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疯狂(1更
    顾木觉得,田园是真的疯了。

    居然让欢喜一个人走。

    要是出事,谁能去救她?

    “我不觉得,让欢喜一个人走,有什么大问题,你来看这地图,这个位置真心不好过,对方想要掳人也有的是办法,谁都知道,欢喜对我多重要,我肯定会带着她一起走,那么我就反其道行之,让人假扮欢喜,到时候……”

    “万一被发现了呢?”顾木沉声。

    他不赞同这样子。

    田园这样子行事,简直就是疯了。

    “不会发现,她们知道我们有多少个女子,但却不知道我们有多少男子,让丁香来假扮欢喜,欢喜一个人离开,让影子随行保护!”田园有道。

    “不行,我不赞同!”顾木坚决反对。

    顾欢喜轻轻的推开门,“我觉得可行!”

    “欢喜!”顾木惊呼。

    这事就不可行。

    “阿木哥,其实我不跟着,你们更好行事,相信我,我一个人更能保护好自己,也能平安的前往边疆,影子绝对不能跟着我一起走,要知道他的使命就是护送我们回边疆,如果他不在,反而会引起敌人主意,一定要他走在最明显的地方!”顾欢喜轻声道。

    她比顾木、田园还镇定。

    也想到了她独自一个人走,让人假扮她。

    或许敌人压根不会想到,他们会分开走。

    “可是……”顾木还是犹豫。

    “阿木哥,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的!”

    顾木深深叹息,“我说不过你们,那爹那里,你们怎么说?”

    “不说,爹通情达理,肯定会明白的!”顾欢喜说着,微微一笑。

    和田园回到房间,两个人小声商量着。

    夜深了。

    明日将是离别,顾欢喜看着田园,轻轻的吻了上去。

    “欢喜……”

    “嗯?”

    “你会保护好自己的对不对?”田园问。

    “当然,我可是顾欢喜,集美貌、智慧于一身,相信我,一定是可以的!”

    顾欢喜说着,见田园扑倒,一夜缠绵。

    至于其它的事情,顾欢喜相信田园可以安排妥当。

    她找了地方藏了起来。

    天还没亮,一行人整装出发,不少人都如以往一般,保护着一辆马车,马车内。

    顾老实看着丁香,微微的叹息一声,“你们太胡闹了!”

    若是欢喜出事,可怎么办?

    一行人的离开,盯在暗处的人也跟着离开。

    所有人都不曾想过,田园、顾欢喜会分开走,毕竟有几个女子敢?田园怎么舍得?

    待所有人都离开,顾欢喜悄悄出了客栈,找到了乞丐窝,拉着一个乞丐到了角落,花了一两银子买了她的衣裳,找了个地方洗干净,放在竿子上晒干,才换下了身上的衣裳,脸已经抹的蜡黄,为了真一些,脖子、手也没放过,头发杂乱,不是乞丐,却有些像乞丐。

    看了看天,“这是要下雨啊!”顾欢喜轻轻呢喃出声。

    慢慢朝别的方向走。

    她不能跟上去,只能往别的方向走,再绕路前往边疆将军府。

    顾欢喜买了几个馒头,还弄了一个破旧的锅,买了点米,一个缺了口子的碗,慢慢的上了路。

    那厢

    田园他们正经历着有史以来最残酷的一次刺杀。

    好多人受了伤,镖局的人更是死了好多个。

    更甚者,镖局的人开始逃跑,让蒙面人有机会靠近马车,末香和另外一个女子举剑刺了出来,那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快速的闪躲开,直奔车内,抓住了伪装成顾欢喜的丁香。

    “爹!”丁香尖叫出声。

    “欢喜!”顾老实叫出声。

    为首的黑衣人并不太认识顾欢喜,加上丁香穿着顾欢喜的衣裳,又特意画了妆容,不说十分像,四五分总像的。

    他也觉得,被这么多人保护在中间,肯定是顾欢喜无疑。

    “欢喜!”田园惊呼一声。

    “相公救我!”丁香尖叫,用力挣扎。

    影子、田园、顾木齐齐杀了过来。

    韩旭、陆安棠才明白过来。

    这分明就是假的。

    可就算知道是假的,也还得拼命过来救。

    他们也好奇,真的顾欢喜什么时候不见?去了哪里?

    见这么多人杀过来救,黑衣人更不疑,带着丁香快速退着,哪怕手腕被影子的剑划伤,依旧不曾停下。

    他带来的人见他得手,立即围过来护着他,让他有机会带着人逃走。

    “追!”

    田园高喝一声,影子、顾木立即追上。

    那厢,末香立即让队伍继续前行,不管如何,也要先把老爷送回边疆去。

    只要让敌人一直以为,被他抓走的就是夫人,凭夫人的机智聪明,一定可以平安到达边疆。

    抓住丁香的黑衣人见田园、影子、顾木一直穷追不舍,连马车里的人都不顾,再不怀疑抓到的人是假,带着快速离开。

    留下一队人应付着,阻挡。

    天空开始下雨。

    顾欢喜在路边找到一个小屋子,看样子就是给来往行人遮风挡雨的地方。

    眼看天色渐渐黑下来,顾欢喜在小屋子外转了转,后面还有个茅房,屋檐下还有柴禾。

    边上写着,“用了柴禾,请往陶瓮里放五文钱!”

    顾欢喜本想往里面放五文钱的,但是想想,决定什么都不做。

    拿了柴禾回屋子,在角落里生了火,接了雨水熬粥。

    坐在一边啃着馒头。

    这么一天下来,身上有股馊臭的味道。

    “这样子或许更像一个乞丐!”顾欢喜这么想着。

    拿了棍子慢慢的搅拌着锅里的粥。

    她心里还是担忧的,但是这个之后,她必须镇定,不管遇到什么,遇上什么人,都要镇定。

    怀里的匕首是太子殿下给的,不过她把宝石给弄掉来了,还特意把匕首外壳给磨损了一下。

    外面的雨下的可真大。

    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人会来的吧?

    顾欢喜想着。

    “驾……”

    一辆马车快速前行,身边是数十匹马。

    “殿下,前面有间小屋!”

    马车内

    陈涵宇看了一眼,红着眼眶的丁香,沉沉唤了句,“田夫人……”

    “我,我……”丁香轻轻的出声,又吞了吞口水,“我饿!”

    “……”

    顾家的娇女,陈涵宇想,定是千娇百宠长大,又得了田园那么个爱她如命的夫君,该是吃不得苦,受不得累。

    陈涵宇深吸一口气,“去小屋休息,再想办法弄些东西过来给田夫人吃!”

    这是田园的夫人。

    想要拿捏住田园,也只有用这个人来威胁田园屈服,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有事!

    “是,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