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田园第一次有想法
    “没事,我抱着她吧,你今天忙了一天了,去坐下休息休息,吃点东西再说!”顾钱氏淡笑着说道。

    要说别人家的婆婆,这话肯定是歧义的。

    若是顾钱氏,那就是真心实意的。

    罗氏想着今天确实累了一天,又见顾欢喜在婆婆怀中笑的开心,“那娘我先去吃饭了,一会我就过来抱欢喜!”

    “去吧去吧!”顾钱氏笑道。

    夹了菜肴放在碗中,等冷了再喂给顾欢喜吃。

    一桌子都是和顾钱氏同辈分的妇人,不免有些瞧不上顾钱氏这么疼一个丫头,女娃儿嘛,迟早是别人家的,养这么好做什么?

    又看见顾欢喜手腕上细细小小的银镯子,更是惊讶的很。

    “大嫂子还给孩子买了银镯子啊,这女娃儿以后可是别人家的,大嫂子这般疼着,倒是让我们开了眼界了!”

    “不是我买的,是她舅母送来的,我们庄户人家,哪里有闲钱给置办哦!”顾钱氏笑道。

    只是笑的有些淡。

    顾欢喜不说话,只是专心吃着。

    她是有一个舅舅,也送了镯子来,不过比手腕上的粗一些,这镯子是阿奶给的,意义不一样。

    几个老婆子笑笑,不再多言,专心吃饭菜去了。

    虽然如今不至于饿死人,但是想要顿顿吃这么好,也是不可能的。

    罗氏才坐下,三房伯娘就给罗氏夹了菜肴,“四弟妹,尝尝看,今儿这猪肝炒的不错!”

    “谢谢三嫂!”罗氏笑着道谢,又照顾怀了身孕的顾于氏。

    “五弟妹喝点鸡汤!”罗氏还细心的把上面的油给撇开,舀了小半碗鸡汤放在顾于氏面前。

    其她几个堂嫂、堂弟媳妇瞧着,心中酸酸的。

    自家婆婆又抠门又小气,妯娌更是极其不好相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索性化悲愤为食量,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田园和顾家四兄弟坐在一起,还有三个顾家堂兄弟,也在学堂读书。

    只是这三个堂兄弟有些排斥田园,每次田园要说话,都岔开了话题。

    田园索性不开口,专心吃着饭菜。

    顾安看了田园一眼,没有说话,小口小口吃饭菜。

    等饭吃好,顾诚带头,四兄弟便回屋子去了。

    几个长辈不免好奇,“这几个孩子是怎么了?”

    “他们过几日要小考,想试试明年开春能不能下场!”顾老汉说着,不免有些得意。

    他就四个孙子,若是四个都下场,不管能不能中童生,说起来也是极其有面子的事情。

    “原来如此,那是应该要好好学习才是!”

    “是啊是啊!”

    嘴上说着,心里还是酸溜溜的。

    顾家小的三个能不能中不一定,但是大的那个顾诚,肯定是可以的。

    等吃了晚饭。

    顾老汉把三百文钱一块四五斤重的猪肉给了杀猪匠,又给了田园五十文钱,笑着送两个人出了家门。

    田园朝院子里看了一眼,没看见顾欢喜出来,不免有些失望。

    “田园,走了!”

    田园应了一声,慢慢的跟在师父后面,摸着兜里的冻疮药膏和名字。

    “师父!”

    “嗯?”田屠夫五大三粗,但心眼还是不错的。

    “我不想杀猪了!”田园小声说道。

    心里有些慌乱。

    田屠夫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田园,“你说什么?”

    “我……”

    田屠夫看着田园叹了口气。

    这孩子聪明能干,心眼也好,还懂事。

    但……

    “你不杀猪,你想做什么去?”田屠夫问。

    “我想去读书!”田园声音越来越小。

    田屠夫笑了出声,“你确定你爹娘会送你去学堂?”

    如果田园是他的儿子,他倒是会送去,但是田家,田屠夫觉得不太可能。

    要真有几分疼爱,也不会让田园跟着他杀猪了。

    “……”

    田园顿时泄气了。

    田屠夫摸摸田园的头,“小子,我且问你,你可愿意吃苦?”

    “师父……”田园不解的看着田屠夫。

    “若是你愿意吃苦,我倒是有个去处,你去那边好好的,不单单能读书认字,还能学武功!”

    “我愿意!”田园连忙出声。

    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能读书认字,他就愿意去。

    “我知道你愿意,但这事你得回去问问你爹娘,若是他们愿意让你去镖局做镖师,我就给你寻个路子,只是有一点,去做了镖师,前五年是没有一文钱的,还要出去走镖!”

    “嗯嗯!”田园认真点了点头。

    田屠夫深吸一口气,走在前面。

    田园慢吞吞的走在后面,到了分岔口,才回了自己家。

    家里的灯还亮着,田园一进了屋子,田李氏就迎了上来,“回来了,你大嫂给烧了热水,你去打点水洗洗早些睡吧!”

    “嗯!”田园嗯了一声,便进了屋子。

    田李氏站在原地,错愕了一下。

    若是以前,田园回来,一定会把今日得的钱给她,今日却没有。

    莫非顾家没有给钱?

    可是不对呀,顾家是这十里八乡有钱人家,出手也大方,不可能没给钱啊。

    田李氏跟着进了屋子,见田园舀了热水倒在盆子里,拿了一张崭新的帕子正在洗脸,便是还有一块香胰子。

    “……”

    田李氏心中一个咯噔。

    莫非这混小子把钱拿去买这些东西了?

    “田园啊,你这帕子、香胰子是新买的?”田李氏小声问。

    “不是啊,是顾家那边给我的!”田园说着,小心翼翼的把帕子洗干净,又抹了一点香胰子。

    继续洗手。

    田李氏一听,松了口气,笑道,“顾家那边倒是客气,只是你一个孩子家家的,用这么好的香胰子做什么,不如给东子、坤子用如何?”

    田园一愣。

    东子、坤子是大哥、二哥家的孩子,已经在学堂读书,比他小一岁,今年十一岁。

    田李氏又笑道,“这帕子给东子,香胰子给坤子,你看怎么样?”

    说着就要上前去拿。

    田园连忙拿了闪到一边,“娘,我不愿意!”

    这两样东西,他是真的不愿意。

    不单单是因为东西,还有感情不一样。

    “……”田李氏手僵在半空中,好一会才尴尬不已说道,“你整日杀猪,那用的上这么好的帕子和香胰子啊,东子、坤子在学堂读书,我瞧着……”

    “娘,我不想杀猪了!”田园小声说道。

    “你说什么?”田李氏以为自己听错了。

    田园深深吸了口气,认认真真又慎重的说道,“娘,我不想杀猪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