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总算雨过天晴
    顾欢喜错愕的看着罗氏。

    罗氏也有些错愕,瞪大了眼睛看着顾欢喜。

    很明显还没明白自己怎么了,却又有点知道了,只是不太确定。

    罗氏深深的吸了口气,“欢喜……”

    罗氏的手都在发抖。

    “娘,我知道了!”顾欢喜说着,蹬蹬蹬跑出去找顾钱氏。

    “……”

    罗氏的话还哽在喉咙。

    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眸色温柔,却在看向门口的时候,又有些纠结。

    若是她再生一个女儿……

    顾欢喜跑出了主院,便去找顾钱氏,“阿奶、阿奶!”

    顾钱氏放下手里的针线,见顾欢喜这么急切,忙问道,“怎么了?”

    “我娘她……”顾欢喜顿了顿。

    她一个孩子,到底不能说自己知道太多,拉着顾钱氏的手,“阿奶去看看就知道了!”

    顾钱氏跟着顾欢喜过来,见罗氏摸着自己肚子发呆,顾钱氏恍然大悟,“老四媳妇,你不会是有了吧?”

    “娘,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感觉好像是……”

    “那赶紧找个大夫回来看看!”顾钱氏欣喜道。

    这个家,确实该添丁了。

    顾钱氏忙去找顾老汉,让他请大夫去。

    “谁病了?”顾老汉拿着烟斗,不解的问。

    仔细想了一圈,家里人都好好的,也没人生病来着。

    “你这老头儿,让你去就去,咋这么多废话,快去!”顾钱氏笑骂着。

    “我瞧着不对劲呢!”顾老汉说着,略微沉思,就明白过来,看着顾钱氏,“谁啊?”

    “还没糊涂嘛,是老四媳妇,你快去请大夫,我在家看着!”

    “行,我这就去!”顾老汉说完迈步就走。

    别看他年纪大了,走的还不慢。

    很快就把大夫请来了,给罗氏一把脉,“恭喜恭喜了,夫人确实是有身孕了,不过月份尚浅,还需好生养着,等半月后我再来为夫人把脉!”

    “那多久了?”顾钱氏问道。

    “不足月呢!”

    顾钱氏、罗氏一算日子,正是那日去大国寺后才有的。

    罗氏开心的同时,也有些担忧。

    这个时候怀上孩子……

    但是家里人是开心的。

    顾老实这才到家呢,就得了这么个好消息,立即回了主院,见罗氏歪在炕上,笑着上前握住了罗氏的手,“嘿嘿,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你知道什么?”

    “嘿嘿!”顾老实傻笑。

    伸手摸摸罗氏的肚子,“肯定是大国寺回来那晚有的!”

    罗氏见顾老实开心,心却沉了沉,“你希望是儿子还是女儿啊?”

    “都好,儿子、女儿都是我的心肝宝贝!”顾老实摸着罗氏的肚子,稀罕的紧。

    “可如果是女儿,欢喜怎么办?”

    “……”顾老实错愕的看着罗氏,很快就明白了罗氏的意思,“就算是女儿,欢喜就是欢喜,我也不会因为这孩子便少疼欢喜一分,这是我们的孩子,欢喜也是我们的孩子,对欢喜的疼爱永远都是这么多的!”

    顾老实没有说。

    真要比起来,他还是偏心欢喜一些。

    毕竟欢喜带给他的,不单单是作为一个父亲的喜悦,还有骄傲。

    “你也别胡思乱想,只要是咱们的孩子,咱们都疼着、爱着,儿子、女儿都好,欢喜是个好姐姐,你看她对雍儿多好啊!”

    罗氏想了许久,才说道,“我生了这个孩子,就不生了!”

    孩子多,心也就分散了,疼了这个,落下了那个,最后一个都不亲。

    像她爹娘,这么多儿女又如何?

    谁又真真正正把他们放在心里,惦记着。

    罗氏有了身孕,便要开始养胎,粗活、重活肯定是做不了,就是厨房的活,也都是摘菜、烧火做做。

    转眼就到了中秋。

    恰好顾城的书信中秋到了家中,得知他一切都好,家里人也放心了。

    今年中秋家里少了一个,来年却会添一个,这是好事儿,值得开心的事儿。

    顾老实想好了,要是月底舒达易还不来,他就去帝都找舒达易,把这事儿说清楚,另谋出路。

    如今盘扣也还做着,工钱也还拖欠着,就怕舒达易来了,没有盘扣交货。

    只是家里人心中也紧张害怕的,那么多盘扣,就是盒子,顾老实也让人做了很多出来,堆了一屋子。

    中秋过去,下了一场雨,转眼到了八月二十七。

    顾老实急的都上火了。

    让作坊休息几日,一个人坐在大厅发呆。

    顾欢喜捧着热茶过来,放在顾老实边上,“爹,您喝茶!”

    顾老实抬眸看着顾欢喜,笑了起来。

    只是笑的有些勉强,让人心疼,“爹爹……”

    “爹爹没事,还是欢喜好啊,知道给爹爹端杯热茶来!”顾老实端了茶杯轻轻抿着。

    看着大门口的位置,叹息一声,“欢喜,你说这个人还会来的吧!”

    “爹爹,会来的,首先他代表不单单是舒家,还是侯府,往深了说,还有太后娘娘呢,如今他还不来,想来是遇上了急事,这边的事情也重要,他不能交托给别人,所以才没来!”顾欢喜安慰道。

    顾老实笑了起来,“还是欢喜会安慰人,不管怎么说,还有三天呢,三天后就是九月了,若是还不来,我就去帝都,顺便去看看你大哥!”

    “爹爹带着我一起去吧,我也想去帝都长长见识呢!”顾欢喜忙道,一双明亮的眼眸里都是希冀。

    “到时候再说!”

    顾老实倒也想带着顾欢喜去。

    只是去帝都是大事儿,不到万不得已,顾老实是不会去的。

    八月二十八

    顾家的大门被敲响,顾老实几乎一阵风似的去开了门,看着门口消瘦许多的舒达易,“舒大管事,您这是怎么了?”

    “一言难尽,咱们先进去再说!”舒达易笑,身边还带着两个人。

    “快里面请!”

    舒达易前来,可把顾家人开心坏了。

    顾家三兄弟陪客,厨房里也忙碌起来,端茶端点心,舒达易瞧着,微微感叹,“这次我中途出了点事儿,才来迟了,还望顾掌柜别见怪!”

    “无碍无碍!”顾老实忙道。

    “是这样子的,我这次前来,一来是来拿货,二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还需要顾掌柜做一下,且务必要做好!”舒达易说着,让人把锦盒拿过来,放在桌几上,“这里需要做两副盘扣,所需的东西都在里面,就是赏钱也在里面了,但必须三日做好,我三日后要带走!”

    顾老实伸手想要打开,舒达易伸手按住锦盒,“顾掌柜,你且记住了,这事儿便是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若是让顾家外的人知道了,对你们顾家来说,未必是好事!”

    顾老实缩回手,惊讶的看着舒达易。

    “这……”

    “这是给天底下最最尊贵的人所做的东西,顾掌柜只需要知道这个就好!”

    “皇……”

    顾老实张大了嘴巴。

    躲在后面偷听的顾欢喜也微微蹙眉。

    给皇家做盘扣?

    可是也不对啊,若是给皇家做,完全可以昭告天下。

    这可是极争面子的事情。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不能言说的……

    那么只能有一点,这盘扣是给皇家人做的不假,但是不能走明路。

    生意送上门,没有往外面推的道理。

    且也不可能有机会往外面推。

    顾欢喜轻轻弄出了响声,顾老实看向顾欢喜,见顾欢喜微微点头。

    舒达易也看向顾欢喜,见只是一个几岁大的娃子,也就没放在心上。

    “顾掌柜明白了吗?”

    顾老实颔首,“我知道了,您尽管放心!”

    “如此,这三日就辛苦了,咱们一会便开始清点盘扣吧!”

    “好!”

    顾老实拿了锦盒,回到主院。

    递给顾欢喜,“你一个人看吧,我们就不看了!”

    在商言商,顾老实是个十分讲诚信的人。

    说了不多问,不多看就不会食言。

    “嗯!”顾欢喜应了一声,抱着锦盒悄悄回了自己的院子。

    还把门都给关上了。

    轻轻打开锦盒,里面是一块明黄色的锦缎。

    明黄色,皇帝才能用的东西。

    就是线也是金线,便是还有一个荷包,打开后里面是一张一千两面额的银票。

    顾欢喜坐在椅子上。

    这做盘扣的人,一定是想造反,但是却不敢明目张胆,只能慢慢一步一步来。

    那么要做什么样的盘扣呢?

    若是用在龙袍上,没有必要做什么繁琐的,首先他是皇帝,九五之尊,繁琐的都在那衣裳上了,盘扣只是锦上添花,用一字扣就好。

    一,天下第一,独一无二。

    只是如今把这东西送过来了,做个一字盘扣怕是不行的。

    那么就做两套吧。

    毕竟一千两银子呢,可是很多很多很多了。

    顾欢喜想到就做,一套复杂繁琐的,一套简单的一字盘扣。

    既然想到了,顾欢喜立即就开始动手。

    先是画图,再是剪布,不疾不徐的忙碌着。

    别小看一字盘扣,顾欢喜也务必做到十全十美。

    顾老实带着舒达易清点盘扣,其实也要不了三天。

    一天就能清点出来,舒达易在等那两套盘扣。

    “舒大管事,不知道我能否冒昧的问一句!”

    “问什么?”舒达易笑。

    “就是你们现在开始做那盘扣了吗?”

    “做了!”舒达易也不隐瞒。

    这次盘扣带回去,卖的很好。

    就是衣裳,一下子卖了不少出去。

    而且不单单是帝都一个地方,而是整个浩瀚王朝大城一起卖。

    所以顾家所做的这点盘扣根本不够的。

    “舒大管事,我是这样子想的,我能不能再请一些人帮忙,一个月做两个盘扣新样子,多做一些,虽然这样子你们或许在盘扣上要多付一些钱,但是这个时间可以拿来做衣裳啊,一件衣裳的钱,可是做几个盘扣都换不来的!”

    舒达易看着顾老实。

    一些时间的相处下来,顾老实还是很有本事的一个人,也很守诚信。

    就拿这事来说,他是在征询,没有私下去做。

    “不瞒你说,我这次来,其实也有别的想法!”舒达易笑道。

    “舒大管事请说!”

    “我打算以后都不来了,让各地的人自己来你这里拿盘扣,但是这样子一来,需要的盘扣数量可比现在大多了,且一个月要来拿两次,有时候是各地管事前来,有时候是镖局的人过来,你也放心,咱们侯府不会赖账,到时候清点好盘扣,两方在汇通钱庄交结,签字画押之后,你就可以拿到银子!”

    “也就是说,我可以请别人帮着做?”顾老实忙道。

    “自然是可以的,但是浩瀚有八大州,三十二府,一个府一个月起码三千套盘扣,你确定能做得下来?”

    顾老实沉默片刻,“只要舒大管事相信我,我是一定可以的!”

    顾老实知道,自己肯定做不了这么许多,就得分给别人做。

    一套盘扣少赚些许,积少成多,也比如今一百个人赚的多多了。

    这是一笔大生意。

    顾老实忙又问舒大管事买缎布。

    “这样子吧,缎布我们舒记先供给你,等月底的时候结账!”

    “多谢舒大管事了!”

    缎布舒记先供给,顾家只管把盘扣做出来,等着月底的时候来拿货,除去缎布钱,做多少盘扣拿多少钱。

    两方协议也是要重新签,顾老实每个月最少要交多少盘扣,舒家要供多少缎布,除非不可抗拒因素,两方都不得违背协议。

    不可抗拒的因素,也就是天灾**,天灾没办法,**……

    舒达易觉得,应该没有人敢和侯府作对。

    毕竟侯府还有国公府,皇帝这个亲戚在呢。

    “舒大管事,县太爷那里……”顾老实小声低语。

    “这个我懂,强龙难压地头蛇,你做东请县太爷吃饭,我到时候敲打敲打,保管他不敢生事!”

    “好!”

    顾家

    一家子得知生意一下子这么大,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顾文氏、顾于氏都红了眼。

    这好日子,总算要来了!

    也有心思让自己娘家人也包点盘扣去做,只是都有些开不了口。

    “三嫂、五弟妹,这盘扣包给别人也是包,还不如包给自家人,你们抽空回去问问几个舅兄,要不要包一些去,但有一点,盘扣必须做好,更不可偷工减料,或者以次充好,一旦发现,再也不会合作,还得赔钱!”顾老实说道。

    顾文氏、顾于氏连忙点头。

    “这肯定的!”

    这东西若是做不好,别说钱了,还得赔钱。

    以后亲戚也没得做。

    而这么好赚钱的事儿,顾老实肯让她们回娘家去说,说明顾老实拿她们当亲人。

    只是罗家……

    顾文氏、顾于氏都担忧起来。

    这罗家可都不是省油的灯,闹起来麻烦不说,还丢人。

    顾老实也想到了罗家,这事他得和罗氏商量商量。

    罗家那边要不要给点活,要给多少,给谁?

    自从上次后,罗家那边就没人上门来,尤其欢喜因为罗佳怡那一推,大病一场,吃那么大的苦,顾老实嘴上不说,心里可恨了。

    他一直想着要收拾罗家人,只是一直没机会,也因为罗氏的原因,一直没行动。

    如今罗氏怀着身孕,又是头三个月,正是危险期。

    要说罗氏怀孕,他得准备礼物回一趟罗家,可他不想去,罗氏也不说,大家都默契的没去想。

    进了主院,就听到屋子里传开笑声,顾老实歪在一边看着,罗氏正逗顾雍,依旧是温柔和煦,一如当年见到便动心的模样。

    “你们说什么呢?”

    顾雍看过来,“四伯,嘿嘿嘿!”

    顾老实上前抱起顾雍,抛了抛抱在怀里。

    这小子可真沉。

    罗氏看着顾老实这般,笑了起来,“我问他是弟弟妹妹,他说弟弟也想要,妹妹也想要!”

    “小子可真贪心!”顾老实点点顾雍鼻子。

    像太后娘娘那般能生龙凤胎,又能生三胎的可少呢。

    “嘿嘿!”顾雍笑着,想去找顾欢喜玩。

    可顾欢喜院子的门管着,家里人不许他去,说姐姐正忙着。

    顾老实把顾雍放在地上,才对罗氏说道,“你说,我要不要去一趟罗家,把你怀孕的事情说说?”

    “……”

    罗氏沉默了。

    想了想才说道,“再看看吧,他们已经分家了,据说爹娘跟着幺弟住,为此我就不太希望你去,可不去又要被人挑理!”

    “行,等这一茬忙好了,我就去一趟,把礼送到就成!”

    顾老实伸手摸了摸罗氏肚子,“今日闹你没有?”

    “还早呢,等上四五个月,就能有点感觉了!”夫妻两说着话,顾雍见没人理他,蹬蹬蹬跑出去玩了。

    只是顾家没来得及去罗家,罗家幺妹,何罗氏便上门来。

    也是一点礼都没带。

    何罗氏嫁的不错,家里有田有地,镇上有宅院有铺子,据说开远县县城里也有两间铺子,是真是假别人也不知道,所以家里有一个小厮、一个丫鬟、一个婆子,何罗氏出门,都是小厮驾驶马车,丫鬟伺候着。

    她觉得这样子很气派。

    何罗氏到了顾家,四处在门口就开始打量。

    她没想到顾家在县城还有这么好的宅子,不过见顾文氏、顾于氏都在,何罗氏便猜测这一家子都挤在这个院子里。

    想来这宅院是顾家一家子的。

    等喝了茶,何罗氏才问道,“我四姐呢?这么不见她出来?还有她住那个院子,我就看看她去!”

    说着扬手去撩头发,露出手腕上的金镯子和手指上的金戒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