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生病照顾(顾安番外2更
    翌日,杨敏早早的起来了,顾安和小宝还睡着,撩了头发小心的跨过顾安,身下的人就动了,心下一惊,脚下一个不稳结结实实的摔在顾安的胸口。

    顾安的肌肉很有手感,弹弹的,杨敏揉着磕痛的头坐起身,尴尬道,“我还以为你睡着呢,不想打扰你……”

    “你可以下去了吗?”顾安淡淡出声。

    男女有别,他能感觉到身上的柔软。

    杨敏这才发现自己此时跨坐在顾安的腰间,姿势暧昧,连忙下了床,干咳两声,“抱歉啊,我是被你吓着了才不小心倒在你身上的!”说完快速的套了衣裙就往外头跑,似乎后面有什么会吃人的猛兽。

    顾安坐起身,胸口还有刚刚的触感,他从她有动作开始就醒了,睁开眼就看到女人小心翼翼的样子,身体比意识要更快想要去抓人,但女人却比他早一步倒在他的身上,然后着急的跟他解释。

    他是不介意,但是看着女人那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知道为何觉得有些有趣。

    杨敏掬了一捧水拍在脸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就是一个男人的身体吗,她又不是没有看过!

    总算是好些了之后,杨敏这才去做早饭,煮了豆粥,小宝已经起来了,在院子里骑着木马,昨晚跟两个人一起睡的,后半夜就再没有梦魇。

    吃了早饭杨敏坐在竹椅上给小宝缝衣裳,“好像很久都没有下过雨,也不知道田里的庄稼怎么样,卫光棍如今受伤,挑水和砍柴都没有人来做!”想到这些杨敏就开始发愁。

    这日日要喝水。

    “待会我去挑水罢!”杨敏主动道,这事情没人做了之后总得需要人来补上洞。

    寻了扁担和木桶,杨敏就立刻上路了,这去的路好走,回来的路可是艰难,为了让水不洒了,杨敏楞是没有停一下。

    回到家放下桶,将水倒进去,也才满了半缸,还需要再去一趟,杨敏咬了咬牙,抗了扁担又继续走。

    “哎哟这不是顾大家的吗,怎么是你来挑水啊,顾大呢?”说话的是卫婆婆,手里拿着一大盆的菜,看样子是刚刚摘下来的。

    杨敏抿唇一笑,“顾大腿脚不方便,这挑水的活我能干,用不着他的!”杨敏说完利索的装了水挑着扁担就往回走。

    卫婆婆看着杨敏远走的背影,“这丫头干活倒是一个好手,顾大有福气”

    杨敏倒了水才勉强满一缸,腰酸背痛的靠在缸上,这还不是一个人干的活计,看着通红发麻的双手,杨敏无奈的叹了口气,揉了揉发酸的肩膀,折身去端了盆子,就去洗衣裳。

    午饭吃的是炸鱼,杨敏看着缸里明显不太活泼的鱼,这鱼抓回来也有几天了,再不吃掉估计就要弄坏,可是最近吃鱼都给吃腻了。

    吃不完,就干脆弄成鱼干吧,想着立刻就开始动手,杨敏寻了家伙来,把内脏给掏干净,就整整齐齐的铺在竹盘里,处理的差不多了后放在院子里头晒。

    这样的话能保存很久,什么时候吃都没事,不怕坏。

    刚准备坐下来歇息一会的时候,门被人敲的‘砰砰’响,正要去开门就听见孙氏在外头打开了嗓子喊,“今儿个我们二老就不走了,这小宝就算卖出去了也是我们的孙子,他就应该养我们!”

    杨敏顿时就折身坐下,对顾安抱怨道,“这两还真是不要脸,上次没有打过吗,前些天还能用你去压一压,现在蹬鼻子上脸!”

    没去理会,让小宝去屋内念书,杨敏就跟顾安坐在院子里头乘凉,“顾大,你说万一哪天你要是娶了妻,那我怎么办?”

    “你想多了!”顾安回答,他这辈子是不打算再娶妻的,要他爱上别人,很难。

    杨敏撅了噘嘴,心里是不信的,都说啊,这男人说的话要是能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这顾安还年轻,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瞧上人家姑娘了呢?到时候一来二去的,她可是要被赶出去。

    开始屋外两人只是在拍门,后来就一边骂着一边踹门,大有来讨债的气势,杨敏胸口憋着一口气,去开了门,就看见两人果真就坐着在大门口。

    “哟哟哟,我瞧瞧是谁,你们还来做什么啊,上次还嫌打的不够惨?”杨敏插着腰,讽刺道。

    孙氏冷哼一声,“我不管,我孙儿在里头,定是你这妇人使的小宝不愿意认我们,天底下哪里有你这么恶毒的啊!”孙氏说完大有要坐在地上哭喊的样子。

    杨敏冷哼一声,“要点脸啊,这你们先前怎么对小宝的,大家伙可都看见了,这会才想起你们是小宝的阿爷阿奶了?你们良心早被狗吃了?”

    那边的大旺媳妇听见声了,也是连忙出来。

    “我说你们可为后辈留点脸面了吧,小宝他爹死了你们就把小宝娘给卖了,这孩子这些年在你家里一餐饱饭都没吃过,要不是顾大和这妹子啊,现在哪里还有小宝哦,也是个说话不怕闪了舌头的!”

    杨敏一愣,先前不是说小宝他娘是跟被的男人跑了吗?怎么现在忽然冒出是被卖掉的了……

    卫河啐了一口,作势就要去打,“你个嘴多的嬢嬢,这里哪里轮得到你们来插嘴了?惹急了我现在就把你们打了!”

    小宝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杨敏的身边,身子发抖,手里攥着一颗石头,狠狠的朝着孙氏砸去,孙氏惨叫一声捂着脑袋,红着眼睛看向这边,小宝往杨敏身后躲了躲。

    杨敏双手环胸,“哎哟,你不是说是小宝这孩子的阿爷阿奶?现在惹的小宝都不想看见你们了,可要我去请了村长来?”

    孙氏一听,气得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没走,蹭蹭蹭走到杨敏的面前,“小宝不跟我们走,行,但是要给我们五十两银子!”

    众人一听抽了一口凉气,五十两啊,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也亏得她有这脸问!

    杨敏抽了板凳,直直往人身上砸,“要了会死的,两个老东西口气蛮大啊!”一边说着手里发狠打。

    方才被吓唬了一通,现在周围的人没一个人出手去拦住杨敏,就干站着看戏。

    杨敏的彪悍,两个人是怕的。

    一边闪躲,一边叫喊着,“要打死人了,要打死人了!”

    打累了杨敏才停下来,“我看你们是有命拿没命花!什么东西也敢蹬鼻子上脸到我这里的拿钱!”

    顾安站在门口,只是淡淡又冷冷的看着,“真想要银子,去衙门请了镇丞过来,若是镇丞也觉得你们有理,这银子我来出,若是镇丞觉得你们无礼,哼……”

    孙氏瞧形式不利,连忙拽了卫河就跑,杨敏丢下手里的板凳,遣散了人群,重新进了院子关好门。

    顾安面色也不好看,杨敏走到顾安的身边坐下,支走了小宝,才出声问,“顾大,我听大旺媳妇说小宝的娘是被卖掉的?你先前怎么跟我说是跟别人走的!?”

    “我不清楚,先前孙氏同我说的!”顾安手握紧。

    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趟浑水……

    杨敏沉思了一会,“我会去打听卖去哪里了,若是可以,你也有钱,咱们把人买回来吧,那毕竟是小宝的亲娘,这事还是先别告诉小宝吧!”

    “好!”顾安应声。

    一家人吃了午饭后就有人来串门了,有给银子的,有送米粮蔬果的,杨敏实在回绝不了之后只能勉强收下。

    杨敏整理了东西,坐在院中掰着手指数着,“我现在也是有点闲钱的人了呢!”

    一想到兜里有点闲钱了杨敏就觉得踏实不少,又想到什么,杨敏继续道,“先前顾大你给我的钱银,我现在还剩下两千文呢,花的时候觉得还挺多的,现在想想其实没买什么,银子就这么没了!”

    顾安说,“嗯!”

    先前他一个人的时候,一个月就花了不止十两,果然家里有个会管钱的好很多。

    杨敏在这儿懊恼着,脑子里闪过一件事,连忙说道,“顾大,先前嫂子跟我说了,是弟今年就要去镇上学了,我想着也让小宝去吧,你这样教的虽然好,但终究跟那边有差别!”

    “嗯,你决定吧!”顾安向来不懂这些,“小宝天分不错!”

    “对,咱们小宝肯努力,天分又好,以后定然是个中状元的料子!”杨敏说着嘿嘿笑起来,要是以后小宝中状元了,那么家里的生活也能改善。

    最主要是地位。

    撑着下巴,杨敏不禁想,“要是小宝中状元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京城看看呢,也不知道那儿长什么样子!”想着也就不经意间说出来了。

    “你很想去京城?”顾安听了话,侧过头看着杨敏,眸中闪着异样的目光。

    杨敏对着手指,“想去啊,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唯一的认识也就是集市上到卫家村了,要是条件允许的话,还真的想去看看,一辈子长点见识也好!”

    不过大概是不太现实的事情吧,等小宝考中状元,她估计也老了,年纪大了不方便四处奔波,一想到这儿就有一点遗憾。

    顾安敛眸,看着手上的厚茧,陷入深思。

    跑了一趟去给卫光棍等人换药查看伤势,杨敏累归累,但是都收了东西了,不做到最后怎么都说不过去,抽空了也去卫青那儿瞧瞧。

    苏家村的事情是解决了,那些个闹事的人亲自去给卫光棍赔了罪,还一起凑了一两银子给卫光棍,听说这些还是赵茜带了人去跟他们吵了一架,才争来的。

    听大旺媳妇说,这件事情因为波及到了附近的村子,苏家村应付不过来才选择妥协,不然这事还是卫家村要吃亏的。

    杨敏听了之后倒也没什么感触,这村于村之间不和平也很正常。

    回去后杨敏还是把银子交给了顾安保管,过两天又是集市的时候了,杨敏可以把摘到的野蜂蜜给花嬷嬷送去,看看能换多少银子。

    晚间小宝还是拉着两人一起睡,杨敏是不觉得有什么,只要没什么接触就好了。

    一连两天杨敏都是处于极其忙碌的状态,这边要挑两趟水,要去洗衣裳,回来了要缝小宝的衣裳,晚些要去那几户人家帮忙换药,幸好之前卫光棍送了不少柴火来,不然还要去抗柴火。

    虽然累了些,但杨敏也觉得充实,只是没两天下来身体就酸疼的厉害,尤其是晨起这一会子,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一般。

    翌日,杨敏早早的就睁开了眼,只是躺在床上不愿意起来,瞧见外头大亮了,才不情愿的爬起来,满脸痛苦的敲敲酸痛的肩膀,小心翼翼的下了床,穿了衣服再关上门。

    关上门的那一刻原本躺在床上的男人睁开眼睛,眸中满是复杂的神色,她既然那么累,又为何不说出来?

    忙上忙下给一家人做了早饭,杨敏这一次不打算把小宝带去,做了两人的午饭,收拾了东西挎着篮子了出了门,大旺媳妇今儿个是不去的。

    到村口上了卫春贵的牛车,杨敏觉着精神还是不太好。

    一路的颠簸杨敏觉着她都要颠散架,终是到了,杨敏问了几个路人,问到了赵府的位置。

    宽大沉厚的牌匾,墙砌的老高,杨敏心下不由得紧张起来,看这样子赵府应当是个有钱的,敲了敲门,出来开门的是小厮。

    “找哪位?”小厮开了个门缝,问,面前这个小妇人看样子不像是什么有钱人家的,但看起来干干净净。

    “是来找花嬷嬷的!”杨敏说。

    小厮犹豫片刻,像是想到了什么,点头道,“你且等我进去喊了人来!”

    等了一小会,门就开了,出来的是花嬷嬷,见来人先是一愣,随后乐呵呵的走出门,“是你啊,这么快就来了,可是带了什么好东西?”

    杨敏笑着将手里篮子的芭蕉叶掀开,“这野蜂蜜是近来才摘了的,花嬷嬷你看看可要?”

    仔细瞧瞧,还新鲜着,当下接过篮子,“这野货我们是收的,你且在这里等我一会!”说完给了个宽慰的眼神转身就进去了。

    果真了一会儿,花嬷嬷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个空篮子,“这野货是按照平日里的价钱收的,一共是三百文,你且收着!”将一串铜板放在杨敏的手里。

    杨敏取了一半塞进花嬷嬷手里,“也多亏了嬷嬷,虽然不多,全当是请嬷嬷吃茶!”

    以后可还要跟这赵府合作,没了花嬷嬷这个人可不好卖进去。

    花嬷嬷笑着把铜板收入袖中,“我瞧着你是个机灵老实的,就多跟你说两句,夫人喜欢那些平日里没有的,例如你今日送来的这些野蜂蜜,都是有多少收多少!”

    “你要是送的多呢,就多给你算些,我平日都在府里,你要是送东西来报我的名号就是了!”花嬷嬷跟杨敏聊了一会就回去了。

    杨敏收起今日的钱银,去买了一袋面粉,路上一直想着要做什么,绕了一圈后发现这里没有前一世的豆芽菜,这芽菜倒是可以量产,黄绿豆各自买了半袋,篮子也愈发重。

    给小宝买了点麻糍点心,扯了一匹布料和几对鞋垫子,针线也看着买了些后就开始先将东西往卫春贵那边走,将东西放下了这才随便找了个摊吃了碗面回去等着。

    这时来的人还很少,杨敏挑了个好位置坐下,卫春贵要在这儿看车,随便吃了点,瞅见杨敏一人坐在那儿百般聊赖。

    “大妹子,你家小宝伤势怎么样了?”卫春贵与杨敏保持了一点距离。

    杨敏侧过头去,“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还得多谢春贵哥,改日请你来家里吃饭,你可莫要推辞!”

    “好嘞,对了大妹子,村里的孩子都开始筹备着去县学了,你家小宝要是去,可以坐我的车,反正我也要拉其他人,你家小宝的话可以少些钱!”卫春贵道。

    杨敏连忙摆手,“我正为这事苦恼呢,但是这钱该多少就多少,春贵哥你多帮衬着小宝就好了,那孩子害羞,胆子也小!”

    卫春贵答应下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知不觉时辰也到了,一起的小妇人们也各自回来,卫春贵赶了马车往回走。

    推开院门,小宝似乎不在家,杨敏就看见顾安躺在竹椅上,脸上盖着书籍,似乎是睡着了,将东西放下来,杨敏去屋内取了一条薄毯,将顾安的书小心翼翼拿下来后,将薄毯盖上。

    提着旁边的茶壶进去换了一壶温的水,四处找了一下小宝,正想着跑去哪儿了,小宝就从外头跑了进来,满头大汗却盖不住脸上的欣喜。

    杨敏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不远处的顾安,小宝立刻点头,走到杨敏的身前一把抱住杨敏的大腿,“娘,你给小宝买了什么好吃的呀?”

    “你个俏皮的,怎地知道娘给你买了吃的?”蹲下身用帕子为其擦拭脸上的汗,没好气道。

    小宝嬉笑道,“因为娘最疼爱小宝了,怎么可能不给小宝带!”说着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杨敏,满是期待。

    杨敏无奈的点了点小宝的脑袋,从篮子里拿出了买的零嘴,抱着人儿走到竹椅边坐下,将油纸包打开,小宝看到里头的零嘴,高兴的直拍手,捏了一颗塞进嘴里。

    小宝咀嚼着舍不得咽下,杨敏看着小宝这一副馋嘴的样子,笑着无奈道,“你要是喜欢,娘以后天天给你买!”

    “好!”小宝连忙欢快的咽下,捏了一颗凑到杨敏的嘴边。

    仿佛此刻一天的疲惫也就消失了一般,杨敏道,“小宝,你想去县学吗?那里有很多跟你一样的孩子,而且有夫子教你读书识字!”

    “小宝要去!”小宝忽然坚定道。

    杨敏一愣,随后揉揉小宝的脑袋,“真是娘的乖孩子,那娘给你缝个布包好不好?”

    杨敏脑海里想着布包的样式。

    此时顾安揉着脑袋坐起身,看向杨敏,“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

    一连好多天都没有再下过雨了,如今已是四月底,天气愈发热起来,最操心的就是庄稼人,每天都要去担水好多趟才能让田里的作物勉强生长。

    杨敏擦去头上的汗水,捶着腰直起身来,看了一眼脚下的田地,再往往天上明晃晃的太阳,无奈之后继续担起扁担去挑水。

    自从没有雨之后,杨敏每天都要挑十几个来回给地里浇水,背都快要压弯了,这根本不人干事,终于杨敏明白家里没有一个男丁是多么困难了。

    咬着牙提起木桶将水尽数撒入地里,杨敏便瘫在地上动弹不得,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整整四天,也才四天,她就快要累垮了。

    卫光棍那边至少还要躺个五六天左右才能下床,这期间所有的活都得自己干,想到这里杨敏就恨不得躺在这里再起不来了。

    “娘!”小宝的声音传来,杨敏连忙收拾好自己的疲惫,偏头看向那边正朝着自己欢快跑来的人儿。

    “娘,小宝给你拿水来了!”小宝抹去头上的汗,把水袋塞入杨敏的手里,杨敏接过‘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

    这是上次她自己弄出来的一罐蜂蜜,让小宝每天这个时间段都给自己舀半勺兑了温水来,如此也能再给她一些体力继续干活。

    将水袋递给小宝,“小宝你也喝一点,跑了这么远应当渴了吧?”

    小宝连忙摆手,看了一眼那水袋,下意识咽了一口口水,随后立刻撇过头去,“小宝不喝,这是给娘的,小宝喝了娘就没了!”

    “娘已经喝好了,这些是剩下的,小宝喝!”杨敏将水袋塞进小宝的怀里,小宝这才忍不住喝了两小口。

    休息了一会后杨敏再一次站起身,只觉得眼前一黑,堪堪几步站稳后冲着小宝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小宝要不要先回去?娘再挑几桶水就回去做午膳了。”

    “不了,小宝陪娘一会吧,反正家里爹爹一个人又不会怎么样!”小宝找了一片大叶子,小跑在杨敏的身边,一边跑一边为其扇风。

    有了小宝在,杨敏觉得身上的担子也少了许多。

    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看着母子两的一举一动,许久才转身离去。

    顾安还是不太懂。

    为什么她要做这些,田里、地里,来来回回的挑水忙活,为了什么?图个什么?瞅着时辰差不多了,杨敏带着小宝回去,路过那边的河又挑了水,跟路过的村妇打了招呼,再给小宝摘了些茅莓,一路晃晃悠悠。

    现在杨敏已经可以三个来回就将水缸给加满,这些都是积累下来的经验,杨敏终于将扁担给卸下来了,因为扁担长时间扛着容易磨伤皮肤杨敏特地在那儿垫了一块厚厚的布包,里头塞了许多棉花。

    但就算是这样,杨敏的肩膀也没有幸免于难,看着肩膀上一大片的青紫,杨敏欲哭无泪,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顾安是个瘸腿的,也不能使了他去做,全家上下唯一还能做事的也就是她了,不想做也得做,靠在浴桶里,杨敏呼出一口浊气,任由温水滋润着肌肤。

    几天下来杨敏晒黑了不少,皮肤倒是没有变粗糙,这是让她唯一欣慰的一件事情,刚开始那一两天可是够呛,一下水就疼,全身红彤彤的。

    手上也已经起了厚茧,杨敏觉得这几天已经把上辈子做的重活全部做了,抱怨归抱怨杨敏还是得继续面对现实。

    洗了澡出来,杨敏没去纳凉,直接就倒在了床上,却是睡不着,磨磨蹭蹭的起床将前些天去集市上买的布匹拿出来。

    裁了样式,杨敏就着光一针一线的缝起来,说是五月份左右就要开始去县学了,杨敏打听清楚了,去县学需要五两银子是两年的,这里是偏远的,所以每周只用去两次。

    等天色完全黑下来,杨敏头也觉得有些昏沉,躺在床上还没多久就睡着,小宝时不时还会梦魇,所以两人现在是睡在一间房内,习惯后也就没有多少尴尬。

    顾安看着那沉睡的母子两人,觉得有必要和杨敏谈谈。

    比如他有钱,有很多很多钱,她完全没必要什么都不说,自己一个人把活都干了。

    他们可以拿钱请人来干!

    翌日,杨敏认命的起来,先去挑了水回来,之后才开始做早饭,洗了衣裳回来才得了些空闲,在家里找了几个木桶,去找了芭蕉叶放在木桶底部,把泡好的豆子均匀的撒在底部,再盖上一层浸湿的芭蕉叶。

    以后记得浇水,很快就能有豆芽吃。

    杨敏直起腰,眼前一黑,连忙扶住桶子,一会儿后才恢复,杨敏看了一眼不远处还在认真的说着什么的两人,抿了抿唇,没说什么。

    取了扁担挑着木桶,另一手扛着锄头就出了门。

    “哟,这不是顾大媳妇吗?今天又去地里啊?”

    杨敏渐渐的也熟悉了这个卫家村,走在路上也有人打招呼。

    “是呢,这会子乘着早些去浇水,这天可要晒坏人了,婶子你是去洗衣裳?”杨敏停下脚步,面上堆满了笑容。

    那人见杨敏是个好说话的,也乐意同她亲近,“是了,你可要注意着啊,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天气……”只聊了一会杨敏就继续上路。

    顾安看着门口,眸子深沉,眼瞅着女人到时间应该回来了,却还没有动静,再等了一会顾安就带着小宝出去寻人了。

    一路找到田地处,才发现倒在田埂那儿的人,顾安心下一沉,连忙走过去查看杨敏的情况,浑身滚烫异常。

    一把把人给抱起,“小宝你去喊卫青来我们家!”说完就往家里赶。

    将人放在床榻上,顾安去打了盆水为其擦拭脸上的虚汗,降温,这女人怎么连自己发热了都不知道,分明自己也懂得些医术。

    好一会儿后卫青才匆匆赶来,给杨敏号了脉,才道,“她是体虚,再加上中暑引起的发热,我去给你开个方子,草药你们应该都有,若是过了今晚还发热,那就严重了,先想办法帮她把体温降下来!”

    说完就急吼吼的出了房间,顾安帮杨敏换了一次汗巾后就出去拿了方子,再让卫青挑了草药出来,给了诊金把人送出去。

    看着面前的药罐子,顾安只觉得头疼,他从没做过这些事情,让小宝去叫了大旺媳妇来,大旺媳妇听说杨敏病倒了也是十分焦急。

    看了情况后叹了口气,“顾大啊,你可莫恼嫂子,这几天嫂子我也看的心疼,先前多水灵一个人,现在累成这样!”

    “你若是真的心疼她,就帮她分担一些,至少别让她再去田里了,那可不是一个女人家能干的活儿!”说完直接当着顾安的面扯开杨敏的衣裳。

    顾安下意识转过头去,就听见大旺媳妇一声惊呼,大旺媳妇捂着嘴看着杨敏双肩的那两大块青紫,靠后背的地方还有磨破皮的,顾安也看见了。

    大旺媳妇转眼看了一眼顾安,随后无奈的摇着头,给杨敏擦了身子换了一身干净点的衣裳,杨敏一直昏迷着。

    之后再去为杨敏煎药,全程顾安都跟在身边看着,很是认真的样子,拜托大旺媳妇做了午饭,额外给杨敏熬了粥,还有一碗鸡蛋汤。

    顾安坐在杨敏的身侧,舀起一勺汤,别扭的在嘴边吹了吹,觉得差不多后轻轻掰开杨敏的嘴,将鸡蛋汤灌下去,手在喉头处一掐,顺利咽下去。

    就用这种办法喂了半碗,一直到晚上杨敏都不曾醒,去自己房间拿了药膏来,使了小宝出去,将上衣褪去一半,顾安闭上眼睛,将药膏抹在杨敏的肩头,差不多后,再闭着眼睛将衣裳穿好。

    夜间,顾安让小宝去他的房间睡,小宝却坚持着要守在杨敏的身边,最后终究撑不住靠在桌子上睡着。

    “……”

    找了薄被为其盖上,顾安看着床上一直皱着眉头的杨敏,眉头蹙起,到现在为止温度都还没降下来,咬了咬牙,将杨敏身上的衣裳给脱的只剩下一件亵裤和肚兜。

    找了好几块汗巾敷在身上为其去热,出了屋为杨敏熬药,看着药罐发愣,他何时为了他人做这种事情过,此时却做的心甘情愿。

    还有自责。

    没来得及细想,屋内就响起小宝惊慌的声音,想也没想往那边赶,走之前不忘将火弄小些,走到房中,就看见杨敏半趴在床上,面上满是虚弱,地上是呕吐的污秽物。

    瞧见来人,杨敏扯出一丝虚弱残破的笑容,“顾大……”

    顾安抿唇坐到杨敏的身侧,将杨敏给扶回去,杨敏此时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她很困,“顾大,这里脏,你带着小宝出去吧!”

    “你病了!”顾安用汗巾将杨敏嘴角的污渍擦干净。

    杨敏虚弱的笑着,“想不到你也会照顾我啊……”

    “顾大,我好困,我睡一觉就好了……”说完就瞌上了眸子。

    顾安紧紧的攥着汗巾,不知道为何,现在他竟然有点事舍不得这个女人,小宝去拿了巾子来擦拭地上的污秽物。

    再给杨敏擦了身子后,顾安继续回去煎药,夜间喝下半碗药后杨敏又全数吐了出来,急的小宝都要哭出声。

    一直到清晨杨敏的情况才好了一些,大旺媳妇一大早的就来查看杨敏的情况,见好了一点之后才放下心来。

    “顾大啊,妹子你可好生照顾着,我可是听说了,这病会磨死人,妹子这些天对你们的好你也不是没看见!”大旺媳妇这次没多说,做了早饭就急匆匆回去了。

    “……”

    顾安继续去煎药,喂下了半碗后杨敏总算没有吐出来,让小宝先去休息,他拿了书,就守在杨敏的身边。

    午饭他随便熬了粥,照葫芦画瓢按照大旺媳妇昨天的法子熬,虽然还是烧糊了一点,但也比从前好了不少。

    午后卫青来看杨敏状况,只说继续养着,其他的也就没有了,看了一眼冷清的院子,顾安才知道少了这个女人似乎少了很多东西。

    平时没有人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说着那些没用的琐碎事,没有人跟他商量以后要怎么办?

    回忆着杨敏以前去在做什么事,照着做了一遍,发现要注意的还挺多,而且他根本做不好。

    大旺媳妇这会子来敲门,“顾大啊,你田里的事情先不着急,我让我家那口子帮忙打理了,你就专心照顾妹子吧!”

    顾安点头。

    大旺媳妇也不好和顾安多说什么,进屋子看了一会杨敏,便起身回家去了。

    一直到晚上杨敏才悠悠转醒,首先看到只穿了一件肚兜和亵裤的身体,脑子里胡思乱想了很多,一直到顾安走进门。

    “你醒了!”不似平时平淡的语气,似乎多了几分激动和欣慰。

    杨敏微微颔首,张了张嘴没说出话,嗓子疼的厉害,顾安倒了杯水将杨敏扶起,杯子递到嘴边。

    喝了水后杨敏好了不少,再看了一眼身上所剩无几的布料,脸瞬间涨红,顾安以为是杨敏又发热,连忙凑近用自己的额头贴上她的额头。

    这是她上次对小宝做的,“我再喊了卫青来?”见杨敏的体温大有再一次升高的迹象,顾安皱着眉头严肃道。

    杨敏连忙摇头,“我,我的衣服呢?”扯着嗓子难受道,声音沙哑的像秋风刮过窗子。

    原来是因为这事,顾安扯了薄被为杨敏盖上,“你发热了要降温,我帮你脱了!”随后又觉得哪里不对劲一般,“我尽量没看……”说完后又暗自骂了自己两句。

    杨敏看着顾安这般模样,难道是害羞了?!第一次看到顾安害羞的样子,心里莫名的有点高兴。

    “我,会对你负责!”空气凝固了好一会儿,顾安忽然憋出一句话,杨敏瞬间懵在原地。

    “不用,我相信你没看!”杨敏扯着嗓子道,她可不想让他负责,在两个人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的情况下。

    顾安没说话,只以为是杨敏嫌弃他是个跛脚的,坐在一边不说话。杨敏躺在床上,身上难受的紧,头疼欲裂,但想起自己昏迷这么久,那些活计怎么办?

    “顾大,田里……”杨敏的话还没说完。

    顾安就出声打断,兀自说道,“大旺去做了,早饭是大旺媳妇做的,家里上下都打点好了,你安心休养!”

    杨敏这才彻底放心下来,觉得眼皮厚重,闭上眼后没一会又睡了过去……

    顾安瞧着,沉默了好久好久。

    有些话,有些事,他觉得,应该问问杨敏,可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等等再说吧……

    顾安这般寻思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