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去新家
    “闭嘴,瞎胡闹什么呢!”田老头怒喝一声,拿着烟杆走了过来,“田园回来了,这次回来要在家里住一段时间,还是要去县城镖局?”

    “我一会就去县城镖局了,过年……”田园抿了抿唇,“过年也不回来了!”

    他知道,这一年没一文钱拿回家,家里对他有成见,不待见他,他是知道的。

    顾老头看着田园,又看了看田李氏,“要是镖局没什么事情就回来吧,外面再好,哪里有家中好,你说是不是?”

    “嗯,我听爹的!”田园点点头。

    田李氏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田园舔了舔唇,“那爹,我走了!”

    “哎,好,你有空就回来看看,这里再不济,也是你的家!”田老头忙道。

    “嗯嗯!”田园应了一声。

    转头慢慢走着。

    这个家,他一直都是外人,尽管他努力的想要融入,却从未得到过机会。

    田李氏想的从来都是钱,就再没别的了。

    田老头这个爹嘛……

    表面上瞧着还好,可到底如何,从那一日的契约上,田园便看出了端倪。

    不过收留之恩,理应要报。

    田园到了田师父家,田师父正在打扫,田师父隔三差五都会回来收拾,家里倒也不怎么脏乱。

    “你怎么来了?”田师父问。

    “我一会就跟师父去镖局!”田园说着,拿了扫帚忙活起来。

    田师父看了一眼,没有多言,由着田园去。

    等家里收拾好,田师父才带着田园去了县城镖局。

    眼看就要过年,镖局里就田师父、杨教头、田园三个人,何镖头住在后街的宅子里,离这边不算远。

    大年三十这日,杨镖头倒是派人过来请了,不过杨教头、田师父都不愿意过去,田园自然只能留下。

    田师父厨艺还不错,炒了几个菜,三个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说话。

    不过多数都是杨教头、田师父在说,田园安静的吃饭,吃了饭田园去洗碗收拾,然后才回炕上睡觉。

    田园和田师父睡一个房间,田园要给田师父端茶倒水,还要准备洗脚水。

    田园干活利索,毫无怨言。

    田师父是十分喜欢田园的,等田园把事情都做好,给了田园一两银子的压岁钱。

    “师父……”

    这么多钱,田园还是第一次看见。

    “给你的压岁钱,拿着吧!”田师父说完,歪在一边睡去。

    田园拿着银子,竟不知道要怎么用?

    犹豫许久,才说道,“谢谢师父!”

    “嗯!”

    顾家是一片开心,一家子吃了晚饭,就坐在一起聊天,为了明年去县城做打算。

    “等走了亲戚,就去县城把房子都收拾出来,家具什么的都是现成的,锅碗瓢盆也挑挑拣拣买些,咱们不买贵的,买实用的就行!”顾老汉说道。

    顾老实、罗氏连忙点头。

    就算搬去了县城,这爹娘的话还是要听的。

    顾家是长辈慈爱,晚辈敬爱。

    顾诚几个人都在收拾,去了县城,就有了时间结交朋友。

    有些感情,是需要联络的,这同窗情谊也是一样。

    正月初九,总算把亲戚都走完,一家子才前往县城收拾。

    留顾老汉、顾钱氏看家。

    一家子坐了满满一马车前往县城,待马车一走,顾钱氏就哭了出声。

    “我的欢喜……”

    顾钱氏舍不得顾欢喜,这是毋庸置疑的。

    可又希望顾欢喜去了县城,能够去学堂读书,以后嫁个好人家。

    舍不得也只能舍。

    顾老汉抱着老妻,活了一辈子,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却不想老了老了,还伤感了一把。

    “等县城收拾好了,日子真要能过下去,且比村里更好,咱们就去县城,到时候就能住在一起了!”顾老汉安慰道。

    这也只不过是一个开端。

    让老四先去探探路子,就算是日子真不好过,家里也能撑得住。

    顾钱氏点点头,红着眼眶朝院子里走。

    顾欢喜先是难舍了一会,很快又开心起来。

    这只是短暂的分别罢了,等县城安定下来,家里人肯定是要搬过去的。

    外面还恨冷,只是一家子心都是热烘烘的。

    顾老实驾驶马车跑的很快,顾老三、顾老五坐在两边,也是咧嘴笑着。

    对未来充满了期望。

    马车内,三妯娌也含着笑。

    顾欢喜不得不感叹,这马儿的力气真大,这么多人都能拉的动。

    不过可能也有其它原理在。

    马车到了县城,顾欢喜才知道这叫开远县,她家在东二胡同,一路走来,人来人往的,还是很繁华的。

    顾欢喜对这个时代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这是浩瀚王朝,当今皇上正值壮年,且励精图治,将浩瀚治理的十分好,真真正正的国富民强,百姓安居乐业。

    太上皇早年让位后,便退出朝堂,和皇太后云游四海去了。

    对于太上皇和皇太后的爱情故事,民间有很多传奇,就是哥哥顾安也说了好几个版本。

    马车在家门口停下。

    顾欢喜被抱下马车,顾老实已经开了大门。

    招呼大家进去。

    顾欢喜站在原地看着,青石板都有些磨损的大街,也有隔壁邻居好奇问,“你们是新搬来的啊?”

    “对啊,嫂子家住在哪里?”罗氏笑问。

    妇人见罗氏笑意盈盈,一看就是好相处的,指了指边上的大门,“呐,我家就住在那里,我男人在衙门做衙役,姓周,我行袁,我瞧着比你大几岁,你喊我袁姐就好!”

    “哎呀,原来是官老爷家的太太,真是失敬了,要不是家里如今乱糟糟,连杯热水都没有,定要请袁姐进去坐坐的!”罗氏暗暗记下袁氏。

    不管怎么说,在衙门做衙役,那也是个官了。

    真要有点事情,也好有个路子。

    “我理解的,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日子长着呢!”袁氏说着,看了一眼被罗氏牵着的挂欢喜,“这是你闺女啊?”

    “嗯,欢喜,快喊姨姨!”

    “姨姨!”顾欢喜甜甜喊了一声。

    “这孩子真乖巧,长得也好,以后来姨姨家玩耍,姨姨给你糖吃!”袁氏说着,想到要回家做家务,“那我先回去了,有空多走动!”

    “行,袁姐慢走!”

    罗氏目送袁氏离开,才牵着顾欢喜进了新家。

    新家比顾欢喜想象的要大。

    进来就是一个小院子,左边就是屋子,顾安正在那边说要拿来做厅子,以后来了同窗可以说话。

    顾老实点头应了他。

    大门正对面是堂屋,堂屋很宽大,堂屋右手边是个回廊,回廊后面是个院子,四面都是房间,顾欢喜推开进去一看,都是两间相连。

    顾欢喜又走了回来,堂屋右手边有个拱门,拱门过去就是几间屋子,厨房、饭厅都很大,厨房后面是一个院子,水井就在院子里,边上还有个棚子,想来是牲口棚,另外一边可能是茅厕。

    顾欢喜很喜欢这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