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刺杀(2更
    田园安排好了人,太子殿下那边也派了人过来。

    他手里有一队人,俗称摸金校尉。

    这些人最擅长便是寻找那些埋葬在地下的东西。

    为成就大业,太子也算是用尽了手中一切的权利。

    真要只为了一个浩瀚王朝,他大不必这么努力,但为了一统天下,他觉得付出什么都可以,史书都是胜利者书写。

    于爱情,太子龙傲并没什么期待。

    因为那些女子,都是一些矫揉造作,口是心非之人。

    加上他母后那么一个人,他更不愿意对后院妻妾付出什么真心,也就是身体有需求了,去去后院,便是如今在边疆,没有人,他也无所谓。

    对于**之事,他更多还是看重皇权霸业。

    这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冷,两军交战,必有死伤,尤其是陈涵宇也不是软脚下,什么都不懂、好高骛远的人,他也是精打细算,深谋远虑,只是手里少了几个有用的人罢了。

    若他手里有猛将,有谋臣,这一场战争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顾安在田园的营帐里商量好事,便起身离开,会回自己的营帐去,路上见自己信任的将领卫金朝军营外走去,每天微微一蹙,便跟了上去。

    卫金出了军营,朝军营后方一个小湖走。

    这个时候湖水早已经结冰,卫金蹲在湖边呜呜低泣。

    “……”

    顾安微微诧异,犹豫片刻还是决定上前,“卫金,你哭什么?”

    “啊?”卫金吓了一跳,回过神发现是顾安,才松了口气,“将军!”

    “你哭什么?”顾安沉声问。

    盯着黑暗中的卫金。

    卫金犹豫抽噎几下,“将军,我想家,想我媳妇,和我儿子!”

    “……”

    顾安虽已经猜到了大概,但听卫金这么说,还是感慨万千。

    当初他不知道自己爹去了何处,妹妹在什么地方,娘昏迷不醒,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守在娘床前压抑低泣。

    顾安找了块石头坐下,“卫金,过来坐!”

    “末将不敢!”

    “啰嗦,喊你过来,你就过来,那么叽歪做什么,还是不是男人?”

    “……”

    卫金搔搔头,走上前挨着顾安坐下,却有些不安,“将军,我是不是犯军纪了?”

    “算是吧!”

    “……”

    卫金闻言,深深的吸了口气,抬头看着夜空,轻轻说道,“犯就犯吧,其实我倒不怎么怕挨军棍,我只是怕死在这边疆,一辈子都回不去,我出来的时候,我儿子才两岁,白白胖胖的一个小子,我可喜欢了,我媳妇也很温柔,说话细声细气的,就是我娘……”

    卫金微微一顿,叹息道,“我娘脾气不好,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磋磨我媳妇,会不会打我的儿子!”

    “你不是有些奖赏,托人寄回去了吗?”顾安问。

    “嗯,都托人寄回去了,希望我娘看在那些东西的份上,对我媳妇好些!”卫金说着,看向顾安,“将军,我不想做小将了,我想做大将军!”

    “可以啊,过几日上战场的时候,你冲在前头,多杀敌人,多立军功,很快就是将军了!”

    “嗯!”

    顾安很少安慰人,看卫金这般,他知道,卫金想家。

    他何尝不想。

    想爹娘、想弟弟妹妹,更想远在帝都的阿爷、阿奶。

    他也想回去,可是生在这个职位,有什么资格言回去,盐离开。

    只能咬牙坚持,不后退,只许往前走。

    拍拍卫金的肩膀,“走吧,回去了!”

    “嗯!”

    两个人慢慢的往前走,却不想,忽地跳出十几个黑衣人。

    朝两人刺来。

    “卫金……”顾安怒喝。

    没有想到,卫金竟是叛徒。

    “将军,不是我,我不知道!”卫金是真的不知道。

    他只是想出来放松一下情绪。

    却没想到会有刺客。

    顾安却不与他说那么许多,快速拔剑去迎敌。

    来的人十分强悍,每一个武功都极高,让顾安疲于应对,长此下去,根部支撑不下去。

    这黑衣人也避开了卫金,只留一个和卫金对打,其他人都围攻着顾安。

    黑暗中,刀光剑影,鲜血弥漫。

    军营里。

    田园待顾安走后,忍不住拆开了顾欢喜给的第二个荷包。

    里面是顾欢喜的小像,还有顾欢喜写给他的书信,让他保护好自己,也保护好顾安。

    “顾安……”

    想到顾安,田园觉得,应该把顾欢喜的书信拿去给他看看,免得他心里觉得,他妹妹嫁了人,就不拿他这个哥哥当回事。

    田园起身出了营帐,朝顾安的营帐走去,却不见他人,唤了他的侍卫过来问,“看见顾将军了吗?”

    “出去了!”

    “……”

    田园本想着,顾安已经是个大人,又是个大将军,要手段有手段,要本事有本事,应该不会有事,但有想着万一出事,他在欢喜跟前不好交代,“你带两个人,我们去找找看,这个时辰了,还在外面晃荡,万一遇到刺客就可糟糕!”

    “是!”

    田园带着人出了军营,暗处一个人冷哼了一声,又悄悄的去传递消息。

    田园到了军营门口,问了一下顾安的离去的方向,带着人慢慢的走。

    他知道这后方有一个湖,顾安兴许跟着他下面的小将去湖那边了。

    黑暗中,田园走的不算快。

    甚至还有点慢慢的,想着等他到的时候,顾安的事情已经处理好。

    “将军,您和顾将军关系真好!”

    “他是我大舅子,你说呢?”田园反声道。

    听到打斗声传来,田园惊呼一声,“不好,你们快回去搬救兵!”

    快速的朝前跑去,却被几个人拦住了去路。

    而跟着他前来的小将,已经被杀。

    “你们是陈国的人吧!”田园沉声。

    伸手摸向自己的腰间。

    这是太子给的软剑,他有,顾安也有。

    就是为了预防在危机关头,手中没有武器。

    刺客却没有说话,快速的袭击过来。

    田园抽了软剑,快速还击,并释放了求救信号。

    这些刺客,敢在军营附近行刺,定是陈国派来的死士。

    来行刺就是抱着必死之心,为此田园丝毫不敢大意,他得斩杀了这些人,去救顾安。

    软剑用着到底不如大刀来的利索,总有种软趴趴的感觉,田园在杀了一个死士之后,夺了他手中的剑,用起来才稍微顺手,速度也更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