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罗氏小产
    顾于氏瞧着,心中觉得好笑。

    也不是多粗的金手镯,也值得这般显摆。

    不过她们妯娌三个都没有倒是真的。

    毕竟要供孩子读书,这可是一大笔开销,能不买都不买了。

    “四嫂她……”

    “伯娘来了,伯娘来了!”顾雍牵着罗氏慢慢走来。

    他小,但是知道疼人。

    晓得罗氏怀孕了,肚子里有小宝宝,和家里人一样,很小心的照看着罗氏。

    因为怀孕,罗氏这两日胃口不好,瞧着脸色便有些惨白。

    “四姐,你怎么了?”何罗氏忙问。

    关心是丝毫没有的,眼神里藏不住的揶揄。

    一直以来,罗氏嫁的虽不如她,但顾老实对罗氏好,不像她家那死鬼,有点钱就在外面胡来。

    所以她见罗氏不得好,心里就高兴。

    “我没事!”罗氏说着,坐在一边。

    眸子四处一扫,见何罗氏没带东西来,心沉了沉。

    真不是她在意这点东西,而是何罗氏这般空手来,还不如不来。

    真的很丢人。

    顾文氏、顾于氏忙得很,要去检查盘扣做的好不好,还要给大家整理裁剪布料,便起身离开了。

    顾雍也去找顾钱氏要吃的。

    待她们一走,何罗氏便问道,“四姐,是不是和姐夫吵架了?”

    “……”罗氏默。

    淡淡的看着何罗氏。

    这是想看她笑话吧!

    “我就说嘛,顾老实也不是什么好人,是不是到了县城,花花肠子多了,便在外面找人了!”

    “……”罗氏惊讶的看着这个小妹。

    她可真是以己度人,以为谁都跟她丈夫一样。

    从那次她吃醋后,顾老实在外面请人吃饭,都是去饭馆,再也没去过青楼、妓馆。

    “四姐,不是我说你,你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能那么多爹娘呢,肯定是顾老实见你不孝,所以才有了花花肠子,你公婆对你好吗?我猜八成不好,我跟你说啊……”

    何罗氏喋喋不休的说着,罗氏就端端正正的坐在一边。

    顾钱氏牵着顾雍在一边听了一会,微微摇摇头。

    这样的人家,幸亏没往来。

    真是恶心人。

    她老婆子别说磋磨几个儿媳妇了,便是重话都没说过一句。

    这人真是有病,她要不是罗氏的妹妹,她定拿了扫帚打出去。

    牵着顾雍又回了院子。

    “阿奶……”

    “阿奶去拿钱,咱们去外面买糖吃!”

    “喊上姐姐!”

    顾钱氏摸摸顾雍的头,“过两天,姐姐这两天有顶顶要紧的事儿、乖了!”

    “恩恩,我听话,等姐姐忙好了,让姐姐带我买果子吃,姐姐有钱,好多好多,还给……”

    “嗯?”

    顾雍嘻嘻嘻贼笑,“阿奶,我偷偷告诉你哦,姐姐给我钱了,说让我存起来,娶媳妇!”

    顾钱氏笑了起来。

    这两个孩子。

    “好,存起来,娶媳妇!”

    何罗氏还叭叭叭的说着,罗氏已经听腻了,淡淡说道,“你走吧,你和他们是一家,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以后别来了,咱们也别走动了!”

    “啊,什么?”何罗氏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她听错了吧。

    这个姐姐,最是软绵,怎么忽然说出这样子的话来。

    “你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吧,那我告诉你,佳怡推倒了欢喜,欢喜摔了头,后来因为这伤,烧了好几天,差点小命都没了,你若是不信,便让人去仁德堂那边问问,是不是有个顾家小女娃生病,在仁德堂住了几天,病情严重,极其凶险!”罗氏深深的吸了口气,“我曾经没想要什么,只是想着罗光宗夫妇带着佳怡上门探望欢喜,他们欠我女儿一句对不住,因为他们没教育好孩子!”

    “你……”何罗氏顿时说不出话来。

    想说这都是小事,欢喜也还好好的,没死不是。

    “别你啊我的,我知道你瞧着章家有钱,想踩低我去捧章家的臭脚,但是罗秀玉,我告诉你,你休想,这事我绝对不会退让,他们没拿我女儿当回事儿,我也权当没有这样的爹娘、兄弟,你走吧,以后别来了,你也当没我这个姐姐,我也当没你这个妹妹!”罗氏沉沉出声,眼眶微微发红。

    气的整个人都颤颤发抖。

    “你,你、你好得很,罗秀兰我告诉你,你当我愿意来啊,要不是……”何罗氏说着,脸色一变。

    她只顾着奚落,把正事儿给忘记了。

    “那就滚吧!”罗氏怒喝一声,直接扫落了何罗氏面前的茶杯。

    她性子温和,几乎从未发火过。

    但是今日,何罗氏太过分了。

    从小把她带大,就是这样子报答她这个姐姐的。

    “……”何罗氏看着罗氏,张了张嘴,“四姐,你知道我的,我就是一时心急,我……”

    罗氏实在懒得理会她,起身就要走。

    何罗氏一急,伸手就要拉罗氏,结果却太急了些,推在了罗氏身上。

    “啊……”

    罗氏哪里知道,何罗氏会推她,压根没来得及反应,就摔在了地上。

    惊慌的叫了出声。

    “秀兰!”顾老实买了果子回来,便见到罗氏摔在了地上,尖叫一声,丢了手中的篮子,跑过来扶住罗氏手臂,紧张问道,“秀兰,怎么样了?”

    罗氏深深吸了口气,“我,我肚子有点疼,你快抱我回屋子去,请大夫……”

    顾老实忙抱起罗氏,何罗氏不是傻子,自然明白罗氏不对劲,害怕的喊了一声,“姐夫……”

    顾老实瞪着何罗氏,“这事跟你没完,给老子滚出去!”

    抱着罗氏回了屋子。

    大声喊着,“娘,娘,您快过来!”

    顾钱氏才准备带顾雍去买吃的,就听到顾老实这般慌张的声音,牵着顾雍跑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秀兰摔着了,您来帮我看着,我去请大夫!”

    “什么,这,这……”顾钱氏急的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躺在炕上的罗氏,顾钱氏上前握住罗氏的手,“别怕,会没事的,这孩子和咱们有缘,一定会留下来的!”

    罗氏本来是害怕的,不过见婆婆这般镇定,也深深吸了口气,“娘……”

    “别怕别怕!”

    顾欢喜听到声音过来,见罗氏躺在炕上,满头大汗,顾钱氏坐在炕边柔声安慰着她,顾雍站在一边红着脸。

    顾欢喜上前,看着罗氏。

    “欢喜……”

    顾欢喜抿了抿唇,“娘会没事的!”

    “我……”

    罗氏语塞。

    其实,她知道,这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因为肚子很疼,下面也有血流出来。

    眼泪沿着脸颊话落。

    她对不住家里人,她不是故意的……

    “没事的,娘不要胡思乱想,爹爹去请大夫了,很快大夫就来了!”顾欢喜柔声安慰着,抬起小手轻轻擦拭罗氏额头的汗。

    大夫倒是来的很快,可是给罗氏把脉后,微微摇摇头,“这孩子保不住了!”

    “……”

    “……”

    一屋子的沉默。

    罗氏躺在炕上,怔怔的看着屋顶,好一会才“哇”一声哭了出来。

    何罗氏在大厅见到顾老实请大夫回来,就知道出事儿了,可不敢再呆下去,立即带着丫鬟、小厮便逃。

    罗氏这孩子到底还是没保住。

    顾家气氛顿时很低迷。

    等把罗氏安顿好,顾老实就带着顾老三、顾老五,拿了棍子驾驶马车就朝何家而去。

    顾欢喜追到门口的时候,马车已经远去很久。

    “……”

    顾欢喜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事还真善了不了。

    何家

    何罗氏的丈夫何穆棱在大厅走来走去。

    顾老实手里有赚钱的路子,他也是朋友那里听来的,本想自己去找顾老实,可又拉不下脸,毕竟他以前见到顾老实没少挤兑,便让何罗氏先去罗氏那里探探口风。

    反正她们是姐妹,有什么话姐妹之间也好说。

    等了许久,何罗氏回来了,只是神色慌张,整个人似乎很害怕一般。

    “怎么了?”

    何罗氏抓住何穆棱的手臂,“我没推她,我没推她,是她自己摔倒的,不关我的事儿!”

    “你说什么?”何穆棱忙问。

    “我四姐,我四姐她……”何罗氏说着,哭了起来。

    何穆棱顿时明白,事情怕是不简单,便问丫鬟,“你来说!”

    “夫人,夫人……”丫鬟吞了吞口水,“是姨夫人自己摔倒的,奴婢奴婢……”

    “啪!”何穆棱一巴掌打在丫鬟脸上。

    “说,到底怎么回事?再不老实,就把你卖勾栏院去!”何穆棱怒喝。

    “少爷饶命,是少奶奶推的,是少奶奶推的,回来的路上,少奶奶不许奴婢说,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丫鬟说着,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头。

    “你,你们……”

    又怒视何罗氏,“我是让你去打探消息的,你倒是好,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想到这里,何穆棱又问道,“我准备的东西,你带上了吗?”

    “我,我……”

    何穆棱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就娶了这么个败家娘们。

    当初见罗秀玉长得好看,他也喜欢,娶回来才发现压根不是那么回事儿。

    又蠢又小气,还喜欢多管闲事,碎嘴的很。

    要不是靠在两个孩子的面上,早就把她休了。

    一巴掌打在何罗氏脸上,“蠢妇!”

    指着何罗氏,“愚不可及,我当初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玩意!”

    “呜呜……”何罗氏捂住自己的脸。

    一句话都不敢说。

    她现在也害怕的紧,看顾老实的样子,怕是不会饶了她。

    她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跪在地上,拉着何穆棱的袖子,“相公,你说,我该怎么办,我……”

    “你当时为什么不把东西带去?”

    “我……”

    何罗氏不敢说,她看不起顾老实,看不起顾家,只觉得去一趟顾家,那对顾家来说,都是天大的恩赐了。

    凭什么要带东西过去?

    何穆棱退后几步,看向何罗氏冷笑起来。

    何罗氏的心思,他怎么会不知道。

    他以前也是这样子想的。

    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如今顾家怕是要崛起了……

    这边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呢,顾老实、顾老三、顾老五拿着棒子进来。

    “姐夫……”

    何穆棱喊了一声,连忙迎了上去。

    顾老实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丫鬟、何罗氏,冷冷一笑,“看来你是知道了!”

    “姐夫,秀玉她糊涂,她说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

    “闭嘴!”顾老实打断了何穆棱的话。

    感情不是他的孩子,所以一句不是故意的,只是小心就解释了?

    顾老实狠狠的看着何穆棱,扬起手中的棍棒就开始砸。

    何穆棱也是吓住了。

    等顾老实砸了好几样东西后才吼道,“姓顾的,你不要欺人太甚!”

    顾老实停下棍棒,恨恨的瞪着何穆棱,“欺人太甚,是了,如今我顾家还欺你不得,那我今日就把话放在这里,从即刻起,我顾家与你何家,不死不休,你有本事尽管朝我使过来,我顾英杰若是抓住机会,定也不会放过你何家,定要你何家家破人亡,偿还我孩儿的性命!”

    “……”

    何穆棱知道,这一刻,顾老实是认真的。

    “三哥,五弟,我们走!”顾老实说完,朝外面走去。

    顾老三、顾老五连忙跟上。

    一起出了何家。

    外面不少看热闹的,指指点点。

    顾老实是真的恨啊,拿了棍子就把何家门口的匾额给打了打来。

    “哎呀!”

    “这是什么仇怨,得这般发狠!”

    顾老实没有说话,钻进了马车。

    顾老三忙抱拳,“这家少奶奶,把我弟妹给推摔倒小产了,我弟妹如今还昏迷着,醒来还不知道如何伤心呢!”

    “我弟弟盼孩子盼了多少年,如今……,唉,她们可是亲姐妹啊,怎么下得去手!”

    多余的话,顾老三也不说了,驾驶马车离去。

    何穆棱跑出来的时候,顾家三兄弟已经离去,门口议论纷纷。

    何穆棱怒红了眼,“顾老实,你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他想说一个还没生出来的孩子而已,值得这么大动肝火。

    就算生出来,夭折也不少。

    但这么多人瞧着,何穆棱也不能这么说,转身让人把匾额收起来。

    回了家中。

    看着杀掉的何罗氏,“愚妇,愚妇,我要休了你,我要休了你!”

    “相公我错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何罗氏的两个孩子站在一边,小的还不懂,大的却知道,他娘推倒了姨母,害姨母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这一年,何天锡七岁。

    还不太懂大是大非,却知道,她娘害死人了。

    他们何家,欠顾家一条人命。

    上前几步,朝何穆棱抱拳行礼,“爹,请您不要休了娘,您可以把她关起来,可以不让她出门,但请您看在儿子的份上,不要休了娘!”

    何天锡说完,便跪在了何穆棱面前。

    “……”何穆棱看着自己的儿子。

    他知道,他这个儿子,是要有大出息的。

    他如何舍得斩断了他的羽翼,让他被人笑话。

    伸手扶了他起来,“天锡啊,你记住了,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做有出息的人,不单单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你娘,还有何家!”

    他知道,顾老实不是说着玩的。

    又看着吓瘫软在地上的何罗氏,“你记住了,今日儿子给你求情,我饶了你,从此你就呆在院子里,不许踏出一步,若是敢走出来,我不休了你,但是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暴毙、死亡!”

    当作何天锡的面,警告何罗氏。

    何罗氏也是彻底吓坏。

    乃至于奔溃……

    顾家

    罗氏呆呆的躺在炕上。

    手轻轻的放在肚子上,看着坐在一边的顾欢喜。

    罗氏伤心吗?

    这是她的孩子,她是伤心的。

    但她并没有那么伤心。

    她知道这种想法不对,可她真没有特别的伤心。

    她不想生下这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

    “欢喜!”

    “娘!”

    “过来,娘抱抱你!”

    顾欢喜点头,乖巧的爬到炕边,依偎在罗氏怀中。

    抱着心爱的女儿,罗氏的心安稳了。

    她知道为什么不那么伤心了。

    她怕生个女儿,抢了属于欢喜的一切,也怕自己一碗水端不平,伤害了她最疼的女儿。

    更怕家里人有了小的,不疼欢喜。

    “欢喜,你要好好的!”罗氏轻轻出声。,

    “嗯,我好好的,娘也好好的!”顾欢喜温柔低语。

    紧紧抱着罗氏。

    “好,我们都好好的!”

    顾老实回来的时候,娘俩都睡去了。

    轻手轻脚的坐在炕边,眼泪顺着脸颊流个不停。

    这是他的血脉,就这么没了。

    儿子也好,女儿也好,他都是喜欢的。

    可是,就这么没了。

    他心痛,他难受。

    伸手抹了一把脸,顾老实知道,自己目前是彻底跟何家结仇了。

    既然有了仇,就必须强大,报仇。

    等到傍晚,田园照常过来,只是一进顾家门,就发现家里气氛不对。

    以往笑眯眯的顾欢喜不见了,话痨一般的顾雍也不见了。

    大黄也耷拉着脑袋,看了他一眼,就闭上眼睛睡去。

    “阿爷、阿奶,家里怎么了?”田园小声问。

    顾老汉叹息一声。

    顾钱氏红了眼,“好孩子,这事你别问!”

    “……”

    田园沉默了。

    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学堂

    顾安今日总是深思不宁,课堂上还开小差,被父子打了手板子。

    出了学堂门口,顾俊、顾笑嘻嘻的走来。

    “你怎么了?”顾俊小声问。

    “没事!”顾安摇摇头。

    等着家里马车来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