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找上门来(1更
    顾欢喜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用意。

    这披风做工惊喜,用料讲究,柳婶子还算有些见识,一眼就看了出来。

    忙接过了钱,“不麻烦,不麻烦!”

    拿了钱便出门去了。

    这七月的天,倒是有不少吃的。

    有些人家桃子出的迟,有桃子吃,也有葡萄吃,李子、梨子,柳婶子在街上转悠了一圈,一样买了一斤,又去买了猪肉,买了条鱼。

    想着孕妇可能吃不下鱼汤什么的,但还是买了,万一吃得下去呢。

    吃不下去,若是得了允许,她可以端去给小外孙吃,虽说有些不讲究,可她们这样的人家,又哪来这么多讲究。

    又去请大夫,只是大夫出诊去了,便和学徒约好等大夫回来,请她走一趟。

    回到家中,顾欢喜真歪在炕上,一手摇晃着扇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喜,我回来了!”

    “婶子回来了!”

    “我梨、葡萄、李子、桃子各买了一斤,你看看喜欢吃什么,我明儿再买!”

    “多谢婶子!”

    柳婶子笑笑,“谢什么谢,我去洗了给你端过来,哦对了,我还买了鱼、猪肉和肉骨头,一会煮了给你吃!”

    “嗯!”

    顾欢喜对柳婶子还是满意的。

    想着等离开的时候,留些钱财给她,让她这辈子不这么辛苦。

    柳婶子把果子洗了,放在干净的陶盆里端进屋子。

    顾欢喜先拿了个李子吃,咬了两口觉得没胃口,又吃起葡萄来。

    这葡萄酸酸甜甜,倒是极好。

    “婶子,这葡萄好吃,你别站在,坐下来一起吃吧!”顾欢喜招呼道。

    柳婶子笑,坐下拿了李子吃着。

    就听到敲门声,“可能是大夫来了,我去开门!”

    柳婶子去开了门,却是她闺女宛西回来了。

    “娘,听说你请了大夫,可是病了?”元宛西抱着三岁半的胖儿子。

    担心的看着自己娘。

    “不是我,是住在家里的客人,她有些不舒服,我去请了大夫过来给她看看!”柳婶子笑道。

    “真没事啊!”

    “没事,你不必担心,我好着呢,吃嘛嘛香!”柳婶子笑道。

    本想唤女儿进屋子坐坐。

    顾欢喜慢慢的走了出来,“婶子,这是你女儿?”

    “对呀,这是我女儿宛西,宛西啊,只是小喜!”

    顾欢喜、元宛西微微颔首。

    算是认识了。

    顾欢喜便看着元宛西怀里的孩子,“我这边有果子,带着孩子过来吃吧!”

    小孩子小,却懂一些。

    “吃果果,娘,吃果果!”

    “这孩子!”元宛西有些难为情,但孩子叫嚷着要吃。

    她也只能厚着脸皮跟着进了屋子。

    她相公在家排行老二,上面一个哥哥,下面一个弟弟,均已成亲,有了孩子,一大家子住一个院子格外拥挤,她倒是想回娘家来住,可她相公不肯,为此只能在婆家熬着。

    进了屋子,顾欢喜便招呼孩子吃东西,“你拿着给他吃吧,孩子还小,别噎着!”

    “嗯!”

    元宛西拿了个李子,让孩子小小口咬,不免打量着含笑看她孩子的顾欢喜。

    这妇人长得不错,虽然被晒黑了些,但看的出来,和她们是不一样的。

    “你喜欢孩子?”元宛西问。

    “嗯,我喜欢!”顾欢喜轻声道。

    看着元宛西的孩子,顾欢喜伸手轻轻放在肚子上。

    如果这次有了孩子,她一定好好的保护他,不让任何人伤害他。

    顾欢喜招呼元宛西吃果子,自己也吃着,小声和元宛西说话,身边逗逗她怀里的孩子。

    等到大夫过来,给顾欢喜把脉,“恭喜夫人,您有身孕了,如今一个半月的样子,您好生休息,饮食上,也要格外注意!”

    大夫说了些什么,顾欢喜都没听进去。

    脑子里只有那一句,您有身孕了。

    有身孕了。

    她有孩子了。

    和田园的孩子!

    “嗯嗯嗯!”一个劲点头。

    从包袱里拿了二两银子给大夫,“多谢了!”

    “不必客气!”

    顾欢喜出手这么大方,大夫有些诧异。

    原以为是出来避难的小妇人,却不想手里头倒是有钱人。

    不过这些与他也没多大关系。

    大夫需有医德,给了诊金收着便是。

    嘱咐了几句,大夫便走了。

    顾欢喜倒是沉思起来。

    怀胎前三月并不安稳,她要不要回去找田园?

    可若是不去,以后日子久了,更不能走动。

    所以她决定,前往边疆。

    她可以慢慢的走。

    这个孩子,能在那一夜一次后到来,想来和她有缘。

    她相信他一定也是坚强的。

    顾欢喜要走,柳婶子留不住,也不好强留,但还是笑着送顾欢喜出了城。

    顾欢喜一身破旧的衣裳,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没什么银钱的妇人,慢慢的朝边疆方向走去。

    到八月时,她已经有孕两个月,整个人也更黑黢黢,要不仔细看,谁都不敢相信,她会是顾家那个被捧在手心的顾欢喜。

    但是她觉得,自己似乎更健康,从最初的精神不济,到现在的精神抖擞。

    每到一个县城、小镇,她都会去医馆把脉,得知孩子健康,她就放心继续前行。

    一路上,她坐过小牛车,也跟着行商队伍走过,她为自己的身世编了很多故事。

    八月初十的时候,顾欢喜终于踏入了边疆地界。

    她知道,这里想去将军府,也是不容易。

    因为路上会有更多的人盯着。

    但,语气藏着掖着,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过去……

    军营

    这些日子,田园日子不好受。

    练兵轮不上他,就只能看兵书,不停的看兵书,和太子演练。

    他收到过两次陈国派人送来的信函,送信的人被他杀了。

    太子殿下有心安慰,却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他。

    独自一人在外面行走的人是田园的妻子,而如今到处都在说,被掳走,掳到陈国的女子是田园的妻子顾欢喜。

    这个消息恐怕已经传到了帝都去。

    “砰!”

    田园砸了手中的书。

    太子抬眸看了他一眼,“这么担心,就出去寻找吧!”

    “我能去吗?”田园反问。

    “理论上是不可以的,如今你若是一出去寻找,立即暴露了陈涵宇抓去的人,不是你媳妇,他会派出更多的人来寻找你媳妇,这边疆有陈国的细作,你是知道的,若是都运转起来,我们未必能先一步找到人!”太子淡淡出声。

    看着田园,等着田园的决定。

    田园不贪念权势,不在乎金钱,唯一的弱点便是顾欢喜,他知道,陈国太子也知道。

    所以费尽心思要抓走顾欢喜。

    他这身边,有奸细。

    在得知田园、顾欢喜消息时,也把这个消息传了出去。

    只是这奸细藏的太深,到如今还没抓出来。

    好在顾欢喜平日里深居简出,见到她的人不多,认识她的人更少,结果陈国太子抓错了人。

    再一个也是田园机警,反其道而行之,让顾欢喜自己走。

    顾欢喜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能够在那般困境的时候,救了自己和田园,更能够当机立断,敢自己一个人走。

    “……”

    田园无言以对。

    “我出去走走!”

    “去吧,早些回来,你岳父还等你回去吃饭呢!”

    “……”

    田园脚步一踉跄。

    他如今压根无颜面对顾老实,也不敢面对顾安。

    顾安会毫不留情的揍他。

    军营里的人都知道,正义将军心情不好,因为他的夫人被陈国掳去了,所以将士们见了他,都赶紧躲开。

    田园瞧着,越发烦躁。

    索性去牵了马来,准备出去跑几圈。

    军营大门口。

    顾欢喜慢慢走来。

    “什么人,给我站住!”

    “我……”顾欢喜深深的吸了口气。

    她这会子又累又渴,两个月的身孕,却已经显怀。

    “我找你们正义将军!”顾欢喜说着,摸了摸肚子。

    “你……”

    将士们瞧着顾欢喜略微显怀的肚子,顿时脑补了一出。

    莫非将军在外面有了女人,如今人家有了身孕,上门找将军负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