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田园上门探望顾欢喜
    想到顾欢喜,顾于氏就心疼。

    多好的一个孩子啊。

    仁德堂

    老大夫也怕顾家要来人,所以晚上就住在这边,等到顾老实等人过来,立即要给顾欢喜脱衣裳扎针。

    “要脱衣裳啊?”顾老实问。

    “是啊,不脱衣裳,老夫怎么施针?”

    顾老实忙让罗氏上前帮忙把衣裳脱了。

    顾欢喜皮肤白,今天都烧红了。

    顾老实心中一个劲念着,大夫眼里只有患者,没有男女。

    欢喜还小,还是小娃儿。

    可他实在是难以接受女儿被个男人看,虽然是个老头。

    要知道,闺女从小换尿布、洗澡、把尿都是罗氏来,要不就是娘、三嫂、五弟妹,他都是避开的,就连几个孩子,也不会在闺女不方便的时候往前冒头。

    罗大夫看着顾老实无奈一笑,给顾欢喜施针。

    才几针下去,顾欢喜就停止了抽搐。

    声音轻轻的喊,“爹娘!”

    顾欢喜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就要被带离这幸福的地方,她不停的反抗,不能的挣扎。

    她不要走,不要离开这里。

    这里有她的亲人,她最爱的亲人。

    她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

    “爹……”

    “欢喜?”顾老实喊了一声,见顾欢喜睁开眼睛,哼哼两声,哭了出声。

    “爹!”顾欢喜觉得喉咙疼的厉害。

    “别说话啊,你是不是想喝水?”顾老实问。

    “嗯!”

    “乖,你娘给你倒了,加一点点蜂蜜好不好?”顾老实把闺女抱在怀里,柔声细语,

    “嗯!”

    蜂蜜是个好东西,得到的很少,也很贵。

    一斤差不多要好几百文,也不一定有。

    顾家以前也没有的,顾欢喜知道是为了她。

    靠在顾老实怀里,顾欢喜觉得窝心极了,也安全极了。

    吸了吸鼻子。

    等着罗氏端了碗进来,拿着调羹舀了一点一点的喂她。

    淡淡的甜,却甜进心坎里。

    “慢点喝!”罗氏细声。

    等喝了点睡,顾欢喜才想着要去尿一下。

    罗氏抱着顾欢喜去,顾老实便出了屋子,在外面等着。

    这是好多年的习惯。

    等顾欢喜尿好,顾老实默默的把尿桶拿出去倒、冲洗,才拿回来放在角落的屏风后。

    “娘!”

    顾欢喜轻轻喊了一声。

    看着憔悴许多的母亲,往罗氏怀里靠了靠。

    她很想说,她以为自己会死掉,会失去爹娘,哥哥、阿爷、阿奶,叔伯婶娘。

    可她不敢说。

    她要真说了,就是在爹娘心口上插刀。

    醒过来真好。

    “没事了,没事了!”罗氏轻轻哄着。

    幸好醒过来了。

    幸好!

    花去的银子不算事儿,女儿熬过来了。

    五天啊,这五天,就像是一个黑洞,将她都吸了进去。

    顾欢喜熬过来了,家里的愁云才渐渐散去。

    在炕上休息了好多天才下了炕。

    看着镜子里的女娃,顾欢喜知道自己会瘦,但是没想到这么瘦,眼窝都陷下去了。

    “欢喜!”

    “……”顾欢喜看着门口的田园,有些意外,“田大哥!”

    “哎!”田园应了一声。

    他知道顾欢喜病了,就赶紧过来,却还是迟了好多天。

    他没钱,问师父借了二百文,去徐福记买了点糖,少,但是好吃。

    “你怎么来了?”顾欢喜小声问。

    病了一场,身子有些虚,说话也不太顺。

    “知道你病了,过来看看你,呐给你买了糖,你留着慢慢吃!”田园递给顾欢喜,有些心疼的看着顾欢喜。

    “多谢田大哥!”顾欢喜接过,打算坐在一边的石阶上。

    “等一下!”田园喊了一声,连忙脱下了外衣,铺在石阶上,才说道,“好了,你坐吧!”

    顾欢喜惊讶了一下。

    看着穿了褂子的田园,“不太好!”

    “没关系,你坐下来吧,我这衣服回去洗洗就好了,你生病才好,可不能再生病了,来,咱们说说话!”田园认真说着,拉了顾欢喜坐下。

    又自顾自打开了顾欢喜手中的油纸包,里面是一粒粒好看的糖。

    田园拿了一粒递到顾欢喜嘴边,“你吃吃看,掌柜说是他们铺子里最好吃的,我现在还没有工钱,等我有工钱了,多给你买些!”

    “多谢田大哥,我哥哥会给我买的,田大哥赚了钱存起来吧!”

    田园都十五了,再过几年就要成亲了呢。

    到时候成亲可不能没银子。

    “嗯,我听你的,欢喜妹妹,我会认字了,还会写自己的名字,你呢,会写吗?”田园欣喜问。

    他很少有机会跟顾欢喜说话。

    也不知道顾欢喜其实认得的字不比他少。

    顾欢喜摇摇头。

    田园一笑,“那我写给你看,我会写你的名字!”

    “下次啊,下次你写了带过来给我吧!”顾欢喜笑道,想了想又说,“我明年就要去学堂了,到时候我也会认得字!”

    “真的吗?”田园惊喜问。

    “嗯!”顾欢喜点头,抿着糖。

    她其实不太喜欢吃糖,怕蛀牙。

    不过田园对她是真的好,像大哥哥一样。

    “那真是好,我到时候去接你放学啊!”

    “不用的,我爹爹会接送我,再不行我就和哥哥一起走路回来,学堂也不远的!”

    “我知道,不过我有事想求婶娘帮忙,这不想表示表示!”田园说着,搔搔头。

    “求我娘帮忙?”

    “对呀,我被子被人剪坏了,一直想拿过来求婶娘帮忙缝补一下!”

    顾欢喜笑,“可以啊,你有空就送过来吧!”

    “好!”

    两个就这样子淡淡的说着话。

    田园还是笨笨的不太会说话,顾欢喜也大病初愈,有些呆呆的,倒是能说到一块去。

    田园差不多要走了,顾老实留他吃饭,他推辞两句还是留了下来。

    顾家的饭菜素来不错,如今又赚钱了,顾欢喜才好起来,更好了些。

    田园练功费力气,吃的多。

    罗氏见他给顾欢喜买的糖是徐福记的,客气不少,添了好几次饭,田园都吃了。

    真能吃!

    顾欢喜想着。

    顾俊、顾安、顾、顾雍也吞了吞口水。

    这么能吃,一般人家得吃穷了吧。

    吃了饭,田园才羞红着脸对罗氏说道,“婶娘,改天您给我补补被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