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岁月静好(顾安番外1更
    次日,小宝从梦中惊醒,一动手就碰到了一个温暖的东西,侧过头去,就看见杨敏的脸紧紧挨着自己的手,皱着眉头似乎睡的很不安稳。

    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踩了鞋子就去敲开顾安的门,顾安穿着亵衣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是小宝之后,先是略惊后问道,“怎么了?”

    这孩子,算是福大命大的。

    有福气是有个对他好的人,而自己,顶多也只是让他不缺吃穿,少了杨敏对他的那分真心和疼爱。

    “爹,娘趴在床边睡着了,你能把娘抱上床吗?”小宝扯住顾安的手,说是询问却多了固执、坚持。

    顾安径直朝着房间走去,抱起女人,留意到女人眼眶下的疲惫后,不自觉的放轻了动作,小宝紧随其后,给自己穿好衣服,额头上就出了虚汗。

    一大一小走出了房间,小宝贴心的关上房门,随后眨巴着眼睛干望着顾安,“爹,小宝好饿,走不动了!”

    “我去喊了隔壁婶子来帮忙做饭吧!”小宝轻轻出声。

    爹做的饭菜实在是太难吃了!

    顾安微微点头,小宝立刻拔腿就往外走。

    大旺媳妇瞧见来敲门的人是小宝,又惊又喜,“小宝你没事?”听见声响的卫是弟连忙跑出来,躲在大旺媳妇的背后露出一个头来。

    小宝立刻点头,“嗯,娘照顾了我一晚上,现在睡着了,小宝很饿,婶婶能去给我和爹爹做早饭吗?”

    “好,好的!”大旺媳妇爽快的应下,大旺媳妇走后卫是弟连忙拉住小宝的手,“小宝,你真的没事了?昨天可吓坏我了!”

    “嗯……我没什么印象了,你给我讲讲呗!”小宝小声问。

    他就是觉得自己浮浮沉沉的,难受的很。

    有人轻轻的安抚着他。

    他知道,那是他娘!

    卫是弟立刻来了精神,拉着小宝就坐在门槛上,说的那是一个天花乱坠。

    小宝听的认真,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旺媳妇见顾安在院子里坐着,打了招呼,小心的推开杨敏的房间,看见人睡的香甜之后才重新关上,转身走到顾安跟前,“可是照顾了小宝一宿?”

    “嗯!”顾安点头。

    “我瞧那小宝恢复的不错,还有力气站起来,应当是妹子昨儿个照顾的好,看那旁边放着的水盆应当是小宝昨晚发热了,也是辛苦妹子,一个人照顾可要累坏人!”大旺媳妇说着叹了口气。

    顾安没回应,手里的诗集却是放下了,沉默不语。

    他昨晚也是坐了一夜。

    大旺媳妇继续说道,“先前我认为妹子在这里呆不长,但现在看来,妹子是真的为小宝,为这个家好,就冲着昨天敢去李氏那泼妇家里闹事,都是看得出来的!”

    “顾大啊,嫂子跟你说几句话,你也莫要恼嫂子,妹子是个老实专一的,你便是买回来不喜欢,也对她好些,现在这般老实的姑娘可不好找!”

    “尤其是你身边带着小宝,日后要是换了人,还不知道会对小宝怎么样!”大旺媳妇说完后也没见顾安有什么表现,心里叹息一声,转身去做早饭了。

    顾安重新拿起书,心思却不在这上头,大旺媳妇说的话他只听进去了一半。

    小宝走进屋来,他听了卫是弟说的,也听见大旺媳妇刚刚说的话,低着头走到顾安的身边坐着,一大一小都心不在焉。

    “爹,小宝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好好报答娘!”小宝忽地攥着拳头说道,顾安撇了一眼,应了一声。

    小宝小手扒拉着顾安的腿,“爹,小宝刚刚听见婶子说爹不喜欢娘亲,是这样的吗?为什么爹不喜欢娘亲?”

    顾安没有回答小宝的问题,站起身就朝屋内走去。

    喜欢不喜欢?他不知道。

    他这一辈子也没和别的女人相处过,什么叫喜欢,什么叫不喜欢?

    他不懂!

    大旺媳妇熬了粥做了两碟小菜,就回去自家弄早饭了。

    家里还等着吃呢。

    “大早上的,去哪儿了?”大旺扛着锄头回来,见自家婆娘刚刚进门,忍不住问道。

    打了水喝了两口,坐在凳子上休息。

    大旺媳妇抿着嘴,“那头妹子累了一晚上,这会子小宝醒了,我过去给做早饭,你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给自家男人烧了热水擦身子,

    “田里的事情也忙活的差不多了,这两天得了空到家里休息休息,我听说最近山里又开始不太平了,你在家里带着孩子,莫要到处乱跑!”

    “晓得了,你洗洗,我去做早饭,这次小宝出事,都怪我们家是弟,这皮孩子,欠打……”刘氏没好气道。

    大旺没说话,管孩子这种事情,他不擅长。

    “我跟你说话呢!”大旺媳妇喊了一声。

    “嗯,是该好好教教,可不能想田贵家那两个!”

    “就是,那两孩子,跟他们娘一样,坏了心肝!”

    夫妻两个说话,是弟在门口听的心颤。

    也是后怕不已。

    小宝和顾安吃了早饭,杨敏那边还没什么动静,小宝就老老实实的跟在顾安的身边习字。

    只是有些心不在焉。

    老走神。

    顾安也没多言什么,由着他去。

    杨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见自己躺在床上,小宝没了身影,心下一晃,立刻就打开门跑出去,一大一小闻声看去。

    看到人没事之后,杨敏这才放松下来,小宝跑到杨敏的面前,瞪大着眼睛看她。

    “小宝有没有觉得哪里难受?”杨敏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宝的额头,有些凉,应当是风吹多了的缘故。

    小宝立刻摇头,“小宝没有难受的地方,娘呢?”学着杨敏的样子,把手贴上杨敏的额头,惹的杨敏鼻头痒痒的。

    把人给抱起来,走到顾安身边坐下,“我睡了这么久,可有人来闹事过?”

    “卫田贵带着两孩子来道歉了!”顾安如实说出来,他还记得卫田贵带来的两个孩子一个个都打着哆嗦,看到杨敏不在之后才胆大了些,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把他们打怕了,但看两孩子走路的姿势就知道,回家少不了一顿打。

    杨敏揉着小宝的腿,“这次就算了,下次要是还这样,可不只是这么简单了!”

    她有仇也报了,万幸小宝没事。

    得了些力气,杨敏收拾收拾就准备去洗衣裳,一路上不少人来问小宝的情况,杨敏都耐着性子一一回复,许是昨儿个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先前那些看自己不爽的妇人都没再有什么表现。

    “茜姐!”杨敏主动跟赵茜打招呼,赵茜见是杨敏,连忙走过去,拉着人转了个圈看仔细,然后才放过杨敏。

    “昨儿个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说你怎么那么冲动呢?好在也没出什么事,小宝可还好?”赵茜拉着杨敏到一边,满脸的不赞同。

    杨敏微微一笑,“茜姐,我办事有分寸呢,是那李氏欺人太甚,你可莫要恼我,我去之前可是打算好了的!”

    听杨敏这么一说,赵茜无奈道,“你啊你,倒也算了,但那李氏睚眦必报,你以后可多小心点,最毒妇人心,天晓得她折腾出什么来!”

    “嗯,我记下了,快些洗衣裳吧,我还赶着回去给小宝煲汤呢!”杨敏嬉笑着道。

    赵茜无奈的直摇头,“是是是,就你忙呢!”

    不过,杨敏对小宝这么好,赵茜是很不理解。

    却又有些理解。

    洗了衣裳杨敏再去给小宝摘了许多茅莓,把竹筒起了,里头倒是三条大些的黄刺鱼,刚好带回去给小宝补身子,晾好了衣裳杨敏马不停蹄的开始做午饭。

    把前些天晒的草药拿出来,宰了只鸡,清洗干净后切块,上锅入水用大火煮开,再将黄芪和鸡一起放入炖,觉着差不多后再放入当归,大枣,煮熟后再加小勺盐就出锅。

    今早厨房多了几块豆腐,问起说是大旺媳妇做早饭后自己做的,特意送了几块过来,正好用来做豆腐鱼汤。

    把黄刺鱼处理干净,小时候总是容易被这种鱼割伤了手,那时她便会狠狠的掐住鱼,一边骂着一边处理,舅舅笑她小孩子气。

    把黄刺鱼多块,豆腐都切成了两半,把锅烧热,倒油再放入生姜片,爆香后放入黄刺鱼煎出香味,倒入酒,轻轻翻炒一会加入水。

    换了小锅,将鱼倒入小锅里,再放豆腐,盐,味道鲜美,可把小宝给馋坏了。

    虽说大病初愈的人需要吃点清淡的,但是太过清淡了又怕顾安吃不习惯,炒了个辣椒炒肉后杨敏寻思着做个开胃下饭。

    将还新鲜的白菜给挑出来,洗干净后用刀斜切成薄片,葱姜蒜切末,拿了个小碗往里倒醋,糖,酱油和一半的葱末,调匀。

    起热锅入油,瞧着差不多的时候下葱姜蒜末爆香,再下白菜片翻炒到微软,倒入调汁继续翻炒,最后淋油,醋溜白菜,香脆可口,用来下饭最合适不过了。

    等菜端上桌,小宝最喜欢吃鱼汤豆腐,用鱼汤刨饭,吃的可香了。

    杨敏瞧着,心里满足的很。

    “小宝,你慢慢吃!”

    “嗯嗯!”小宝应声,慢了下来。

    顾安也是吃的很饱。

    这饭菜有娘、妹妹做出来的味道,香中还带着点亲情的感觉。

    三人吃的饱,剩下了不少留着晚上再吃一顿,杨敏再给小宝熬了碗粥祛风寒,小宝不愿喝药,还是杨敏哄着吃了药后下次带好吃的回来。

    一来二去的,杨敏也发现自己上次带回来的草药根本不够用,看来找时间还得山上一趟,不过子找猎户不好多走动,打算自己去一趟,就到山脚下找找也行。

    被着背篓杨敏就准备上山去,顾安却先把人给拦下来了,“你要去哪儿?”

    “我去采草药,放心,我就山脚下转悠转悠,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说完后又觉得哪里不对劲,继续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跑了的,我可舍不得离开!”

    顾安上下打量了一阵杨敏之后这才转过身去,“天黑之前回来!”

    “知道知道,晚上菜热热就行,我天黑前一定回来!”

    背着背篓挑着小路到山脚下,一路上没几个人瞧着,山脚下只有些唱见的药材,采一会儿就没了。

    杨敏决定再往里一点,要是遇见不对劲的就赶紧往下跑。

    采了不少草药后杨敏看了一眼周围熟悉的环境,下山特地挑了距离河边近的路,忽地听见空气中一阵‘嗡嗡’响。

    心头一跳,大喜,连忙听着声音去,果然就瞧见有蜜蜂来往在一棵大树下,那大树靠着草丛,位置略微隐僻,一点点靠近,就看见狭小的树洞里头挤满了蜂巢。

    这可是好东西啊,杨敏舔了舔嘴唇,她不愿意放弃这个东西,这种东西很少有人家有,一般人不会去弄,毕竟被蜜蜂叮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四处看看,杨敏找了一处小泥洼,忍着不适把泥土抹在身上,一直到看不见皮肤为止,找来了干草,用火折子点燃,握着点燃的干草往那儿靠近。

    烟熏的蜜蜂四处乱窜,杨敏将蜂巢一片片的割下来,树洞里头很多,一片接着一片跟蛇一般,看的杨敏心喜。

    留了一片杨敏连忙背起背篓往山下跑,有烟雾,也叮咬不进去,很快蜜蜂就没跟上来了,绕了路到河流上游把身上的泥巴清洗赶紧,这会子这周围没有人会过来。

    杨敏坐在树下一边给草药分类,一边让衣服给晒干,晒干了之后再回去,摘了芭蕉叶把蜂巢给包起来,撕下一小块放进嘴里咀嚼,甜的齁。

    等衣服干的差不多了之后杨敏就回家去,这会子天也微微暗下来,老远就瞧见小宝站在门口转悠,等看到自己回来后明显松了一口气。

    “娘!”小宝喊了一声,快速跑了过来,抱着杨敏的腿。

    “嗯!”

    杨敏牵着小宝往里走,顾安此时脚边多了一堆青翠的嫩竹,利索的把竹子削成竹篾,听到有动静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继续低头做事。

    把草药放下,杨敏找了个盆将蜂巢放进去,舀了点放进碗里,用温水冲开,递给小宝。

    小宝疑惑着喝了一口,随后眼睛都亮了起来,“娘!是甜的!”杨敏端了碗去给顾安,顾安接过喝了一口,一愣,随后问,“你去采蜂蜜了?”

    这女人,怎么这么能?

    蜂蜜都敢去弄。

    “对啊,回来的路上偶然瞧见的,我用法子把它给摘下来了!”杨敏说着端着自己的那碗喜滋滋的喝着。

    “……”顾安没言语,

    喝完后,杨敏去煮饭热菜,晚上将就着吃,吃好饭之后,三人坐在院子里头纳凉,杨敏好奇的看着顾安手里的竹篾,“你弄这么多竹篾做什么?”

    “给你编个篓子!”顾安头也没抬的回答。

    杨敏一下子来了兴致,“想不到你还会编篓子啊!”

    一直以来事情都是杨敏做的,所以压根就没想过这个男人还会做这些。

    “以前打仗那会跟一个前辈学的!”顾安继续说道,已经开始着手编篓子了,杨敏看了一眼旁边还多余的翠竹,立刻拿过砍刀在一旁捣腾着,等顾安那边做的差不多了,杨敏这边也好了。

    一个精细的竹马,杨敏招呼了小宝过来,递给小宝,“拿去玩吧!”

    “谢谢娘!”小宝欢喜的不行,拿在手里,小心翼翼的玩着。半夜杨敏是被外头一阵又一阵的喧闹声吵醒的,竖日精神不好,昨晚不知道被吵醒多少次,都要骂娘了,后半夜才好一些。

    “顾大,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可闹人了!”杨敏做着早饭。

    问顾安,顾安也不回,表示不知道,此时挑水来的卫光棍听了,才放下扁担。

    “嫂子,那是昨天苏家村来闹事的,闹到好晚才平息了下来呢!”卫光棍说。

    杨敏心里疑惑,“苏家村怎么来咱们村闹事呢?”苏家村又是什么地方,杨敏主要是想要知道这个。

    让卫光棍说了个仔细才放了人走,那苏家村是在卫家村上游是一个村落,一共是有两条河,一条是杨敏经常去洗衣服的那条。

    另一条便是挨着田地的,卫家村所有的田地都要靠那条河来浇灌,就前两天苏家村的人堵了河道,卫家村是遭殃最惨的。

    村里就有不服气的小伙前去讨公道,谁知道被打了一顿,这下卫家村的人就坐不住了,卷了家伙就往卫家村去,双方都有伤的,谁知道苏家村的又不服气,昨儿个半夜来闹,差点闹到衙门那儿这才罢休。

    杨敏向来是不管这些的,但是又听见卫光棍说,卫青好似被误伤了,这会子村里的人受了伤去镇子里请大夫了。

    杨敏去洗了衣裳回来还没放下手里的盆子,外头就立刻有人喊,开了门,站在外头的是赵茜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

    “妹子,我听说先前你还治好了大郎的病,你快随了我去瞧!”赵茜满脸焦急,杨敏还没搞清楚,就被拽着跑出去。

    路上赵茜跟自己说,今早卫光棍去挑水的时候被苏家村的人逮住打了一顿,腿好像是断了,卫青不在,还有村子里几个人也都还在等大夫。

    原本是拖了村里卫善去找大夫,谁知道那酒鬼把请大夫的银子全拿去喝酒了,这会子被村里的人逮了回来准备挨打呢。

    卫光棍的院子比赵茜还要小一点,但拾掇的干净,看起来地方也就大一点,杨敏进了卫光棍屋子,卫光棍躺在床上,脸色惨白。

    杨敏在卫光棍的腿上摸了摸,让人准备了东西后开始正骨,将裤腿整个剪开,杨敏先把腿上的腿毛给刮干净,之后手慢慢的在卫光棍腿上摸索着。

    等找到了,眼睛都不眨一下,只听见‘咔’一声和卫光棍的一声闷哼,杨敏就已经放下了手,正要回去拿药草的时候,就看见顾安背着背篓一手牵着小宝站在门外。

    欣喜的跑过去,“唉,你怎么知道我要用草药?谢了!”说完接过顾安手里的背篓,挑挑拣拣,磨碎了敷在卫光棍的腿上,再用两块木板固定住腿,绑上布条,才算好了。

    这卫光棍也是一个能忍的,从头到尾就没喊过一句疼,额头青筋都快爆出来了。

    “嫂子,我……”卫光棍担忧的看向杨敏,欲言又止。

    “我晓得你要说什么,你的腿没事,只是这些天你莫要再动了,活计也暂时停下来,修养一阵子就跟以前一样!”杨敏的话重新给了卫光棍希望。

    出了屋,赵茜狠狠道,“苏家村那帮杀千刀子的,卫光棍又没做什么,如今把人打成这样,真真是太可恶了?”

    杨敏还没来得及劝,又被人喊走,那些人听说杨敏治好了卫光棍,一个个的都要杨敏去医治。

    一连跑了五家,杨敏都快要累趴了,顾安倒是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抱怨也没有,只是背着背篓牵着小宝跟着到处跑。

    终于得了空,杨敏坐在方凳上,小宝连忙去倒了碗水给杨敏,杨敏欣慰一笑,揉了揉小宝的脑袋,“小宝真乖,懂得心疼娘!”

    里屋里的妇人出来,连忙给杨敏道谢,杨敏只是笑着摆手,“既然没事了,我这会子就先回去了,午饭还没吃呢!”杨敏说着,告辞离开,牵着小宝就往回家的路走。

    小宝一手牵着一个,高兴的一蹦一跳,一路走到家,杨敏无力的瘫软在竹椅上,顾安也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

    杨敏侧过头去,“今天多谢你啊,可给我省了不少事!”

    “没事,情况怎么样了!”顾安低头看着自己杯里的茶水。

    “都是一些皮外伤,有两个肋骨断了的可够呛了,只是不知道卫青为什么就出事了,卫青不像是喜欢掺和这些事的人!”

    顾安冷笑一声,“卫青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大夫,你说是谁呢?”适时的点拨一下杨敏。

    杨敏瞬间就明白了,这苏家村的人心还真是坏。

    杨敏发了一会牢骚就去做午饭,“顾大,小宝,中午咱们吃面好不好?”

    “可以!”顾安无所谓吃什么。

    杨敏的厨艺他相信,就是面条也应该是好吃的。

    “好啊,好啊,娘,我帮你烧火!”小宝开心的帮忙干活。

    杨敏做了鸡蛋肉丝青菜面,五个金黄金黄的荷包蛋,小宝、顾安两个,杨敏自己留了一个。

    “娘,你是大人,你吃两个,小宝是孩子,吃一个!”小宝说着,要把荷包蛋夹给杨敏。

    杨敏连忙摇头,“小宝,娘不爱吃鸡蛋,不然就多煎一个了,这是特意给小宝的,小宝快吃吧!”

    “可是……”

    “娘真不喜欢!”

    小宝见杨敏这么肯定,才坐下继续吃着。

    娘亲做的面条可好吃了。

    不用管田里的活,杨敏就拿了布料给小宝做衣服,小宝跟着顾安在一边读书、练字。一下午就这么无聊又充实中度过,倒是家里的老母鸡近来开始下蛋了,杨敏去捡了放好,打算孵一窝小鸡。

    晚上就吃的更简单,白粥、醋溜白菜。

    尽管如此,父子两还是吃的有些撑。

    夜晚,初夏的夜晚总是很凉,冷冷的月光倾洒在地上,万物寂静,墙角里,有几声蛐蛐叫。

    杨敏是被小宝吵醒的,“不要……不要……”小宝似是在做恶梦,不断的挥舞着双手,嘴里呓语连连。

    “小宝,小宝……”杨敏把小宝拍醒,小宝睁眼看到杨敏,连忙抱住人,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

    “娘……小宝好怕,他们拿着棍子一次一次的把小宝敲下去,小宝不想死!”小宝哽咽着,小小的身子在颤抖。

    杨敏头疼紧,这可怎么办,想了想,抱着小宝敲开了顾安的房间,顾安此时只穿了一条亵裤,精壮的上身裸露的空气中。

    此时的杨敏没心思注意到这些,抱着人先进了顾安的房间,随后道,“顾安,小宝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一直做恶梦,这可怎么办?”总让小宝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顾安关上了门,找了一件亵衣穿上,这才道,“你知道我向来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你可有法子?”

    “有,就让小宝跟你睡吧!”杨敏想了一会。

    觉得这样子能给小宝安全感。

    毕竟爹、娘还是有所分别。

    听到这话小宝下意识就拉住了杨敏的衣领,“娘,你不跟小宝一起睡吗?小宝习惯了跟娘睡,娘不在小宝害怕!”

    “娘不能一起睡,小宝听话,跟爹爹一起睡吧!”杨敏说着不由分说的将小宝塞给顾安,“你记得多陪他说说话,我就先走了,有事喊我!”

    杨敏说完,就出了屋子,只留下房内一大一小干瞪眼。

    顾安呼出一口气,把小宝放在床上,“睡吧!”

    “爹爹,你以前经常打仗吗?打仗好玩吗?”小宝紧紧的挨着顾安的手,有点紧张,没有一点儿睡意。

    “不好玩,那里都是拼你死我活的地方!”顾安道,小宝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上。

    杨敏只知道刚刚有了睡意,门就被人敲响了,打开门,就看到顾安毫不客气的走进来,把小宝往床上一放,随后也跟着躺了上去。

    楞在原地好久,杨敏才反应过来,走过去不满的戳了戳顾安的身子,“你干嘛?去你自己房间睡!”

    “一起睡,我被他吵的不行,闹着要你!”顾安也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说着小宝就被吓哭了,应是他描绘的画面吓着他了,吵得不行就只得带着人来这边。

    杨敏皱着眉,还是爬上床,躺在里边,捧起小宝的脸发现上头有泪痕,“你们方才都干了些什么?”

    “爹爹讲故事给小宝听了,就是……就是有点……”小宝说着忍不住往杨敏的怀里缩了缩。

    “什么故事?”杨敏问。

    “上阵杀敌的故事!”顾安答。

    杨敏汗颜,果然孩子就不能交给男人来带,指不定要给你闹出甚么幺蛾子,只得拉下床幔搂着小宝往躺下,“你往里面睡点,位置挺大!”

    杨敏轻轻的拍着小宝的后背,“小宝啊,娘跟你说,现在爹爹和娘都在你的身边,不会有人欺负你!”

    小宝用力的点着头,随后一手抓住顾安的手,一手抓住杨敏的手,合上眼睛,不久后就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杨敏抬头,就对上顾安的眼睛,‘嘘’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杨敏扯了薄被给小宝盖上和自己盖上,留了一半给顾安。

    顾安躺在床上,却又不敢动,生怕惊扰了身边的两人,好久身边没有睡过人了,尤其还是个女人。

    侧眸看着旁边两张安详的睡颜,一时间心竟柔软的不可思议。

    他可能是想家了吧!

    顾安想着,闭上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