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情敌见面(顾安番外
    “什么怎么看?”顾安反问,“你是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轻易跟你下跪的事情?”

    “是,又不是,你那个所谓的朋友能力还真大,认识镇丞,又能压下冯老爷,到底是何许人也?”杨敏趴在扶手上,满脸好奇的看着顾安。

    顾安没回答,也就不自讨没趣,转身去归置东西了,顾安坐在那儿,敛眸看着杯中的水,看来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吧……

    今儿个也到了去接小宝回来的日子,杨敏下午跟顾安将摇椅做完,就放在那儿晒,挎着篮子就要去接小宝的时候,门被人敲的‘砰砰’响。

    开了门,站在外头的是卫方,满头大汗,一脸焦急的样子,“嫂……嫂子,你快随我去看看,我家娘子身子不大好了!”

    “怎么就不大好了?”杨敏问着将手里的篮子放下,“相公,你去接一下小宝,跟着嫂子去,就坐春贵哥的马车!”说着就急匆匆的跟着人走了。

    顾安看着杨敏的背影,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这女人还真是会给自己揽事做。

    杨敏一路被带着跑到卫方家,吴氏放在床上面色苍白,杨敏掀开被子,吴氏胯下一滩红色的血迹,心头一跳,让人至了卫方出去,打了一盆热水。

    将吴氏的裤子全脱下,处理了下方后,用热水擦干净,这才忙慌慌的打开门,这时也有人闯进来了。

    “你是谁?!怎地在我们家里?!”说话的是一婆子,鲜艳的大花衣裳,叉着腰,面上抹着不称她的脂粉。

    后头的卫方连忙追上前来,“娘!叫你不要进去了,这时顾大的媳妇,杨嫂子,这次是来给娘子处理了,杨嫂子,我娘子他怎么样?”忽地又想起正事,连忙问。

    “流了,一个三四个月已经初步成型的孩子!”杨敏说着指了指一边的布兜,卫方瞪着杨敏没缓过来,旁边的婆子就开始开骂。

    指着床上疼晕过去的吴氏,“你个现世货,就让你做那点子小事,也能流个孩子,娶你回家是干嘛的?还在这里装晕!给我起来干活!”说完就要去扯人。

    杨敏连忙将那婆子扯开,“你这嬢嬢怎地这样?这人是生是死还没的说,我要回去拿了药草膏子来给她用!”

    “膏子?那可要使不少银子,不用了,她命硬!还死不了呢!”说着就又要去拽人,这个时候那边的卫方也终于反应过来。

    疯癫似的扑到吴氏的身边,“娘子,娘子,你要好好的,你一定要好好的,都是我的不好,才……”

    “你作甚?不就是流了个孩子吗?又不是什么要死要活的东西,让她给我起来干事!这田里还有一堆活计没做呢!”婆子插着腰全然不管床上的吴氏。

    此时床上的吴氏已经被吵醒,婆子说的话也尽数落入耳中,杨敏瞧见她眼角噙着泪,眸中满是无助和绝望。

    终究是命苦的女人啊……

    “你想活着吗?”杨敏走到吴氏的床边,兀的开口,吴氏看向杨敏,眸子亮了许多,随后用力的点头。

    卫方直接给杨敏跪下了,“嫂子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娘子,不管要多少银子我都给你,我都给你,只求留下娘子一条命!”一个大男人,此时泪痕满面,无论是谁瞧着,心里都不会好受。

    旁边的婆子可就听不得这事,“什么叫做多少银子都给?可是老娘生的你,你问过我了吗?我今天就说不准救!”

    “抱歉,我没有在问你,救不救只在我而已!”杨敏撇了婆子一眼,随后再看向卫方,“我可以救,我也不要你什么银子,但我要你之后答应我一件事!”

    “好,好,好!什么事我都答应你!”卫方见杨敏答应了,也不管她是否可以,只顾着磕头道歉。

    杨敏也不去管,跑出了门就要回家拿药草,忽然手被人给拽住,杨敏回头瞧,是那婆子,“你个没眼力见的,不准你回去拿!”

    杨敏奋力的挣扎着,无奈这婆子手劲大的很,“你快给我松手!我可不是你们家里人,若是我出了什么事,定抓了你去坐牢!”

    婆子听见这事才忙慌慌的松了手,抢在杨敏之前锁了门,“这家可是我做主,今儿个谁都不许走!”

    杨敏心里着急,这个时候门忽然被人撞开,顾安背着背篓踩着门板,隔着那婆子的身体就进来了,还能听见那婆子凄惨的叫声。

    “你怎么来了?!”杨敏欣喜的上前,顾安将手里的背篓递给杨敏,“我不知道你要什么,我就全拿来了,还有你今天放在那里的药材,都在这!”

    “那只老参也在吗?”杨敏胡乱的把药材倒出来,快速的找着自己要用的药材,顾安蹲下在一旁打下手,“在!”说着从怀里摸出那只参,“你就把它放在桌子上!”

    “嘿嘿嘿,我是打算回来了再看看的,怕自己记不住!”杨敏不好意思的挠头,拽了一根老参须,就忙慌慌的去里屋,让卫方去煎药,将须让吴氏含住,继续清理没有清理好的。

    那边的婆子终是从地上爬起来,灰头土脸。

    看着坐在院子里的顾安就要骂,顾安撇了一眼过去,就被吓住了,杨敏摸了一把汗,终于是差不多,只是体内的恶露还没完全排出来,要再等几日。

    卫方也把药熬好了,杨敏清理了一下床铺,找了棉花垫在下面,“这几天我都会来的,你放心吧!”吴氏这才感激的看了杨敏一眼,让卫方喂吴氏喝下,杨敏就出了屋。

    无力的走到顾安的身边坐下,“可累死我了,今天谢啦,要不是你我还得多不少事儿!”

    顾安从杨敏的腰间抽出帕子递给她,杨敏擦着汗看向那边神色不大对劲的婆子,忍不住问,“你对她做了什么?怎么现在这么老实!”

    “欺软怕硬的东西!”顾安回答道,杨敏也猜到八成是被顾安的眼神吓到了,两人坐了一会,等休息的差不多了,就叫了卫方出来,交代了一些事宜,就回家去。

    “对了,你现在来了,那小宝是谁去接的?”杨敏问。

    “我让嫂子去的!”

    杨敏挑眉,这个男人在这方面倒是体贴心的,“你今天怎么知道我会摊上事,还特地给我带了草药来?”

    “每次村里人找你,都是大病小痛,他家我听说了,婆子苛待媳妇!”顾安缓缓说道,杨敏听在心里却是喜滋滋的。

    他是在乎她的呢。

    等回了家,杨敏先用力的搓洗掉身上沾染上的血腥味,再将药材重新分了类,没多久大旺媳妇就带着小宝回来了,小宝狠狠的扑进杨敏的怀里撒娇。

    “娘!”

    拉着杨敏坐下,随后同两人说在县学里夫子都教了什么,这点是跟杨敏学的。

    “娘,你在做什么呢?”小宝忽然从杨敏的身后出现,杨敏掐了一把小宝的鼻头,“以后走路带点声响,你可是要吓坏娘了!”

    “娘在做鱼干呢,先前做的一下子就吃完了,近来得了鱼多些,所以就想腌制下来能存久一些!”这一次要先先把鱼给腌制一遍,味道会好很多。

    见是自己不懂的,小宝屁颠屁颠的去找顾安,两人就坐在那儿,小宝缠着顾安给他吹曲儿,拗不过,顾安这才去拿了笛子来。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杨敏从厨房出来,眼瞧着这天气愈发炎热,抹了一把头上冒出的汗水,将羹汤端到顾安的面前,“顾安,你说这三伏天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快了罢,如今已是八月,再过个两三天就可以收稻谷了,约摸是九月份结束!”顾安喝了口汤,女人特地用泉水冰好了的,冰冰凉凉的很好喝。

    杨敏坐在就不再想要起来,她素来怕热,大冬天宁愿冷死都不愿意现在热死,因此厨房也很少去,这早间做好一天的,中间和晚上稍微热一下就好了,她不挑,顾安也不说。

    “今早个卫光棍来同我说,他家也要去收稻谷,我们家的往后一些,我是打算自己去收的,毕竟这个时候都农忙,要是请了人去指不定要多少银子呢!”杨敏掰着指头数。

    “你上月给的三两,我如今还有二两,我问了刘嫂子,请一个人一天就要一百文呢,我们家四亩田,这一来二去的,不行不行,我还是自己累些去吧!”杨敏一算下来就觉得肉疼。

    “你去?你忘记上次你累成那样了?”顾安挑眉,上次这女人累出了一身病,若不是他照料着,现在哪里有这么快活。

    杨敏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你同我一起去呗,我去收了你来搬回家,反正你力气大,怎么样?”

    “有什么好处?”顾安没有一下拒绝,就是有希望,杨敏嘿嘿一笑,“我,晚上多帮你揉揉肩!”

    “还有呢?”杨敏一愣,“你还想要什么?”她也什么都没有啊。

    “好好做饭!”

    杨敏恍然大悟,原是在嫌弃她没有好好做饭的缘故,也算了,大不了那几天好好讨好他一下吧。

    顾安脾气不好村里每一个人都知道,一般来家里找的人都是杨敏,卫方的媳妇自从那一次小产流了一个已经成型的男婴之后,就恨上了那个婆子。

    村里的人左右都在那婆子身上吃过亏,见这事儿没一个人提起,也没一个人去同情她,杨敏给她开了好些药调理身子,并且叮嘱她千万不要同房,都记着。

    卫方似是更忙了,但自从媳妇好起来之后人也精神了不少,被婆子嚼耳根子,瞧着两夫妻感情好,杨敏也放了心,就算婆婆百般不喜,这个丈夫却是真心待她的。

    她也劝过她,孩子以后还会再有,她听了,这几日见人脸上也有了笑脸,十天两头都会来杨敏这里一次坐坐,同她聊聊。

    大多数之后都会带上一些自家做了小菜,小酒来。

    香娘倒是在洗衣裳的时候遇见过几次,偶尔同她说几句话就再没有了,见人也是低着脑袋的,不过吴氏倒是跟她走的近,或许是有些同病相怜罢。

    杨敏收拾了一下家伙,就跟顾安打了招呼,顾安也走出来,两人往田里去,三四月下的种,七八月就能收。

    抬眼望去,金晃晃的一片,看着都让人觉着心里高兴,走到自家田那边,先前卫忠划过来的田,里头都种上了,这会子一起收了去。

    拉下袖子下田,手起刀落,干净利索,这身子要是不包严实了,待会那稻草叶子可能磨死人,顾安在上头看了好一会儿,撇了一眼不远处的镰刀,也下了天。

    “唉,你怎么来了?”杨敏直起发酸的腰,看见不远处要比自己割的多的多的顾安,不由得诧异道。

    “看你割的慢!”顾安没抬头,继续手里的活计,有了顾安的帮忙,很快两人就收了一亩田,让顾安继续去下一亩,杨敏在这亩将稻草扎了困把稻谷打下来,这是跟刘氏家借的,他们去买了个新的,这边就空出来了。

    将打好的谷粒撞在箩筐里,杨敏将稻草扎了堆丢在田里,对成一个小堆,此时大旺媳妇也带着小宝和是弟回来,小宝争得同意之后欢快的朝着杨敏蹦跶去。

    差了小宝去捡地上掉下来的谷子,这些他们不捡也会叫别人捡了,一起捡了凑凑还真不少,喂鸡也好的。

    抹了一把头上的汗,鼓足了劲头继续去收,三人一直到午饭时分才停手,眨眼间就已经收好三亩田,杨敏和顾安坐在田边。

    “顾安,我看你手法不是很熟练,你以前都没做过吗?”得了空,杨敏也就有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我早些时候读书,后来去了军营,没做过!”顾安回答道,他倒是还好,这么久下来也就是累了些,女人就不一样了,脸被晒的红彤彤,又许是因为热,鬓角贴在脸上。

    见两人休息的差不多了,杨敏就牵着小宝的手回家去,顾安挑着打出来的两箩筐稻谷,剩下的盖了稻草放在田里,下午再继续搬回家。

    远远的就听见了卫方家那婆子的叫骂声,这两婆媳经常骂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不远处的卫方虽然没做什么,但一直都站在自家媳妇后边注意着,眼瞧着要打起来的时候就立刻把自吴氏给带走。

    杨敏瞧着那边,吐出一口浊气,“嗨呀,我同你说,也幸得你家里没公婆,不然公婆要是跟她一样,我怕是要跟他们打起来。”

    “不会,我爹娘性子好,从不骂人,尤其是我娘,温柔的很,不会骂人!”走在前头的顾安忽然出声道,杨敏疑惑侧头,顾安继续说,“若是有,我肯定向着你!”

    杨敏怔了怔,随后忍不住笑出声,这个男人其实还有点可爱?加快了脚步跟上去,三人就这么并肩走着。

    洗了手脚让身上不那么痒,杨敏就去准备午饭了,在家里休息午睡一会,等太阳没有那么毒辣之后再下田。

    有人来敲门,卫方来跟杨敏要往后的药材,杨敏当初说好了,医治吴氏不要银子,但是以后的药材可都得实打实的算,毕竟她去一次后山可不简单。

    这个月也就去了一次,经过上次狼的事情之后,顾安就约束着她,若是去山上也得得了他的同意,一般是一起去的,她晓得是他在担心她。

    给了药材,卫方忍不住问,“嫂子,你先前跟我说的那个条件,是什么啊?”上次问过一次,嫂子只说了以后再告诉他。

    “这样啊,你还记得我就告诉你,我要的是你同你娘分家,虽说我是个条件,你也有你自己的选择,就你家那媳妇跟你娘的事儿,迟早都得折一个!”杨敏收了钱才道。

    卫方点了点头,“我省的,嫂子是为了我好,我会考虑的,对了,吃完这些就差不多了吗?”杨敏的为人他信得过,就冲着她治好她媳妇那份恩情。

    送走了卫方,杨敏重新坐回去,自从冯柳青那件事情之后,顾安对自己的态度就缓和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娘,今天夫子夸小宝有天赋呢!”小宝坐在杨敏的面前,使劲为她扇风,脸上满是骄傲。

    杨敏伸出手揉了揉小宝的脑袋,“我们家小宝本来就有天赋啊!”

    杨敏就跟顾安一起去田间了,顾安先把拿稻谷给挑回家,杨敏一边收割着,这会子日头已经没那么毒辣了,家家户户都在收割,今年的收成没有往年的好,杨敏是不在乎这些。

    抢收了三天所有的稻田都收下来,杨敏就让顾安在家里呆着,这男人这几天晒黑了不少,原就不是干活的人,自个儿去田里将剩下的棉花给收回来,让顾安瞧见了笑她。

    棉花收成倒是不错,种的挺多,留了一袋下来,剩下的就同大旺媳妇一起拿去隔壁村弹厚被,如今距离冬天也就只有几个月,农家人都会提前弹了厚被好过冬。

    搭的还是卫春贵家的车,这庄稼收回来了,大旺媳妇也高兴,一路上见着谁都乐呵呵的,“妹子啊,我看顾大随你去割稻谷了,你两关系还真不错!”

    “他就是闲的,嫂子你准备弹几床?”杨敏问,刘氏带来的棉花占了车上好多的位置,他们是坐在棉花上的。

    “你又不是不晓得,我家人多,自是要备多些的,这家里啊果然没个女人就不行,你瞧瞧,你来了之后顾大跟小宝长的多好!”刘氏感叹道。

    杨敏捂着小嘴‘咯咯咯’的笑,“嫂子,你这事儿可莫要在他面前说,定要惹的他生气了!”

    “妹子,你还不打算要一个?”大旺媳妇撇了一眼杨敏平坦的小腹,

    “不急呢,现在家里还不算特别宽裕,又没什么收入,先供大了小宝再说吧!”

    杨敏假装十分惋惜的叹了口气,她若不这么说,这事儿以后还得提起。

    大旺媳妇也是颇为赞同的点头,“是了,我家那三个混的就闹腾!”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去那边在麻袋上写了名字,使了银钱,再交代下去,就可以离开了,一般都是三天之后去拿。

    回家后杨敏将晒在那儿的稻谷翻一翻,在顾安的身侧坐下,“顾安,你说这嫂子和茜姐都看着我这肚子,就望着什么时候能从我肚子里头蹦出一个娃来,隔三差五的就要问一次,惹的我头疼!”

    “你若是不想,就传出去说你不能生育不就好了!”顾安这么说着,眼睛却瞟了杨敏好几下,这女人想要孩子?

    “这可不行,要传也是传你的出去,我要是不能生指不定要被人戳着脊梁骨骂,我可是要脸要皮的!”杨敏立刻否定。

    顾安放下手中的书,看向杨敏,眸中带着几丝调侃,“或者你生一个?”

    “跟谁生?”杨敏下意识问道。

    顾安剑眉微蹙,“你还想跟谁生?”

    “暂时还不想这些,时日还长呢,我这个年纪还早,而且生孩子这种大事自然是要跟相爱的人才能做!”杨敏摇了摇头,顾安看着她的眼睛,她是这么说的,却没一点期待。

    “对了顾安,你待会随我去那边跑几趟,村里的飏车空出来了,我回来之前去说了一声给我们家留着呢!”杨敏说起正事儿。

    下午杨敏跟顾安去那儿,得了有四、五麻袋的米,打了的苞谷拿回家喂鸡,杨敏扛着小的,顾安一次可以扛起三袋,租了卫春贵的牛车去一次拉回来。

    杨敏看着满满的谷仓,心中就多了几丝自豪感,顾安家里从来都不缺米的,今年得了村长那几亩田,多了好多,还有几袋放不进去。

    走到院子前,小宝在扫着地上的落叶,顾安就在旁边看着书,举着手指似乎在比划着什么,杨敏凑上前去,“顾安,我同你商议一些事!”

    “你且说!”顾安注意力还在手里的书上,杨敏继续说,“我刚刚细算了一下我们家的米,我们家里人也少,吃的不多!”

    “粮仓都堆满了,我除去今年要上交的米,还剩下了好多,我想今年收成不行,就干脆卖给别人,免得放在那里生虫,还能得了银子,你觉得怎么样?”

    顾安点头,“按照你说的去做!”女人有什么事情就喜欢跟他商量,偏的他不太懂这些,也就由了她去。

    杨敏立刻托大旺媳妇放出消息去,很快就有人来找杨敏买米,一般都能是些农户家里,年年上缴之后的粮食都只够家里人吃,今年收成少。

    杨敏很快就赚了五两,瞧着差不多了也就跟人说没有了,点着手里的银子杨敏乐滋滋。

    “顾安,我决定去买只小猪仔回来,这样逢年过节啥的还能有猪肉吃,不用再去买!”

    杨敏想到后边的猪圈还空空如也的就有些不舒服。

    “好!”顾安点头答应。

    说干就敢,杨敏问了一圈,去隔壁村里抱了两只小猪仔回来,杨敏还问刘氏买了一窝鸭,这一下后院就热闹多了。

    早晨起来弄了早饭之后就煮猪食,送小宝去了县学,杨敏才算真正闲下来,这几日算着葵水也来了,杨敏就干脆推了琐事待在家里。

    “顾安,若是有一天我走了你会想我吗?”杨敏躺在摇椅上,忽地说道,她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梦见前世的事情,难道自己还有机会回去吗?

    她刚开始来的时候不管怎么样都想要回去,现在提起回去她又有些犹豫,在这边她已经有了牵挂。

    顾安持书的手一顿,“你打算去哪?”

    杨敏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靠在摇椅上慢慢的就睡着了。

    顾安看着杨敏安详的睡颜,她是想要离开了吗?难道待在他的身边不好吗?只是她说要离开为什么他会不舍?

    稻田那边杨敏去通了水,今年留了种,这些田全都要种下棉花的,杨敏却不以为然,拿着种子就去发苗,一般来说一年两收是可以达到,反正现在她有本钱,试试无妨。

    村里的人都笑她傻,没有人愿意去同她一样试,不久后杨敏就收到了请柬,说是冯柳青同莫家小姐的成亲,杨敏看着名字还没反应过来,为何不是蒋云云?

    烫金的请柬,杨敏有些犹豫要不要去,“你若是想去我陪你!”顾安早早的就将选择甩给了杨敏。

    杨敏最后还是决定了去,毕竟能过白吃白喝的,冯柳青这一回诚意倒是不错,单独设了一桌在雅厅让两人单独做。

    雅厅周围盖着薄纱,里头的人能够看清外边的情况,外头的人却不能,一般这种地方是用来款待重要的宾客。

    开了宴之后一会,冯柳青就来给杨敏敬酒了,一身喜袍的他俊朗许多,冯柳青朝着杨敏一拱手,“当日那一跪,前尘恩怨皆化作尘烟,希望日后还有机会合作!”

    杨敏站起身扬了扬酒杯,“自然,我瞧你似乎明白了许多,今日来恭贺你大好日子,祝你与你的娘子,同德同心,情比海深,再祝你日后前程似锦!”

    “多谢!”两人豪迈的饮了酒,顾安从头到尾都没一点表示,最后在杨敏的注视下才勉强喝下一杯,祝词是一个字没说。

    两人吃饱后准备回去,杨敏却看到了坐在最前面的蒋云云,蒋云云也看见她,径直朝这边走来,杨敏让顾安在前门等他。

    “我还以为今日的新娘子是你!”杨敏笑道。

    蒋云云倒也不恼,“所以你才来捧我的场吗?”说话间带着些许沧桑。

    杨敏看着蒋云云,仿若这个少女这段时间成长了许多,“我希望是又希望不是,你我原也没什么恩怨,我倒是挺好奇你怎么下定决心放弃他的!”

    “这有什么难的,我要的是他的心,他不给,我不赖着他了,比起来我倒是羡慕你!”蒋云云说着看了一眼外头站在那儿的顾安。

    “说的也是,我挺羡慕我自己的!”

    顾安很好。

    两人小聊了一会,杨敏见蒋云云状态不对,“你若是想熏死,我这儿有毒药,能让你死的很安详,你若是想喝酒,我家里有酒,能喝到你吐,你若是想宣泄情绪,找个人少点的地方吼一吼吧,我见你今日面露红光,能碰见贵人!”打趣儿道。

    蒋云云捂着嘴笑开了,“我晓得那些江湖郎中都是你这么说的,怎地,你先前还做过那一行?不如就请你算算我的桃花几何?”

    “我算你今日遇桃花,我相公等着急了,今日就这样了,若你是想跟我好好处,我自然欢迎你随时找我,有空来尝尝我的菜!”杨敏说完就急匆匆朝着顾安跑去。

    “等久了吗?”杨敏一把扯住顾安的手,似是心情极为不错,“反正都来了,就先去街上走走再回去罢?”

    “好!”

    蒋云云看着两人和睦的相处,心里一阵绞痛,她爱了七年的人今天成亲,她笑着目睹了全程,固然铁石心肠心里都难受的紧。

    是她先放手的,可能最痛苦的也是她,其实她早就清楚,冯柳青对她只是利用的感情,纵使是这样,也能让她维持这么多年的感情。

    她爱他。

    现在倒是很欣赏杨敏这种女人,敢做,放的开,或许自己真的可以跟她成为好友也说不定,脑海里想起先前杨敏的话,“罢了,四处转转吧,若是遇不见,叫她请喝酒!”

    杨敏拉着顾安在街上转,两人只看不买,“我记得你很少来这种地方对吧,怎么样?我瞧着可热闹了!”

    “嗯,还好!”顾安随意回答道,杨敏这才想起,他是个士兵啊,许是去过京城、帝都也说不定。

    两人逛到一个小摊子前,杨敏撇了几眼那边的簪子,之后就拉着顾安走了,买了点零嘴两人就回家。

    蒋云云听杨敏的话,找了一个空旷的地方,牟足了劲头,“我不稀罕你了!”喊出声后心情真的轻快了很多,接着喊,似乎要把这些年的感情全部甩出去一般。

    “吵死了,谁家姑娘青天白日的不去玩跑来这里?”树上传来男人的声音,蒋云云吓的叫出声来,警惕的看着那边,一步步往后退,“你,你是人是鬼?”

    “哈?”树上跳下一个男人,身段欣长,下巴下边满是胡子渣,若不是身上穿的好,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乞丐呢!

    “哟,你这小姑娘长的倒是挺好看的,有没有兴趣嫁到我家来当个童养媳?”男子凑近了瞧蒋云云,摸着下巴说道。

    “你个流氓!谁要当你的童养媳!”说着蒋云云就气冲冲的往外走,男子疑惑的挠了挠头,随后立刻跑上前去。

    蒋云云气鼓鼓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这男人是不是有病啊,“你说你要做什么?!我在这里喊人可是会有很多人来的!”

    男人露出讨好的笑,“唉姑娘,你打扰我的好梦,难道就不要给我一点赔偿吗?”见蒋云云想都不想就摇头,男人忽然道,“可是你刚刚说的我都听见了,要不我找几个说书的再说一遍给你听?”

    蒋云云瞬间就着急了,“唉!你个无耻的,怎么能偷听别人说话呢!”

    “你有没有搞错,是我先来的,你自己无缘无故在这里乱吼一通,吵醒了我好不好?我都还没喊冤!”男人揉了揉散乱的头发,眼前的小姑娘才到自己胸口,看着小小的一只,气急了脸红彤彤的,还挺可爱的。

    细想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蒋云云拽下身上的荷包,塞进男人的胸口,“我身上只有五两银子了,你拿去吃顿饭应该还是可以的!”说着转身就要走。

    男人掂了掂手里的荷包,眸中划过一丝亮光,几步上前就拽住了蒋云云的手臂,“走,哥哥带你去吃点好吃的!”

    “唉!你个痞子!快松手!”蒋云云在后头瞪着脚,炸毛道。

    两人回去后杨敏就去打了水回来给顾安洗头发,顺便给自己洗了,等头发干后杨敏就立刻挽了一个妇人髻,如此是最不热的。

    忽然身边的顾安递过来一支发簪,“你用这个吧!”今儿个想起来,女人似乎就那两只别人送的木簪,其他的还真没什么首饰,就干脆买来了一支回来。

    杨敏诧异的接过,发簪上头是红色的玉石,很耐看,插在发间,杨敏站在顾安的面前,转了一圈,“好不好看?”

    “好看!”顾安点头答道,“你今天跟那女人说了什么?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说来有趣了,那小丫头转变挺大的,许是因为冯柳青的事,我还挺喜欢她现在的性子,就约了下次一次玩儿,你不会拒绝我吧?”杨敏问。

    顾安摇头,“你高兴就好!”女人原本就没几个朋友,平日里就跟村里的几个妇人围在一起,偶尔多了几个小辈的也好。

    那边蒋云云僵硬的坐在那儿,看着面前毫无吃相可言的男人,忍不住道,“难道没有人跟你说,吃饭不能嚼出声音吗?”

    “没啊,不过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做了!”男人放下撑着脑袋的手,端正了坐姿。

    蒋云云没什么胃口,勾起酒壶想要给自己倒杯酒,酒壶就立刻被男人给抢下来,“你一个小姑娘家的喝什么酒,到时候喝醉了我可不背你回去!”

    “我喝醉了肯定不要背!而且我今年已经十三了,哪里是什么小姑娘,再过两年就及笄了!及笄之后就可以择心意的男子嫁了!”蒋云云恼羞成怒道。

    “哦?是嘛,我今年二十,比你大了七岁,快叫哥!”男子丝毫不在意。

    “不叫!你莫名其妙把我拐来这个地方到底想干什么?”蒋云云瞪着面前这个男人。

    “不想干什么,肚子饿了要吃饭!”男人说着又咬了一口碗里的鸡腿,“不喊我哥难道你想喊我相公?”

    蒋云云立刻红了脸,“你,你个登徒浪子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嫁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