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买药去虱(顾安番外1更
    一定要去买药,必须早些给小宝把虱子都去掉,不然会传染给她的。

    竖日,杨敏一大早的起床给一家人做早饭。

    鸡蛋羹、咸肉饼子、浓粥。

    既香,又能吃得饱。

    她才起床不久,小宝也笑眯眯的过来,帮忙烧火。

    等热水烧好,顾安也起来,杨敏打了热水给他洗脸漱口,才和小宝在厨房做早饭。

    “娘,你对爹真好!”小宝道。

    杨敏笑。

    她对顾安好,那是因为她有工钱。

    顾安是她的衣食父母。

    等早饭做好,一家子坐在院子里吃完早饭,杨敏就让小宝跟着顾安习字,不久后小宝也该到了去学堂了,这家里的吃穿用度也应该稍微减少一些,到时候拿出学费来也不会那么拮据。

    杨敏想到这里,微微一愣。

    她可真是操心,说不定人家特别有钱。

    拿了盆子就去洗衣服,另外还带了昨儿个编的竹篮子,洗的时候碰见了赵茜。

    赵茜热情的过来打招呼,蹲下跟杨敏一起洗,不免问道,“妹子啊,你带竹篮子过来做什么?”

    “待会去那边摘点茅莓回去给小宝吃,这乡下也没什么好吃的,那矛莓甜滋滋的好吃!”杨敏用力的拍打着衣服,一边说道。

    赵茜想到上次卫小宝手里拿着的东西,点了点头,寻思着那东西真的能吃?不过看她家小宝吃的倒是没什么事。

    想起什么,杨敏停下手上的动作,“茜姐,你可知道有什么可以去虱子的药膏吗?”小宝那头上的虱子再不弄干净,她睡觉都不安心。

    赵茜想了想,“我家没有,不过村里有个牛脾气古怪的大夫,他那儿似乎有,你要的话我带你去他那里买,价格肯定不会便宜!”

    何止不便宜,简直贵的离谱。

    村子里好些孩子就算是长了虱子,大人也舍不得花那么多钱去买这个药膏。

    杨敏一听,喜上眉梢,立刻点头,“那你告诉我你家在哪儿,我这趟回去拿了钱就来找你!”

    赵茜自是乐意和杨敏交往,忙告诉杨敏自己家位置,杨敏记下了位置后,杨敏才发现赵茜家距离自家其实不算太远。

    他们这儿算是村子偏上,去赵茜家走个十几分钟也就到了。

    洗完了衣裳,杨敏跟赵茜告别,待赵茜离开之后,又看了看四处无人,才悄悄的走到下游,脱了鞋袜去取竹筒。

    用几片比较大的树叶垫在篮子底下,倒出里头的鱼,一次收获倒是不错,抓到了不少小鱼,还有几条肥美的鲶鱼,油炸小鱼最好吃了。

    把竹筒放了回去。

    又采了不少茅莓用树叶包好,放在篮子里,乐滋滋的回去。

    顾安此时在院子中教小宝练功,倒是乐得自在,瞧见杨敏回来了,小宝立刻跑过去,好奇的看着杨敏手中的篮子。

    “娘,里头装着什么好东西啊?”小宝小心翼翼的问,眼睛亮亮的。

    他本来想跟着娘一起去洗衣服,顺便摘矛莓,可是娘让他在家跟着爹读书。

    爹教了他一会认字,就让他跟着练武。

    他其实更喜欢和娘在一起。

    杨敏放下盆子,点了点小宝的额头,“你怎么就知道是好东西啊?”说完将一大包茅莓塞入小宝的手里,小宝欢喜的不行。

    寻了个小水缸,灌了水,杨敏将得的鱼全部倒进去,小宝好奇的盯着鱼,“娘,你哪里来的鱼?”

    此时顾安也走了过来,疑惑的看着杨敏,“你去抓鱼了?”就她这个小身板能抓到鱼?这些鱼都小的很,没什么肉。

    杨敏自满的插着腰,“哼哼,你知道什么,我昨天做的就是抓鱼的东西,那小河里头的鱼倒是挺多的,刚好抓回来改善伙食!”

    主要是不费银子。

    一个月也就三两银子,如今肉食贵的离谱,要是每天都去买,不出十天钱银就给她败光了。

    可如果有剩下的,那就进她的腰包。

    顾安沉沉的看了她两眼,到底是没说什么,便继续去忙自己的了。

    “小宝,娘要出去一趟,你老实跟你爹待在家里!”杨敏揉了揉小宝的脑袋,小宝立刻点头,表示他一定乖乖的。

    走到顾安的身边,蹲下身子看他练拳,“顾大,我今天要出去一趟,行不?”

    “去做什么?”顾安是听见了杨敏说要出去的事,心里还寻思着她现在愈发大胆,但见人来找自己询问了,心里对其也就默许了。

    真要跑,他也关不住。

    不若给她自由。

    “我约了赵茜,就是赵寡妇去买药给小宝去虱子,顺便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知道小宝曾经那户人家在哪里,看到时候能不能把大黄给买回来!”杨敏轻声。

    一条狗,在农村,应该不贵的吧。

    “暂时先别去,现在有点乱!”顾安站直了身子,俯视杨敏,“你可以去买药!”说完走到藤椅边坐下。

    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杨敏摸着下巴,这个男人刚刚那个角度还有些帅,其实原本他长的也是很好,只是被那道疤破坏了整体美感罢了。

    也是,战场上厮杀,没丢掉性命就不错了。

    杨敏带了一两银子出门,一路上有人看她,嘴里碎碎叨叨,无非是她一个买来的,居然敢明目张胆的走出来。

    她怎么敢?顾大怎么能放她出来,不怕她跑了吗?

    杨敏倒是跟没事人一样继续走,反正嘴长在别人身上,她总这么计较也计较不过来,索**不关己高高挂起,由她们去说,时间长了,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到了赵茜屋前,伸手敲开了门,赵茜的屋子比顾大的要小一半多,不过一个人生活,种种菜什么的,是够了。

    还没来得及迈步进去,就看见卫光棍刚好走出来,神色似乎有些窘迫。

    “……”杨敏微微一愣。

    卫光棍看着杨敏,轻轻的喊了一声,“嫂子!”

    加快脚步离开。

    赵茜热情的招呼杨敏,“你来了,刚刚走的是卫光棍,你也知道吧?”

    “嗯,经常给家里挑水!”对此杨敏倒是没什么好问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

    就赵茜这样子,和卫光棍有点什么,她也管不上,“我们现在去买药?”

    赵茜闻言失笑,“唉?急什么,就算你要回去做饭也还早着,我瞧着你每天都垂着两个辫子,这是未出嫁的姑娘才会有这样子梳头发!”

    “像你,虽是被顾大买回去的,但那也是买回去做媳妇的,既然嫁做人妇,不管你喜不喜欢他,你都是他的媳妇!”

    杨敏仔细想想,有那么点道理。

    可是……

    赵茜又继续说道,“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顾大和小宝想想,也算是我给你提个醒吧,村里那些嘴碎的人可没少拿这点说事,你若是不会,我便教你怎么样?”赵茜拉着杨敏的手,语重心长。

    也是想和杨敏做个朋友,她才管这些事情,若是不然,她也紧闭自己的嘴,什么也不说。

    任由杨敏这样子,反正村里人也不会笑话她。

    杨敏楞在原地,她倒是没有想这么多,也是她少了古代的观念,赵茜说的的确有道理,顾大跟自己虽没有夫妻之实,但也挂着一个夫妻之名在那儿。

    她是不在意名声的,但是顾大和小宝不一样,万一影响到小宝以后怎么办?

    梳一个妇人头也代表不了什么,且顾大现在也没拿她怎么样,甚至连看她的眼神都很纯粹,杨敏认真道,“那就麻烦茜姐了!”

    得到回答赵茜微微一笑,拉着人进了里屋,赵茜的屋子收拾的很干净,也很清爽,还有点淡淡的香气,很是好闻。

    她睡的炕更打理的一尘不染,窗户边有一个老旧的梳妆台,更是收拾的干干净净,瞧着很舒服。

    上面放在一把桃木梳子,看梳齿很是圆润,想来用了很多年。

    赵茜让杨敏坐在凳子上,拿了梳子熟练的给杨敏挽了一个简单的妇人髻,再插上两只木簪子,看起来倒是像那么一回事。

    解开又重新挽了一遍,让杨敏认真看着。

    杨敏学的快,第三遍就学会了,挽的虽不好,但也能看,随后赵茜重新挽上去,“这簪子就送给你了,我年纪大了,配不上这么好看的东西,放在这里也浪费,你喊我一声茜姐,我当你是妹妹,可不许拒绝我!”

    杨敏没有拒绝,道了谢,和赵茜说去大夫那边。

    赵茜见杨敏有些捉急,也不挽留她,带着杨敏出了门,用锁把大门锁好,有说有笑的去那大夫那儿买药,大夫住在村子下游,走了好一会才到。

    杨敏呼呼好几口气。

    一是这身子太差,二是确实有点远。

    眼前是一个大院子,院子里几间小木屋,门前挂着不少鱼干,还有一些鼠干,鸟干……

    杨敏抿了抿唇。

    赵茜伸手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一个相貌清秀的中年男子,看到两人后很是疑惑,赵茜他认识,杨敏却是不认得,忍不住问了句,“赵寡妇,这个是谁家媳妇?瞧着眼生!”

    “卫青,这是顾大家的,我带她你这里买药!”赵茜好声好气的说,毕竟上上下下也就这么一个大夫,谁都不会轻易得罪。

    万一有个头痛脑热,人家不给看,一口气上不来死了多不划算。

    卫青蹙眉,上下打量了一下杨敏,看的杨敏浑身不自在,才沉沉问道,“你买什么药?”

    前些天听说了,顾大那小子买了一个媳妇回家,莫非是眼前这个?

    杨敏轻轻的吞了吞口水,“我买去虱子的药膏!”

    “药膏没有,不过我自己做了一个皂,费了不少功夫,这可不便宜,你确定你一个妇道人家做得了主?”卫青挑眉,不以为然。

    这村里还没有小媳妇来他这里买药,手里有钱的。

    就算真生病了,也是上门去,家里婆婆出钱。

    杨敏点头,“是,你要多少?”

    “你等着!”

    卫青折身进去,杨敏刚想跟进去就被赵茜给拦了下来,“这个大夫不喜欢女人进屋,你要是想买到药,还是别去!”

    心中虽有疑惑,杨敏还是老实站在原地等。

    卫青很快拿了一个油纸包走出来,打开给杨敏看,里头是一小块皂,有股浓郁的药草味,说不上好闻不好闻,味道怪怪的。

    “这花了我不少功夫,一共一百五十文银子,你买么?”

    一百五十文可不少。

    至少卫青、赵茜都觉得很贵。

    赵茜皱眉,忍不住小声道,“怎地这么贵?卫青,你可别讹人家啊!”

    卫青一听就不乐意了,阴阳怪气道,“爱买不买,这东西可不好做,没做好就丢命的差事,一般人还没有呢,要不要?不要就快走!”

    “我买了,但那边的鼹鼠干能不能便宜卖给我一块?”杨敏指了指晒在外头的鼠干。

    她一开始没认出来,后来仔细看,才认出这是鼹鼠干,有大作用的。

    卫青挑眉,倒是笑了出声,“想不到你这小妇人还挺识货的嘛,那鼹鼠干算送你的!”说完将鼠干包了一块一同递给了杨敏。

    杨敏立即接过,认认真真数了铜钱递给卫青。

    然后和赵茜一起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赵茜奇怪的问,“你买这鼠干做什么?这东西可不好吃!”

    “你不知道吧,这东西用处大着呢,一味偏方!”也算的那大夫卖给自己一个便宜了,这鼹鼠难抓且稀少。

    赵茜见杨敏不多说,也不愿多问什么,分路的时候,说了几句话,各自回了家,杨敏回去后马不停蹄的开始做饭。

    小宝帮忙烧火,顾安在外面转悠。

    等饭坐好,一一端上桌。

    饭桌上,杨敏老实的报账,“今儿个我买皂花了一百五十文,那大夫送了我一块鼹鼠干!”

    “嗯!”

    淡淡应了一声,没多的表示,顾安继续低头扒饭,自从这女人来了之后,他的胃口也好了不少,这几天明显的发现力气见涨。

    看来,妹妹说的人是铁饭是钢没错。

    还是要多吃饭。

    “就这样?”杨敏小声问。

    “你希望我怎么样?”顾安反问。

    “……”

    杨敏气结。

    好吧,当她没问。

    用力的刨饭,还给小宝夹了菜。

    吃饭后,杨敏烧了热水,拉着小宝洗澡,用皂给他洗头,小宝忍不住问道,“娘,洗完之后那些虱子就会好吗?”

    “对啊,用几次就全好了,小宝不要用手抓哦!”杨敏一边擦干头发,一边叮嘱。

    她其实想给小宝剪光头发,但怕他出去被小朋友笑话,只能作罢。

    小宝用力点头。

    他喜欢自己干干净净,那样子可以挨着娘一些。

    不用担心虱子爬到娘的头上。

    等小宝洗好,杨敏略微沉思后,主动走到顾安的面前,有些讨好的问,“我帮你洗头发吧,这也几天过去了,要是长时间不洗,你也会长虱子的!”

    她发现这男人这几天就没洗过头发,再这样下去就要臭了。

    顾安这一次没拒绝,轻轻点头。

    素来爱干净的他,长时间不洗也难受,但是他不能太弯腰,又不好和杨敏说,只能忍。

    如今杨敏开口,他自是求之不得。

    杨敏把竹椅放平,让他躺下,用水给他把头发打湿,用了些洗头发的皂角膏,均匀的抹在他的头发上,手在头发之间穿梭,讨好问,“力道还够么?”

    “再重一点!”顾安睁着眼睛看杨敏,这女人手法其实不错。

    “嗯!”杨敏应了一声。

    手中力道加重,还帮其按摩一下头上的穴位,顾安虽是没说,但放松的闭上眼睛,杨敏还是知道他现在很享受的。

    内心也格外有成就感。

    先把人哄好了,以后想做什么,也会方便很多很多。

    洗好头后,杨敏用布巾帮顾安擦的半干,又打了水给他自己擦洗身子,换了干净的衣服。

    杨敏这才去洗头洗澡,三人舒服的坐在前院,吹着晚风,屋子里熏了艾。

    杨敏是想熏香的,但是没有好一点的香料。

    只能退而求其次。

    熏点艾,去去屋子里的味道。

    想起什么,杨敏去撕了三分之一鼹鼠肉,分成三份,递给顾安,“把这个吃了!”

    “干嘛的?”顾安皱眉,没伸手去接。

    “这是鼹鼠肉,能够把体内的虫子驱出来,你说你以前的士兵,肯定有茹毛饮血的时候吧?身体里指不定有多少虫子!”

    “小宝以前还是跟大黄睡的,吃的什么都不干净,再不去驱虫,容易出毛病!”杨敏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小块,味道还真不怎么样。

    顾安犹豫片刻,接过鼹鼠肉,两三下就嚼了吞下去,小宝也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自己吃,见此杨敏这才舒坦。

    总算听话了!

    收拾收拾上、床睡觉。

    至于鱼,杨敏见它们还活着,已经想好要怎么吃它们。

    今天本来想吃的,但是事情有点多,她去买药来回走,也觉得累,便没有做。

    好在小宝、顾安都不是那种嘴馋的人。

    第二天亮,杨敏是被小宝吵醒的,连忙起身穿了拖鞋往后屋走,就看见此时小宝满脸后怕的站在那儿,惊恐的看着恭桶。

    杨敏往里一瞧,小宝拉出了不少虫,杨敏松了口气,摸了摸小宝的脑袋,“没事,这些都是小宝肚子里的虫子,现在拉出来了就好了!”

    小宝小脸煞白的点头,随后红着脸把杨敏推了出去,“娘,这里臭臭!”

    杨敏失笑。

    心里也暖滋滋。

    既是醒了,就睡不着,穿了衣物准备做早饭,这会子顾安已经醒来,问了句,“小宝拉出虫子了?”

    “嗯,拉了不少,这会子正自己收拾,你呢?拉虫子了吗?”

    “嗯!”顾安淡淡应了一声,在院子悠闲的打着拳。

    杨敏挑眉。

    她也拉了呢,虽是不多,但好歹清了一下肚子。

    早上简单的煮了粥,去收拾了小鱼,用面粉鸡蛋锅着,下了油放锅里炸,等熟了撒上盐,倒是一碗下粥的好菜。

    小宝、顾安都特别爱吃这炸小鱼,爷两都吃的肚子涨涨,走不动路。

    杨敏瞧着心里憋笑。

    两个馋嘴。

    今儿个天气不错,顾安把桌子搬出来,在前院树下教小宝识字,杨敏喂了鸡食,抗了一把小一点的锄头去下菜种。

    她已经好多年没干农活,全凭着记忆乱来。

    觉得菜种子下去了,总能发芽。

    种下去后又浇了水,累的出了一身汗,看着整整齐齐的菜地心里生出一种自豪感。

    其实她也想过要自己去耕田,但是全部都要自己来包办,就打了退堂鼓。

    还是再等过段时间吧,最让她发愁的就是家里现在还用的是顾安以前的积蓄,总有山穷水尽的时候,到时候真的会饿死,当务之急还是要寻个能赚钱的路子。

    坐在院子中,杨敏将编好的辫子拆散,学着赵茜教的,挽了一个妇人髻,小宝瞧了连连拍手,“娘真好看!”

    杨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上顾安询问的目光,解释道,“这是茜姐教的,我现在毕竟嫁你为妻,就应当有个妻子的样子!”

    虽然她也不愿意,但是后来仔细想了想,一个头发就可以免去很多麻烦,何乐而不为?而且这个样子似乎更方便做事了。

    顾安低下头,他的妻子么?她倒是说的出口。

    “小宝,你也学累了,去找招娣他们玩玩,一直学对眼睛不好!”杨敏揉揉小宝的脑袋,今天先不着急去洗衣服,这几天洗衣服她发现了一点什么。

    顾安没什么衣裳。

    家里有布料,给顾安做几件。

    “顾大,我给你做身衣裳吧,我瞧你衣裳也就那两件!”杨敏说着站在顾安面前。

    顾安一愣,刚想拒绝,但又想到什么,还是站起身,张开手,杨敏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个男人要比自己高大很多,用软尺量了肩宽,手长,腰围……

    一股女儿香萦绕在顾安的鼻头,挥之不去,这么多年来,除了妹妹、娘,还是第一次跟一个女人这么近……

    皱着眉头忍耐杨敏量完,之后快速与其保持距离,搞得杨敏满头雾水,毛病!就这么嫌弃她?有本事以后都别靠近她。

    心里这么想着,还是去任劳任怨的扯布做衣裳了,顾安皮肤偏黑,选了一件贵气的紫色。

    这边扯着料子,门外就有人喊自己。

    “妹子!妹子!”是大旺媳妇的声音。

    “唉!”答应着杨敏去开门。

    “嫂子你怎么就来了?是不是小宝那孩子不乖?”杨敏忙问。

    不怪她这么问,大旺媳妇的样子,很是着急。

    大旺媳妇连忙摆手,笑盈盈道,“怎么会呢,小宝那孩子可乖巧了,我是听小宝说妹子你这儿有可以驱虫的东西,我想来问你买点给我家孩子,近来我瞧我家那小子喊肚子疼呢!”

    “这事儿啊,你等着我去给你拿!”杨敏答应下来。

    杨敏抓住鼹鼠干撕了三分之一,递给大旺媳妇,“这东西分了给几个孩子吃下,大人也能吃,没什么副作用,钱就不用了,平时我们也受了不少你的照顾!”

    大旺媳妇也没推脱,再聊了几句就回去了,杨敏寻思着这东西可不能再分出去,这鼹鼠肉是宝,以后总有用得到的地方,这没了也不知道去哪里找。

    转身就看见顾安躺在竹椅上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杨敏轻手轻脚走过去,蹲下身子静静的看着顾安,“睡着了倒是比平时亲和多了!”

    这男人没有这道疤肯定好看,五官俊朗,多了一道疤多了几分痞气和凶悍。

    平时那张刻薄的嘴此时也紧紧闭着,杨敏哼哧一声,其实还挺可爱的,转身就进了厨房准备午膳。

    只是她没看见,转身后原本躺在竹椅上的人睁开了眼睛,眸中带着几丝迷茫,几丝探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