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罗家人上门
    “好,可以啊,你拿过来吧!”罗氏热情道。

    这点小事儿,举手之劳而已。

    田园开开心心的回镖局。

    一家子坐在一起,罗氏才说道,“我打算过两日带欢喜去大国寺还愿!”

    “……”

    “……”

    寂静片刻后,顾钱氏才说道,“那就去,让老四送你们娘俩去!”

    “好!”罗氏连忙应声。

    罗氏要带顾欢喜去还愿,少不得要准备五畜,瓜果贡品,最重要还是香油钱。

    罗氏想去大国寺给顾欢喜求个平安符。

    顾老实默许。

    只是这边还没去,罗家来人了。

    是罗秀才、罗陈氏一起来的,还有罗氏的三个兄弟。

    罗家人做梦都没有想到,顾家搬到了县城,住这么大,这么好的房子,且看这一屋子的摆设,都好看的很。

    “亲家公,亲家母!”罗秀才抱拳行礼。

    顾老汉冷哼一声,“我可受不起!”

    “……”

    “……”

    罗秀才微微错愕,“亲家公,莫非是秀兰在顾家做错事儿了?若是这样子,你和亲家母尽管管教就是了!”

    罗秀才说着,叹息一声,“都怪我,没教好女儿!”

    “……”顾老实气笑了。

    感情这一家子压根不是来看望欢喜的,难怪没带东西来。

    不说大人,你来看外孙、外孙女,总得带点东西吧。

    糕点带点需要多少钱?

    “不关老四媳妇的事情,是有关欢喜,上次在罗家受了委屈,我以为罗家会上门道歉,却不想到今日才来,不过看你们今日的样子,也不像是来看望欢喜的!”顾老汉越说越不稀得和罗家人掰扯。

    掉身份。

    “小孩子闹着玩的,那个时候欢喜也没怎么样嘛!”罗耀祖说道。

    为此她家佳怡还被责骂了呢。

    顾老汉一听,怒火中烧,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说什么?”

    “我说……”罗耀祖想要反驳一句。

    却看见他四姐站在不远处淡淡冷冷的看着他,她身边跟着一个眼窝深陷,气色不太好的女娃儿。

    那女娃儿也神色淡淡的看着他,一点亲近感都没有。

    “你说什么?”罗氏淡淡出声。

    牵着顾欢喜慢慢走来,“幺弟,你护着你女儿我不怪你,谁的孩子谁心疼,我也不想着你来心疼我女儿,只是以后,咱们两家是不会再走动了!”

    她的女儿,因为那一摔,落下病因差点死了。

    五天,发了五天的热,一个劲的抽搐喊着爹娘,像奶喵一般的叫声,叫的人心都碎了。

    而她小时候带大的弟弟,竟这般说。

    真真寒人的心。

    或者是因为家里有钱了,也有些看不起她这个出嫁的女儿,不然当初为什么会送银手镯。

    不,其实当初送银手镯,是因为她拿回去的东西也不少。

    顾老实给的聘礼也不少。

    “四姐,你说什么?”罗耀祖不可置信的问。

    “我说,我们两家以后不要走动了,你当没有我这个姐姐,我也当没有你这个弟弟!”罗氏声音淡淡的。

    罗秀才气的脸都红了,“秀兰,你放肆!”

    他们今天就是来说,家里要分家了,让罗氏、顾老实吃分家饭那天回去。

    以后走亲戚就要走三家了。

    可万万没想到,罗氏会说要和耀祖断了关系。

    “四姐,这可是你说的!”罗耀祖红着眼问。

    “是,我说的!”

    “好,很好,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姐姐吧!”罗耀祖说完就走。

    罗陈氏看着罗氏,“秀兰,你真是太不懂事了,怎么可以这样子和你弟弟说话,真是让娘太失望了,既然你不认你弟弟,我这个娘也别认了!”连忙去追罗耀祖,“耀祖啊,你等等娘!”

    罗秀才也觉得掉面子,冷哼一声起身离开。

    大哥罗德才看着罗氏,“唉,到底怎么了嘛?好端端的怎么就闹成这样子了呢?”

    “就是啊秀兰,小孩子嘛,磕磕绊绊也是正常的,你何必和幺弟这么闹!”罗光宗也说道。

    “大哥、二哥,我没闹,我越是认真的,以后娘家我是不会回去了,你们走吧,以后也别来了!”罗氏红着眼沉沉说道。

    “你……”

    罗德才看了罗氏一眼,拂袖而去。

    罗光宗才说道,“秀兰,今天前来是家里分家了,那天的事情,二哥也知道一些,都是那几个丫头骗子怂恿佳怡的,佳怡这孩子被宠坏了,你别和她一般计较,如今家里分家了,你不和幺弟走动,连二哥也不要了是不是?”

    “二哥,我……”罗氏犹豫。

    “等分家后,二哥就打算在外面买个院子,到时候把地址托人告诉你,你要是想回来了,就回来走动走动,咱们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罗光宗说着,叹息一声。

    转身朝外面走去。

    罗氏瞧着,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这三个兄弟,也就二哥对她最好。

    可是她的女儿,差点没了,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觉得,罗佳怡、幺弟两口子,欠她女儿一句对不起。

    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要走动了,就此罢了。

    罗家也有一辆马车,是罗耀祖媳妇章氏的陪嫁,罗耀祖坐在一边生气。

    罗秀才、罗陈氏也气。

    多大点事情,值得这般?

    “我看四姐是发达了,所以不想认我们了!”罗耀祖恨恨说道。

    觉得没脸极了。

    来到顾家,被人这般对待。

    罗德才不言语。

    罗光宗想了想才说道,“幺弟,我觉得秀兰不是这样子的人,她……”

    “二哥,我知道你和她要好,但是你也别眛着良心为她说话,她既然说没我这个弟弟,我也权当没她这个姐姐!”

    “……”罗光宗的话,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马车内

    罗秀才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重重出声,“回家!”

    罗秀才做梦都没想到,女儿会这样子说,亲家公会这样子说,他不是傻子,就算老了,糊涂了,也知道这期间定还有别的事情。

    只得回家,再托人仔细打听一番。

    要说顾家一穷二白倒也罢了,如今顾家可是住在县城,这么大的宅子,比起山水镇可贵了不少。

    且在县城安家,没点家底可不行。

    罗秀才想的比较长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