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指桑骂槐
    顾家四个小子都能下场一试,不过下场考童生是在明年二月,所以还有很多学习的机会。

    但是顾家最大的孩子才十一岁,最小的才七岁,就是明年下场也才八岁。

    不中还好,也只是小子学问不错,先生有意让他下场试试,可若是中了,得多妖孽啊。

    为此顾老汉当机立断,家里必须要仔细严谨对待,三个儿子若是外面的活计干好了,就不要在接活了。

    顾于氏要养胎,家里事情不用做。

    顾文氏、罗氏辛苦些。

    都是为了孩子,谁也不会有怨言,就是洗洗衣裳,做做饭的事情,顾文氏、罗氏倒是无所谓的。

    实在不行了,还有几个男人可以使唤呢。

    只是为了不给几个孩子增添压力,家里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上山砍材、地里翻地,田里放水,请人犁甜,就是晚上饭桌上的菜肴丰盛了许多。

    鸡鸭鱼肉轮番上来,菜肴也多了好几样,四个孩子嘴上不说,却记在心里,读书越发用功,也会相互探讨,顾诚到底大了几岁,在学堂也多了好几年,见识自然比三个弟弟好,顾诚也不藏私,知道什么就教什么,这次童生,顾诚是十拿九稳。

    顾欢喜就有些无聊了。

    “哎!”

    四个哥哥都在努力读书,家里一个个都紧张的很,哥哥们也不陪她玩耍了。

    顾钱氏搂着顾欢喜,知道这孩子是无聊了,宠溺道,“走,阿奶抱你出去串门子!”

    “嗯嗯!”

    顾欢喜最喜欢出门。

    虽然三姑六婆看不惯她被捧在手心上,可她喜欢热闹啊。

    出去走了一圈,顾欢喜是开心了,顾钱氏抱一会,牵一会,婆孙两倒是悠闲的很,天天出去串门子,日子倒也快,转眼就过年了。

    大年三十吃了年夜饭,一家子都等着压岁钱呢。

    顾老汉先给了顾欢喜一个红包,顾欢喜捏了捏,眉开眼笑,“谢谢阿爷!”

    起码有几百文呢。

    顾老汉摸摸顾欢喜的头,又由小到大,一一给了。

    顾钱氏也给了红包。

    还是由小到大,

    家里大人都一一给了压岁钱,几个哥哥也分了一个给顾欢喜,顾欢喜看着那一堆红包,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这孩子!”罗氏笑了起来。

    也不管顾欢喜这些钱打算怎么办。

    顾老实给顾欢喜打了一个小盒子,顾欢喜的钱都放在里面,有多少罗氏也不问,随顾欢喜去打理。

    现在先学着,反正家里不缺那点钱。

    顾欢喜拿了红包,回了房间,坐在炕上一个红包一个红包拆了,慢慢的数着,一番下来,竟有二两银子呢。

    罗氏在门口看了一眼,笑着回屋子收拾收拾东西,初二要回娘家。

    田家

    年夜饭还没端上桌子,田李氏在一边骂骂咧咧,几个儿媳妇忙的团团转,她却在门口嗑着瓜子,口沫横飞的骂着。

    田园在坐在一遍,低垂着头。

    想着田家的温馨、和睦,他想着顾钱氏,别说这么骂人了,就是说话都细声细气的。

    幸好,他很快就要离开了。

    去县城镖局后,高兴回来回来几次,不高兴就不回来。

    见不上就少了许多龌蹉。

    “呼……”田园呼出一口气。

    田李氏骂的口干舌燥,狠狠的看了田园一眼,心中那叫一个恨啊。

    等到饭菜端上桌,田李氏又开始骂。

    “你是猪投胎啊,这么能吃,咋不撑死你呢!”

    骂了孙女,骂孙子。

    简直就是一个泼妇,只是一家子竟无一人理会她,都顾着自己吃饭。

    田园快速吃好,放下筷子就走了。

    他知道,他走了,就安静了。

    果不其然。

    田园一走,田李氏立即给孙子、孙女夹菜,让他们多吃点。

    至于压岁钱,田园是没有的。

    大年初二,顾欢喜回了罗家,又得到不少红包。

    又认识不少表哥表姐。

    这些表哥表姐都知道她得父母宠爱,竟无一人欺负她,反而处处相让。

    初五的时候,田园收拾包袱去县城镖局,刚好又和顾欢喜一家子碰上。

    这次是顾老实赶马车,立即邀请田园上马车。

    “多谢叔!”田园连忙道谢。

    顾欢喜掀开马车帘子看出来,“田园哥哥!”

    “欢喜妹妹!”田园笑。

    顾欢喜也笑,“田园哥哥,你手上的冻疮好些了吗?”

    “好多了,谢谢你的冻疮药膏,你看!”田园把手递给顾欢喜看。

    上面的冻疮果然好了很多。

    “真好!”

    田园也觉得好极了。

    本想摸点吃的给顾欢喜,只是口袋摸遍了,也没摸出什么东西来。

    顿时有些失落,也有些自责。

    忽然间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连想给顾欢喜个红包都没钱。

    顾老实、罗氏才明白,这冻疮药膏是顾欢喜拿的,不过顾安会承认也在情理之中,顾安可是极疼顾欢喜的。

    “你这是要去哪里啊?”顾老实问。

    “我要去镖局做学徒!”

    顾老实看了田园一眼,“你不学杀猪了?”

    “不了,去镖局可以学武功和认字!”田园小声。

    “这样子啊,去镖局可是很苦的吧!”

    “我能吃苦的!”

    顾老实笑,伸手拍拍田园的肩膀,“这样子就好,男子汉嘛,就是要能吃苦才行!”

    把田园送到威远镖局,顾老实就带着罗氏、顾欢喜去了朱师父家拜年。

    今日朱师父的徒弟们都来了,都是拖家带口的来,光速酒席都要摆三十桌。

    这次来可不单单送处理,还要孝敬银子。

    多的十两八两,少的二两三两。

    顾老实从来不拔尖,也不落后,就送五粮,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师兄弟们见到,也少不得攀比,比赚钱,比活计,比家庭,比儿女,可一听顾老实的儿子要下场考童生,也才九岁而已,心中就有些疙瘩。

    可儿子不能比,那就比女儿嘛,但见顾欢喜转过头来,那粉嘟嘟的样子,真真漂亮又可爱,又是一阵气虚。

    这孩子长大定是个美人胚子,再想想自家那歪瓜裂枣,看顾老实就有些冷淡了。顾老实也乐得清闲,抱着顾欢喜去吃东西去。

    顾欢喜可把自家爹和这些师叔伯的机锋看的明白,心中好笑,不过她还是个孩子,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吧。

    田园到了镖局,很多人都还没来,何镖头也带着妻子、儿女去了老家,就留下杨教头和几个无家可归的老人在镖局看守。

    杨教头见到田园的时候,错愕片刻,“你怎么来的这么早?一个人来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