是你走出去,我余大海再不认你是我的闺女!”余大海说着,看向余夫人,“还有你,我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因为生雅雯伤了身子,我也不曾多言一句,但是你这些年,看看你把女儿娇惯成什么样子,我现在告诉你一声,我会纳妾,生下余家的继承人!”

    “……”

    余夫人大惊失色。

    指着余大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从现在开始,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我都不会再顾及,你若是真觉得接受不了,就和离吧!”

    “余大海!”余夫人尖叫出声。

    “我不能让余家布上潘家的后尘!”余大海说完,大手一扬,立即有人将余雅雯拉下去。

    余雅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余夫人也说不出来。

    她们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是这样子的结果。

    在余府里无所不能,呼风唤雨,走出去也人人敬着,会变成这样子。

    也明白,一切的一切,都是余大海给的,一旦余大海不愿意了,她们将一无所有。

    尖叫、哭闹,毫无意义的认错,余大海听着。

    得知田园他们走了,才微微松了口气。

    但愿,但愿这对母女,懂他的良苦用心,真的能改过自新。

    若是不能,他也仁至义尽了!

    顾欢喜他们回去,是伪装成商人,前前后后两个镖局的人护送,这些镖局的人,可不是那些没有经验的镖头,而是真真正正经历过厮杀。

    顾欢喜陪着顾老实坐在马车里,一边是丁香、末香。

    顾欢喜趴在顾老实膝盖上,静静沉默。

    这一路不会安全。

    果不其然,快天黑的时候,第一波刺杀到来。

    对方来了百多人,个个都是高手,好在顾木他们早有准备,所以第一轮刺杀,虽有人受伤,但并无人死亡。

    受伤的,顾木让他们先回去,也给了安置费,第二批镖局的人很快准备妥当,晚上的时候,在一个县城客栈休息。

    顾木包下了整个客栈,顾欢喜难得下厨,做了几个菜,一家子坐在一起,慢慢的吃着。

    气氛有些压抑,因为他们知道,再一次的刺杀,绝对不是百余人,将会有更多的人。

    很多人不希望、也不愿田园回到边疆,回到军营。

    “怕吗?”田园问。

    顾欢喜摇摇头,“我不怕,我相信,我们能够平安回去的,一定会!”

    田园轻轻的把顾欢喜抱在怀里,“嗯,我们一定会回去的,我也会保护好你!”

    两个人这会子也没有心思聊天。

    只管安安静静的,彼此相拥便好。

    夜深了。

    所有人都睡下。

    表面上是如此,所以但那几个黑衣人出现的时候,客栈里静悄悄的,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没有人发现他们来了。

    只是当他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被箭驽射中。

    箭尖浸染了见血封喉的剧毒,十来人还没掀起任何风浪,便死绝了。

    顾木看着站在一边的田园,“你怎么猜到他们会来夜袭?”

    “……”田园闻言回头,端了茶杯轻轻的抿了口茶水,“躲在黑暗的人,都喜欢玩这一套,不管是帝都那一位,还是陈国那些混账,所以,我早已经准备好,等他们!”

    有些亏,吃一次就够了。

    田园说着,一口喝了杯中的茶水。

    “休息吧!”

    “这就去休息?”顾木问。

    “对,休息,接下来两天,他们会白天出手,不会选择晚上!”

    “……”

    顾木颔首,“好,我听你的安排!”

    接下来两天,白天确实遭到了刺杀,不过田园早有准备,箭驽上都是剧毒,他利用一切,见他所学发挥到极致。

    用方向让麻药吹散出去,暗处的不少人都没有想到,田园会这么做,顾木觉得田园这样子,会连累很多人。

    田园只是看着顾木笑,“还是那句话,宁我负尽天下人,不要天下人负我欢喜一分!”

    “……”

    顾木知道,田园的心,已经黑了。

    但,他想劝,却又不知道这么劝。

    “明天要过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十分不好走,所以我需要这样子……”田园在顾木耳边轻轻低语。

    顾木听的瞠目结舌。

    “你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