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出事打人(顾安番外3更
    顾安在院子里头练功,今儿个院子里少了点动静,他倒是有些不习惯了,看着天色也差不多了,去端了饭菜出来。

    跟女人说的一样,饭菜都还是温热着,炉灶里的火也已经熄灭了,一个人坐在桌前吃着饭,竟有些食不知味。

    躺在竹椅上假寐,心里还想着女人什么时候回来,门就被推开了,睁开眼往那边看去,就见杨敏拉着小宝的手走进来,脸红扑扑,满脸笑意。

    很显然,这一趟出去,收获颇丰。

    “爹爹,我跟娘亲回来啦!”小宝高兴的喊着,迈着小步子就跑到顾安的身边,“爹爹你看,这是娘亲给我买的糖人,可好看了!”

    杨敏将买的东西放下,也坐在顾安的身边休息,“今儿个买了不少东西,你一个人在家可吃了饭?”

    她声音温柔,也没觉得这样子有什么不对。

    “吃了!”顾安回答,“今个儿花了多少银子?”

    难得出声问。

    杨敏嘿嘿一笑,把今天在酒馆发生的事情说出来,“今儿个算下来一文没花,我还赚了不少呢!”说着从怀里把银两拿出来。

    顾安还说什么,面前就多了一只手,疑惑的看向杨敏,就听见杨敏噘着嘴道,“这银子放在你那里保险一点,我这人管不住自己的手,有需要的时候我问你拿!”

    “你不怕我私吞了吗?”顾安不解,这个女人之前还跟自己谈工钱的事情,怎地现在就舍得把赚来的银子给他了。

    “你会吗?”杨敏反问。

    顾安摇摇头,杨敏豪爽的把银裸子塞进顾安的手里,“这不就是了吗,你不会,那我就放心了!”

    “你就这么相信我?”顾安好笑着,手收紧。

    “我自然是信你的!”杨敏冲着顾安俏皮的眨眨眼,她不信他信谁?莫名其妙穿越到这里,要不是顾安的话,现在她保不准在哪里受苦呢,怎么会活的这么自在。

    先前她心存不满,但是这段时间下来,她是感激他的,买了人回来也没有对自己怎么约束过,迁就着她,银子给她,这个家都交给她了,自己闹了脾气,他还主动过来找自己。

    这一切她都记在心里,并且心存感恩,等哪天自己发达了,当然不会忘记他的,他要是一辈子找不到媳妇,自己也养着他。

    想了这么多杨敏才发现自己想多了,这都不知道是多远的事情,也亏她想的这么好。

    顾安看着手里的银子,他听她赚了银子,以为她会说攒钱为自己赎身,却不想她这么相信自己,卖了菜谱就回家把钱给他保管。

    心头微微一动。

    杨敏端了盆子开始清洗猪下水,猪肠是打算做腊肠的,去找了些八角桂皮白芷之类的调料,就开始料理这些猪下水。

    忙活了好一阵子之后,一盆子卤煮火烧就出来了,杨敏抹了一把头上的虚汗,喊了两人过来尝尝。

    “怎么样怎么样?”杨敏期待的问。

    顾安微微点头,“味道不错。”

    “嘻嘻,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清理这些猪下水呢,好吃就好!”说着自己也迫不及待的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

    找了一个大碗乘了满满一碗,去敲响了大旺家门,“嫂子,这是我刚刚做的,想着给你尝尝我的手艺!”

    大旺媳妇连忙接过碗,“闻着都香,多谢妹子你了,今儿个的事情你可跟顾大说了?”

    一想起白天的事情大旺媳妇心头就一阵怕。

    “说了呢,可是吓着嫂子你了?”

    “那倒没有,只是妹子啊,你以后可别再做这些事了,叫村里的人抓住了,可不定留下什么把柄!”杨敏笑了笑没搭话。

    从大旺家回来,杨敏随一家人吃了饭,又吃的有些撑。

    杨敏觉得屁股还疼,将碗筷收拾了,坐在顾安的躺椅上,躺着哼哼,小宝在一边读书。

    杨敏听的昏昏欲睡,想到什么,起身进了屋子,从屋里拿了一个小布包出来,“顾大,你站起来!”

    顾安不解,但还是站起身,杨敏解开布包,里边是一件紫色的长袍,和一双同色的棉鞋。

    杨敏抖开衣裳,在顾安的身上比了比,“嗯,不大不小,宽松一点刚刚好,这双鞋子我是按照你平时穿的码量的,特地做大一些!”

    “觉得怎么样?”杨敏把东西都塞进顾安的手里。

    “嗯,谢谢,我喜欢!”顾安道了谢表示收下了。

    说不出感觉。

    这辈子,除了家里人,还没有人对他这般好。

    杨敏嘿嘿一笑,想不到这木头也会道谢。

    晚上洗完澡后就看见顾安穿上了那鞋子,杨敏想,他应该是喜欢的吧?

    顾安坐在床边,看着桌子上的衣服,心里百味陈杂,她做的,他自然是会穿。

    竖日,杨敏就看见顾安穿了那衣服,吃了早饭后没着急去洗衣裳,她想要做一个小几放在院子里。

    院子里有一颗很大的树,躺在下边纳凉刚刚好,可是差了一张可以放东西的小几,也应该做几个板凳。

    想了就去做,在后房找到了放在角落里的几块结识的木板,找了线锯就开始做。

    一脚踩着木板,另一只手拿了木炭把大概需要的形状给画出来,一脚踩在板子上固定住,另一只手就开始卖力的拉着线锯。

    锯完两块木板之后杨敏的手就开始发麻,杨敏挫败的坐在地上,这身体太柔弱了,但这破线锯实在太遭罪,前世再不济都有一把锯子。

    “我来吧,你告诉我怎么锯!”顾安走到杨敏的身边,捡起地上的线锯,杨敏连忙点头答应,一边提醒着哪里应该偏一点,哪里应该多几寸。

    顾安的力气很大,速度要比杨敏快很多,很快要用的木板都做好了,杨敏再乘着顾安锯木的空档自己也拿着另一把线锯用边角料做了几块木头。

    杨敏画的模子很好,锯好了之后就可以直接用木板拼好,把锯好的木块用锤子打入特地留下来的洞口,没几下就做好了。

    杨敏把小几打磨光滑后,用清水冲洗干净,再打了一盆清水把帕子递给顾安,“谢啦,你擦擦吧,身上有小木屑难受的!”

    顾安接过浸湿了给自己擦脖子手脚,杨敏再用剩下的木板跟顾安一起一口气做了两个板凳,小宝喜欢的不行。

    “这些也是你不知道为什么会的?”顾安一边擦着自己身上的木屑,一边问,这个女人怎么什么都会。

    嬉笑两声,杨敏插着腰,“我厉害吧,对了顾大,你之前是什么人啊,我看你不像普通士兵,又会画画,又会读书什么的!”

    “我会的多了去了,样样都要跟你说吗?”顾安将帕子丢给杨敏,一瘸一瘸的走到竹椅上坐下。

    能的!

    杨敏心里哼了哼,嘴上没说什么,给自己擦了身子去后院转悠了一圈,就乐滋滋的端着盆子出去了。

    洗完了衣裳刚准备回去就碰见要来洗衣裳的李氏,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李氏掐长了声音讽刺,“哎呦,瞧瞧是谁啊,怎地,顾大还没玩腻你啊!”

    “我听是谁,长舌妇?哦我忘记你不喊这个名字了,家里绳子没拴住你让你出来乱咬人?”杨敏也不客气的反骂回去,想起来也有好几天没看见这个女人了。

    李氏插着腰对杨敏的回击没有什么反应,“我听见前几天你还跟人家打架了,果真泼妇就是泼妇!”

    杨敏将衣裳拿出来放在一边干净的石板上,用盆子装了水,毫不客气的就往李氏身上倒,还在说话的李氏喝了一嘴的河水。

    “呸呸呸!你!你竟然敢!”李氏气急,恨不得就这么上来跟杨敏打一架。

    杨敏淡定的把衣裳装进盆里,“我就是泼妇怎么了?你在惹怒一个泼妇之前你就应该想到一个泼妇会怎么收拾你,记住了,下次别再招惹我,不然就不是倒河水这么简单,我定用这木棍打的你头破血流,哭爹喊娘!”

    对于李氏这种人,就要打怕了才行,一个只会嘴上逞能的蠢女人。

    李氏气的直抖,却不敢真和杨敏打。

    她怂,怕杨敏真把她打的头破血流。

    “总有一日,老天爷会收了你!”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老天爷先收了谁!”

    回家的路上取了鱼,再摘了些茅莓,到家的时候小几也晒的差不多了,放在两张竹椅的旁边。

    “怎么样,我这个尺寸刚刚好吧?”杨敏得意洋洋道,顾安在小几上敲了敲,随后点头表示赞许。

    去房中把昨儿个买来的糕点用碟子装了放在小几上,顺手捏了一块放进小宝的嘴里。

    “好吃!”小宝高兴道,随后捏了一块放在杨敏的嘴边,杨敏咬了一口,让小宝小口小口的吃。

    小宝早早就想吃了,只是娘亲没说话,爹爹又不管这些,他也不敢去拿。

    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杨敏对着小宝使了个眼神,小宝连忙捏了糕点,踮起脚递给顾安,顾安伸出手接过,沉思了一会后才放进嘴里。

    见人吃了,小宝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小脑袋枕在杨敏的腿上,嘴咧的老大。

    事情大多都做完了,杨敏去把昨天洗好的猪小肠拿出来,将买来的肉切好加了调料,找了量油漏斗来,将肉都塞进去。

    小宝好奇的看着杨敏,“娘,你在做什么啊?”

    “在做好吃啊,等过几个月啊小宝你就知道娘在做什么了!”这里有腊肉但是没有腊肠,太可惜了,腊肠可是不可多得的美食之一呢!

    这个天,怕坏,杨敏打算熏起来。

    买的肉不多,猪小肠还剩下不少,杨敏想起刘氏那边似乎还有野猪肉,当下就过去了,再买了几斤野猪肉,料理好塞进去,野猪肉虽比不上家猪肉嫩,但是吃起来不影响什么。

    在上头扎了几个洞,将腊肠挂在院子的架子上,再寻了几块布料绑在旁边,防止有鸟来啄食。

    让它晾一会,晚上就搭了架子熏。

    “顾大,棉花下了地之后一直是谁在料理啊?”杨敏这才想起自家的那几亩地。

    “卫光棍,还有卫春贵,你想去?”听出了杨敏的意思,顾安略微诧异,“那不是容易的活!”

    “我有点想去,但是不是现在,收获的时候请人肯定很贵,我是打算到时候我自己去的,你觉得怎么样?”杨敏盘算着说道。

    “按照你说的来吧!”顾安对这些并不擅长,杨敏既然要做,自然是全部甩给杨敏。

    杨敏挑眉,心里头盘算着,一边高兴,顾安这种事情从来都不会拒绝自己,她在很多方面都太过自由了。

    忽然外头有人喊小宝的名字,“小宝,出来玩儿啊!”是隔壁的卫是弟,两人因为年龄相仿性别相同所以玩的要好。

    小宝立刻转头询问似的看着杨敏,“可以去,但是马上要吃午饭了,你去跟是弟说等你吃了午饭之后再一起出去玩,可以带他去摘茅莓,还有你的糕点,给是弟几块!”

    小宝立刻点头屁颠屁颠的走出去,两个孩子聊了一会就各自回去了,小宝回来的时候却不太高兴了。

    “娘,是弟说我怕娘,没出息!”小宝纠结了一会还是主动去问杨敏。

    杨敏伸出手把小宝抱起放在腿上,“什么没出息的,小宝你只要行的端做得正,害怕别人说什么,而且你这不叫没出息,你这叫懂事,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你做的很好!”

    小宝仔细想想,觉得有道理。

    “我听娘的!”

    靠在杨敏的身上高兴的玩着草蚱蜢。

    小宝这孩子对东西都很懂得珍惜,去集市给他买的风车都放在房间的小柜子里好生保存着,就连这草蚱蜢都收的好好,改天一定要给他买许多玩具,一直到那小柜子放不下为止,杨敏暗戳戳的想着。

    午饭杨敏炸了小鱼,再用小鱼煲了个汤,炒了两个素菜,一顿吃的肚子鼓鼓,是弟早早的就来叫了小宝走。

    杨敏就坐在院子里头裁了布打算为小宝做身衣裳,顾安在一边看着诗集,时不时抬头念上两句,杨敏听不懂,觉着文绉绉的没什么意思,怕顾安整天闷在这书本里闷坏了。

    便挑了大旺媳妇跟自己说的外头的趣事儿来说,每次顾安都会认真的听着,她也越说越带劲。

    顾安只觉得这女人无聊的紧,但他不排斥,两人独处的时候都会跟他讲一些邻里乡亲的琐事,别人与她说,她便挑了有趣的跟他讲,他听了,都是些没用的,但看她乐得说这些也没打断,只当是休息了。

    说了好一会儿后,外头忽然有人喊杨敏的名字,疑惑着去开了门,站在外头的是一不认识的妇人,旁边站着的是大旺媳妇。

    “嫂子,这是怎么了?这么火急火燎的!”杨敏不解问。

    大旺媳妇喘着粗气,“妹子,你可随了我去,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说完拽了杨敏就要走。

    杨敏一听不对劲,挣脱了大旺媳妇的手,就站在原地,“嫂子,你可跟我说清楚了,不然这趟我可不会去,甚么人命关天的大事?”

    “这是我弟媳,你应当喊一声黄婶婶,我弟他啊不知道吃了什么全身抽搐,身上还烫的吓人,妹子你上次治好了我们家盼弟,你应该你能治好我弟吧!”大旺媳妇着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杨敏没有回答,她可以理解大旺媳妇现在这份着急的心,但她原本是无心要让大家都知道她略懂医术的事,因为以后会有很多麻烦。

    “妹子,我知道你不想,但是这会子卫青刚好出门了,现在去隔壁村找大夫已经来不及了,不管怎么样你随我去看看吧!当嫂子我求你你!”大旺媳妇着急的拉着杨敏的手,浑身都在颤抖。

    杨敏叹了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人在这里她也不能见死不救,“我知道了,嫂子你等着我回去拿几根药材!”

    浑身发热可能是因为发烧,不管怎么样带上就是了,用小包袱包了几根草药,杨敏看了一眼此时坐在院中看着自己的顾安。

    “顾大,我出去一趟,等我回来再说啊!”说完就急匆匆的跟大旺媳妇走了。

    顾安合上手里的诗集,这女人还会医术?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掬水洗了个把脸,脑子也清醒了许多。

    杨敏跟着人去了,一进院子都看见里里外外的围着许多人,进了房间,就看见床上躺着一男人,面色潮红浑身抽搐。

    “你们把人给按住,我看看是什么症状!”杨敏可不会把脉那一套,等把人按下来之后,观察了一下症状。

    “他这样之前可是吃了什么吗?”杨敏出了房间,面色严肃的看着黄氏。

    黄氏仔细的想着,“这几天相公一直在地里忙活,今儿个午餐吃的是豆饭配了芋头,哦对了,昨儿个新得了一种大芋头,我特地蒸了给相公吃的!”

    “那就没错了,你相公是吃了那东西起了过敏反应,然后又因为平时干活太累,营养没有跟上,高烧产生的高热惊厥现象!”

    杨敏小时候得过一次。

    也记得那个时候醒来之后,舅舅跟自己说现象,村里的人还以为她撞邪了,要请了神婆来给她去邪,要不是舅舅发现的及时,她可能就死在那儿了,因此记忆犹新。

    这时里头的人忽然喊起来,“他媳妇!你快进来看看,二郎他不会喘气!”

    这么一喊在场的人都慌起来了,杨敏连忙进去,“黄婶婶,你把人的上衣扣子给解开!”说完就走向屋外,装了一瓢冷水,冷不丁的就浇在人的胸口。

    “快,去拿了汗巾来,沾了冷水给他降温!”杨敏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掐其的人中,把他的头偏向一边,手用力的掰开嘴,让他开始呼吸。

    一通忙活下来,人终于慢慢开始平静下来,杨敏这才松了一口气,“现在差不多了,不能给他吃任何东西,水也不能给,估摸着卫青马上就回来了,你们到时候一定找他来看看!”

    黄氏跪在床边,“谢谢妹子了,今儿个要是没了你,大朗他指不定就没了!”

    屋子里站着的乡亲都对杨敏刮目相看。

    真没想到,顾大买个媳妇,还会点医术。

    “我可不会那劳什子医术,只是小时候病痛多,因此也记得一些解决方法罢了,我可不是什么都会,正经的你们还是去找大夫吧!”杨敏连忙摆着手,脱清关系。

    她医术是会一点的,但她不想惹麻烦,她要是承认了自己会,那以后村里有事情都会找她。

    一是抢了卫青的饭碗,到时候惹了不快不好处理。

    二是,到时候出了什么毛病,全部的责任都归到她的身上,她还没那么大的胆子和本事能承担起这些,上辈子的医闹给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说起来,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好,再加上舅舅也时不时的有些病痛,所以就去跟着那些老中医学了一些皮毛。

    刚开始的时候那老中医死活不同意,后来自己每天都跑到那里去帮忙,缠着他,一回生二回熟,后来也就终于开始教她一些常识。

    自己还没学出个样子的时候,老中医忽然间就死了,她那个时候才知道,那老中医是害怕自己的手艺没有人能够传下去。

    结果她还是没能传承到。

    “妹子,嫂子都知道,这次还是多谢你,要不是有你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找谁哭去了,这是凑起来的一点银子,你这一次可不能不收!”大旺媳妇把人拉出了房内,找了一个隐僻一点的地方,语重心长道,还从怀里摸出一两银子。

    杨敏连忙就要去推,大旺媳妇直接把银子踹进杨敏的怀里,“妹子,都两次了,你可就收下吧,让嫂子心里好受些!”

    “好吧,不过这一次之后恐怕还会更麻烦一些!”杨敏苦笑着,她已经想到那些村民一个个的都来找自己看诊了。

    “没事的妹子,你要是不想去,就推脱了,这有了两次之后也没有人去找你,没必要看的那么严重!”大旺媳妇见杨敏终于收下了银子,好受了不少,也有心情来开解杨敏。

    杨敏只是笑没说话,留下几根药材之后就出了门,大旺媳妇给的一两银子多了许多的,恐怕是以后还要找自己帮忙,算了,没必要想的这么复杂。

    一路上杨敏内心都不好受,等回了院子,顾安已不坐在那儿了,推开书房的门,这才瞧见正在看书的人。

    顾安应声抬头,今儿个女人满脸的不高兴,跟霜打了的茄子一般。

    “怎么样了?”顾安问。

    杨敏找方矮凳坐下,“治是治好了,原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只是我想着以后那些找我看病的人可多了,而且我不去也不知道旁人会怎么说我!”

    一想到这里杨敏心里更难受了。

    “你若是不想去,谁能强求了你?”又觉得自己想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顾安继续道,“嘴长在别人的身上,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就好了,治与不治全在你!”

    “再者,你若是有了这个本事,出了什么事,旁人更会偏袒着你,还是你对自己没什么信心?”第一次见女人这般表情,顾安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仔细一想其实顾安说的很对,想通了之后杨敏心情也就回来了,高兴的挤在顾安的身边,“想不到平时看你冷冷淡淡的,这个时候倒是愿意安慰我!”

    “是你自己把我想成那样!”顾安不屑道,心情说变就变,他还是摸不透这个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你在写什么?”杨敏又凑近了一些,伏在案边一个劲的往纸上瞧,是在写字?“你的字真好看,我的字就不同了,能够认清楚就不错了!”

    这里都是写的毛笔字,她练过但是又练的不好,只能识别出写的是什么,好看是算不不上的。

    “那是自然,我写的好我知道!”顾安说。

    杨敏愣了一小会,随后内心无比的鄙视顾安,想不到还是一个自恋狂,夸一下就要上天了一样。

    忽然门猛然被人敲响,杨敏这才起身不慌不忙的去开门,一打开门就看见春贵此时手里抱着昏迷不醒的小宝,两人都是浑身湿透。

    一下子就慌了,“春贵哥,这是怎么了?!”杨敏手足无措的想要接过人,卫春贵连忙摇头,“大妹子,我帮你把人抱进去吧,房间在哪儿?”

    没多想,杨敏立刻招呼着人往小宝房间走,把人放下之后卫春贵瘫坐在床边,杨敏连忙上前探小宝的鼻息,发现没了呼吸之后眼眶瞬间红下来。

    咬住下唇,脱了小宝的上衣,手用力的在小宝的胸口按压,掰开小宝的嘴低下头往里头吹气,三个来回之后小宝‘哇’的一声喷出一口水,小小的胸膛距离的呼吸着。

    卫春贵也是看呆了,这原本的都快死了的小孩都这么给救活了?

    “小宝,小宝?”杨敏轻轻的拍着小宝的脸,呼唤道,声音都在颤抖。

    只是不管她怎么呼唤小宝都没再睁开眼睛,惨白的小脸皱在一块似乎很是难受,眼睛再探了一下鼻息,呼吸紊乱,但总算是没什么事。

    “春贵哥,你先出去一下,我待会要问你一点事情!”杨敏说着就折身去自己屋内拿了一身干净的衣物给小宝换上。

    “没事吧?”顾安从听见慌乱的声音后就过来了,看见这女人救人的方式也略微吃惊,但为了不吵到她一直没出声。

    “暂时没事了!”杨敏坐在矮凳上,呼出一口浊气,出了屋。

    此时卫春贵身上还是湿哒哒的,贴在身上,能够看清楚衣服底下肌肉的样子,杨敏却没心情看这些。

    “春贵哥,能麻烦你跟我说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吗?”杨敏抿着唇。

    卫春贵坐下,“我原是在那边耕田,想来这边洗一下裤腿,就老远的看见是弟跑来,听了小宝溺水我赶过去了,去的时候河面已经没了人影,我跳下去顺着水往下游游了一会,才找到人的!”

    “捞起人后我就往你这来了,好在小宝没事,之外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想想卫春贵也是觉得惊险。

    “知道了,这一次多谢春贵哥,我们欠你一个人情,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只要能帮上,一定帮!”杨敏立刻道。

    内心五味杂陈。

    但愤怒居多。

    “敏妹子说这话就生疏了,刘姐说了要好好关照你的,更何况邻里乡亲的,我这会子先回去了,锄头都还在河边呢!”杨敏也没留他。

    转身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的顾安,杨敏走到他面前,嘴唇瘪了瘪还是忍住了没哭出来,“顾大,我怕!”

    “嗯,我知道!”顾安低头看着此时低着脑袋的女人,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她也有害怕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就只能干站着。

    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杨敏进屋查看了一下小宝的情况,再去厨房烧了一些热水给小宝擦身子,去熬了一点祛风寒的药草,一小勺一小勺的喂给小宝喝下,花费了不少时间。

    杨敏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宝,总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疑惑着就出了门,敲开了大旺家的门,正巧就碰见大旺媳妇此时正在打是弟。

    卫是弟一瞧见来人,连忙就跑过去躲在杨敏的身后,“阿娘!真的不是我做的!婶婶你快帮我求求情!”

    大旺媳妇一瞧见是杨敏来了,捏着手里的笤帚更气了,“妹子你把人给我拽出来,我今天非得好好修理这个臭小子不成,尽带了小宝去做那些个危险的事!”

    “你家小宝怎么样了?可没事?你要是觉得气就打这臭小子,不要给我客气!”大旺媳妇急吼吼的问道。

    杨敏接下大旺媳妇手里的笤帚,“小宝没事,我是来问是弟一点事的,嫂子你别打了,这事跟是弟没什么干系!”

    听到杨敏的话,大旺媳妇这才压了肚子里的火气,招呼着杨敏坐下,朝着躲在远处的是弟招手,“你个臭小子快给我过来,给你婶子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卫是弟不肯去,杨敏沉了沉脸,“是弟,你过来,婶婶不怪你,只是想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婶婶保证不会打你!”

    得了杨敏的保证,卫是弟这才动身慢慢的走过去,刚刚走过去就被刘氏扯住耳朵,“你婶子喊你来呢,你磨磨蹭蹭的在蹭蚂蚁啊!”

    卫是弟苦着脸坐下来,低着脑袋道,“婶子对不起,是我把小宝带过去去玩的,小宝本来说摘了茅莓就走的,我偏要拉他去看鱼!”

    “然后田贵家那小子就带着人来了,他们就开始骂小宝,然后我看不过去跟他们吵起来了,是他们先动的手,然后趁我一个不注意就把小宝推进河里了!”

    说着卫是弟的头越低越下,“我会游泳,但是我救不了小宝,太欺负人了,小宝本来是可以自己往上游的,但是他们还拿棍子把小宝给按下去,我就跟他们打起来,打着打着我发现小宝不见了就去喊了人了。”

    “婶婶,小宝真的没事吗?我看春贵哥把人捞起来的人时候,好像一动不动的,真的没事吗?”卫是弟这么一说大旺媳妇瞬间就慌了。

    连忙问,“妹子啊,你可别骗嫂子,小宝现在真的没事了?”

    “当然没事了,就是呛了些水,不过是弟啊,你说的那两个孩子是卫田贵家的?还有其他的不?”杨敏面上笑着,心里就动了念头。

    这账她会跟他们好好算。

    卫是弟攥着手恨恨道,“就是那一对姐弟,非要说的话旁边还有一个小的,但是他没有骂人也没有打小宝,也是被欺负的,婶婶你可要去找他们?”

    “找他们,当然要找了,是弟你跟着我一起去吧!”杨敏站起身,阻止了一旁想要说什么的大旺媳妇,“嫂子我没事,我只是去找他们,稍微的‘谈谈’!”

    卫是弟一瞧是去找麻烦的,立刻就打了鸡血,窜进房里拿了自己的弹弓,杨敏走的时候特地带上了一些细麻绳,杨敏还是到那条小河边,先叫了是弟过去把人给约出来。

    那几个小孩她要先打一顿,再去找卫田贵一家好好算算账,熊孩子缺少教育那就是爹娘的问题了。

    等人来了,杨敏先躲在树后边。

    “卫是弟,你还敢来?今天被我们欺负的还不够惨啊!”卫芳插着腰,稚气的声音满是挑衅和鄙夷。

    “我看你就是讨打,今天卫小宝那小贱种死了没?”卫梁靠近卫是弟,戳着他的肩胛骨。

    杨敏从树后走出来,手里还拿了一根鞭条,两个小孩看见人还没有动作,杨敏一手掐住卫梁的手,利索的用绳子吧手脚给绑住。

    卫芳见情况不对拔腿就要走,杨敏几步追上,同样把人给绑起来,从草丛里捣腾了一些虫子出来,就放在卫芳的脸上,任凭卫芳怎么挣扎谩骂都没用,虫子掉了卫是弟就去捡起来重新放上去。

    杨敏眯着眼睛,笑问,“‘小贱种’这个词是谁教你们的?”

    “你个死女人!快放开我!等我娘来了,定要我娘打死你!”卫梁扭动着身躯,嘴上还不得空闲。

    杨敏挑眉,抓了人到河边,直直就把头往里按,卫梁冷不丁喝了一大口的水,杨敏再把人给拉起来,“卫梁,我是小宝他娘,我今天就来告诉你们,什么是老虎屁股摸不得!”

    说完再一次把人给摁下去,卫梁呛了好几口水之后脑子都晕乎乎的了,瞧见差不多了,杨敏这才放过人,丢到一边,走到在旁边已经吓哭了的卫芳面前。

    “我见你们是小孩,我不跟你们计较,但是我还是要让你们吃吃苦头,至于其他的,等你们回家,少不了一顿好打!”杨敏冷笑着,把鞭条给拿出来。

    只听见空气中一破空声,随后卫芳惨叫一声,脸上火辣辣的疼,杨敏站起身,反手又是一鞭子抽在同一个地方,抽了四五次之后才停手。

    “是不是很好奇?没事,左不过这鞭痕要跟你一辈子了!”杨敏丢掉手里的鞭子,抓了一把带泥土的草塞住两人的嘴巴,倒挂在树上。

    看了一眼后边满脸惊恐的卫是弟,“是弟,走了,我们去搞点大事情!”

    这孩子是个好的,知道为小宝打抱不平,要不是他,估计小宝现在死了她都不知道。

    一想到今天事情的惊险,杨敏心里头就一阵冒火,是她低估了那李氏的恶劣,教出来的孩子也这般恶毒。

    走到那儿,先将发髻给拆散,用力的揉了两把眼睛,在身上抹了一点灰尘,随后使了是弟去找卫春贵,四处找了根棒子就去敲了卫田贵的门。

    出来开门的是李氏,杨敏一看清了人后二话不说直接就举着棒子往她身上招呼,李氏还没看清人就结结实实挨了一棒子,头上剧痛之后一股热流流到脸上。

    杨敏哭喊着道,“你个遭天杀的,害死了我家小宝,我要你偿命!”说着又举起棒子往李氏身上打。

    有了第一次李氏连忙躲过,看着杨敏这一副疯癫的样子心下大骇,“来人呐来人呐,杀人了!顾大家的婆娘疯了!”

    这邻居听见人这么喊都凑过来,杨敏心里暗恨,就等着你把人全都给喊来呢,人来了之后就看见杨敏举着棒子在打李氏,李氏身上挨了好几下,狼狈极了。

    这事情立即惊动了村长,卫忠立刻让人把人给分开,杨敏被几个胆大的婆子给死死的拦着,还没等李氏开始哭诉,就率先道,“李氏你个不得好死的,我家小宝要是死了,我叫你全家给小宝陪葬!”说着捂着脸开始哭起来。

    周围的人这么一听都懵了,李氏捂着脑袋,“你个疯妇说什么呢!今日我就待在屋子里,哪里去害你家小宝?!”

    “对啊顾大家的,这田贵媳妇今天还真的就没出门过,你是不是搞错了?”住在李氏旁边的一妇人问道。

    杨敏掐了一把大腿,眼泪立刻止不住的流出来,伤心的抹着眼泪,“我便把事情道给你们听,大家伙都听听评评理!”

    “今儿个刘嫂弟弟忽然惊厥了,喊我过去给看看,我就去了,小宝跟着是弟去玩,等我回来的时候,春贵哥就抱着小宝急匆匆的来了我家!”

    “小宝和春贵哥都湿透了,小宝气都不会喘了,后来我问了是弟和几个在河边玩的小孩,才知道是你家那两个杀千刀的把我家小宝推下水!”

    “小宝这孩子老实的很,也会泅水,他想往岸上来,卫梁和卫芳就拿棍子把小宝敲下水!”说着着杨敏又忍不住的哭起来,周围的人这么一听,就知道了事情经过。

    杨敏继续骂道,“你们家交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你要是说了我扯谎我便没证据找你,可是春贵哥呢,是春贵哥把小宝捞起来的!”

    周围的人这么一听心里更偏向了杨敏,卫春贵可是村里一等一的老实人,不信杨敏也得相信卫春贵。

    “李氏,你这可看看这怎么办吧,人都快给你家那两破孩子给弄死了,杀人偿命,你们拿什么来还?”说话的是村长。

    他心里也发毛。

    这顾大买的媳妇,怎么这么虎。

    说打人就打人,看把李氏打的!

    “对对对,他们家孩子太过霸道,我家的都被欺负过呢!就是碍着没什么证据不好说!”

    “什么人就教的出什么样的孩子!真是不要脸,可怜了那两孩子从小就被这么哄着,长大了不知道要捅出什么篓子呢!”

    众人你一口我一句的都快把李氏给淹没了,李氏摇着头,“我家的不可能干出这种事,定是你这疯妇乱编的!”

    杨敏跪坐在地上,哭的那叫一个凄惨,嘴里一边喊着,“我家小宝唉,你咋这么命苦呢,还没过几天好日子就摊上这么个事……”

    这会子卫是弟也把卫春贵喊来了,卫春贵跟这个弟弟没什么感情,一听了卫是弟添油加醋的事,心里就窝着火。

    一来到院子里,见杨敏哭的伤心,连忙把人给扶起来,“大妹子,你可别哭了,小宝会没事的!”

    说完看向李氏,“李氏,我平时对这些事可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儿个要不是刚好路过那儿,把人给捞起来,你们可得被抓去吃牢饭!”

    这一下就彻底把李氏给唬住了,那边原本在田里干活的卫田贵被人给喊回来,说是自家媳妇挨打了,气势汹汹的扛着锄头就回来了。

    等瞧清楚人之后就蒙圈了,卫春贵看着还傻站在门口的卫田贵,立刻去把人给拽了回来,“田贵你看看你取的什么恶妇!竟然教自己孩子去害人家孩子,差点死了!”

    卫田贵这一下更懵了,村长把杨敏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卫田贵清楚了来龙去脉之后,面皮一紧,二话不说就走到李氏的面前,咬了牙一巴掌打了李氏都懵了。

    “我平日里怎么说你的,让你就待在家里好好教孩子,现在你呢!尽使出这些祸事来,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休了你!”卫田贵怒吼道,比起媳妇,更相信这个老实巴交的哥哥。

    杨敏摸着胸口站出来,“李氏,我说了,小宝今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也不活了,一定要把你千刀万剐!”说着捡起地上的棒子,趁着众人不注意,打在了李氏的腿上。

    李氏惨叫出声,‘咔’的一声众人都听见了,杨敏这一棒子可是卯足了力气,这一棒子下去不断也得骨折,就算不骨折,也得疼很久。

    卫春贵回过神来连忙去拉人,但有一人比他早到了,顾安拉住杨敏的手,把人带入怀里,另一只手捂住她的眼睛,“冷静一下!”

    杨敏眨巴眨巴眼睛,没了动作,在外人看来是顾安一下子就让杨敏冷静下来了,杨敏心中想着,这男人的手真大,一只手横着都快遮住她整个脸了。

    强忍着手心的瘙痒,顾安冷着脸,“各位不好意思,小宝他娘太激动了,才出了今天这事,惊扰了各位!”

    说完低眸看向蹲在地上查看李氏伤势是卫田贵,“卫田贵,管好你家的,这已经不是第一第二次,若小宝出事的话,血债血偿,最好让她别出现在我们面前,否则我不会轻饶了她!”

    今日也是杨敏先下手,不然他会用别的办法来。

    杨敏在心里狠狠的给顾安点了个赞,他是护着她的,即使知道自己这一次来就只是单纯的寻仇。

    顾安说完后松开了钳制住杨敏的手,杨敏身子一软就这么晕在了顾安的怀里,顾安额头青筋暴跳,还是耐下性子把人拦腰抱起。

    “今天的事就交给村长处置了,她气急攻心我去带她去找卫青看看,村长,我想你不会偏袒卫田贵家的吧!”说完一瘸一拐的抱着人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中。

    村长吞了吞口水。

    刚刚那一眼,他觉得自己有种要被顾大生吞入腹的错觉。

    一个瘸子,怎的还这么厉害?

    见戏没得看了,周围的人都纷纷离开,卫春贵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卫田贵,“你看看你娶的这是什么人,还是按照顾大的来做,不然我可保不住你!”拂袖离去。

    院子里就剩下李氏和卫田贵和卫忠,“田贵小子,今儿个这事你可是看见了的,我这个当村长的也很为难,你媳妇这顿打算是白挨了,但谁叫你们娃害了人家在先,赔点银子去道个歉吧,都是一个村里的,不要没了上下!”说完就走了。

    等走过一段路后顾安停下脚步,“你下来吧,这周围都没人了!”

    这女人要装到什么时候。

    杨敏睁开一只眼睛,哼了哼,“顾大,我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情?”眨着眼睛满脸不好意思。

    “说吧!”顾安说。

    “抱着我回去吧,背着也行,我刚刚哭的都虚脱了,现在浑身没力气!”杨敏说着暗自懊恼,想不到演戏是这么一费力气的事情。

    顾安没回答,继续往前走,一会儿才道,“我看你是打人没力气了罢?今儿个可舒服了?”他一听到消息就来了,拜托了大旺媳妇看着小宝。

    想不到这女人还能干出这种事情来,路上她还看见了被倒吊在树上的卫梁卫芳,看着那模样,明显是女人干的。

    还没进去就能听见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走进去后站在人群里看着她演戏,等差不多的时候圆场,不至于太丢人。

    女人不重,比他以前身上穿着的铠甲还要轻,很软,就这么抱着回家他并不排斥。

    “今天的事情你可想好了没成功会怎么办?”顾安想着又继续问。

    “没啊,我干这事怎么可能没成功,就算是两败俱伤我也要对方脱层皮,谁让他们欺负小宝,话说你出来的时候小宝怎么样了?”想起小宝杨敏又是一阵担心。

    顾安道,“让大旺媳妇照顾了,这两天得麻烦你照顾小宝!”

    杨敏点了头,本来就是她照顾的,不过顾安今天能主动来给自己圆场,她是很感激,不然自己就只能继续演了。

    两人回了家,大旺媳妇听见动静出来,看见顾安抱着杨敏,楞了一下,面上立刻就堆满了笑,招呼着两人进了屋,“回来了就好,是弟那小子没给你惹什么事吧?”

    “没呢,帮了大忙了,这会子是弟也应该回来了,嫂子你回去看看吧!”杨敏说。

    大旺媳妇擦了擦手就回去了,顾安把人放在院子里的竹椅上,去舀了水给杨敏洗脸,杨敏道了谢,洗把脸舒服许多。

    “顾大,我觉得李氏不会善罢甘休,她那腿估计要断了去!”杨敏严肃的看着顾安,“你不会怪我吧,给你惹了这么大一个麻烦!”

    “你知道麻烦就好,不过也没什么,我平时不出去,那些人也烦不到我!”顾安坐在另一张竹椅上,被自己倒了一杯水。

    杨敏靠在椅子上,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过就算有麻烦事她也不后悔,谁叫她家孩子欺负小宝,想起被自己吊在树上的两个熊孩子,杨敏就哼了哼。

    卫田贵领着李氏去卫青那里看伤势,卫青看了伤势直摇头,“这身上的内伤倒是没什么,头破了估计会留疤,但反正在脑门上看不太见!”

    “但是这腿……”卫青摸着下巴,眉头紧锁。

    李氏立刻慌了,“我这腿怎么了!怎么了?还治得好吗?”死死的拽着卫青的手臂,疯了一般。

    卫青面上不悦,挣脱了李氏的手,卫田贵打圆场,“卫青,我媳妇她的腿还有治吗?”

    “有是有,只是可能会留下病根,我只能开了药房给她正骨,之后的事情就看她的造化了!”卫青说完转身就进了木屋。

    这李氏的腿为什么会断村里上下可都是传遍了的,知道的人都呸一声活该,李氏平时造孽不少,自然是没人同情她。

    开了方子收了诊金,卫青就催着人离开。

    李氏哭着拉住卫田贵的手,“田贵,我这腿不能有事,我这以后可怎么办啊,都是那杨敏的错,都是她!要不然我也不会这样!”

    不提还好,一提卫田贵就是生气,一把甩开李氏的手,“你到底有完没完?分明是你没教好那两小的,那卫小宝没事就好,有事的话你就等着给他陪葬吧!”

    说到自家两个小的,李氏这才注意到,“相公!相公!你快些快些去找找芳芳和梁儿,他们自从出去了之后就没回来!”

    卫田贵皱眉还是出去找了,找遍了村子才在河边找到两个哭的脱力的人,给人松了绑,两人立刻像倒豆子一般跟卫田贵倒苦水。

    卫田贵是听进去了,但也听进去了他们害卫小宝的事情,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两个犊子,平时做什么不好给我做这种害人的勾当,什么时候就把你们卖了!”

    一路上拽着两人一边骂,等回去了李氏看到两个孩子被折腾成这样,又指着杨敏骂了一通,心疼不已。

    “你好好看看你教出来的人!”卫田贵气急。

    “卫田贵,你怎个吃里扒外?这才是你儿子!我才是你媳妇,净帮着旁人,还有那卫春贵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帮着自家里!”李氏红着眼睛吼道。

    卫田贵冷哼一声,“你这蠢妇知道点什么,当初要不是我哥主动放弃了家产,哪里会有我的份?你又哪里会有这口吃的?”

    说完转身就出了门。

    杨敏休息了一会觉着力气恢复的差不多了,就立刻去了房间看小宝的情况,还昏迷不醒,但呓语不断,是惊着了。

    瞧着天色不早了,一闹二来的杨敏肚子也空空,咕咕叫,摸去厨房做了晚饭,两个大的吃饱,杨敏兑了点糖水给小宝喂下。

    晚上用热水再擦了次身子,就守在旁边照看,前半夜还好好的,杨敏正打算眯一会的时候,床上的小宝又开始呓语不断。

    起身探了探额头,杨敏心下一惊,烫的可怕!连忙打了凉水用汗巾沾湿贴为小宝降温,这边将被子压实防止小宝乱踢。

    好几个时辰过去了,小宝的动静终于小下来,探了额头温度降下来了,杨敏这才松下一口气,盖严实了被子,给小宝的嘴里喂进去一点汤水,这孩子还没吃过东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