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再相遇
    田园有些错愕又震惊的看着田老头。

    “我很感激爹娘当初把我捡回来,给了我一个家,只要我在这个家一日,孝顺爹娘是应该的!”

    这是田园的心里话,不管怎么说,当初如果没被捡回来,或许成了乞丐了吧,在这个家里虽然清苦,但好歹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不用颠沛流离,被野狗追,被恶人打。

    “空口无凭,若是你愿意白纸黑字写下来,我就答应你去镖局!”田老头说道。

    去镖局,一开始这五年不会有钱,但是五年后一旦出去走镖,随便一趟都都顶的上杀猪一年了。

    而且这五年东子、坤子读书还不需要多少钱,一旦以后考取秀才、到帝都去赶考,才是花钱的时候。

    田园看着田老头,深深吸了口气,“好!”

    田老头说到做到,让东子按照他说的话写了一张,田园又让东子再写了一张一模一样的。

    在上面摁了手印,一张给了田老头,一张田园自己拿着。

    看到这张宣纸,田园知道,自己必须努力,不管是读书还是学武功,都不能有丝毫的马虎。

    田园把在顾家得到的五十文给了田李氏,便出了家门去找田屠夫。

    到了田屠夫家,田屠夫还在家里磨刀,见到田园笑了笑,“你来了!”

    “师父!”田园喊了一声,走到田屠夫身边坐下。

    “你跟你爹娘说了?”

    “说了,也答应了,不过给要我写了东西,师父您帮我看看吧!”田园说着,把纸条给了田屠夫。

    田屠夫多少识点字。

    看了田园递过来的纸条,田屠夫神色有些复杂,看了看田园,又看了看纸条,才伸手拍了拍田园的肩膀,“以后好好努力吧,学到了本事,是别人偷不走的,也是无穷无尽的财富,不是几两银子可以相比拟的!”

    田老头、田李氏如今都五十来岁了,还能活多少年?

    等他们死了,田园就可以分家,也或许运气好点,找到自己的家人。

    伸手摸摸田园的头,“我一会带你去县城!”

    “师父……”

    “走吧!”

    田屠夫带着田园去县城。

    运气也是好,刚好遇到了顾老实带着顾欢喜、罗氏去县城。

    “田大哥也要去县城?”顾老实笑问。

    “嗯,带他去县城有点事儿!”田屠夫笑道。

    顾老实见田园正在逗顾欢喜,顾欢喜田田喊了一声,“哥哥!”就缩在罗氏怀里。

    罗氏暖里暖和,还香喷喷的。

    田园笑着,“欢喜妹妹!”

    顾老实让田园坐上牛车,和田屠夫一起走路。

    “田大哥今日不杀猪了吗?”

    “下午再杀了,有点事情先去县城,一会再往回赶!”

    两个人边走边说。

    田园坐在顾欢喜身边,和罗氏有一搭没一搭说话,罗氏闻到了熟悉的药香气,又看见田园手上的冻疮,顿时明白过来,顾安把冻疮药膏给田园了。

    虽然心疼银子,不过也没在意。

    顾欢喜歪在罗氏怀里,好奇的看着路上的风景,可是又抵挡不住困意,不一会就睡了过去。

    田园见顾欢喜睡过去,很是失望。

    到了县城,就分开走了。

    顾老实带着罗氏、顾欢喜先去找马车,再去买了些东西。

    又给顾欢喜买了点糖。

    “等年后咱们也弄辆马车吧,这样子出门实在是太麻烦了!”罗氏轻声说道。

    见顾欢喜小脸冻的通红,更是心疼。

    顾老实文言,沉思片刻,“也行,等过年的时候和爹娘、大哥、二哥商量一下,咱们置办一辆马车,平时也放在家里,要用的时候方便些!”

    这年头有马车、骡车、驴车、牛车,马车跑的最快,其次是骡车、驴车、牛车。

    不过顾老实还是想弄辆马车,出门方便、快捷,就是家里需要有人照料。

    置办一头马车,上上下下也得几十两银子。

    夫妻两又说起其它事情,顾老实把顾欢喜抱在怀里,拉拢了披风,免得顾欢喜冻着。

    县城威远镖局。

    如今的总镖头姓何,武功十分厉害,下面徒弟不少,镖局镖师也多。

    来学武功,以后想做镖师的男孩子也多。

    田园才到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嘿嗬’的声音,仿佛带着热血一般,传了过来。

    等转过了院子,跨进了门,田园就看见了几十个人,正在练拳。

    一个中年男人连忙迎了上来,“田大哥,你来了!”

    “杨兄弟,不知道何师父在不在!”田屠夫笑问。

    “在呢,正在里面,我带你过去!”杨教头说着,看了一眼田园。

    只一眼,杨教头就十分满意。

    带着田屠夫、田园朝内院走去,田园回头看了一眼。

    看中那些人大冷的天,还穿的那么少,浑身都带着一股子热血。

    他喜欢这里,田园想着。

    到了内院,田园就听到一道娇俏的笑声,然后一个粉衣女孩跑了出来,大概十来岁的样子,整个人跑过去的时候,带着一股子浓郁的香气。

    一个中年男人笑着出来,见到田屠夫的时候错愕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原来是田老弟来的!”

    “何师父!”田屠夫喊了一声。

    “快进来坐!”何镖头招呼着,又看了看田园。

    田屠夫对田园说道,“你在这里等着!”

    “是!”

    田屠夫跟着何镖头进了屋子,杨教头就去外面,田园站在院子里。

    不知道屋子里面在说什么。

    那个粉衣女孩又跑了回来,有些嫌弃的看着田园,“你是来做小镖头的?”

    “嗯!”田园应了一声,低下头不敢看她。

    何彩蝶冷哼,扭头就走。

    屋子里。

    何镖头、田屠夫正在说话。

    “这次来,就是为了外面那孩子,他早些时候跟着我杀猪,昨日他说不想杀猪了,想去读书认字,只是他那个情况,他爹娘肯定是不愿意的,所以我把他送到你这里来,你看看能不能收下他,给他条出路!”

    何镖头看着田屠夫,深吸一口气,“既然是你把人送来了,就留下吧,只是马上就要过年了,他是今年就来呢,还是明年再来?”

    “明年吧,今年先跟着我杀猪,年底了实在是太忙,我还没找到小徒弟,等明年了再来!”

    “好!”何镖头应声。

    看着田屠夫欲言又止。

    田屠夫笑笑,“我先带着他回去了!”

    “我送送你们!”

    何镖头送田屠夫出来,看着田园不免多了些打量。

    田兄弟什么性子,他是知道的,却为了这个小子来到这里。

    “以后来了好好读书、好好练武!”

    “嗯!”田园慎重点头。

    田屠夫才告别了何镖头,带着田园出了镖局,两人便朝田家村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