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好事好事赚钱了
    顾欢喜读书喜欢开小差,顾城也不严苛,让顾欢喜开心就好。

    拿了书坐在一边认真看着。

    顾欢喜也是乖巧,一般不打搅几个哥哥,开了小差回过神来就会认真看书。

    然后拿朱笔圈画。

    但这朱笔也不是真真正正的大红,一般百姓是不能用大红在书上圈画的,只有先生、皇帝才可以,百姓在按压手印的时候可以用大红的印泥。

    这是浩瀚王朝,天家尊姓龙,当今皇上正直壮年,有一个皇后,一个贵妃,下面三个皇子,三个公主,后宫是很干净的,太子早已经立下,是皇后嫡出。

    太上皇、皇太后俱在,只是太皇早年就禅位给了当今圣上,然后便不理朝政。

    顾欢喜想着那个皇太后,想着她会不会穿越来的,不然为什么所有建树都有现代的影子……

    不过这些顾欢喜也只是想想,不敢也不愿意去多做研究,她曾经最奢求的亲情都有了,只盼望这个家稳稳妥妥的,几个哥哥将来有出息,家里日子越过越好,以后听父母的话嫁一个老实可靠的丈夫,安心过这一辈子。

    什么大富大贵,成为人上人,顾欢喜从来不去想。

    顾老实把五十两银子给了罗氏,罗氏坐在炕上认认真真的数着,细声低语,“咱们当初买木料花去二十两,加上这些日子的开销,十两足足够了,这三十两要存放起来,还有二十两,我打算买几匹布,给孩子们做几身衣裳,爹娘也各做一身,三哥、三嫂,五弟、五弟妹也一人一匹,你最近辛苦了,多给你做一身!”

    罗氏絮絮叨叨,顾老实坐在一边笑得开怀,拉了罗氏的手,“你把我们都算进去了,你呢?”

    “我还有衣裳穿呢!”罗氏羞红着脸。

    不敢去看顾老实那眸中的暗示。

    这些日子都有心事,床笫之事几乎没有,别说顾老实想,她也是想的。

    她想着再给顾老实生个孩子,不拘儿女。

    “我知道你有衣裳,那厢还有五十两呢,你尽管买了做就是了,不过这生意多亏了咱们闺女,得匀十两银子给她存起来!”

    “嗯!”罗氏低低应了一声,余下的话就被顾老实含在了口中。

    “别,一会女儿回来撞见不好!”

    “不会,她这会子正在读书呢,至少一个时辰,足足够了!”

    顾老实声音落下之后,便是低低的喘息……

    偶尔低低压抑娇呼,以及男人得逞的笑声,情真意切,让人羡慕三分,月儿也娇羞的藏了起来,躲在了云后不肯露脸。

    翌日,顾老实就拿了顾欢喜编的五毒绳去找那商人,商人一见就问了价格,最后以十文钱一个拿货,顾老实手里有多少要多少,后日离开之前就清点付钱带走,但唯有一点,顾老实不能私下贩卖。

    他端午之前再来拿一次,也是有多少要多少。

    以防万一,写了协议、签字画押。

    顾老实看着协议,捏了捏自己的脸,开开心心回家,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罗氏。

    “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你快收拾收拾拿些东西去乡下,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爹娘,还有家里插秧是不是好了,问问三嫂、五弟妹要不要一起编五毒绳!”罗氏絮絮叨叨的说着,连忙收拾了一些乡下没有的东西,又拉着顾老实去买布。

    可把顾欢喜一个人留在家中又不放心,便带着顾欢喜一起出门。

    给顾老汉打了两斤好酒,又买了糖,在布庄挑挑拣拣买了布料。

    “娘,我也想回去看看阿爷、阿奶!”

    好些日子不见阿爷、阿奶,她特别想他们。

    顾老实捏捏顾欢喜的小脸,对罗氏说道,“秀兰,咱们先回家,看望了爹娘,再去岳父、岳母家坐坐,天黑之前赶回来就行,你看成不?”

    罗氏也想爹娘,点点头,“行!”

    既然要回娘家,东西肯定是要准备的。

    回家收拾一番,换了衣裳,喂了大黄,又去铺子买了东西,才急急忙忙往家赶。

    顾欢喜开心,趴在顾老实背上,紧紧抱住顾老实脖子,“爹,快些,快些!”

    “那欢喜抱紧了,咱们要快起来了!”顾老实开心说着,让马车更快一些。

    罗氏由着这父女两人闹,但还是怕顾欢喜摔了,坐在一边扶住顾欢喜肉呼呼的腰。

    马车一进顾家村,就引来不少人围观,“哎呦,老实回来了!”

    顾老实笑着喊人,顾欢喜也跟着叔叔伯伯、婶娘、婶子、奶的喊过去。

    等到了家门口,顾欢喜还没下马车呢,就被抱在了怀里,熟悉的烟草味,顾欢喜顿时红了眼眶,“阿爷!”紧紧抱住了阿爷的脖子。

    顾老实心口酸的哦,眼眶都溢出了泪水,“心肝唉,总算回来看阿爷了!”

    要不是家里要忙农活,他早带着老婆子去县城了。

    在身边几年,一下子不在,整日都闹心的。

    “阿爷,欢喜也想您!”顾欢喜哽咽。

    越发抱紧了些。

    顾钱氏在一边也是红了眼眶,擦了擦眼角才上前帮着罗氏拿东西,“回来就是了,还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娘,咱们赚钱了,买点东西回来孝敬您和爹!”罗氏说着笑眯了眼。

    “家具卖出去了?”

    “都卖出去了,还有另外一桩好买卖呢,娘咱们进屋子去说!”罗氏谨慎道。

    自家人拉扯着一起赚钱是可以的,但是外人她肯定不愿意。

    “嗯!”

    一家子进了堂屋,罗氏先把布料一一分了,等顾老三、顾老五从田里回来,由顾老实细说。

    顾老实开心啊,把事情说了一遍,坐在一边还面红耳赤。

    顾老三、顾老五也开心,“四弟,你是说那五毒绳一个就十文钱,欢喜一天能编几个?”

    “六七十个的样子!”

    六七十个,那就是六七百文,一个月下来二十多两银子。

    一年下来就能买个小宅院。

    当然还要刨去一些开销,那剩一半也好多钱的。

    顾老三、顾老五两夫妻都激动了。

    当下决定要去县城,一来可以照顾孩子,二来也是想把家安置到县城去。

    “可是这五毒绳也就端午用得上,端午后怎么办?”顾于氏小声问。

    这两个月就算没日没夜的做,能做多少?她可不认为自己手比顾欢喜更灵活,且还有个孩子呢。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次机会,是机会就要抓住,老五媳妇尽管放手去做,孩子我和你爹给带,这做饭嘛,你们轮流一起都可以,一家人莫要因为些小事而生分,只有团结起来,才能真真正正赚到大钱!”顾钱氏沉沉出声。

    顾欢喜也用力点头,小声说道,“五毒绳编好了之后,咱们可以做别的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