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三堂会审
    头可断,血可流,却不能偷,不能抢,更不能做恶事。

    梁夫人害怕自己的儿子变了。

    “母亲,这钱是一个叫欢喜的小姑娘给我的,应该说是借给我的,我答应她,将来以百倍还之!”

    梁夫人点点头,“记住你的话,不可食言!”

    君子一诺千金,她希望自己的儿子有这种气节。

    “是!”

    有了这个誓言。梁辰会活着,也必须活着。

    再者他也没想过要寻死,父亲之死是一个迷雾,属于父亲的家产他要夺回来,母亲所受的委屈,他不会放过梁家人的,绝对不会!

    顾欢喜带着大黄偷偷回到家里,罗氏还在厨房忙活着,并不知道她出去过。

    顾欢喜站在一边喘气,慢慢的走向罗氏,“娘!”

    “嗯!”罗氏抬头看了一眼顾欢喜,又2继续忙活起来。

    “娘,我想跟你一起学做饭!”顾欢喜很认真说道。

    “好啊,不过咱们欢喜现在还小呢,等欢喜大了,就可以跟娘学做饭,现在肯定不行的!”

    顾欢喜叹息一声,不敢告诉罗氏她偷偷跑出去了。

    站在一边好一会才说道,“那娘,我先回屋子去编五毒绳!”

    “去吧,要是难受就休息,别累着!”

    “哎!”顾欢喜应了一声,走了几步,停下身看着罗氏,跑上前抱住她的脖子,“娘,我刚刚做了一件事情,我说了你不要骂我好不好?”

    罗氏坐直了身子,把顾欢喜抱在怀里,“说吧,娘不骂你!”

    这是她的心肝,怎么舍得。

    “我刚刚跑出去了!”

    “吸!”

    顾欢喜话还没说完,罗氏就吓的倒吸一口气。

    “我给那个小哥哥送钱去,他好有孝心,他娘病了,就乞讨给他娘治病,娘,我……”

    罗氏紧紧抱住顾欢喜,深深吸了口气,“欢喜啊,你要给那个小哥哥钱,娘不阻止你,可是你想过没有,你还这么小,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如今圣人统治下,虽少了许多拐子,但还是有的,万一你被拐子抓走了可怎么办?”

    “……”

    顾欢喜沉默。

    她这些都想到的,只是她要怎么告诉罗氏,她只是身体这么小,其实她身体里是一个成人的灵魂,非把罗氏吓坏不可。

    看着被吓住的女儿,罗氏还是舍不得说重话,“这次就算了,可不能有下次了,就算要出去,也一定要高娘说一声,知道吗?”

    “嗯嗯,我记住了,娘放心吧!”

    她以后也不会这么冲动了。

    罗氏揉揉顾欢喜的头发,见她额头的包虽然还在,却消了不少,倒也放心下来。

    “去玩吧!”

    “嗯嗯!”

    顾欢喜离开厨房,回房间专心编着五毒绳。

    也不知道送出去多少钱,当时一股子热血,这下子想起来还心疼的很呢。

    只是编了一会,又想着即将到来的阿爷、阿奶,顾欢喜索性站起身,带着大黄去检查给阿爷、阿奶准备的屋子。

    “卖兰花了,有人要买兰花吗?带花苞的兰花!”

    顾欢喜听到之后,看向厨房喊道,“娘,有人卖兰花,咱们买一盆好吗?”

    罗氏笑了起来,“走,咱们去看看,要是有带花苞的,咱们买两株!”

    要是以前还能去山里挖两株,只是如今都到了县城,再也不能去山里了。

    开了前大门,那卖兰花的汉子拉着板车,边上还跟着两个衣裳上都是补丁的女孩。

    罗氏牵着顾欢喜上前,“你这兰花怎么卖?”

    “十文钱一株,买兰花盆送山里土!”汉子说着,笑的露出一口白牙。

    边上两个女孩大约十来岁,紧张又期待的看着罗氏、顾欢喜。

    十文钱一株倒也不贵,家里几个孩子屋子里一人得一盆,顾欢喜也要一盆,爹娘屋子里也可以放一盆,堂屋也要放一盆,买个六七株就得六七十文。

    罗氏想了想才说道,“我要七株,你便宜些,再搭个花盆怎么样?”

    汉子看了看罗氏,又看了看站在一边满眼期待的女儿,“拿算你六十文如何,真不能再便宜了!”

    这兰花是他从山里挖的,挖了过后又分株养了两年,这才了拉出来卖,家里也还有不少。

    陶盆也是自己捏了烧的,都是不值钱的玩意。

    “行,那你帮我栽种一下,我给你拿钱!”

    “好好好!”

    汉子开心的招呼了两个女儿帮忙,快速的给挑了几株不错的给种在了陶盆里,让两个女儿帮着搬进去院子,他则在门口守着。

    汉子守规矩,一般不会随便进人家的院子,免得给女主人招来是非。

    等得到了钱,忙带着两个女儿去买吃的。

    本来家不会这么穷,只是他去年摔端了腿,在家中休养了两年,家里日子才一日不如一日,如今他好起来,可不能再让两个女儿吃苦了。

    顾欢喜看着那几盆兰花,伸手摸摸。

    这只是山中普通的兰花,不算值钱,但是家里种两盆还是不错的。

    “你挑一盆最好的摆房间里去!”罗氏笑着说了,便去了厨房。

    顾欢喜瞧着,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挑,她只是想养而已,至于哪盆对她来说都没关系。

    今天她也没什么心思编五毒绳,索性去舀了罗氏洗菜的水过来给兰花浇浇。

    罗氏也由着顾欢喜,只要她不跑出去就好。

    等到兰花浇好,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声音,“娘,娘,是阿爷、阿奶来了!”

    顾欢喜说着,快速跑去开门,只是她身子矮,根本够不到门阀。

    罗氏也快速走来,给开了大门,果然是顾老汉、顾钱氏一行人到了。

    “阿爷、阿奶!”顾欢喜喊了一声,快速跑了出去。

    罗氏站在一边局促的搓了搓手。

    “哎呦,我的小心肝哎,来阿爷抱抱!”顾老汉伸出手,把顾欢喜抱在怀里,转了几圈,只是看见顾欢喜额头上的伤时,脸色沉了沉,看向一边尴尬的顾老实和紧张的罗氏,张了张嘴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孙女好端端的摔伤了,做爹娘的肯定心疼,但他这个做阿爷的更心疼。

    抱在顾欢喜进了屋子,顾钱氏脸色也不太好,看了顾老实一眼,跟着进屋子心疼孙女去了。

    顾老三、顾老五忙问,“欢喜额头上的伤怎么回事?”

    “这个,一言难尽,一会再说!”顾老实说着,开始搬东西。

    家中开始热闹起来。

    顾老汉、顾钱氏坐在堂屋,顾老汉抱着顾欢喜,顾钱氏仔细检查后才说道,“幸好伤口不大,养养就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