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桃花运来(顾安番外2更
    杨敏拍了拍手,打断两人,“不是故意打断你们两个的,还是让茜姐去洗吧,我的药水可不够你们两个,不然这味道要跟着一辈子了!”

    卫春贵这才放了赵茜去洗干净,转身认真的看着杨敏,“大妹子,这一次多亏了你,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没事,先前春贵哥也帮了我不少忙,以后对茜姐好些,你们两人回去商量商量什么时候成亲,到时候记得请我去喝杯喜酒!”杨敏说。

    “一定,一定!”卫春贵哈哈大笑起来。

    目送两人离开,杨敏伸了一个懒腰,转身看向那边已经在看书的顾安,“顾大,你平时研究这些书干什么,难道银子就能从里面变出来吗?”

    顾安没理她,知道她是现在心情高兴,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忽然想到什么,杨敏连忙去打开书房的锁,将小宝给带了出来,因为害怕到时候会误伤,所以先让小宝进屋。

    婚期就定在了五天之后,那边忙着准备,赵茜坐在院子里绣着她的嫁衣,红艳艳的看到人都喜庆了不少。

    “现在尘埃落定,你可安心了?也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杨敏打趣儿道,果然就看见赵茜的脸红了。

    赵茜嗲怪的瞪了一眼杨敏,随后放下手里的针线,“唉,你就会逗我开心,这事情来的太好太快,我都有点不敢相信呢!”

    伸出手掐了一把赵茜,杨敏好笑道,“现在可相信是真的了?你是准备怎么出嫁?要不就到我们家吧,也让我沾沾喜气!”

    “我晓得你是为了我好,我却不想,你跟顾大都还没好好的办一场呢,我若是占了你们的屋子,可是不好,我也就揪着这点念头了!”赵茜眼睛在两人身上来回瞟。

    杨敏喉头一塞,好像是这样的,她是顾安买回来的媳妇,从醒了之后就一直维持着这个生活,谁都没有提情情爱爱的事情,她认为他是不在意这些的。

    岔开话题,“你们这喜事一办啊,我可就放心咯,等过些时候你们生了孩子,我可要当干娘啊!”

    “行行行,让你当,这有什么好争的,你也是快当娘的人了,怎么也不学着稳重点!”赵茜这话一出,在场的几个人都愣住了。

    小宝连忙凑到杨敏的身边,“娘,小宝要有弟弟了?”

    顾安也投来探寻的目光。

    杨敏尴尬的笑,“你们看什么呢,我没有!这事儿还早着呢!”是她错了,现在恋爱中的女人脑子里都是这些问题。

    再聊了一会卫春贵那边就忙活回来,将赵茜接了回去,杨敏靠在竹椅上休息,想着给自己弄一把摇椅吧。

    说做就做,杨敏立刻去找了木板来,用碳在木板上画出轮廓,使唤了顾安过来锯开,一个上午的就做好一半。

    杨敏看着小宝写的字,“小宝,你写的很好啊,比娘的好多了,这些是先生教的?”

    “这些是爹爹教的,先生只教了三字经之类,可是爹先前已经让小宝全部背过了,所以先生就开始教别的!”小宝放下手里的毛笔,一副书生的模样,倒是愈发的有点像顾安的模样。

    腿脚好的差不多,杨敏拿了先前绣着的绣品去了镇上,坐的还是卫春贵的马车,这一次主要是送杨敏去。

    原是不想打扰卫春贵,因为成亲要准备的东西不少,但卫春贵和赵茜坚持如此,她最后也没了办法只好答应下来。

    去了那家成衣店,站在那里的已经变成了一个年轻的小姑娘,看见杨敏来了,热情的招呼着,“想买什么衣裳?我看这种款式很适合夫人你呢!”

    “我是来找七娘的,她现在在吗?”杨敏问。

    小姑娘连忙点头,“就在后头,我去给你叫来!”说着立刻就往后室走去,杨敏倒是羡慕她,还有这么大好的时光。

    脑海里又想起了先前赵茜说的,自己还没好好享受青春啊,就栽在了顾安的手里,怎么说都不划算。

    但顾安长的好看,会画画,会吹笛子,识字,似乎还是饱读诗书的那种,会打架,力气的大,似乎……还有点赚?

    “是你啊,东西绣好了?”七娘的声音打断了杨敏的遐想,杨敏连忙将东西从篮子里拿出来递给七娘,七娘惊讶的摸着上头密密麻麻的针线,看了一眼针脚。

    “你这手艺不错,都快赶上我了!”七娘态度要比先前好不少,那小姑娘也是凑过来,“我娘的手艺是这里最好的了,能夸你就代表你绣的是真的好!”

    七娘无奈的敲了敲小姑娘的脑袋,转头说,“你绣的不错,我瞧着你也不像是每日都能绣的,我出了银子买你的图纸罢!”

    “嗯,这个二两银子一套,我最近新画了一套,一共是五套。”杨敏直接把自己想要的价格报了出来。

    “怎么这么贵?”七娘皱起眉头。

    杨敏继续道,“这些图纸都是只有一份的,五套样式不重,我想七娘你是个识货的,这要是绣出来卖出去可不止这点银子,那些有钱的贵妇人都喜欢这些!”

    “就卖给你这一家,图纸给你了我是不会再做!”杨敏继续说道,“这个价格是不能再压的,七娘你考虑清楚了给我答复!”

    七娘没有立刻给出回答,一边看着手里的图纸,一边观察杨敏的态度,发现这妇人的确有点能耐,说的也并无道理。

    “成,这五套我都要了,要是卖的好,你以后有多少我要多少!”

    生意敲定下来。

    “那就多谢七娘照拂了!”杨敏跟着过了一遍手续,拿了银子再稍微指点了一下各自的针脚需要怎么改,这才离开。

    十两银子在身上,杨敏觉得自己走路都有些飘飘然,买了鞋垫扯了几块布,再买了一包棉花,给小宝买了点零嘴和笔墨纸砚,那边卫春贵也购置了不少东西,坐着牛车回家。

    还是将银子交给顾安保管,杨敏同他说了今天的事情,顾安只管听说,时不时‘嗯’一声表示自己有在听。

    “这鬼天气可是要热坏人了!”杨敏扯了扯衣扣,顾安将手中的书放下,“你若是觉得无聊,为何不去找刘嫂!”

    “你这是嫌弃我吵了?”杨敏停下手里的动作,疑惑的看着顾安。

    “没,只是你们女人家不都是喜欢这个?”顾安蹙眉,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做错惹的她不高兴。

    杨敏没说话,对着顾安翻了一个白眼,真是个木头!

    赵茜成亲那日邀请了很多人,素日里都收了恩惠的人都来了,很是热闹,两人都没有父母,就只是给杨敏和顾安敬酒,算是走了一遍流程。

    扶着赵茜回了房间,杨敏蹲在一旁,“眼看着你就要出嫁了,这事发生的还真是快!”

    “瞧你无聊,我给你讲讲吧!”赵茜面向杨敏。

    说了许久,当初赵茜跟卫春贵第一次真正认识,就是在上次河流被断水的事,她不是唯一一个跟过去的女人,但是却是唯一一个站出来说话的。

    赵茜笑着说当时她一个人把那些人都骂了一遍,可爽了,之后打起来的时候卫春贵一直护着她,平白多挨了两下,她还笑话这个人傻。

    在一个村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她一次洗了衣裳回家,摔倒了,刚好就看见卫春贵,还是他把她送回去的,连带着衣裳。

    之后她送了他一些蔬菜当做是回礼,结果他第二天又给她送了东西,她就跟他犟起来,两人的感情就是这么送出来的。

    杨敏听了也跟着笑,心中却暗暗羡慕,这种很纯粹的感情。

    天色暗下来,卫春贵满身酒气的进来,挑了盖头,杨敏瞧见了,那时的赵茜很美,比任何时候都要美。

    不打扰两个人,等让两人喝下合卺酒之后,就转身出了屋内,还十分贴心的关上门。

    赵茜低着头红了脸,只敢看面前男人的脚尖,卫春贵颤抖着伸出手,挑起赵茜的下巴,“茜儿,我终于跟你在一起了!”

    “春贵,这儿我不是第一遭了,你可会嫌弃我?”赵茜忐忑不安的问,美目流连,似是很怕此时卫春贵说出什么让她伤心的话来。

    卫春贵蹲下身子将头埋在赵茜的膝盖上,“说什么呢,你不嫌弃我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庄稼汉,我又怎么会嫌弃你!”

    香掩芙蓉帐,烛辉绵绣帏。

    杨敏出了门准备回家,宾客都走的差不多,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顾安的身影,应该是先回去了罢。

    远远地就看见门口站着一高大的人影,心头一动,杨敏轻轻一笑,脚步加快了不少,等走到人前才抬头,轻声唤,“顾大,我们回家吧!”

    顾安低下头,“好,回家吧!”一摇一晃的往前走,杨敏才闻到空气中浓重的酒气,皱了皱眉头,将顾安的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

    顾安也没拒绝,身体的重量压的杨敏有些喘不过气来,路上走着,杨敏忍不住抱怨道,“我记得你酒量不差啊,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

    “禁不住劝酒!”顾安迷迷糊糊的说着。

    杨敏无奈的叹气,这个男人,平时倒是不见他有这么失控过。

    小宝吃了席就早早的被大旺媳妇带回家去,此时正躺在房中睡的憨甜,为了不吵到小宝,杨敏小心的把小宝抱到了他以前的房间睡,费了好大的劲头将人扶上床。

    杨敏看着面前紧闭着双眼,醉醺醺的男人,头疼的扶了扶额,去寻了一点茶叶塞进他嘴里,让他咀嚼,顾安很听话的咀嚼起来,似是尝到了苦味,睁开眼睛不满的看着杨敏。

    “噗,你也怕苦?”杨敏忍不住笑出声,这个男人似乎有点可爱。

    打了水给顾安擦了脸,再去看了一眼小宝,这才爬上、床窝在里边,很快就陷入昏睡。

    顾安睁开眼睛,侧过身子撑着脑袋看着旁边睡的安详的女人,吐掉嘴里的茶叶,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笑。

    杨敏翌日晨起,身边的男人已经起了,不情愿的爬起来做了早饭,小宝也是今日要去县学,杨敏给他准备了好些零嘴,还交代在学堂吃饭一定要吃饱。

    “小宝,你是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认为娘很啰嗦吗?”杨敏插着腰,皱着眉头似乎要发火。

    小宝连忙窜到顾安的身边去,缩在那儿露出半个脑袋,“爹,你觉得娘啰嗦吗?”

    顾安只是撇了一眼旁边的杨敏,随后伸出手将小宝提起,放在杨敏的面前,看向另一边。

    杨敏揉着小宝的脸颊,“好啊小宝,你现在竟然也学会使坏了,也不晓得跟谁学的,以后娘可就不要你了啊!”

    “娘不要,小宝错了,小宝以后绝对不这样!”小宝一把抱住杨敏的大腿,示好道,“可是娘有时候真的很啰嗦,这些小宝自己都清楚的,娘其实可以不用说!”

    “小宝长大了对吧?不需要娘管着你了?那娘以后就不管你了!”杨敏说着就坐在顾安的身边,置气道。

    顾安倒了杯水递给杨敏,“也就你同小孩子置气!”杨敏瞪了一眼顾安,气呼呼的接过水一饮而尽,“什么置气啊,我说的都是为了他好!”

    “那你也少说两句,小宝不是小孩子,他都知道!”顾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显得来管这些琐事了。

    杨敏仔细想想其实也没错,只是还不愿意去喊小宝,午饭时,小宝立刻讨好的为杨敏盛饭,“娘不要生小宝的气了,小宝以后绝对都听娘的!”

    杨敏没回答,伸了筷子给小宝夹了几块他喜欢吃的,小宝就知道娘已经原谅自己,乐滋滋的吃着饭菜。

    杨敏跟顾安把摇椅给做好了,放在那边晾晒,坐在矮凳上,想起什么,“顾大啊,我先前只听见别人喊你顾安,你的名字不会真的这么难听吧?”

    “难听?”顾安问,他倒是不在意名字这种东西,有跟没有都是一样的,且顾安这个名字更方便。

    杨敏立刻点头,“对啊,顾安顾安,大?后面跟一个大字太俗了,就像我叫杨敏一样,虽然这个名字比较普通,但比你的好多了!”

    “你有没有什么别名?或者是小时候人家叫的幼称!”杨敏问。

    顾安沉吟了一会,忽然说,“我真名叫顾安,为了方便住在这儿,就用了化名!”说着顾安起了身回书房放书。

    其实对‘顾大’的这个称谓,更多的还是乡里们对他的恭敬。

    “顾安!”身后响起一声娇呼,顾安下意识转身,杨敏此时就坐在那儿,斑驳的阳光打在身上,竟给她添了不少风采,似乎这些本来就是她身上的一般。

    顾安心脏狠狠的跳了几下,喉头一滞,转过头加快了脚步,进了书房后连同门也关上,靠在门上捂着胸口,他为何会有这么奇怪的举动。

    杨敏奇怪的看着顾安狼狈的身影,这个男人又忽然发什么神经,没去多想,收拾了东西就带着小宝一起去县学,因为卫春贵和赵茜昨晚洞房花烛,杨敏不好意思去打扰,牵着小宝徒步过去。

    日头毒辣,摘了两片芭蕉叶盖在头上。

    送了人去县学,杨敏在街上走走看看,想着要买些什么东西回去,这边盘算的差不多了,忽然前面响起一阵马蹄声响,随后就是行人的尖叫。

    杨敏身子忽然被一个小孩撞到,站起身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就看见正前方一匹受惊了的马拖着马车朝着自己疯了一般跑来,车上的车夫疯狂的喊着什么。

    想要离开,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腿就跟灌了铅一般重,忽然手被人扯住,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杨敏就靠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你没事吧?”男人轻轻拍了拍杨敏的脸颊,杨敏这才回神,察觉到两人暧昧的姿势,连忙离开,忽地脚踝一阵剧痛,忍着痛几下站稳杨敏才看清楚面前男人的脸。

    玉冠黑发如墨,一身青袍衬托的这个斯文出尘,是一个好看到,跟顾安是完全不一样的人,还是觉得顾安好看一些,杨敏心里暗自评估着。

    “你没事……吗?”似是杨敏盯的太紧了,男子有些不太自在。

    “啊,我没事,不好意思,还有多谢你了!”杨敏道了谢。

    男子木讷的站在身后,许久后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跟上前去,“我瞧着姑娘眼熟,就想着多跟姑娘聊一会,总归是我把你弄成这样,不如我送你回家去吧?”

    杨敏摆摆手,“不了,只是一点小伤而已,况且公子是为了救我,我待会去那边租了车回家去!”

    “租车?难道你没发现你的荷包刚刚被偷了吗?”男子指了指杨敏腰间,他原是不打算出手的,但看到这女人挽着妇人髻却是一个雏子之身就起了兴趣。

    杨敏下意识摸上腰间,发现荷包真的没了,想起之前撞到自己的那个孩童,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释然。

    没了就没吧,反正也没多少钱。

    “荷包丢了你不难过吗?”男子问,看着她的打扮应该只是普通村妇,要是丢了银子回家定要挨骂的吧。

    杨敏耸了耸肩,无奈道,“难过有什么用,丢都丢了,况且还好我今日该买的都买了,带出来的银子花的差不多,那里头也就只有一百文!”

    杨敏每次出来带的都是顾安给的银子,先前的三千文刚好用的只剩下一百文,一百文虽然对一个寻常人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对她来说也就是九牛一毛,她赚了那么多银子,不会特别在乎这一百文。

    “嗯哼……”男子敛眸,她倒是有趣的紧,“我叫冯柳青,你叫什么?”

    “杨敏!”杨敏坦然道,黑眸干干净净的呈现出冯柳青的倒影,冯柳青眸子暗了暗,“还是我送你回去吧,现在你身上一没有银子,二又受了伤,怕你路上遇到什么危险!”

    这一次没有拒绝,冯柳青拦了马车主动将人扶上车,杨敏坐在马车上,不太自在,这马车稍微比牛车好一点,但也颠簸的厉害,脚踝被颠的更疼了。

    马车要快很多,杨敏同车夫说了位置,车夫停下马车后杨敏特地留了下来,冯柳青将人扶到门口,虽杨敏有意回避,但还是挥不开。

    顾安开了门,看到杨敏身边的冯柳青先是一愣,很快的恢复了先前的模样,将视线落在冯柳青扶着杨敏的那只手上。

    “顾……相公,我腿脚扭到了,是这位冯公子送我回来的!”杨敏给顾安介绍道,主动将手伸向了顾安。

    顾安稳稳当当的扶住人,“进来坐坐吧!”随后扶着杨敏在那边的竹椅上坐下。

    冯柳青面上笑着,心中暗衬,这个男人气势不凡,但是个跛脚,看着两人的关系并非一般,但也似乎并非是夫妻,不然怎么可能放任着一个女子还是雏。

    “你怎么不租了车回家?”顾安蹲下身子扣住杨敏的腿,稍微扭了两下,杨敏连连喊痛,顾安这才停下。

    冯柳青走过来,将当时的事情说了一遍,全程顾安都没有看过他一眼,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儿看书,对此杨敏已经习惯,只是冯柳青却认为这个男人在看不起自己。

    “下次小心点,这么大个人怎么会被小孩子撞到!”顾安嘴里说着责备的话,却是起身去给两人倒了杯水。

    把水递给冯柳青,这次才算是两个人第一次对视,“我家里没事什么茶叶,一般喝的都是白开水,招待不周!”说完后继续坐回杨敏的前边。

    “知道了,这不是忽然被撞没站稳吗?这一次还得多谢谢冯公子!”杨敏嬉笑道,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对于两人的互动冯柳青倒是挺惊讶的,他这么包容她的吗?他记得先前遇到一个妇人,只是丢了十几个铜板就被大骂了一顿,这男子丢了多少都没问。

    “冯公子,我这里没什么东西,眼瞧着天色也不早了,若是不嫌弃的话一同留下吃顿饭吧?”杨敏主动说道,她想就这么一次性的还清楚这个人情。

    对于冯柳青杨敏只能说感谢,她是不愿意与陌生男子来往的,毕竟叫外人看见了多了不少口舌,再者,现在这个世道人心叵测。

    冯柳青笑着拒绝,“不了,我家里还有点事,车夫在外头等久了也不好,改日得了空还会来的,只是希望二位不要嫌我烦就好!”

    一个农妇做的菜会有什么好的,他吃不下。

    “这样也好,相公,你去送送冯公子!”杨敏倒是迫不及待的想让人走了,顾安把人送走之后走回来在杨敏的面前坐下,帮其褪了鞋袜,这一次揉的手法很熟练。

    “我看你似乎不太喜欢这个男人!”顾安一边揉着,一边低头说。

    “对啊,我是不太喜欢的,这个男人笑的太假了,我总觉得他是不是有什么预谋,而且我不太喜欢陌生人来咱们家里,总觉得不太舒服!”杨敏实话实说道。

    顾安挑眉,没说话,继续手里的动作,最后给杨敏抹了膏子,才去洗了手坐下,“你这腿别再扭着了,不然可要断了!”

    “不是还有你在吗?我瞧着你的手艺可以去当跌打大夫!”顾安揉了一会后她明显感觉好了很多,可以下地走了。

    跌打大夫?真当他是随便可以为谁去做这种事的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心甘情愿的给她揉脚,以前自己这种事情想都不会去想的。

    “对了顾安,后天你随我去摘莲蓬吗?我给你做好吃的!有莲蓬就有藕,也一并捞起来看看!”这一次捞起来的是二月初左右有的,那里面的有别人家随便丢下去的种子,也有野生长出来的,谁想要都可以去挖。

    顾安侧过头,随后点了点,自从上次告诉她自己的名字之后,她就一直这么叫着,到现在也听不太习惯,她一叫自己的时候心口就痒痒的,一股莫名其妙的酥麻感。

    一连两天杨敏都窝在家里不出门,就赖在顾安的身边,闲的狠了就让他吹个曲儿,一般情况顾安也是乐意吹的。

    这里的习俗便是嫁出去三日之后要回娘家回门,赵茜没有娘家,所以一大早的就跟卫春贵拎着东西来找杨敏了。

    “哟,今天不见,茜姐你脸色真好!”杨敏捂着小嘴咯咯咯的笑着。

    赵茜的脸瞬间红透了,上前就要打,佯怒道,“你可就净会笑话我了,我这会子跟春贵哥来你这儿蹭顿饭,你可欢迎我?”

    “自是欢迎的,快些进来吧,怎地提这么多东西?”杨敏将人迎进门,晓得赵茜的拿她当家人了,包了个红包塞进赵茜的怀里。

    赵茜想要还回去却被杨敏按下了手,“你可莫着急还我,他日如若是我有机会成亲,你这份可是要还回来的!”

    听了这话,赵茜才罢休,拉着杨敏的手说了好一会子体己话,才放了人去做午膳,随着一同去烧火。

    卫春贵气色也很好,坐在顾安的身边,两个大男人的一时无话,卫春贵听着厨房那边传来的欢声笑语,表情也柔和了不少。

    “顾大,你跟大妹子也这么久了,你可想过什么时候娶了她?”自个儿的事情解决完,也就操心起杨敏这边的事情。

    顾安拿着手的诗集一颤,“她是我买来的!”

    他是想说,她原本就是他的,哪里来的娶不娶一说,就算是他不娶,她也没办法离开他。

    只是卫春贵听进耳朵里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不由得有些恼怒,但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不好多说,“我晓得大妹子是买来的,但就算你不喜也得给人家一个名分吧,这外头怎么传她的你可是不晓得,他们都说大妹子是给你暖……”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卫春贵收了声,见顾安没什么动作,这才放下心来,只是这事儿就存在心里跟一道坎一般。

    包了饺子,还切了腊肉,杨敏这一顿做的很丰盛,叫人吃的油光满面,赵茜摸着微鼓的肚皮,说,“妹子啊,你这手艺可是没的说,什么时候也教教我!”

    “行,你要是想学啊随时过来,反正离的也不远!”赵茜嫁给卫春贵后在人前多了几分收敛稳重,但私下里还是以前那一副模样,许多时候杨敏都认为赵茜要比自己小。

    一直到傍晚时分两人才走,走在路上,赵茜靠在卫春贵的身上,“大妹子是个好的,我也希望她过的好!”

    “嗯……”卫春贵沉闷道,思量着今天的事情要不要跟自家媳妇说。

    赵茜忽然停下,伸了手用力的扯着卫春贵的脸颊,“你啊你,真的是了,怎么忽然间这么无精打采的?”

    拉下赵茜的手,放在手里握着,卫春贵说,“今儿个你们在厨房里的时候,我问了顾大一下,顾大似乎不太想娶大妹子,我问他他也不回答!”

    “这事儿啊,你也是个榆木脑袋,就顾大那种性子的人,怎么可能会跟你说这些?要说也是跟自家媳妇说,我就瞧着他们两个平日里恩恩爱爱的,顾大也不像是个会苛待敏妹子的人,你可就把心放肚子里吧!”赵茜握着卫春贵的手,两人一同回家。

    杨敏收拾了东西,凑到顾安的身边,“顾安我们明日去扯莲蓬,你可是答应了我的啊,不许反悔!”

    “也就只有你会这么小家子气了!”顾安放下手里的书籍,没好气道,“既是要去,你便准备了东西,清早去,不热!”

    “省的了,顾安你知道漆木长在什么地方吗?”那边的摇椅不上色就觉得不太好看,但是做着做着杨敏发现洗干净后木头原本的颜色是红艳艳的,她仔细瞧了瞧,是漆木。

    漆木可是个好东西,结实,做墙面也很好,而且颜色很好看,就是这一堆漆木放的有点久了,若是用新鲜的来做肯定好看。

    “漆木?似乎后山头那边有,你要漆木做什么!”顾安疑惑的问道,这个女人又想要折腾什么幺蛾子。

    “我想多添置几个家具啊,你看家里多的也没有了,厨房那张桌子已经有些破旧了,就算做个凳子什么的也好!”杨敏正苦了自己一双雕刻的手艺没地方发展。

    她最会雕刻的就是那些木器花纹了,但出货的效率很低,所以先前用普通木板做小几的时候她想也没想。

    顾安低下头继续看书,漆木是个好东西他自然是知道的,但一般都比较难找,他先前也是瞧上了山头的漆木,但因为难找人去做出来,所以一直耽搁着。

    “也好,你若是想去过几日我带你去,但那山上危险,你可要跟紧了!”顾安寻思着找了谁一同上去,也好搬。

    夜间洗了澡,杨敏坐在床头擦拭头发,顾安就躺在里面凑着烛火看书,“顾安,你说万一哪天你娶亲了我睡哪?我跟小宝睡一起也是可以的!”

    顾安静静的看着杨敏的后背,放下书转了身,“成天想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等头发擦干了,杨敏才撩了躺下,让发梢垂在床下,“顾安,你说啊,我记得刚刚遇见的时候你还不怎么理我,现在我跟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你偶尔也答我几句!”

    “要是你这辈子没有人娶,或许我还真可以跟你搭伙过下去,反正我是不讨厌你!”想起先前的种种,杨敏只觉得熟悉一个人之后变化很大。

    先前相看两厌,现在躺在一张床上说着琐事。

    对比起来杨敏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说了好一会话后发现没有人回。

    支着身子凑过去,发现人已经睡下了,无趣的撇撇嘴,“怎么就不听我说话呢,真是的!”嘀咕着不知不觉也梦周公去。

    夜色撩人,顾安悄然下了床,床上的女人睡的很沉,推了窗,夜风吹拂在脸上,女人说的话他也有听,只是不知道为何,心里乱糟糟。

    杨敏是被蚊子咬醒的,伸手摸向身边的人,发现人不见了,连忙起身,才发现此时顾安站在窗子边看的出神。

    “顾安……”杨敏喊他,顾安吓了一跳,许是他太入神了,以至于身后的动静并未发现,揉了揉发蒙的脑袋,这是大忌。

    “你站在看月亮做什么呢?快些关了窗进来,也不嫌蚊子多,你身上也咬了包?”

    顾安点头,“咬了!”杨敏点了艾叶稍微熏了一下,拿了膏子给顾安擦了,“你也是的,这如今蚊子最多了,你可是想喂饱他们?”

    顾安没说话,就坐在那儿任由杨敏拉手检查。

    外头漆黑一片,同往日不一样的是,今晚并没有月亮。

    次日杨敏是被顾安给叫醒的,顾安板着脸,训斥道,“不是说要去摘莲蓬?你再睡今儿个就不用去了。”

    杨敏只能爬起来洗漱,今儿个起的格外的晚,快速的收拾好东西就跟顾安一同去扯莲蓬,路上碰见了先前的吴氏,似是有喜后养的好,精神了很多。

    村子里近来娶新妇的很多,杨敏没全部见着,这些天一直忙着,也是几天一起洗一趟衣裳,反正也就他们两个的人。

    “顾大,陪着你媳妇去干啥呢?”说话的是卫婆婆,一脸的喜气,听村子里人说他那两个光棍的儿子终于买了个媳妇。

    媳妇长的挺水灵的,但身子瘦小不适合生养,两个儿子因为一个瞎了左眼,一个瞎了右眼,家里也没什么银子,田地还是老一辈留下来的几亩水田,一家人吃是勉勉强强,所以并没有姑娘愿意嫁,去人牙子那买了个媳妇,算是共妻。

    村子里倒是不少人笑话他们,说是以后生了儿子也不知道是谁的种,卫婆婆倒是满脸的高兴,虽是共妻,能给祖宗下留个种多少是好的。

    顾安并不打算回她,杨敏出来打个圆场,“是去那边扯莲蓬呢,乘着现在还早去扯一点回来煲个汤!”

    “也是,改天我也喊了我那两儿子摘些回来,给新媳妇煲个汤,你们快些去吧,等日头毒辣了就不好了!”卫婆婆催促着。

    杨敏报以一笑,跟顾安来到水塘边,顾安扎了裤腿就下了泥潭,这会子里边的水不深,顾安踩进去水也才到膝盖往上一些,许是因为他原本就高大的缘故吧。

    杨敏进去就要漫到大腿了,正好一直没下雨,池塘旱了不少,杨敏在周围扯莲蓬,顾安一边摘莲蓬一边踩藕。

    踩藕是个技术活,杨敏一边在岸边说,顾安一边在水里做,这里边的藕挺多的,不一会儿就捞起来五六根有十五寸的藕,白白胖胖的,也有野生的,但是卖相就要逊色一些,但吃起来口感要更香。

    捞了有一簸箕之后,顾安就只顾着扯莲蓬了,似乎会上瘾一般,几乎扯了半个池塘的两人都快要拿不下了,杨敏制止之后才停下来。

    杨敏笑骂道,“按照你这个法子去采,恐怕全都要给我们装回家了,到时候村里的人吃什么?这些已经够了,这会子可晒人了,快歇会去吧!”

    顾安洗了腿脚主动挑起了簸箕,只让杨敏拿莲蓬,裤腿湿湿的贴在身上并不好受,他先前从没做过这种农活,但力气还是有的。

    回了家,就看见站在家门的冯柳青,似乎在那儿等了有些久了,瞧见两人的模样不免有些惊讶,“看来是我来的不凑巧!”

    “冯公子等了好一会儿了?”杨敏开了门,这才笑着问,心里对他倒是不太乐意。

    “有一阵子了,正准备走的呢,就赶上你们回来了,这是去踩藕了?这时踩藕确实不错!”冯柳青这么说着却是没看一眼那藕。

    他是不屑于去做这些事情,他是不喜欢这些东西,若是要吃使了厨子去做就是。

    “对啊,这次冯公子来是有什么事吗?”杨敏捕捉到他脸上那一闪而过的鄙夷,心里头对这个男人更加不满了,不是什么好东西。

    冯柳青拍了拍手里的扇子,露出一个自以为风度翩翩的笑容,“我是特地来瞧瞧你的腿脚怎么样,现在瞧起来好的差不多了!”

    “那就多谢冯公子好意了,可要进来坐坐?我这会正要去忙,不如就让我相公陪你聊聊吧!”指了指身后将东西放好的顾安。

    冯柳青这一次没拒绝,带来的是自家府中的马车,让他在门口等着,顾安换了一声黑色的衣裳就坐在树下看诗集,同往日一般。

    冯柳青撩了袍子坐下,撇了一眼顾安手里拿着的诗集,不由得挑眉,一个庄稼汉还会看书?识字吗?难不成是装模作样?

    “这位仁兄,我看你也是一个喜好吟诗的,不如你我来对上两句?”他是故意想要糗一糗这个庄稼汉。

    顾安放下手里的诗集,看了一眼旁边满脸笑容的冯柳青,“不了,没兴趣!”他一向人精,怎么会看不透这个男人想要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