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出手打人(顾安番外3更
    门又被敲响了,顾大一瘸一拐的先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挑着水的卫光棍,“我来送水!”

    “进来吧!”顾安说着,让开了身子。

    卫光棍把水倒满水缸,擦了擦头上的汗。

    “喝点水吧!”杨敏笑盈盈的递过去一碗凉白开,卫光棍看了杨敏两眼后匆匆别过头去,接过水碗就咕噜两下喝完。

    “嫂子,顾大,我就先走了,还有几家等着我去呢!”

    “唉你等等,我有事跟你说!”杨敏连忙叫住人,“我家后院还需要人帮忙锄地,我瞧你干事利索干练,就打算拜托你的,你要是愿意,我付你二十文钱,你看行不行?”

    卫光棍看了一眼顾安,只见他点了点头,这才一口答应下来,“嫂子,平时顾大也处处照顾我,这钱银我就不要了,今儿个下午就有空,然后过来帮忙干活!”

    “不行,这银子还是要给的,那就说好了下午过来!”杨敏连忙摇头,这人情可不能用在这个地方,顾安不能干活,她也做不了这些重活,以后还得多拜托拜托他呢。

    见如此,卫光棍也不推脱了,送走了卫光棍后,杨敏就折身回去清洗那些菜。

    洗好菜,在家里翻番找找,见后院有几捆竹子,杨敏试了一下拿不动,杨敏摸着下巴想了想。

    见人不在院子,杨敏敲了敲顾安房间的门,一会儿后门就打开了,顾安面无表情的看着杨敏,“有事?”

    杨敏也习惯了他这幅死人脸,撅了噘嘴,“我见后院有些竹子,想请你帮我把竹子搬过来,我做个东西!”

    顾安没说什么,越过杨敏就往后院走,一只手就扛起那一捆竹子。

    杨敏对此倒是很诧异,但是想到顾安每天早上好像都有锻炼也就理解了些,但这体质也太好了吧,哪里有人残废了之后还能有这么大力的。

    找了把柴刀,杨敏坐在院子里,比划着竹子,握紧手中的柴刀用力劈下去,柴刀头插入地面,杨敏脸黑了黑,找准角度,再次用力砍下去,柴刀却只砍进表皮。

    看来是她高估了自己的力道,这一来二去震的虎口发麻,正发愁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人,刚刚抬起头手中的柴刀就已经不见了。

    “你说,我来!”顾安抿着唇说道,杨敏很快反应过来,嘿嘿一笑后把位置腾出来,说出自己大概要做什么。

    顾安很快就动手了,一刀下去干脆利落,竹子瞬间被劈成两半,比用锯子切割的还要平整些。

    那头听见声音的小宝也是好奇的凑过来,竹子做成象橄榄形,两头开口,寻了刨子将剩下的刨成片。

    浸湿了手就开始编制竹筐,本是用翠青的竹子做更好,但现在谁去给她砍竹子?她想给自己编几个竹筐以后方便用,以前跟着舅舅做了好一阵子。

    认真的编着手里的竹筐,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的男人此时注视着自己。

    顾安看着认真的小女人,动作熟稔的很,像是做了很久的感觉,她不是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又怎么会记得这些?

    虽是这么想的,但没有说出口。

    很快的做好了一个竹筐,将上下打磨了一下防止伤手,杨敏看着发红的手,这手还真是娇嫩,不像是做惯了农活的,该不会这身子原主是个富家小姐吧?

    将东西整理好后,杨敏就领着小宝洗衣服去了,顺便带上了新编的捉鱼筒子。

    “娘,我们要去捉鱼吗?”

    “嗯,只要咱们抓到鱼,就能有鱼汤喝了!”

    “我还没有吃过鱼呢,娘,鱼好吃吗?”小宝小声问。

    “好吃的很,等娘做给你吃!”杨敏摸摸小宝的头。

    带着小宝往下游走。

    下游一般没人会去洗衣服,也不会有人发现她在那里放笼子。

    竹笼子腰上两个相反口,用竹篾编的漏斗状盖子盖上,鱼进去了之后出不去,这种也就抓抓鲶鱼和小鱼,不过,能抓到鱼就好,不管什么鱼,都是鱼。

    往上走的时候瞧见旁边草丛中红红的果子,往那边走去,摘了几个放在手里,这不就是茅莓吗?记得小的时候在乡下没有什么好吃的。

    偶尔去市里赶集才能买点零嘴水果,这种就是他们的零嘴了,甜甜的很好吃。

    “娘,你摘这个做什么?村里的大人说这些都蛇吃的,吃了会死人!”小宝不解的问。

    杨敏哼哼两声,“那是他们没见识,先不说其他的,他们说的那种叫做蛇莓,那种不能随便吃,这种叫做茅莓,酸酸甜甜的很好吃呢,而且蛇莓吃了对身体也有好处,就是不能多吃而已!”

    小宝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娘知道的真多!”

    摘了一捧在水里洗了洗,塞一颗进小宝的嘴里,小宝捂着嘴惊讶的喊,“哇,娘,这个好好吃!”

    “是吧,娘给你多摘一点回去吃!”从怀里抽出帕子,摘了好些洗干净的递给小宝。

    小宝却不着急吃,拿了几颗送到杨敏的嘴边,“娘也吃!”

    杨敏一愣,随后含笑咬下茅莓,只觉得甜到了心里,小宝再摘了好些小心翼翼的放在兜里,带回去给爹爹也尝尝。

    到中游洗衣物的时候,免不了遭受一群闲的没事做的女人的议论。

    “哟,这不是顾大买来的新妇吗?顾大也是放心,这外头买来的啊心终究是野的,搞不定哪天就跟着外头的野汉子跑了呢!”说话的女人体态圆润,头上戴着两个素银簪子,满脸的讽刺刻薄。

    “哎哟,田贵家媳妇,你管人家做什么啊,这顾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哪里轮得到你来管?”说话的人杨敏认识,上次大旺媳妇来的时候跟她提起过。

    这人是村里的一个寡妇,赵茜,今年二十八,可怜的很,从小就死了爹娘,被卖来卖去的,好不容易嫁个人家,还没一年就死了。

    不少人都骂她克夫,她也就再没嫁过人,绣的一手好刺绣,还有自己的三亩水田,一个人过的倒是自在。

    大旺媳妇还说,这寡妇眼睛特别毒,不喜欢的就不给个好脸色,平时对人倒是温和,两家有点交情。

    田贵媳妇李氏,嫁人后六年才生下一个儿子,直起腰干后说话就愈发的刻薄,大部分人都不喜欢与她交好,家里的男人倒是个敦厚老实的,公婆不太喜欢这个媳妇,要不是有了个儿子,估摸着早就被赶出去了。

    小宝躲在杨敏的身后,胆怯的看着一群人。

    杨敏轻轻拍了拍小宝的脑袋,并不理会这长蛇妇,蹲下身子洗衣服,小宝则是坐在旁边吃着茅莓。

    “吃什么呢,也不怕吃死了去!”小宝手中忽地被人用力的拍了一下,茅莓尽数落入水中,小宝眼眶红了红,无助的看向杨敏。

    杨敏停下手里的动作,伸出手快速的在李氏的手臂上狠狠掐了一把,李氏痛呼出声,杨敏快速的将小宝拉入自己怀里。

    “你这婆娘说话怎这么难听,是早上吃了屎吗?我家吃什么干你底事,嘴巴这么臭也不怕遭人嫌!”杨敏讽刺出声,脸上都是怒色。

    李氏揉着手臂,上前就拽住杨敏的手,“你这蹄子竟然动手打我,没教养的浪蹄子,果真花钱买来的难驯!”

    “我是不是买来的关你什么事?只要我家顾大喜欢就够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打你了?分明是你拍掉我家小宝零嘴在先,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来兴师问罪了!”杨敏紧紧的捏着衣角,瞪着眼睛顶回去。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弱气下去,不然就只有被踩在头上骂一辈子的份。

    赵茜走过来将两人分开,“好了,都是住在一个村子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田贵家媳妇你可给你家小子积点口德吧,这往后哪里有姑娘愿意嫁给他?”

    一听是谈论自家儿子的事情,李氏想闹腾也不敢继续闹腾下去,剐了几眼杨敏,这才气呼呼转身,端了盆子往家里走,边走还骂骂咧咧。

    赵茜看向杨敏,“她向来如此,妹子你莫放在心里,这是给顾大和小宝洗衣裳呢?”

    杨敏面色渐渐温和下来,点了点头,“多谢……了!”一时间不知道喊什么好。

    许是知道杨敏在想什么,赵茜笑道,“论年龄,你可比我小许多,如若不嫌弃的话,唤我姐姐罢,我瞧你生的标志,是个讨喜的!”

    “茜姐笑话我了,你不嫌弃我才对,我初来这儿,很多事儿都不清楚,还望姐姐多多照顾我呢!”杨敏拉住赵茜的手,笑的真诚。

    赵茜见她性子也的确是个好的,不骄不傲,可以相处,赵茜面上笑容多了几分真切,“那感情好,我一个人住也的确闲得慌,以后啊,多来我这儿走走!”

    跟赵茜聊了一会,杨敏就借着要回去做饭的由头脱身了,回去的路上特地去重新给小宝摘了些茅莓带回去。

    一路上小宝都安静的出奇,杨敏没多问。

    回去后见顾安还坐在院子那儿看书,让小宝去洗茅莓,自己去那边晾晒衣服。

    小宝捧着茅莓坐在顾大的旁边,无精打采的。

    顾安疑惑的放下书,“小宝,你怎么了?”这次女人出去洗衣服的时间长了很多,回来后小宝就没什么精神了。

    “今天娘跟一个女人吵架了,是因为小宝!”小宝紧抿着唇,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顾安皱眉,打架?“你跟爹说说!”

    小宝将当时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包括杨敏给他吃茅莓的事情,听的顾安双目微眯,倒有几分赞叹的味道。

    知道保护小宝,还不赖。

    只是她怎么知道那东西能吃?想着从小宝手中捻了一颗放入嘴中,味道还行,小孩子大概都喜欢吃这些。

    转身看向杨敏那边忙碌的身影,眸光深邃。

    杨敏晒好衣服后就开始烧火做饭,今天送来的白菜脆嫩脆嫩的,简单的做了个炒白菜,挑出了两个送的苦瓜。

    杨敏从纵面切开,再把中间的瓤挖去,苦瓜内层的薄膜被剜的干干净净,切片,最后起锅用热水焯了一遍,去了些苦味儿。

    整套动作轻车熟路,等热油滋滋的爆着时,那边蒜也顺势下锅,再打个鸡蛋翻炒,最后入苦瓜,一会儿便有轻微的菜香飘出。

    一道菜炒完,杨敏觉得还缺了些什么,便打了个鸡蛋切了点肉丝,做了个肉丝汤,三个人,也还算是可以了。

    喊了爷两来吃饭。

    小宝情绪不太好,杨敏瞧着,心里有些担心,却什么都没说。

    等吃好饭,洗碗洗锅,有小宝的帮忙很快就做好,一家人坐在院子中,杨敏拿出布料来给自己做先前未做完的拖鞋,模样格外认真。

    撇了一眼旁边心不在焉的小宝,杨敏还是放下手中的针线,走到后院找了几根蒲草,干咳了两声后开始编草蚱蜢。

    小宝起先还好奇,自家娘亲要干什么,只是越到后来便看的越是入迷。

    不一会儿,一只小巧可爱的草蚱蜢就做好了,杨敏将蚱蜢放在小宝的手中,“喜不喜欢?”

    小宝连连点头,捧着手中的蚱蜢爱不释手,揉了揉小宝的头,“喜欢的话去跟招娣他们玩吧,带你摘的茅莓去给他们吃!”

    小宝用力的点点头,随后乐呵呵的跑出门了。

    杨敏瞧着,微微一笑。

    低下头继续做着手里的活。

    顾安看了她一眼,抿唇不语。

    大旺听见有人喊她,打开门就看见小宝站在门外,脸上的笑容盖都盖不住,这孩子自从杨敏来了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也算是熬出头了。

    “小宝啊,你怎么来了?”大旺媳妇也喜欢这个乖巧的孩子,不似自家那么顽皮。

    小宝捧起手里的茅莓和蚱蜢,“娘喊我来找哥哥姐姐玩,还让我带来了这个好吃的茅莓!”

    一听到好吃的大旺媳妇身后几个孩子都凑过来,大旺媳妇疑惑的接过小宝手里的帕子,打开一看,这不是蛇莓吗?这东西怎么能吃呢?

    “这个东西吃得吗?”卫招娣捏起一颗,疑惑的问道。

    小宝立刻点头,“娘说了,这个能吃,不会死人的,我今天吃过了,娘也吃了!”

    卫是弟连忙捻了一个塞入嘴里,随后眼睛都亮了,“娘!这个好好吃!甜的!”

    听见这么说大旺媳妇才放下心来,把东西还给了小宝,“那你们去那边玩,小心点别摔着了!”心里想着那妹子倒是个有点见识,知道这东西能吃,也宠着这孩子。

    院子里只剩下杨敏和顾安两人,一人看书,一人缝拖鞋,好一会儿后顾安才打破了平静,“你今儿个跟李氏打架了?”

    杨敏抬头,对上顾安的眼睛,看不出什么神情,一想到那李氏心头就不快,鼻子里出气,“哼,哪里算得上打架,我要跟她打架,她不掉块肉才怪!”

    “她拍了小宝的手,我就掐她一下,也不算过分吧,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真是的!”一说起来杨敏就觉得可气。

    顾安抿了抿唇,在嘴边的话终是没问出口,他想问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靠近他,有什么预谋。

    若说一个人失忆之后还能知道这么多事情,他是不信的,但不知道为何,看到女人这张气愤的脸,他问不出来。

    再过了一会,卫光棍就来了,杨敏去指挥锄地,顾安则是进了房。

    看着卫光棍卖力干活的身影,杨敏不由得想起了顾安,他那脚已经那样了,这辈子算是治不好了吧,想了想还是觉得可惜。

    家里没个能干活的男丁会累很多,比如这种锄地的小事都要去请了别人做,除了锄地还帮忙打理了一下猪圈。

    取了钱给卫光棍,“谢谢嫂子,我这就走了,家里还有点事!”卫光棍说完转身就走,片刻不多留。

    杨敏去虚掩了门,继续将没做完的拖鞋给做完,瞧着天色还挺早的,杨敏将大旺媳妇送的菜种催好,放在那儿明天就可以下种。

    小宝这个时候也回来,满头大汗的,身上脏兮兮,看得出来玩的很高兴,浸了帕子给他擦擦身上的汗水,“今天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是弟哥哥给我讲了好多有趣的事情呢!”小宝说着拉着杨敏到摇椅上坐下,迫不及待的给其说今天听到的好玩的事情。

    杨敏也乐得听他说,一边用蒲扇为其扇风,顾安从屋内出来就看到这幅光景。

    小孩喋喋不休的说着,女人耐心的听,笑的温和,手中的蒲扇一扇一扇的,吹动孩儿的鬓发。

    岁月静好。

    心头微微颤动着,也是许久没有看到这样温和美好的景象,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重新关上了门。

    那边听的入神的杨敏自是没看见,小宝说了一会儿后就挠挠头,如此下来,兴致却没有半分减少。

    “你可记得你今天要跟你爹爹习字?”杨敏阻止了小宝还要继续说下去的动作,小宝这才想起,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立刻就迈开步子朝着书房走去。

    晚上还是三菜一汤,杨敏踩着自己做好的棉拖鞋,心情也好了不少,洗头的时候特地再帮小宝抓了一次虱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