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小心思算计
    田园找到田屠夫的时候,喊了声,“师父!”

    田屠夫看着田园笑了起来,“你回来了!”

    “嗯,过来帮帮忙!”

    田屠夫看着长高许多,也结实许多的田园,“在镖局咋样?”

    “挺好的,杨师父说我学的很快,师父,改日我给您漏两手看看!”田园认真说道。

    田屠夫一愣,随即笑了起来,“好啊,到时候咱们两比划比划!”

    “师父也会武功?”田园急忙问。

    “就会些三脚猫功夫,你到时候瞧得上,我教你几招!”

    “好啊!”

    田园笑着应下。

    才发现田屠夫没有再找徒弟,心中有些惭愧,干起活来越发的利索了。

    田屠夫瞧着,笑了笑。

    连着杀了几头猪,田园得到三十文钱,晚上回到家里就把钱给了田李氏。

    田李氏拿着钱,笑了起来。

    这一年,家里日子并不太好过,处处花销都要钱,要是田园没去镖局就好了。

    想到这里,田李氏心生一计。

    田园如今十三岁了,如果给他定了亲……

    田园还不知道田李氏的算计,腊月二十一到顾家杀猪。

    顾家都是勤快人,六头猪养的是膘肥体壮,顾老汉为人热情,今年还是打算六头猪都杀了,卖掉些肉,留下一些自己吃。

    早早请了本家人,还有相处比较好的,等田屠夫、田园过来的时候,猪已经洗的干干净净。

    顾欢喜坐在炕上,照顾着顾雍。

    顾雍如今最喜欢吐泡泡,他吐出来,顾欢喜就去龊,顾于氏瞧着两个孩子,慢慢的做着手里的针线活。

    顾欢喜逗着顾雍,笑嘻嘻对顾于氏说道,“婶娘,我也跟你学绣花好不好?”

    顾于氏做的一手好刺绣,没事就给家里人做荷包,给顾欢喜做小肚兜、小手帕一类。

    “好啊,等咱们欢喜五岁了,婶娘就教欢喜绣花!”顾于氏宠爱道。

    摸摸顾欢喜的脸。

    “为什么不能现在学呢?”顾欢喜不解问。

    “因为欢喜现在还小。手指头内的骨头还嫩着,这拿针也是要使力气的,这样子以后手指头就不好看了,等欢喜五岁了,咱们在慢慢学,不急的!”顾于氏说着,拿了线递给顾欢喜,“帮婶娘分线吧,一根一根的分出来!”

    “嗯嗯,我知道,这是粉色的线!”

    “欢喜真聪明!”顾于氏夸道。

    顾欢喜聪明,分线这种小活计很早就会了。

    聪明、懂事、乖巧又贴心,顾于氏更是疼爱几分。

    今天家里杀猪,罗氏和顾钱氏商量后,请了两个特别能干的媳妇过来帮忙,一人五十文,果真轻松了不少。

    顾钱氏煮了猪脑髓端过来,“欢喜,来吃猪脑髓了!”

    “阿奶!”顾欢喜喊了一声。

    坐在一边,由着顾钱氏喂她和顾雍吃。

    顾雍也就两口,多了不行,怕他拉肚子。

    顾于氏忙道,“娘,要不您在这里照看两个孩子,我去前面帮忙吧!”

    “不用,虽说你早出了月子,可生孩子本就伤身子,要干活以后有的是机会,好好休息吧,再说我在前面也没做什么活,累不着!”顾钱氏说完利索的走了。

    顾于氏微微发红眼眶,垂下眸子不说话。

    别人家的婆婆恨不得什么都让儿媳妇做了,她这个婆婆却极疼儿媳妇,能自己做的,从不烦别人。

    一碗水也端的很平。

    就算偏疼顾欢喜一些也正常,这个家里,谁不偏疼顾欢喜,就算她也是这样子的。

    田园帮着干了半天活,也没见到顾欢喜,不免失望。

    他买了一朵绢花,还想送给顾欢喜呢。

    等到吃午饭的时候,顾于氏才牵着顾欢喜出了院子。

    “冷吗?”

    “不冷,婶娘呢?”

    顾于氏摇摇头。

    到了前面,好多都坐上桌了。

    熟悉的人忙招呼着坐下,顾欢喜则找哥哥去了。

    田园看着顾欢喜笑眯了眼,“欢喜妹妹!”

    “田园哥哥!”顾欢喜喊了一声。

    她如今才三岁,也没什么男女大防。

    田园也笑。

    本想把绢花给顾欢喜,可见这会子人多,还是忍了下来。

    反正还有两头猪没杀,晚上也要在顾家吃饭,一会有时间。

    吃饭的时候,顾欢喜又被大人抱走,吃饭去了。

    等吃了午饭,田园要去杀猪,顾欢喜又没出来看杀猪,田园压根没找到机会和顾欢喜相处,怀里的绢花也没能够送出去。

    等到猪杀好,田屠夫帮着来买猪肉的人砍猪肉,田园才空闲下来。

    犹豫许久才去找顾安。

    只是到了后院,后院的门关着,田园犹豫许久才敲门。

    “谁啊?”顾安问了声。

    搁下书过来开门。

    见是田园,不解问,“你有事吗?”

    “我来找欢喜玩,她人呢?”田园小声问。

    “欢喜在我五婶那边,走吧,我带你去找她!”顾安说着,走在前面。

    田园连忙跟上。

    “听说你去县城镖局学武功了!”

    “嗯!”

    “学武功累吗?我也打算去学过一招半式的,你和你师父说说,我这样做的人,收不收啊?”顾安问。

    停下脚步看着田园。

    学堂里也有师父,不过教的都是骑射,以及简单的拳脚功夫,也不会教些厉害的武功。

    他不单单想读书,还想学身本事。

    就算以后文不成,会武功也有别的出路。

    “我问问杨师父再回你行吗?”

    “行的!”

    也就几步路的行程,到了门口,顾安推门进去,顾果然还在苦读,低低的读书声传来,顾安摇头失笑。

    去了顾于氏房间,在门口小声说道,“婶娘,我来带欢喜出去玩一会!”

    顾于氏闻言立即穿了鞋子出来,“是安儿啊,欢喜刚刚睡着呢,等一会她醒了,我告诉她,带她过来找你行吗?”

    “欢喜睡了啊,那就听婶娘的!”顾安说着,朝顾于氏行礼,带着田园离开。

    田园回头看了几眼。

    才依依不舍的跟着顾安离开五房。

    顾于氏瞧着,摇头失笑,进屋子继续做针线活,顺便守着两个孩子。

    顾安带着田园出了院子,见田园低垂着头,便说道,“到我屋子坐坐,咱们说说话咋样?”

    “好,好啊!”

    田园求之不得。

    他总觉得,顾安是个厉害人,也是个极其有学问的人,十分愿意和顾安交往。

    顾安的屋子很大,收拾的也很干净,一进屋子就暖烘烘中还带着点墨香。

    田园一进来,就感觉自己有些浮躁的心慢慢沉静下来。

    “你这屋子都是你自己收拾的吗?”田园小声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