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大师这个骗子
    田园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觉得有些难受,又有些喜欢,更多是小心翼翼的窃喜。

    又偷偷去看顾欢喜,见顾欢喜和顾雍说话,小声的很。

    这天气才刚刚热起来,家里人都喜欢乘凉,也顺便说说今日都发生了什么,好的高兴高兴,坏的大家一起想法子。

    也是放松一下情绪。

    “姐姐,明日我也跟着去大国寺好不好?”顾雍小声问道。

    “这个……”顾欢喜看向爹娘,“爹娘,雍儿说要和我们一起去上香!”

    顾雍听话懂事,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

    罗氏看向顾于氏,“五弟妹,你看咱们带着雍儿可以吗?”

    这是五房的孩子,就算要带出去,也要顾于氏答应才行。

    “娘,娘,求求您了,让我和姐姐一起去吧!”顾雍拉着顾于氏,可怜兮兮的求着。

    顾于氏无奈,“那你就去吧,不过去了之后,要听话,听姐姐的话,也要听伯娘的话,不许到处乱跑,要跟着姐姐,一定要抓住姐姐的手!”

    顾于氏相信,顾欢喜能照顾好顾雍。

    再一个,她也想顾雍也去求一个平安符。

    孩子还小,生病了可麻烦。

    而且五房也不可能像四房那么有钱,拿那么多钱出来给孩子看病。

    “恩恩,我听姐姐的!”顾雍连忙保证。

    他肯定会听话的。

    顾于氏才看向罗氏,“四嫂,明日就麻烦你了!”

    “没事,咱们雍儿这么乖巧可爱,我们也算得上三个大人,带两个孩子没事儿的!”罗氏说着,朝顾雍伸手,顾雍连忙到了罗氏怀里。

    “伯娘,明儿我听话,乖乖的不乱跑,拉着姐姐的手!”

    “嗯!”罗氏点了点顾雍的鼻子,“咱们雍儿最乖巧懂事儿了!”

    顾雍又痴痴的笑了起来。

    一家子很快说好了明日要注意的事情,顾老实那边也安排妥当,只需要等着明儿一早出发就好。

    顾欢喜也在外面走动,不过这般去上香还是第一次,晚上有点小小的激动,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

    她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奶娃子,大国寺里的高僧会不会看出端倪?

    要是看了出来,会不会揭穿她?想到这里,顾欢喜又有些担忧。

    “呼!”

    顾欢喜呼出一口气。

    她从穿越来到今天,没有做过一件坏事,更别说十恶不赦的事情,所以就算看出来了,也不会拿她当妖孽吧……

    “哦,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顾欢喜深深吸了口气。

    安抚了一下自己,才沉沉睡去。

    田园睡在有些香的床上,一开始以为自己睡不着的,翻了几下,又偷偷笑了一会,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天蒙蒙亮,公鸡打鸣的时候,顾家就忙碌了起来。

    以前顾老汉、顾钱氏一般会多睡一会,可今日顾老实要带着罗氏、顾欢喜、顾雍去大国寺,虽然多了一个田园,但是顾老汉、顾钱氏还是很认真的嘱咐了一番。

    “你们路上要小心,看好两个孩子!”顾钱氏细声吩咐道,想了想又各给顾欢喜、顾雍一百文钱,“这是阿奶给你们的,买自己喜欢的小玩意!”

    “谢谢阿奶!”

    “真乖!”顾钱氏摸摸两个孩子的脸,又嘱咐了顾老实几句,“路上小心啊!”

    “嗯!”

    顾老实把媳妇扶上马车,又把两个孩子抱上马车,才对田园说道,“上来!”

    “嗯!”田园点点头,坐在了驭位边。

    顾老实坐上驭位,朝马车说道,“欢喜、雍儿坐好了,咱们要出发了!”

    马车慢慢的行驶起来。

    马车内

    顾雍开心极了,掀开小窗边的布帘子,看着窗外的街道。

    这会子还早,街道上人还不多,但是卖东西的人都挑着担子出来,为新的一天忙活着。

    “姐姐,你看那个大叔挑着篮子,里面是青菜!”

    “那个篮子里是鸡蛋,我看见了一个个白白的,圆溜溜的,还有黄黄的!”

    顾欢喜闻言,凑过去一起看。

    罗氏温柔的抚摸着两个孩子的头,又给他们整理了一下衣裳,才坐在一边含笑的护着他们。

    怕马车忽然停下来摔着,也怕他们磕着拌着。

    马车晃晃悠悠出了城。

    如今这个天气,不算热,处处都生机勃勃,顾雍看什么都开心。

    顾欢喜也很少出来玩耍,跟着顾雍闹,最后两个人坐到了马车驭位上去,被顾老实、田园保护在中间。

    视线更开阔了。

    “哇,姐姐,外面好好玩啊,你看,天上飞来飞去那个是什么啊?”

    “刚刚飞过去的是鸟儿吗?那是什么鸟啊?我为什么没看见过呢?”

    “还有刚刚……”

    “……”

    顾欢喜觉得,顾雍的话可真多啊。

    简直就是十万个为什么,把她都问的烦了。

    也就田园,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他,两个还聊得十分欢快。

    顾欢喜都不得不佩服田园的耐心。

    等到了大国寺,来上香的人还不少。

    大国寺建在半山腰,想要上去,有两种办法,一个是自己走,一个是让人用滑竿抬上去。

    有钱的太太、小姐都是坐滑竿。

    像顾欢喜他们这种小老百姓,还是决定用走的。

    走不动了,大人背一会。

    下面是停放马车的地方,这里也有附近村民在这边打理,给香客的马儿喝水、吃草料,给上几十文、上百文就行,若是客气适当给点赏钱,会把你的马儿照顾的更好。

    顾老实给了一百文后,又给了二十文赏钱。

    “你们尽管去,保管给你们把马儿喂的饱饱的!”

    “多谢了!”顾老实抱拳。

    带带着顾欢喜、顾雍,拎着东西朝山上走。

    顾欢喜大病初愈,顾老实可不敢让她一直走路,也就意思意思走了一会,便把顾欢喜、顾雍一起背到背上,稳健的朝山上走。

    田园帮着拎东西、

    里面是香烛纸钱,和一些素糕点。

    顾老实力气是极好的,两个孩子背着也累,很快出了汗水,还有些喘息。

    “爹爹!”顾欢喜说着,拿了手绢给顾老实擦汗。

    “乖了!”

    顾老实笑了起来。

    也不觉得累了,走得也更快了些。

    半山腰的地方,开了一大块地,这里有人开铺子卖凉茶,也有人卖果子,香烛值钱,还有各种荷包、红绳。

    顾老实把顾雍、顾欢喜放在地上,才说道,“咱们去喝口茶,再继续往上!”

    “好!”罗氏拿了帕子递给顾老实。

    又看了看拿袖子擦汗的田园,看向顾欢喜,“欢喜,你的帕子给你田大哥擦擦汗!”

    “好!”

    顾欢喜把手帕递给田园。

    田园犹豫一下,才接过擦干。

    心里一个劲告诉自己,顾欢喜还小呢,可不能胡思乱想。

    可偏偏顾欢喜的帕子有股子淡淡的香气,让他脑子都有些浆糊了。

    一起吃了茶,又点了两盘子糕点。

    坐在一边小口小口吃着。

    这毕竟是大国寺地盘,就算是糕点也是素的,不过难得出门,顾欢喜、顾雍都觉得好吃。

    田园吃了一块也觉得好吃的紧。

    “你们少吃点,一会咱们要在寺里用斋饭!”罗氏温柔说道。

    怕两个孩子吃太多,一会就吃不下斋饭了。

    用了斋饭后,还要在寺里参拜,极其耗体力。

    “嗯嗯!”

    顾欢喜、顾雍连忙点头,也端了茶水小口小口抿着。

    田园也认真点了点头。

    其实真要他吃,这两盘糕点都能吃掉。

    余下的几块糕点,罗氏用帕子包了,准备放在篮子里,到时候带回去,却看见一边两个小乞丐两眼放光的看着她手里的糕点,却没过来抢。

    罗氏犹豫片刻,拿着糕点上前递给他们,“拿去吃吧!”

    “多谢!”

    两个孩子拿着,很明显是饿了很久。

    “慢慢吃,我再给你们买两个馒头吧!”罗氏又分别买了两个馒头递给他们。

    两个孩子都有些错愕、诧异的看着罗氏。

    罗氏笑笑,看着顾老实背着顾雍、顾欢喜,把篮子递给田园,一起朝山上走。

    顾老实走了片刻,回头看着那两个小乞丐,寻思了一下,继续走着。

    “爹爹,您看什么?”顾欢喜小声问。

    “爹爹看那两个小乞丐,若是咱们下山来,他们还在,爹爹把他们带回家去,欢喜觉得怎么样?”

    “好啊!”

    顾家不是大户人家,但多养两个小乞丐还是可以的。

    而且几个哥哥穿过的旧衣还在,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总比在外面风餐露宿,食不果腹来的好。

    田园走在后面,抿嘴笑了起来。

    如果他当初运气好点,被顾家捡去就好了。

    也希望这两个小乞丐等他们回来的时候还在。

    大国寺极大,在大门口的时候,罗氏就开始准备香烛,带着顾欢喜、顾雍去大雄宝殿。

    叩拜那些仙家还愿。

    若是曾经,顾欢喜更多是观赏,如今有了这奇遇,她叩拜的时候便多了虔诚。

    她能来到这里,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她也想长长久久的留在这里,陪着爹娘、阿爷、阿奶,希望他们长命百岁,也希望哥哥们高中状元,做大官,以后日子和美。

    叔伯婶娘、事事顺心,万事如意。

    他们这一大家子都好好的,永远都没有嫌隙。

    等叩拜好,罗氏便点了香烛,带着顾欢喜去插到大鼎之中。

    又一手牵一个进入了一边的利市殿,这里是捐香油钱的地方,也是摇签、解签的地方。

    捐了香油钱,会把你的名字写下,寺里僧人会在做法会的时候,念上一遍,以此保佑无病无痛,遇难成祥。

    罗氏让顾老实、田园看住顾雍,先让顾欢喜摇签。

    “我……”

    顾欢喜犹豫了一下,跪在蒲团上,看着上面的大佛。

    闭上眼睛慢慢的摇着。

    好一会才掉了一支出来,罗氏笑着伸手捡了,牵着顾欢喜去给坐在一边的大师解签。

    “大师,麻烦您了!”罗氏虔诚说道。

    大师看了一眼罗氏,又看了一眼顾欢喜,才看了看签文,眉头微微一蹙。

    罗氏顿时心都提了起来。

    顾欢喜也是,心里七上八下的,背脊心都冒了冷汗。

    不会看出什么了吧?

    “阿弥陀佛,小施主这签是上上签,但也是下下签!”

    “……”

    “……”

    顾欢喜、罗氏都诧异了。

    这一支签还有两种解法?

    “若积德为善,这是上上签,此生必会大富大贵,儿孙满堂!”

    罗氏闻言,顿时送了口气。

    阿弥陀佛,真是万幸。

    大师又慢慢说道,“若是为恶,便是早夭之像……”

    这个早夭。

    大师说着,仔细看顾欢喜的面向。

    此女面善,若非遇上大波折,为恶倒是不会了。

    可这世事无常,谁又能说得准呢!

    罗氏吓得跌跌撞撞退后好几步,“大师……”

    顾欢喜倒是明白过来,扶住罗氏,“娘,大师的意思,只要我们多做善事,一切都会好的,不是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娘,你别胡思乱想!”

    大师闻言,看着顾欢喜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赞赏,微微颔首,“嗯,小姑娘所言甚是,切记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

    大师说完,摆摆手,表示不愿意再多言。

    罗氏只得牵着顾欢喜去捐香油钱。

    罗氏这次捐了足足五两银子,顾欢喜瞧着都惊了一下。

    要知道,罗氏可是很节俭的,平时都不舍得花钱。

    想来还是为了她。

    “娘!”

    罗氏摸摸顾欢喜的头,“只要你好好的,都是值得的!”

    顾欢喜眼眶一红,抱着罗氏不肯撒手。

    这就是她的娘,最最好的娘。

    等到顾欢喜这边弄好了,田园才上前来摇签。

    只是田园摇了半天,也没掉出来。

    他都急了。

    “……”

    可越是急,这签越掉不出来。

    田园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顾家人,手都有些发抖。

    难道此生,他真的找不到亲生父母了吗?

    又看向顾欢喜,想起第一次见顾欢喜,忽然想起的那一幕。

    “叮当!”

    有签掉出来了。

    田园惊喜同时,又松了口气。

    忙捡了拿到大师面前,“大师,麻烦您了!”

    大师接过签文,看了看田园又看了看签文,才慢悠悠说道,“你这签,老衲解不了!”

    “为什么?”

    “因为你命运太过多棘,善与恶都在一念之间,若是遇到你命定的那个人,便是善,若是遇不到,便是恶,所以善与恶都在一念之间,且你的生辰八字,你也不知道,又如何为你解签呢?”

    田园听的云里雾里,但有一点,他的明白的。

    他以后可能会成为一个恶人。

    十恶不赦的人。

    “那我能遇到我命定之人吗?”

    大师摇摇头。

    没有多言语,起身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大师……”

    “对不住施主,老衲今日累了,该去休息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大师说完就走了,田园愣在原地,这就走了?

    顾欢喜上前看着田园,“田大哥,你怎么了?大师说什么了?”

    他们隔的远,也不知道大师说了什么。

    田园看着顾欢喜,烦躁的心,渐渐平息下来,“没什么,大师说我好呢,以后是要做大事的人,欢喜妹妹,咱们去吃斋饭吧!”

    “恩恩!”

    顾欢喜点点头,没有告诉田园,其实他不太会说话,一说谎就眼神闪躲,手无意识的到处乱抓。

    不过想来这大师一定没什么道行,不然为什么没看出她是个穿越的呢?

    还说那么多似是而非的话。

    大国寺的斋饭味道十分不错,顾欢喜、顾雍吃的十分开心,罗氏却有些心不在焉。

    顾老实有心问几句,可这在外面,也不好多问。

    田园也是心不在焉的,好几次把菜都夹掉了,索性就不夹,吃着白米饭。

    顾欢喜瞧着,夹了放在田园碗里,“田大哥,你吃菜!”

    “嗯!”田园木木的说了一句,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忙红着脸道谢,“多谢!”

    “不必客气!”

    这顿饭除了顾雍吃的开心,都有些心不在焉。

    尤其是罗氏和田园,两个人都有些飘忽。

    等吃了午饭,就去大殿听经,顾欢喜认认真真的听着,顾雍坐不住,顾老实就带着他去求平安符。

    跪了一个时辰,顾欢喜就跪不住了,悄悄的起身出了大殿,坐在一边的石凳上,捶着自己的膝盖。

    田园很快也走了出来,坐在顾欢喜身边,“很累吗?”

    “还好,我就是第一次这样子跪着,有些受不住!”

    “要不要我帮你揉揉?”

    顾欢喜连忙摇头,“我自己来就好!”

    敲着膝盖,顾欢喜又问道,“那个大师和你说什么了?”

    “……”“田园犹豫片刻才说道,“说我善恶只在一念间!”

    “也是这么说我的,要我多做善事,不要做恶事,这个大师……”顾欢喜说着靠近田园一些,“田大哥,我怎么觉得他像是一个骗子!”

    换言之就是神棍。

    田园一喜,“你也是这么觉得的?”

    “嗯!”

    满口胡说八道,不是骗子是什么?

    田园笑了起来,靠近顾欢喜一些,“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我都没有问他,我能不能找到爹娘!”

    他其实也不太相信老和尚的话。

    两人相视一笑,田园看着顾欢喜,心里都是热乎乎的。

    她真好。

    小时候给他去冻疮的药膏,如今又开导他。

    她是他见过最好的女孩儿,他会保护她,不让任何人欺负她。

    只是在保护她之前,得努力练好武功才行。

    “田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