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吃狗粮(2更
    浩瀚王朝胜利了。

    陈国灭亡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

    对于老百姓来说,这是好消息,因为他们的儿子、丈夫就能回来了。

    对于苍云、大周来说,却不是一个好消息。

    鞑靼是自己投降的,所以并没有多少改变,还能得到不少好处,鞑靼也有几个闹事的,但又有几个敢掀起风浪。

    陈国可比鞑靼强大多了,还不是被灭的干干净净,皇室中,还有几个能够振臂高呼?

    那些出嫁的公主,不管出嫁多么的高傲,这会子为了自己,为了夫家,无不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或出家,或自戳,能活下来的又有几个?

    曾经耀眼的皇朝,一朝崩溃。

    苍云、大周自然怕,怕太子带兵打过去,所以两国结盟了。

    苍云嫁了一个公主去大周,大周也嫁了一个公主去苍云。

    对于他们的结盟,太子得知消息后,只是笑笑,这与他何干?

    他如今暂时还不会攻打苍云、大周,得让浩瀚休养生息,得把陈国这片废墟建立起来。

    休养生息,十年,十年后,他定将苍云、大周拿下。

    一统了这天下。

    太子对小三、小四是喜欢的,他的亲儿子都没抱过,倒是把两孩子抱在怀里仔细看了看,“像你们爹!”

    田园一听,笑的像个傻子,“眼睛像欢喜,眉毛像我,鼻子也像我,嘴唇倒是像欢喜的,力气大,这点随我!”

    那一脸的小得意,让太子想踹他几脚。

    念在她斩杀了陈国皇帝,立了大功,忍了。

    “嗯,你言之有理!”

    田园笑。

    伸手把小三抱在怀里,然后感觉到一股滚烫烫,笑着说道,“小三尿了,我给他换尿片!”

    “……”

    “……”

    太子沉默。

    众将军沉默。

    这,这……

    这真是那个战场上无往不利的正义大将军?他在给孩子换尿布?

    那些丫鬟、婆子是干什么的?

    不管他们多么错愕,田园在一边给小三换了尿布。

    又把小三塞到太子怀里,把小四抱了去把尿。

    “……”

    “……”

    这正义将军。

    太子失笑,抱着三个多月的胖小子。

    逗了逗他。

    小三顿时呵呵呵笑了起来。

    “臭小子,我逗了多久都不小,殿下逗你就笑,等长大了,我非打你屁股不可!”

    “……”

    田园这话,太子不信。

    就拿顾欢喜坐月子来说。

    一般妇人坐一个月,顾欢喜生了两个坐两个月,说得过去。

    可田园要她坐半年。

    吃的用的穿的,田园打点的比丫鬟、婆子还精心。

    也决定好了,等顾欢喜坐好月子才出发回帝都。

    一来是顾欢喜刚刚生产,身子还虚弱,不能长途跋涉,二来也是顾安受伤的身子需要静养,罗氏也需要调理。

    如此这般决定,倒是得到所有人的赞同,到时候回帝都过年便好。

    太子也有很多事情要忙,虽说事情吩咐下去就好,但能用的人就那么几个,打战田园行,如今你再让他丢了孩子顾欢喜去管理军队,打死他,他都不会去。

    太子也没指望他现在还能做点什么,索性提拨了一批人上来,让梁辰先教着,又把顾康用起来。

    太子和顾城共处过,觉得那已经是个天才,和顾康相处几日,顾康说话做事,更得他心。

    顾康比起顾城,心更狠,手更辣。

    想法比起顾城来,更老练很多。

    这样子的人,其实很难掌控,尤其是顾康现在才十几岁,若是等他大些……

    太子想重用顾康,但是又不太敢用。

    但目前来说,顾康还是要用起来。

    田园看了一眼太子,又问道,“殿下最近不忙吗?”

    “嗯,有下面的人去处理,我也可以略微偷懒一二,哪像你,整日这般惬意!”

    “能者多劳嘛!”田园笑着。

    把小四收拾好。

    抱在怀里。

    众大将觉得这场面有些不忍直视,纷纷起身告辞。

    待人都走了之后,田园才问,“殿下可是遇上烦心事儿了?”

    “说不上烦心,只是有些事情,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还有殿下拿不定主意的事情!”

    太子看着田园,想了想才说道,“你觉得,顾康可重用吗?”

    “……”

    田园闻言一怔。

    让丫鬟过来把小三、小四抱下去,“抱夫人那边去!”

    “是!”

    大厅里,就剩下田园、太子。

    “殿下,您怎么了?”田园问。

    仔细打量着太子的神色。

    太子哑然失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若顾康二十来岁,我定敢重用他,但他现在才十几岁,他的手段,你也是知道的,比起你和顾安来,更狠辣,更无情!”

    这点,田园也知道。

    顾康的手段,真的很狠辣。

    “殿下所言,我也想过,要不要和欢喜说说,顾康这样子,我也不好多劝,可若是长此下去,我也怕他误入歧途,最终害了自己!”

    “你能想到这里,便是懂我的想法了,我如今用着他,但到底不敢太过于重用,你好好和他说说,也开导开导他,有些时候,得失心不要太重,对人对事,多一分宽厚,方可得人心!”太子道。

    他想要将苍云、大周拿下,顾康这样子的人才,就不能折损。

    “殿下放心吧,我劝不了他,有他姐姐在呢,他最听他姐姐的话,我晚上和欢喜说说,让欢喜劝劝他,莫要太过于纠结于过去的仇恨中,其实殿下也看的出来,当初是陈涵宇还活着,陈国还未灭亡,顾安又受伤未醒,他心中有恨,所以说话做事狠辣了些,现在应该好了很多吧!”

    田园搔搔头。

    他还真没怎么去关心顾康。

    “你说呢?”

    要真有所改变、收敛,他能特意提点?

    自然不会。

    “我让欢喜劝劝他!”

    别的田园也不能保证。

    “劝劝吧,告诉他,人要往长远看,更要往未来看,不要总是惦记着以前,记着仇恨,也告诉他,只要他高高在上,伸个手指头就能把人摁死,谁还敢去招惹他?”

    “殿下所言甚是!”

    田园又给太子殿下拍了拍马屁。

    太子失笑,“你啊你啊!”

    到底是掉在福窝里的人,想法天真了些,人也开朗不少。

    看眼角眉梢的笑,便知道,他是幸福的。

    是啊,这样子,谁不幸福呢。

    妻子、儿子热炕头。

    和他这个孤家寡人,到底是不同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