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所见所闻
    顾老实回到家里,顾雍瞧见蛐蛐的时候,可开心了。

    “多谢四伯,多谢四伯!”

    “拿去玩吧!”

    顾家人宠孩子,虽然两只蛐蛐二十文,对一般人家来说,都够一日开销了,却没一个人说这钱不该花。

    顾老实把东西拎到厨房,让晚上做了吃。

    镖局

    田园这次回来,练武更用功了,这种用功不单单是蛮力,还有巧劲。

    “你这次回来好像有点不一样!”田师父在一边笑道。

    “和顾安对练的时候,他指点了我一下!”

    “……”

    田师父也知道,顾家那几个孩子聪明,书读的好。

    没想到,在武功上,简洁也不俗。

    “你今天傍晚还过去吗?”

    “过去的,明儿早上回来,师父,您有什么事儿吗?”

    “没事,去吧!”

    顾家人心地善良,多交往准没错。

    田园认真练功,等到傍晚再去顾家,到了顾家先叫顾欢喜、顾雍练五禽戏,等着顾俊、顾安、顾他们回来,一起比划比划、活络活络筋骨,吃了晚饭,再一起去读书。

    田园的脚和顾老实一样大,穿顾老实的鞋子刚刚好。

    罗氏又给田园量了尺寸,把顾老实几套**成新的衣裳修改了一下给他穿。

    “这田园长得可真高大,以后怕是比你高些呢!”

    “男孩子嘛,高大些好!”顾老实诉说着,不老实的在罗氏脸上摸了摸。

    惹得罗氏一阵面红,也不给他个好脸色。

    顾老实也不气恼,坐在一边算着帐。

    “咱们今年是赚了银子的吧!”

    “赚了点,凑补一下,刚好够买这宅院!”

    罗氏微微一笑,“算上以前那二百多两?”

    “算上!”

    “这就好,不管怎么说,咱们也算是有家了,努力努力,日子会好起来的!”罗氏说着,微微一顿。“也不是那舒大管事什么时候来?”

    “不急,他会来的!”

    “嗯,我们的盘扣这么好看,他会来的!”

    顾老实点点头,“等他这次来了,我打算和他说说,我能不能请别的人来做这个盘扣,或者把这盘扣花样子卖两个给他!”

    “什么?”罗氏惊讶了,“好端端为什么要卖花样子?”

    “是这样子的,你看,咱们手里的银子是不多的,这要是做出来,他不来拿,就都砸手里了,我打算自己来做这个买卖,不单单卖给他,还卖给别人!”

    罗氏却不赞同,“你千万别乱来,你要知道,他背后可是太后娘娘,咱们小老百姓惹不起!”

    这也是顾老实担忧的。

    只是他想赚钱,赚大钱,想给女儿、媳妇更好的。

    沉默许久,顾老实才说道,“我想想!”

    这事确实得好好想想。

    盘扣这个路子怕是不要再走,毕竟舒家那边确实得罪不起。

    可若吊在这样一颗树上,他也不甘心。

    罗氏看了顾老实一眼,“我也不能给你出什么主意,不如你去问问安儿,或者欢喜!”

    “是啊,这事儿我可以问欢喜!”顾老实高兴后,又镇定下来,“这事也不妥,欢喜年纪还小,却为这个家操碎了心,我这个做爹的,哪里能事事都要女儿拿主意,还是让我先想想!”

    罗氏默默颔首,专心缝补着衣裳。

    田园发现了,顾欢喜最近有些不专心,尤其是看书的时候,她会开小差,会在白纸上画猫儿、狗儿,就是几笔,画出来却可爱的紧。

    他也偷偷学过,画出来却难看的很。

    他可能没这方面的天赋。

    顾安最近也有些开小差,看的更多的谋略,兵法。

    他想去参军,以后做个将军。

    不过就算去做将军,也得有本事,脑子也得有东西,不然只能做个车前卒。

    别说顾安,就是顾俊、顾也有点开小差,因为大哥顾城去帝都赶考,也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平日大哥在家,都有主心骨,做什么跟着大哥学就好。

    可是如今大哥不在,倒是有点牵肠挂肚起来。

    田园很快发现,一屋子都有些心不在焉。

    “不如咱们玩点别的吧!”顾俊提议道。

    “玩什么呢?”

    顾俊想了想,“下棋如何?”

    “行!”

    找了棋子来,几个人便开始下棋。

    抓阄。

    顾俊、顾、顾雍一队,顾安、田园、顾欢喜一队。

    顾安揉揉自己的额头,已经做好输的准备了。

    这才一开始下呢,基本上都是顾俊、顾安下,顾欢喜在一边看。

    观棋不语真君子。

    顾欢喜就不说,虽然她是会下棋的,而且下的还不错。

    田园可有兴趣了,盯着顾俊、顾安下,然后在一边琢磨着。

    两个为什么要走这一步,有什么阴谋、算计?

    顾于氏过来的时候,见几个孩子没读书,也没多言,放下热水便出去了。

    顾家的孩子不用大人操心,再说读书也累,由着他们玩就是了,玩好了,就会读书了。

    七月初十

    帝都

    顾城跟着褚淮西到了帝都,才发现褚淮西家姑姑,嫁的特别好。

    如今他们住的宅院,都是褚淮西姑姑的陪嫁。

    位置有些偏,地方还不大,可在帝都这样子的地方,没个五千两买不下来。

    这还只是南城,若是北城那边,一万两也买不下。

    “你们先在这里住下,需要什么和下人说!”许褚氏说着,笑着对褚淮西说道,“本想让你住府里去的,只是最近府里有事,你们便先住在这里!”

    “姑姑,没事的,您尽管忙去,我和子链呢个照顾好自己,这不还有下人在,我缺什么会吩咐下人的!”褚淮西忙道。

    “嗯,姑姑听你的!”许褚氏又吩咐了一番,才带着人回许家去了。

    对褚淮西的朋友顾城,许褚氏是一点没有不喜,更没有看不起,要知道当今圣上贤明,对有才之士可是十分看重的。

    万一顾城若是高中,对她、对许家那都是极大的助益。

    带许褚氏一走,褚淮西便说道,“是我姑母的婆婆要大寿,据说达官贵人都会来,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

    “我……”

    顾城有些犹豫。

    去了固然是好的,能结识更多的人。

    对以后的科举之路大有好处。

    可他这个身份,会不会低了些?

    “对呀,你是我朋友,我带你和我几个表兄弟先认识,到时候其他人慢慢的也就熟悉了嘛,子链,也就是你我才费这个心,其他人我都不管的!”

    “多谢了!”顾城忙抱拳。

    褚淮西推了顾城一下,“跟我还见外,小心我揍你!”

    顾城笑了起来,“倒也不是!”

    “好了,说真的,你那妹子,就是太小了,要是年纪大些,我还没婚配呢!”

    “……”

    顾城惊愕的看着褚淮西。

    这个家伙。

    他家欢喜才五岁啊。

    “欢喜还小呢!”顾城忙道。

    “对呀,我说了还小嘛,五岁的娃儿呢,要是有个十来岁,我等上四五年也可以,可十来年,我等得,我娘我祖母也等不得啊!”褚淮西说着,一脸痞笑看着顾城。

    顾城这人素来淡定。

    就是天塌下来也不见他慌乱。

    可刚刚,他瞧见顾城慌乱了。

    真真是难得!

    顾城闻言松了口气,看着褚淮西,好一会后才说道,“你要是小个十来岁,倒是配得上我妹妹!”

    褚淮西不管家世、人品都是上佳。

    学问也好,这次考举,定中。

    “啧啧啧,你这个人啊,除了你妹妹,是一点破绽都没有,以后可要小心些,别让人抓住你这软肋!”

    顾城默。

    却微微颔首。

    天塌下来他都不惧怕,可顾欢喜这个妹妹,他是放在心坎上疼着的。

    褚淮西拍拍顾城肩膀,“被胡思乱想,我也就说说的,你那妹妹我也喜欢的紧,没别的乱心思!”

    “我知道!”

    就是知道,才没一拳打过去。

    等东西都收拾好,顾城不免想起家。

    在家的时候,处处有人收拾好,出门、回家大黄都会摇头摆尾。

    如今在外面,处处需要谨慎小心,说话都要在心里过三遍,生怕说出了话,得罪人,为自己、家里招来麻烦。

    “得写封书信回去才是!”

    提笔顾城先说了自己一切都好,让家里无需担心,又问家里是否都好,把自己买的两个小玩意还有几本抄写的书装好,让小厮带着他去邮驿馆把东西寄回开远县。

    也顺便报平安。

    在帝都顾城也没出去乱走,而是在屋子认真读书。

    他知道,在帝都这个地方,可不是能够随便乱走的。

    大街上的人更不好随便得罪,若是人家背后有亲戚的达官贵人,或者皇亲国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算出去,顾城也是一身青衣,做书生打扮,不招摇,也不惹是非,更不多管闲事。到书肆借了书回来,便认真抄写。

    他都抄写两本,一本留下自己看,一本留着到时候寄回家中去。

    “顾城,明日收拾妥当些,带你出去!”褚淮西笑道。

    “去哪里?”顾城问。

    眸子平静,没有急切,也没有欣喜。

    很沉稳。

    这也是褚淮西欣赏的地方。

    “去我姑姑家啊,我姑姑的婆婆这不大寿,来的人不少,你也跟着过去行个礼,到时候介绍我那些表哥给你认识!”

    “需要准备贺礼吗?”

    “这个嘛……”褚淮西想了想才说道,“老太太信佛!”

    “那我送个百福吧,也是个心意而已!”

    “对对对,就是这个理,老太太什么都有,你只管心意到了就好!”

    顾城颔首。

    找了宣纸来,先在一边写了百福,再写在大的宣纸上,行云流水,字刚劲有力。

    顾城瞧着十分满意。

    落款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开远顾城。

    褚淮西在一边瞧着,感叹道,“你这字很有风骨啊!”

    顾城眼角微微染上了笑。

    这份礼如今来说是轻了,但十年后的事情,谁又知道呢!

    许家曾经就是大族,在当今太皇当初在栖霞渡口建城的时候搬了过来,如今又出了一个贵妃娘娘,贵妃娘娘生育了二皇子,四公主,更是让许家富贵更上一层楼。

    若是明日皇上也能来……

    许家

    许老夫人坐在椅子上,看着下方的孙子、孙女们,满心蔓延都是笑意。

    “恩国公、义国公那边有人来吗?”

    “回母亲,世子爷、世子妃都来了!”

    许老夫人闻言,笑意加深。

    “那韩家呢?”

    韩家可是皇后的母家。

    许老夫人也不敢肯定,韩家会不会来人。

    “现在还没到呢!”

    许老夫人微微颔首,“我知道了,你们都忙去吧!”

    “是,母亲!”

    这边也是空不下来的,很快就有人过来拜寿。

    许老夫人一个劲的笑着。

    不管是男女,都夸句好,别人给了什么寿礼,都让丫鬟、婆子小心翼翼收了。

    顾城是第一次进入这样子的人家。

    富贵、奢华。

    他有些激动,但是却把激动都藏的很好,面色平静跟在褚淮西身边。

    身边的小厮手里捧着锦盒。

    “老夫人,二太太娘家侄儿来给您拜寿了!”

    许老夫人笑着,见褚淮西、顾城上来,便先笑了起来。

    “淮西见过老夫人,祝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顾城也上前说道,“小子顾城祝老夫人福寿康宁,长命百岁!”

    许老夫人自然明白,顾城是跟着褚淮西来的,而马上就要三年大考,虽然是考举人,但若中了举人,贡生也就不远了,“好好好,这两个后生好!”

    又嘱咐自己孙儿,“一会好好招待你表弟和这位顾公子!”

    “是,祖母!”许远洋忙道,朝褚淮挤眉弄眼。

    丫鬟上前接了褚淮西、顾城的寿礼,表现的虽然恭敬,却压根没把这寿礼放在眼里。

    许远洋招呼褚淮西、顾城到前院坐,等三人到的时候,这边已经有不少人了。

    相互行礼、介绍。

    有许远洋这个主人家,顾城、褚淮西很快便融入了这些贵公子中,至少表面上没有人为难他们。

    “许兄,听说今儿二皇子也会来!”

    “嗯!”许远洋点头。

    一副与有荣焉。

    顾城坐在一边,端了茶轻轻抿了抿,不着急的打量着这屋子。

    四面都是窗户,外面高大的香樟树遮去了烈阳,原本应该是有知了鸣叫,想来被人捉走了,倒是宁静祥和。

    “太子殿下到,二皇子殿下到!”

    “太子殿下怎么也来了?”

    众人顿时有些慌乱。

    要知道太子殿下龙傲今年十五岁,文韬武略,见识不凡,只是脾性却有些乖戾,一般不出手,出手就要人性命。

    顾城这是第一次见到龙傲。

    那个男孩一身玄色锦衣,衣裳上绣着祥云,俊逸的面容上一点笑意都没有。

    迈步走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冒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气息。

    “不必多礼,随意就好!”龙傲说着,走到一边椅子坐下。

    二皇子龙堪坐在他身边,笑着说道,“皇兄,一会你要留下吃午饭吗?”

    “不了,稍坐片刻就走!”龙傲说着,眸子微微一扫。

    看似漫不经心。

    顾城却觉得他在找人……

    至于为什么有这种感觉,顾城也说不出来。

    龙傲扫视了一圈,便起身离开。

    “皇兄,我送你!”

    龙傲微微摇摇头,带着随从便离开。

    龙堪朝一边稍微使了使眼色,一个人立即离开。

    这一切只有顾城看了个清楚。

    顾城忙低下头,掩饰掉心中的猜测。

    眉头微微一蹙,伸手拉了拉褚淮西。

    “怎么了?”褚淮西问。

    “我肚子有些疼,可能是早上吃多了,褚兄,我先回去了!”

    “行吧,我让人送你回去!”

    褚淮西让人送顾城回去,继续和别人侃侃而谈去了。

    顾城出了许府,发现来许府的人还很多,都带着寿礼,大门口迎宾的人,嗓子都喊哑了。

    这般盛况他还是第一次见,内心却没了一开始进门时的激动。

    更多的是渐渐沉静下来的心。

    许家定是支持二皇子,而褚淮西不必说,也是套在了二皇子身上。

    但顾城心中有种想法,嫡庶尊卑,二皇子虽也是皇子,他的母亲是贵妃,但说到底也是妾……

    有些大不敬了。

    但他心里,是选择太子的。

    这才是正统!

    顾城不知道,他走了之后,许家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隔了一条街早已经死伤无数。

    回到小院,顾城坐在窗户边发呆。

    他就算这次考中了举人,也要等二十后再科举。

    年纪小,心性不够,容易落入别人的圈套,年纪大些了,再入官场,心性稳定了,才能不被人算计。

    顾城不知道的是,帝都很快将刮起一股盘扣风。

    姑娘们不再比衣裳漂亮不漂亮,而是比衣裳上的盘扣是不是够精细,够漂亮,够独一无二。

    开远县、顾家。

    八月

    舒达易还不来,顾家人都有些急了。

    便是本不想管事的顾欢喜,也有些坐不住。

    罗氏更是上火的东西都吃不下去。

    “娘!”顾欢喜端着梨子走到罗氏身边,拿了一块递给罗氏,“我削的,娘吃一块!”

    “你拿菜刀了?”罗氏惊问,忙拉了顾欢喜的手仔细检查,见都好好的,也没口子才放下心来,“下次不许拿菜刀了!”

    “恩恩,我听娘的!”

    罗氏微微一笑,拿了梨子小口小口吃着。

    这梨子本来是又脆又甜,她很喜欢的,可今日吃着却有些犯恶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