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妹妹招来的烂摊子
    顾老汉说的认真。

    老太太也笑了起来,要说孙子、孙女她也是有的,就是重孙子、孙女也有了,对顾欢喜也说不上真喜欢。只是今日顾老汉家请吃杀猪饭,她总要有所表示,毕竟吃人嘴短,一会回去还要拿人手软。

    就顾欢喜在怀里,她还真怕摔着。

    这会子顾老汉一说,老太太立即便让顾欢喜下去。

    顾欢喜一下了炕,顿时觉得自由了,朝老太太笑了笑,便跑了出去。

    只是人胖腿短,在跨门槛的时候,又差点摔倒。

    田园一直关注着顾欢喜,连忙伸手拉了顾欢喜一下,才防止顾欢喜滚出去。

    “没事吧!”田园小声问。

    “谢谢哥哥!”顾欢喜抿嘴一笑,忙站稳了身子。

    今天都被扶了两次了。

    这小身子还是不够好啊。

    “不客气!”田园笑,又问道,“你要去哪里,我抱你过去!”

    “……”

    顾欢喜看着田园不说话。

    虽然她现在是个娃儿,但是她芯子可是成年人,男女授受不亲。

    再说这是外人,和几个哥哥是不一样的。

    “自己去!”顾欢喜认真说道。

    小眼神都是固执。

    田园却没多想,觉得这么小的孩子,要是摔着了可怎么办,想抱顾欢喜吧,又怕把顾欢喜身上衣裳弄脏了。

    “我牵你过去啊!”

    顾欢喜错愕了一下,还真是固执啊这小子。

    却还是听话的伸出手。

    田园忙拉住。

    只觉得这小手好软好软啊,比他睡的棉花被子还软,这种感觉说不出来,只觉得要小心些,可别一不小心捏坏了。

    牵着顾欢喜慢慢走着,小声问道,“你要去哪里啊?”

    “灶房找阿奶!”顾欢喜乖巧应声。

    这个大哥哥的手很大,也很粗糙,看他小手指上还有冻疮呢。

    想到家里几个哥哥都收拾细滑的,还每天抹香膏子,家里冻疮药也是有的。

    又拉着田园朝后院走去。

    “啊……”田园惊讶万分,竟不知道要怎么说。

    “带你去找哥哥抹药!”

    “我没受伤啊!”田园忙道。

    “你手痒痒,哥哥有药!”顾欢喜脆生生说完,拉着田园朝后院走去。

    田园整个人都是懵的。

    这点冻疮算什么?再说现在还不痒呢,等到过年后,冻疮烂起来的时候,一块一块的青紫,还会裂开流脓,才是真的痒,痒到五六月,才能好起来。

    任由顾欢喜拉着他进了后院。

    院子里打扫的干干净净,还听见了读书声。

    “嘘!”顾欢喜轻轻的嘘了一声,小心翼翼走在前面。

    田园犹豫着,跟在后面。路过顾安窗户边,顾安读书声音更响了几分。

    田园停下脚步朝屋子里看去,不免面露希冀和期盼。

    顾欢喜看了一眼。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松开手进了罗氏的屋子,费力的爬上炕,找到了罗氏买的冻疮药膏。

    这本来是给她爹买的,不过他爹会保护自己的手,压根用不上,几个哥哥就更不用说了。

    顾欢喜拿了滑下炕,出了屋子,就看见田园坐在顾安窗户下,跟着顾安小声念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那一脸的认真,让顾欢喜不免感慨。

    这真是一个被杀猪耽误的读书人。

    走到田园身边,把药瓶子递给他,“给!”

    “啊……”田园错愕的惊呼出声。

    给他的?

    他赚了钱都给了家里,因为觉得当初若不是田家把他捡回来,他可能就饿死在外面了。

    所以不管杀猪多苦、多累,都不敢把赚的钱拿来买药膏。

    “给你抹手,抹了就不疼不痒了!”顾欢喜认真低语。

    压低了声音免得打扰到顾安。

    只是顾安到底还是听见了顾欢喜的声音,拿着书出来,就看见自家小妹和田园一坐、一站在窗户下。

    田园身上的衣裳很久,洗的泛白。

    这样子的衣裳,瞧着厚实,其实一点都不暖和。

    顾欢喜身上的袄子是今年的新棉花,他娘一点一点扯扯出来,又请弹棉花的弹得细软,一点一点塞进去,更别说内里还有一件蚕丝短袄,保暖是完全没问题的。

    一个冻的鼻头红红的,一个却是纯粹的面色红润。

    看见顾欢喜手中的冻疮药膏,又看见田园手上的冻疮时,顾安笑道,“外面怪冷的,进来吧!”

    田园忙站起身,有些局促的整理着衣裳,不敢直视顾安的眼睛,“会不会打搅了?”

    “不会,欢喜快过来!”

    “哥哥!”顾欢喜喊了一声,上前拉着顾安的衣摆。

    顾安把顾欢喜抱在怀里,又拿了她手里的冻疮药膏,“是给他的吗?”

    “嗯嗯!”顾欢喜点点头。

    “欢喜真乖!”顾安说着,把药膏递给田园,“进屋子来暖暖手,再抹药吧!”

    田园犹豫片刻,才伸手接了药膏。

    跟着顾安、顾欢喜进了屋子。

    一进入屋子,一股子暖意扑面而来,田园就闻到了一股子墨香。

    一个书架上,都是书,看样子还很新,就是线都是新的。

    书桌上有文房四宝,一边还有一叠纸,田园不太懂,觉得觉得面色好红,心跳的格外快。

    如果,如果他也有这样子一个书房,他一定会好好读书,将来考取功名。

    但是他知道,家里是不会给他读书的。

    大哥家、二哥家两个侄子都要去学堂了,根本没有多余的钱给他读书。

    顾安把顾欢喜放在地上,转身去一边炉子上,拎了铁壶往木盆子里倒水,又试了试温度才对呆若木鸡的田园说道,“你先过来泡一下手再抹药!”

    “啊,好!”

    田园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架子边,并把手放在木盆里的,脑海里都是书架上的书,还有书桌上的文房四宝和那些纸。

    顾安把香胰子递给田园,“用这个搓洗一下,把老皮洗掉!”

    “啊,好!”

    田园真是听话的很,顾安说,他就做。

    顾欢喜在一边噗嗤笑了出声,顾安瞪了自家妹妹一眼。

    这田园要不是顾欢喜带进院子里来的,他才不理会他。

    手长冻疮和他有什么关系?

    顾欢喜拉着顾安的衣摆,无声撒娇。顾安没有办法,点点妹妹的鼻子,接下了这烂摊子。

    中途给田园添加了一次热水,看着他把手泡的红彤彤,才让他把手擦干,再把冻疮药膏抹上去。

    “这药膏真好,抹上去就觉得手不那么痒了!”田园惊奇说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