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中了中了
    田园点了点头。

    早上出来时,没有人愿意送他,爹不知道去了哪里,娘在门口骂骂咧咧。

    兄长、嫂子不言不语。

    他知道这些人是为什么,因为他好几年不能拿钱回家,断了家里的收入。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有点恶作剧的想法,既然想要他赚钱,为什么不对他好点?如果以后还是这样子,他就不拿钱回去,就算拿回去,也少拿一些,自己存起来,买糖给欢喜吃。

    “……”

    杨教头见田园不说话,也是同情可怜,“算了,跟我来吧!”

    给田园安排了住处。

    像他这样子的小学徒,镖局里有四五十个,都是十个人一个屋子,每日早上先练拳,再娶吃早饭,跟先生读书、认字,下午还要练武,晚上也要练武,总之一天下来,没适应之前,很是难受的。

    不过田园都咬牙坚持下来了,读书、认字十分的认真,先生吩咐的作业都能完成,还问先生借了一些杂书看着,练武也是,从来不敢偷懒。

    是这些孩子里,最得杨教头喜欢的学徒。

    转眼到了二月。

    顾家几个孩子也下场了,一家子上上下下都在等着消息。

    顾老汉在门口转悠,顾欢喜就跟在他后面,为了四个哥哥,顾欢喜也是很紧张的。

    她觉得都能中。

    也为此希冀着。

    顾钱氏也急,可见着老伴、孙女这样子急,心里担忧,忙上前说道,“别在门口转悠了,这如今还是考童子生,以后若是考秀才、再秀才上课咋办?你如今年纪大了,可受不得刺激,更应该心平气和,你是一家之主,你都这般浮躁,若是有个万一,让下面儿子、媳妇如何自处,孙子们也要在家守孝,学问上怕是更要耽搁了!”

    顾钱氏说着,抱起顾欢喜,苦口婆心说道,“这个家谁不急呢,你看咱们欢喜都知道跟着你身后转悠,只是你是当家人,理该镇定些才是!”

    顾老汉闻言,看了看顾欢喜。

    这才发现,他的宝贝孙女瘦了些,顿时心痛的不得了。

    “哎呀,不管了不管了,孩子们年纪还小,能中就中,这次不行,咱们下次继续!”

    “就是这个理!”

    等考试好,顾诚、顾俊、顾安、顾四人回来,梳洗一番、吃了点东西,倒头就睡,可见是累坏了。

    “这考个童生便如此,以后考秀才怕啥更累,几个孩子得增强体质才行!”顾老汉摸着胡须认真说道。

    顾钱氏、顾老三、顾老实、顾老五连忙应声。

    这读书虽重要,可这身体也重要。

    顾欢喜可不管这些,只管开开心心玩耍,享受着家人的宠爱、关怀就好。

    七日后,消息传了出来,顾家四个孩子都中了童生。

    顾诚名次最靠前,得了第二名,真真是极好的。

    顾老汉让人放了鞭炮,决定三月初二这日,请亲戚朋友、村里人来吃酒。

    相较于顾家的欢天喜地,田家却一片死气沉沉。

    田东、田坤都没考中,加上如今田园又去了镖局,家里是一点别的进项都没了。

    田屠夫上半年不怎么杀猪,但是他会打猎,田园跟着他进山,多少能得点东西,就算猎了贵重的野物,也会给田园点钱,就没让田园吃亏过。

    可是如今这点进项都没了。

    田李氏骂骂咧咧,骂田园狼心狗肺,喂不熟的白眼狼,当初就不应该把他捡回来,让他饿死在街头更好。

    田老头在一边吧嗒吧嗒抽着烟,听得烦了,骂了句,“瞎嚷嚷什么呢!”

    “我瞎嚷嚷,还不都怪你,好端端的你答应他做什么?还写什么保证书,那东西真有用?你就应该让他写一辈子都给我们加做牛做马……”

    “闭嘴,再胡咧咧我抽你!”田老头怒喝一声,怒视田李氏。

    田李氏吓了一跳,再不敢多言,哼了一声出了屋子。

    田老头坐在炕上,又吧嗒吧嗒抽起了烟来。

    有些事情最好是烂在肚子里,一辈子都不要被人知道才好。

    考了童生,今年的秋试只有顾诚一个人会参加,家里自然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他身上,顾文氏、顾老三也更勤快,恨不得把家里的活都干了。

    家里养了六头猪,又孵了几十只小鸡仔,没事就去犁田,等办了酒就要下田插秧,地里也要翻过来。

    这些日子,所有人都忙,顾欢喜吃三岁的饭,地里干活她就去丢种子,倒也像模像样。

    有时候在家陪着顾于氏,顾于氏怀孕九个月的时候,顾钱氏就不出门,在家守着,接生婆那边都联系好,到时候喊一声人就能来。

    顾于氏在四月底的时候,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唉!”

    顾欢喜能听到阿爷、阿奶的叹息,五叔倒是笑嘻嘻的,五婶看着她也更稀罕了。

    只是这些并不能阻碍家里对小弟弟的喜欢和疼爱。

    顾欢喜能看着他半天,有时候还睡在了小弟弟顾雍身边。

    这小弟弟也喜欢她,有她陪着就不哭。

    顾诚秋试考中了秀才,虽然名次不怎么靠前,但顾家也有了第一个秀才。

    顾欢喜三周岁生辰,吃了长寿面,还得了好几个大大的红包,都放在了小小的箱子中。

    转眼又到了年底。

    最后半个月,镖局也放假,田园回到田家,还真一文钱都没带回来。

    看着自己的屋子堆了不少东西,炕也冷冰冰的,田园站在门口,没有说话。

    田老头站在一边尴尬说道,“不知道你要回来,所以还没来得及收拾,晚上……”

    “没关系,我明天要跟师父去杀猪,晚上住在师父家吧!”

    田李氏一听田园要跟着田屠夫去杀猪,忙道,“住什么你师父家,家里又不是没屋子,我这就让你嫂子收拾一下,然后把炕烧起来,晚上就是热烘烘的了!”

    “多谢娘了!”田园把包袱放在家里,就去找田屠夫帮忙去了。

    田李氏见田园走远,就去翻田园的包袱,也就两套换衣的衣裳,一双鞋子,一文钱都没有,不免有些失望。

    “这狗崽子,也不知道带些值钱的东西回来!”田李氏骂了句,让大儿媳妇进来收拾屋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