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帮忙赵茜(顾安番外1更
    翌日,杨敏拐着脚去做早饭,走路很是吃力,小宝就过来扶着她走,杨敏连忙夸小宝懂事。

    还没坐下多久,就有人来敲门,让小宝扶着去开了门,站在外头的是一陌生男子,“你就是杨嫂子吧?”说话倒是挺客气的,庄稼人模样,长的比顾安要矮一些,比顾安黑很多,裤脚还在扎着,应该是刚刚做了农活回来。

    杨敏微微颔首,“你是找顾大吗?他在里头!”

    她不认识这个人,那就是来找顾安的罢。

    “不,我是来找嫂子你的,我家媳妇身子有些不舒服,我听说嫂子你会点医术,特地找了你过去瞧瞧!”男子说完又补了一句,“我是村里的,叫卫方!”

    “我如今不太方便动,我先去问了我家相公!”杨敏说着一瘸一瘸的走进去,卫方也稍微往里站一点,看清了杨敏院子里的布置。

    院子可真大,卫方心想,要比他家的大上许多,后院也宽敞,那边摆着一盘一盘的东西是什么?

    “我家相公说可以,他随我去!”杨敏笑着,顾安就站在她的身后,为了走的更方便一些,顾安直接将人拦腰抱起。

    “顾大哥!”卫方礼貌喊人,顾安只是点点头,没作答。

    “顾大哥跟嫂子可跟恩爱啊,之前斩狼的事情我听说了,顾大哥先前可是练家子?”卫方说话间流露出了钦佩。

    见顾安不太想说话,杨敏出来圆场,“我相公他之前是当过兵,后来硬伤退役了,没什么功夫,靠的都是蛮力!”

    卫方闻言只是笑。

    被顾安抱在怀里,杨敏觉得很舒服,不过更疑惑这个木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一时间还有点接受不了。

    进了院子,顾安将杨敏放下,随后就坐在院子里,小宝留在了家里习字。

    询问了一下症状,杨敏装模作样的把了脉,再查看了一下其他的地方,才说,“是喜脉,已经有了大概两个月左右!”杨敏镇定道。

    卫方和吴氏捂着嘴,十分震惊,杨敏主动起身往屋外走,留给这两个初为人父母的两个年轻人一点时间。

    “你的医术是跟谁学的?”顾安忽然问,杨敏对此倒是觉得很坦然,笑道,“我要是知道的话,早就告诉你了!”

    卫方从屋内出来,面上盖不住的喜色,“多谢嫂子了,这是诊金!”将手里的几个铜板递给杨敏,杨敏收下后叮嘱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宜,就任由顾安抱着回去。

    到了家中,小宝早已经翘首期盼。

    “娘,我们去摘茅莓好不好?”小宝扯了扯杨敏的袖子,杨敏点头,顾安很配合的往那边走,路上遇见了不少打招呼的人。

    赵茜满脸红光,看见三人也是急忙过来打招呼,“妹子啊,你也出来了,咦,你这腿是怎么了?”

    “扭伤了,茜姐你这是要去洗衣裳?”杨敏调侃道,盆子里有好几件男人的衣裳,不用想就知道是谁的了。

    “他动不了,我想闲着也是闲着才洗的!”赵茜红了脸,嗔怪道。

    “行行行,我就不逗你了,你快些去洗吧,免得晚了错过了给春贵哥上药的时间!”杨敏主要是不太想让顾安抱着自己太久,总觉得羞人。

    将杨敏放下,看着一大一小蹲在那儿摘茅莓,顾安将眼睛转向了河里几个竹娄,褪了鞋袜踩水进去,取了竹娄一看,里边大大小小的鱼,是挺多的。

    杨敏那边摘好了后,就看见顾安手里提着竹娄站在那儿,“你取上来了?我瞧瞧有多少!”说着一瘸一拐的走上去,顾安配合的递上前。

    “不错嘛,最近可能是水位低了,所以鱼都乱窜!”杨敏看了一眼水位又下了不少的河流,忍不住发愁,“这要是一直不下雨,遭殃的还是我们这些靠天吃饭的老百姓!”

    回去后杨敏就开始处理那些笋干,因为日头毒辣,晒的都很好,下午店小二如期过来,带了称。

    因为杨敏不太方便,所以这些东西都是顾安一手包办的,面无表情倒是给那些人添加了不少压力,给了钱银店小二就急匆匆的离开。

    杨敏靠在竹椅上,“你多笑笑啊,笑起来很好看!”

    顾安没理她。

    杨敏笑笑也不气恼。

    一连着好几日,杨敏都处于只做轻松活计的状态,其他的那些事情顾安都会一手包办,杨敏看着不远处忙碌的男人,忽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

    腿脚好的差不多,杨敏就将纱布拆下来,成天裹着这么多布,热的慌。

    靠在竹椅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她是被敲门声吵醒的,杨敏揉着眼睛坐起身,身上盖着的衣裳滑落,杨敏捡了衣裳放在竹椅上,再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赵茜,红着一双眼睛,手里还拿着一个包袱,杨敏连忙把人迎进来,“茜姐,你这是怎么了?”

    两个女人家谈事情顾安也不好凑过去,主动带着小宝去别处。

    赵茜吸了吸鼻子,紧紧的拉住杨敏的手,“妹子,我想在你这儿住几天,可好?”说着不确定的看了一眼那边的顾安。

    “这事我待会去问顾大,你且先告诉我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杨敏拉着赵茜的手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

    喝了水,赵茜好了不少,“我原本是跟春贵哥定了婚事的,但这事传出去之后我原先的婆家就找上门来,强行要走了房子,还跟春贵说,如果不给五十两银子就不让他娶我!”

    “所以……”杨敏试探性的问。

    “我就跟他们吵起来了,那院子我是回不去了的,春贵哥是想要出银子,我不肯,先前那两个老东西就没给我过我好眼色看,我以前那口子死了以后她们就急匆匆的撇下我走了,生怕我吃他们的!”赵茜咬牙切齿道。

    杨敏算是听明白缘由,对于这种事她一向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事儿我也不好说什么,他们终究是你的公婆,你既然嫁过去了,就是他们家的人,吃点亏吧,这银子没了还能赚!”

    赵茜没作回答,但是杨敏知道她听进去了,起身走到顾安的面前,“顾大,茜姐想要在这里住两天,你觉得怎么样!?”

    “无所谓!”顾安道,只要女人不到处乱搞,他一般不会拒绝她,况且这个赵茜跟她的关系似乎不错。

    杨敏得了顾安答应,就带着赵茜去了小宝的房间,稍微收拾了一下,就让赵茜自己待在房内待着,正寻思着要不要去告诉卫春贵一趟,人就找上门来了。

    “大妹子,茜儿可在这里?”卫春贵着急的问,杨敏点了点头,“是在这里,只是她说要在我这里住些天再走!”

    卫春贵低下头,紧紧的攥着手,“终究是我保护不了她,茜儿可同你说了?”

    “说了!”知道卫春贵是什么意思,杨敏点头应下,“放心吧,我会帮你们的,再过个一两天你就可以来接人了,这一次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

    卫春贵无奈的苦笑,“妹子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庄稼人,先前赔的那五十两银子我没用,我打算给了!”

    “嗯,这两天你自己注意着!”杨敏一向不喜欢干涉别人感情的问题,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若是因为她的一己之言坏了前程,不管是谁都会不高兴。

    赵茜一整天都没出门,杨敏送吃食过去,就看见她坐在窗子那儿望着外边出神,夜间,杨敏洗了澡就去赵茜的屋内。

    “妹子你来了,可是有什么事要同我说的吗?”赵茜收拾了一下情绪,努力挤出微笑。

    杨敏坐在赵茜的床上,“茜姐,我同你说一些事情吧,你可认真听着。”等赵茜点了头,这才开始说。

    “先前顾大跟我说,春贵哥以前有一个喜欢的女子!”杨敏顿了顿,查看赵茜的反应,很明显她是知道这事的。

    “那女子落得那个下场,春贵哥至今未成亲,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度过下半身的人,又出了这档子事!”

    “茜姐,人生苦短,你没必要太在乎别人的看法,春贵哥愿意为了你做这些事情,你就受着,大不了以后报答他就是了,难道你忍心再让春贵哥继续等下去吗?”

    赵茜所担心的,不过就是她是一个寡妇,而卫春贵是一个干干净净的男人,她还比的卫春贵大上四岁。

    “有些东西不要等错过了才知道珍惜,茜姐,你应该知道春贵是什么性子,我说的就是这些了,天色不早,你早些睡下!”杨敏说完就退出了房间。

    顾安还没睡,今天的事他看在眼里,他人之间情感之事也就只有那女人愿意去管,见人回来了,面色不错,“怎么样?”

    “我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看他们造化吧,小宝睡下了?”杨敏褪了鞋,顾安缩了缩脚,让杨敏爬上床。

    “方才睡下的!”顾安吹了灯。

    长夜漫漫,外边之后蛐蛐的叫声,赵茜愣愣的看着外边,脑海里回荡着杨敏说的话,夏日的夜晚总是有些凉快,许久后赵茜关上窗子。

    赵茜在杨敏家里住了两宿,第二日卫春贵就来接人了,只是还没多久,赵茜又回来了,这一次回来是两个人一起。

    两人面如土色,看样子是遇到了什么大事了,杨敏倒了水,问,“你们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们还不同意?”

    “不,他们把我卖给了别人!”赵茜一拳捶在小几上,瞬间红了眼眶,“遭天杀的,黑心窝子的怎么不被天打雷劈?!”

    杨敏此时也坐下来,这半道又出了事儿,“怎么回事?”

    “那家人是我们上游村的,是个富农,叫张菓,谁都知道那人好色,原先取了几门媳妇,都被糟蹋的不成人样,他们这是存了心想要整死我!”赵茜忍不住怒吼。

    卫春贵拉住赵茜的手,安抚道,“没事,我,不就是一百两银子吗?砸锅卖铁我也会凑出来!”

    “不行,春贵哥,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就范,他们两个就是吃人不吐骨头,要是同意了,以后还不知道怎么压榨你呢!”赵茜着急的拉住卫春贵的手。

    杨敏摸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许久之后才问,“茜姐,你可在乎名声?若是不在乎的话,我倒是有一个法子可以帮你!”

    “自是不在乎的,我决定改嫁给春贵哥那时就想好了!”赵茜立刻回答道,杨敏的话如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距离那人来接你回去还有多久的时间?”杨敏盘算着。

    “差不多还有四日,你有甚么法子?”赵茜激动的问,旁边的卫春贵也是十分好奇。

    杨敏先没告诉他们,只让卫春贵先回去,这几天一直带着赵茜到处去找东西,回来之后就缩在屋子里不出门,也没人知道到底在干什么。

    眼看着时间愈发的近,赵茜那个着急啊,前一夜,杨敏给了她一个东西,说是带着睡一晚,第二天身上就会恶臭无比,赵茜自是欢喜,只是那味道她也有些受不住,但为了春贵哥,这一点小事算不上什么。

    第二天,杨敏拿了一对瓶瓶罐罐的往赵茜的脸上招呼,随后打了盆水让赵茜自己瞧瞧,赵茜惊讶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久一会才缓过神来。

    真是……奇丑无比,说不上特别丑,乍一看还能看出有点好看,但带给人视觉冲击太大了。

    杨敏用了几天的时间做出了一点前世粉底,只是这东西不跟那些一样,对皮肤伤害有些大,应急用一下还是可以的,其他的脂粉口脂都是用的这里的。

    脸上满是雀斑黄斑,脸黑了不止一度,浑身奇丑无比,哪个男人看了不怕,这会子外头已经有人来叫门了,杨敏叮嘱道,“你待会就按照我教你的去做!”

    杨敏打开门,外头站着的男子,样貌倒是个端正的,没有顾安好看,那人上下打量了一眼杨敏,“你就是赵茜?”刚刚说完就立刻有人要去抓杨敏。

    顾安将杨敏拉回来,“她是我娘子!”剑眉微蹙,那些个人这么一听也是懵了。

    杨敏出来解释道,“茜姐在里边呢,你们就是来接她的吧?我给你们带路!”

    张菓上下打量了一下杨敏的身段,是个妙人儿,只是怎么看起来还想个雏儿?身边的男子凶神恶煞,罢了,不看。

    杨敏刚开门,一股恶臭就扑面而来,杨敏连忙捂住口鼻,身后的张菓就没这么幸运了,臭的他快要晕过去了,正要说什么忽然一个人朝着他扑来。

    还没看清怀里就多了个东西,“哎呀,你怎么才来接我啊,死相!”赵茜死死的抓住张菓的腰带,娇嗲道。

    忍着恶臭张菓往下一看,就看见一奇丑无比的女人一脸害羞的倒在他的怀里,胃里一阵翻涌,扶着旁边的人就没出息的吐了。

    赵茜看向杨敏,杨敏连忙比了一个手势,就听见赵茜掐着嗓子继续说,“亲爱的,你这是太喜欢我了吗?走,现在回家,我们去洞房!”说着就要去扑张菓。

    张菓连忙后退,捂着胸口,“你就是赵茜?”赵茜老实的点头,随后就响起张菓暴怒的声音,“那两个老东西竟然敢诓老子!你个死婆娘给老子滚!什么货色,老子退银子去!”

    说着就要气势汹汹的回去,赵茜面上露出一丝欣喜,张菓忽然将目光转向旁边的杨敏,“你也是她的亲人吧?既然她不行就拿你来顶!”说完身后带着的家丁就朝着杨敏冲去。

    杨敏下意识就朝着顾安那儿跑,顾安黑着脸,将人往身后一拨,单手就掐住一家丁的喉咙,“狗要咬人,先看清楚对象!”在那家丁快要没气的时候将人往地上一甩。

    张菓见这人会点功夫不好惹,当下就生了怯心,杨敏插着腰出来,“我是外边嫁过来的,茜姐只是我好友,这是我的丈夫,强抢民妇,我想你们张家还没这个能耐!”

    碰了一鼻子的灰,张菓带着人狼狈的离开,去找赵茜公婆退银子,赵茜激动的抓着杨敏的手,“谢谢你,谢谢你,我现在可以洗掉了吗?”

    “还不行,你再等等!”杨敏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赵茜,赵茜听的认真,顾安坐在不远处,这个女人倒是一肚子的坏水,也就只有张菓这种人会中计。

    果不其然,两公婆就找上门来了,给了杨敏一通脸色看,插着腰钱氏破口大骂,“赵茜你个败家娘们出来!”

    赵茜打开房门,那样子也是吓了两人一跳,赵茜插着腰一副疯了的模样,“你们这两个老东西,怎么还不死呢?别人不要我了我能怎么办,既然你们是我的公婆那就养我一辈子吧!”说完就朝着两人走去。

    “你身上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捂着嘴后退了好远。

    赵茜继续靠近,“怎么了?哦这个啊,我也不知道,上次我掉粪坑里跑了一晚上来着,不是说我是你们的儿媳吗?养我啊,我现在身无分文,也没人要了!”

    钱氏用力的踹了赵茜一脚,赵茜吃痛倒在地上,“你个贱皮子,儿媳妇?你配得上吗?就是你害死了我儿!”说着又要上去打,杨敏连忙把人给拦住。

    钱氏扯了杨敏的手,狠狠的掐了两把,顾安手里拿着砍刀,“你们想死,就继续!”说着用刀背狠狠的砍在了钱氏的手背上,钱氏的手立刻青紫一大片,捂着手倒在地上哀嚎。

    杨敏只觉得这个时候的顾安帅的不行,这是原本杨敏拜托他的,要是打起来了,就出手震慑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以为以前当过兵的缘故,顾安的脸生气起来总是很恐怖。

    踢到铁板了钱氏是怕的,被扶起来,这个时候卫春贵也来了,手里拿着一包银子,连忙走到赵茜的身边,赵茜拿了银子砸在两人身上。

    “现在你们的冤大头来了,这银子你们要是拿就快滚,反正我以后也嫁不出去了,你们要是不要,这辈子都打不上我的注意!”赵茜插着腰,凛然一副泼妇的模样。

    钱氏收拾了银子骂骂咧咧,等人一走,杨敏将门关上,卫春贵看着面前的赵茜,有些惊讶,“茜儿,你这是……”

    “啊,我去洗干净!”赵茜就要往屋内走,卫春贵拉了手将人拽回来,紧紧的抱在怀里。

    “茜儿,现在终于没有人来拆散我们了。”

    “嗯……”赵茜的脸瞬间就红起来,杨敏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的动作,刚刚还是泼妇,现在就变成了小媳妇,啧啧两声。

    “春贵,我身上很臭,你等我去洗了,”赵茜推了推卫春贵的胸膛。

    卫春贵却说道,“没事,我不嫌弃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