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田园进住顾家
    罗陈氏就不停的数落罗氏,“真真是白养了这女儿,怎么能这么对我们说话呢,她如今怕是发达了,就看不起咱们罗家,真真是一只白眼狼啊,我怎么这么命苦!”

    罗家三兄弟沉默着不言语。

    心里都有自己的盘算。

    至于是什么,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了。

    回到罗家

    孩子们顿时迎了上来。

    要知道这个姑姑最好,每次都能带点东西回来,只是看着空空两手的长辈,孩子们都错愕的站在了原地。

    没有,什么都没有?

    这是不是他们看错了?

    揉了揉眼睛,确实什么都没有,他们没看错。

    “爹,我先去喝口水了!”罗光宗说着,迈步朝厨房走去。

    大哥不会赶马车,幺弟自觉有身份,有他在的时候,也绝地不会赶马车。

    这办去了一趟顾家,连口水都没喝上,又赶了回来,他口渴的紧呢。

    “去吧!”罗秀才说了一句,去了大厅,坐在椅子上,寻思着。

    罗光宗的媳妇正在厨房做饭,见到他回来,错愕了一下,罗许氏惊讶问,“你咋回来了,四妹没留你吃饭?”

    要说这个罗家,也就四妹最有人情味。

    上面大妹、二妹、三妹嫁的不如何,在家里也没什么地位,回娘家也最小气,幺妹虽然嫁的最好,回来也喜欢拿很多东西,但喜欢说教,走的时候还要拿许多走,一来二去等于一家子回来白吃一顿。

    也就这个四妹最实诚,对娘家也是真心的。

    “别说了,我这心里难受!”罗光宗坐在一边,叹了口气。

    他也是最喜欢这个四妹的。

    可今日,四妹的话太无情了,最主要还是亲家公、亲家婆的态度,就那么坐在那里看着,一点没觉得四妹说错了,反而觉得就应该这样子的。

    “到底怎么了?”罗许氏倒了热水,想了想又加了点糖。

    反正都要分家了,等分家之后,想怎么给自己男人吃,就怎么吃,孩子也是,总比如今吃什么还要看婆婆脸色强,不单如此,还要看妯娌的脸色。

    真是憋屈死了。

    罗光宗端了碗喝了一口,感觉有点甜滋滋的,心里慢慢好受了不少,“我问你,那日四妹和妹夫前来,究竟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佳怡这孩子……”罗许氏说着,叹息一声。

    一来是被宠坏了,二来也是笨。

    大房那几个孩子,就没一个省油的灯,心眼子多的,这才在罗佳怡跟前说,欢喜前来是要和她争宠的,还说顾家来打秋风,到时候会把她家的东西都吃光,还会穿她漂亮衣裳。

    罗佳怡笨,顿时上当,加上瞧见顾欢喜确实穿的十分漂亮整齐,还带着绢花,就不顾一切把人给推摔倒了。

    “今日见到欢喜,瘦是脱了人形,怕是生病了!”罗光宗说着,叹息一声。

    家中长辈做主,他就是有心走动,也无力的很。

    “难怪四妹生气,她怕是以为你们是去道歉的,结果是去说要分家,让她带着礼回来,偏生你们去还是空手,就连给欢喜买块糕点都不曾,再说了,佳怡推倒欢喜是事实,幺弟两夫妻却一点表示都没有,明显是没把这当回事,咱们扪心自问,换你气不气?”罗许氏沉沉出声。

    罗光宗沉默。

    门口传来一声嗤笑,“看来二嫂对这事倒是很有意见!”罗章氏在门口冷冷出声。

    罗许氏暗骂一声。

    真是晦气。

    却站起身说道,“我有意见也没用,三弟妹都觉得无所谓了,我多什么事儿!”

    “既然二嫂觉得这是我们三房的事情,那二嫂就别指手画脚了,没得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你……”罗许氏气的就要上前去掐人,却被罗光宗拉住。

    罗光宗看着罗章氏。

    深深吸了口气。

    这个家,必须要分,他真的受不了了。

    罗光宗冷冷的看着章氏,章氏也不怕,骂骂咧咧的,一点大家闺范都没有。

    拉住罗许氏出了厨房,直接前往大厅。

    大厅里气氛也很低迷。

    罗秀才看着三个儿子都到了,才说道,“你们去打听打听,秀兰家在县城到底做什么?还有

    欢喜到底怎么了?”

    今日瞧着,好像是病了。

    也怪他有些老糊涂,也没问清楚就去了顾家,哪里知道家里人竟连点东西都没准备。

    “爹,还打听什么,顾家压根就是看不起我们,那么大个宅子又怎么了,一家子住在一起,怕是挤的很!”罗耀祖不屑说道。

    “闭嘴!”罗秀才怒喝。

    看着沉默的大儿子、二儿子,才说道,“不管如何,这家还是要分的,到时候你们要不要和秀兰走动,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老了,也管不着你们,好自为之吧!”

    这一趟出去回来,罗秀才觉得累。

    他也想过几日清闲日子,不要为几个孩子发愁。

    罗光宗知道这个家分家,他能得到的少,两个铺子肯定没希望,最多也就是大房、三房贴补些银子。

    他已经打算好了,到时候也去县城,一家子齐心合力弄个小吃摊子,总能把日子过起来。

    他不太想和大哥、幺弟住在一个地方,今日的事情后,更是不想。

    罗家分家不分家,可一点不影响顾家。

    虽然罗家来一次,罗氏心里难受,不过家里人都关心着她,顾老实对她也更好,公婆对她也客气了不少,那股子失落,也渐渐无影无踪。

    专心准备着要去大国寺还愿的事情。

    田园这几日练功有些恍惚,田师父坐在一边看了许久,才出声道,“田园,你跟我来!”

    “……”田园错愕了一下,连忙跟上。

    “师父!”小声喊了一句。

    “你怎么了?”田师父沉沉出声,难得的严厉。

    “师父,我……”田园顿时说不出话来。

    他本身就很少出错。

    田师父深深吸了口气,“如果你这几天不想练武功,那就休息两日,你这般心不在焉的,浪费彼此的时间,不如不练!”

    “我,我……”田园顿时惭愧不已。

    “你到底怎么了?”

    “师傅,我明日想请一日假,我想陪着欢喜妹妹去大国寺还愿!”

    田师父看着田园。

    很想告诉田园,想要娶顾欢喜,没戏的。

    顾家长辈别说,就是那几个哥哥,就不会轻而易举的答应,除非田园混出个样子来。

    好好练武,去考取功名,做个武状元。

    亦或者去参军,成为大将军,兴许还有希望。

    只是田园到底还小,顾欢喜也才五岁,说这个都太早了。

    “那就去吧,我这边借半钱银子给你,小子,到时候记得还我一两!”

    “好!”田园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田师父笑着,拍拍田园的肩膀。

    这个傻小子。

    田园晚上就抱着被子到了顾家,罗氏看着田园倒是热情,“田园来了,快坐!”

    “婶子!”

    “这就是你的被套吧,拿来我帮你缝补一下就是了!”罗氏说着,笑了起来。

    这点小事,很快就能做好的。

    田园来了,罗氏自然要留他吃饭,田园也不拒绝,应了一声留了下来。

    在一边教顾欢喜练五禽戏。

    “这个有用吗?”顾钱氏小声问。

    “阿奶,这个是有用的,尤其对欢喜妹妹来说,这样子练又不累,还能强身健体呢!”

    顾钱氏多的也没听明白,就听懂强身健体了。

    “那你有空多教教欢喜吧,她如今身体不太好!”

    “我以后每天晚上来教欢喜可行?”田园试探性的问。

    “可以啊,你晚上就过来吃饭,吃了饭再回去,或者住这里也行的!”顾钱氏笑道。

    家里有房间,再说和顾安他们也能睡。

    “就不住这里了,我傍晚的时候过来,还能教教顾安他们些拳脚功夫!”

    “那就更好了!”

    顾钱氏是个善良的老太太,为人也慈祥、和蔼可亲,田园这么懂事,来家里都帮着打水、劈柴的,更是喜欢。

    加上她也觉得,男孩子也要练练武功强身健体,不说多厉害,起码会几招,不是睁眼瞎,遇事能保护自己也行。

    等到顾俊、顾安、顾回来,顾欢喜。顾雍两个已经练的满头大汗,顾钱氏在一边又是担心,又是忍耐的看着,三兄弟也脱了衣裳跟着练起来。

    倒是有点像模像样。

    吃饭的时候,因为练五禽戏饿了,顾欢喜多吃了两口,喜得顾钱氏一个劲的夸田园,“你明儿记得还来啊!”

    “是,阿奶!”田园开心应下,又对罗氏、顾老实说道,“四叔、婶子,你们明天要去大国寺?”

    “嗯!”

    “那能不能带上我啊,我也想去上香,希望老天爷保佑我早日找到亲生父母!”

    田园话落,顾家都是沉默。

    顾老实拍拍田园的肩膀,“那晚上就住在这里,明日和我们一起去大国寺吧!”

    “多谢四叔!”

    “不必这么客气,明日叫你婶子给你置办点香烛,再以你的名义添点香油钱,记得以后每年都去,只要心诚,总有一日,定能找到你亲生父母!”顾老实低沉说道。

    拍拍田园的肩膀。

    “嗯!”田园红了眼。

    他一直希冀过,却从来没有人为他谋划、说这么多。

    吃了饭后,顾家大人要算账,顾欢喜、顾雍两个要跟着顾俊、顾安、顾去读书认字的。

    田园这才知道顾欢喜认字,只是不会写,因为手腕还嫩,家里不让她写,写出来也极其的难看。

    有些脸红,写的名字也拿不出手了。

    顾欢喜却笑着伸手,“田大哥,你说好给我写的名字呢!”

    田园笑了起来,忙从怀里拿出糊掉的宣纸,上面一团黑,田园顿时白了脸。

    顾欢喜、顾雍却是哈哈哈笑了起来,却怕打扰到三个哥哥,连忙捂嘴,看着田园笑的揶揄。

    “都怪我,最先忘记了!”田园搔搔头。

    他来到顾家太开心,加上顾欢喜、顾雍缠上去要练五禽戏,他就给忘记了。

    “没事的,心意最重要啊,这个就很好,至少田大哥没有因为我年纪小就糊弄我,谢谢田大哥,我收下了!”顾欢喜接过,拿到一边摊开晾起来,打算干了之后,装到箱子里。

    她有一个箱子,里面都装着一些,她认为有意义的东西。

    “咱们开始读书了!”

    读书时候,屋子里是安静的,一边的香炉子里点着檀香,淡淡的香,屋子里只有翻书的声音。

    偶尔喝水、研磨。

    罗氏进来添水,田园要开口喊人,罗氏忙竖起手指在唇边吹了一下,示意田园不要说话。

    放下开水,罗氏就出去了,如来时一般,悄悄的来,悄悄的走。

    田园见小小的顾雍都认真的看着,不懂的地方,用朱笔轻轻的画圈,也拿了书专心看了起来。

    等到时间到了。

    几人才深深的吸气,伸展一下身子,扭动一下脖子。

    开始收拾桌子。

    “你们每天晚上都这样子吗?”田园小声问顾安。

    “对呀,每天晚上都要读书一个时辰的,有没有兴趣天天来?”顾安道。

    “有,我以后来了教你们练武,然后在你家吃饭,晚上一起读书,只是我太能吃了!”田园说着,有些不好意思。

    顾家饭菜有油水,还好吃,主要是气氛真真好极了。

    会在桌子上说话聊天,会相互夹菜,但是没有谩骂,也没有争抢,温馨的让人沉沦。

    “这有什么关系,只是多你一双筷子罢了,而且你来教我们练武,会不会耽误你事情?”

    “不会的,我傍晚后就没事了,而且我教你们练武,我也可以再练一遍!”

    “那就这么说定了,以后天天来,下雨的时候住在我家,就住我院子边的屋子里,我娘晚上收拾了,以后专门给你铺一张床!”

    田园红着眼点头。

    顾家到处收拾的很干净,犄角旮旯都没杂物,就是大黄拉屎拉尿都定点,绝对不在院子里乱拉。

    读好书后,还有夜宵。

    青菜豆腐皮面,一人一碗,里面菜多、豆腐皮多,面很少。

    田园胃口大,吃大碗,其他人都是小碗,顾欢喜、顾雍的碗更小,两个加起来还不如田园吃的多。看着田园吸吸呼呼吃东西,姐弟两个缩了缩脖子。

    尤其是顾雍,觉得自己太没用了。吃这么少。

    剩下的东西大人是不吃的,都是给大黄吃,田园在一边看着,有些心疼,他想说他可以都吃掉的,别浪费了,但是他总不能和狗抢食。

    “我家晚上吃剩的,都给大黄!”顾安看穿田园的心思,小声说道。

    田园抿了抿唇,感觉这大黄比他在田家过的还好。

    身上油光水滑,还没跳蚤,吃的也不差。

    “大黄晚上睡觉吗?”

    “睡啊,不过它会起来走动!”

    “会咬人吗?”

    顾安笑了起来,“大黄发起狠来,一般大汉可对付不了它!”

    罗氏进屋子来洗锅、洗碗。

    “你们记得洗脸、洗脚再睡,田园,你的鞋子都放在屋子里,我看你的脚蛮大的,你叔的布袜子你试试能穿不,要是能穿就穿你叔的。要是不能穿,我到时候再给你做!”罗氏说着,让顾安给拿鞋子。

    热水什么的,都是桶子拎回各自屋子里去洗,顾欢喜都是顾安给拎,还要拎水给顾欢喜洗澡。

    等洗好澡,顾欢喜可能可能还要洗头。

    好在现在入夏了,晚上一家子也要乘凉。

    田园脚大,还出汗,又是男孩子,对于顾安这种书生来说,田园的脚就有点臭了。

    “我,我……”田园红着脸,有些不知所措。

    他每天练武,脚确实臭的。

    “男子汉嘛,要不怎么叫臭男人呢,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点药,你放在里面泡泡脚,多泡几次就不臭了,你也多准备几双布袜,一天一双,然后鞋子也是……”顾安说着,顿了顿,想起田园没有母亲打理这些琐事。

    “……”

    “哎呀,你也别纠结,我一会和我娘说说,叫她帮你做几双,不过你这脚可真大,比我可大多了!”

    “我是粗人,所以脚比较大!”田园越发觉得羞赫。

    顾安无所谓笑笑。

    他拿田园当朋友,并不在意田园是什么个德性,且田园一个男孩子,身边又没娘处处打点,师父还是个男人,能把自己收拾干净,没长虱子算不错的了。

    他天天练武,脚臭正常的。

    顾安出去就和罗氏说了这话,罗氏想了想才说道,“你去看看他穿多大的鞋子,咱们家就你爹脚小,让他试试能不能穿得上,要是能穿我给他做几双,这孩子也是个可怜见的!”

    田家也不是个东西,不是亲生的就这般作践。

    一年到头也不来县城看看,更别说给田园做件衣裳,做双鞋子了。

    罗氏觉得田园不错,还懂事,做几双鞋子也是举手之劳。

    只是田园的脚和顾老实一样的,顾老实有几双以前做的,布料是棉布,在家穿穿还可以,如果传出去就显得不够贵重。

    所以罗氏又给做了好多双,这些给田园刚刚好。

    田园也不嫌弃,这鞋子比镖局发下来的太多了,鞋底子软,穿着又舒服的很。

    “田大哥,你这脚可真大!”顾雍把自己的脚比了比。

    田园笑了笑,摸摸顾雍的头,见顾欢喜坐在一边,梳着自己的头发,连忙扭开头。

    觉得自己心跳的有些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