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
    戴成安懂顾老实的情感,等到六婶端着茶水上来,端了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茶倒是出乎意料的好。

    想不到这般人家,竟也有如此好茶。

    “大人,真是对不住,草民太开心了!”顾老实忙道。

    “无碍,理应该开心的,本官今日前来,除了来告知这个好消息之外,还有一些奖励要给顾解元!”

    “还有奖励?”

    “是的,要知道这次考举,可只有一个顾解元,奖励肯定少不了的!”

    “可是城儿还没回来!”顾老实纠结道。

    “无碍,给你,你转交给顾解元便是,也没什么,无非就是文房四宝,还有两箱纸,几本书而已!”戴成安说着,又道,“还有纹银百两!”

    “若是可以,草民能够代为转交!”

    “既然如此,那本官把东西给你,便回去了!”

    “啊……”顾老实诧异,“大人不留下来吃饭吗?”

    戴成安笑,“吃饭以后有的是机会,等顾解元回来再说,怎么?你以为所有为官者都是要吃饭,都是要拿好处的?”

    “不是不是!”顾老实连忙否认。

    这种事情可乱说不得。

    “本官知道,有些官员确实喜欢吃百姓、拿百姓的,以为自己是个了不得的大官,殊不知的当今圣上最容不得贪官污吏,若是百姓真受了冤屈,无处可告,帝都皇宫门口的登闻鼓可是在的!”

    “……”

    顾老实惊住。

    戴成安笑笑,便带着小厮离开了。

    等顾老实回过神去送,大门口早已经没了戴成安的身影。

    “人呢?”顾钱氏小声问。

    “走了!”

    “走了?不留下来吃饭了?”顾钱氏问。

    “不吃了,这个大人和别的不一样!”顾老实轻声说道。

    他这些年接触的官最大的也就县令,可这个人不是县令,是府城来的。

    “哎呀,你快去快去截住你爹,我让他去醉仙楼定酒席了!”顾钱氏忙道。

    顾老实笑,“娘,您安心,我这就去找爹去!”

    至于回来拿东西,再说吧!

    天大的事儿,也比不上顾城考中了举人,他得去截住爹,再去告诉三哥、五弟。

    顾城考中举人,对股价来说,意义非凡,更何况还是第一名。

    解元,解元啊。

    虽然人人都高兴,但还是十分低调的。

    顾老实决定带着顾老汉、顾老三、顾老五回顾家村祠堂去烧香。

    “别急,等城儿回来再去!”顾老汉笑道。

    整个人满面红光,多少有点小得意。

    这考中了举人,就可以做官了,最不济也是镇丞。

    “那要不要送个信回去?”顾老实又问。

    看着了一边只顾傻笑的三哥,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倒是应该送个信回去,咱们顾家好几代没出过举人了!”

    秀才倒是遍地都是,可这举人,还真好几代没了。

    更别说是第一名解元老爷。

    “嗯,爹,要不我亲自走一趟吧,或者让三哥自己去!”顾老实笑道。

    顾老三忙摇头,“你去就好,我就不去了!”

    顾老实认真想了想,“我倒是觉得,我带着爹去比较好,毕竟爹才是一家之主!”

    这是大喜事儿,还是得当家人去说才行。

    等顾城回来,这酒还是要办的。

    到时候办在哪里?办多少桌?要多大的排场,都还需要问问顾城的意思。

    毕竟是举人老爷了。

    “我也觉得爹应该回去的!”

    顾老汉想了想,他确实也该回去一趟的,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

    这次办酒,肯定是要办在家里,到时候还得住回去。

    家里也要收拾起来才是。

    既然决定好了,由顾老实带着顾老汉回去,但还是得准备起来。

    族长、村子家要送礼,还有几个长辈也要送礼。

    要送什么都一一写好,然后顾老实三兄弟去采买。

    “东西要好些,还得多些,家里有孩子的,糖是不能少的!”顾钱氏说道。

    看着坐在一边吃东西的顾欢喜、顾雍,心口软软的,“把欢喜、雍儿也带去串串门!”

    顾欢喜、顾雍闻言,欣喜的看着顾钱氏。

    她是特别想出去的,在家太闷了,现在最多就是在门口买点吃的,也想出去玩耍。

    尤其是乡下。

    那是她成长出生的地方,她也像一个无知的小娃娃一样慢慢成长,墙缝里还有她不小心摔碎的碗。

    顾老汉想了想,“那我一个人去可不成,你也跟着一起吧,吃了午饭后在慢慢回来,顺便去钱家那边看看!”

    顾钱氏闻言顿时红了眼眶。

    她娘家已经没人了。

    早些年还有个弟弟,后来弟弟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那个时候也托人找过,可是一晃眼二十年过去,音讯全无,怕是找不回来了。

    “行!”

    顾欢喜笑了起来,

    顾雍则在屋子里跑着,“可以出去玩了,可以出去玩喽!”

    傍晚田园过来的时候,顾欢喜坐在凳子上发呆。

    田园走到顾欢喜身边坐下,“怎么了?”

    “啊……”

    顾欢喜回神,看着田园笑,“我大哥考中举人了,第一名解元呢,他应该要回来了!”

    田园只觉得脑子一懵。

    顾城要回来了,本来是高兴的事情,可他心里却有些发堵。

    “田大哥,你说我大哥厉害不厉害?”

    “厉害!”田园心不在焉点头。

    顾城厉害,他是知道的。

    这种厉害不是武功厉害,而是胆识谋略,他第一次见到顾城的时候,顾城就沉稳的很。

    顾欢喜笑着。

    想着顾城回来后,一定会告诉她外面是什么样子的。

    她如今还不能出去,等可以出去,她就能够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她如今六岁了,明年就要去学堂读书,更能增添见识。

    “欢喜,我们连五禽戏吧!”

    “嗯!”

    顾欢喜去喊了顾雍来,三个人先慢慢的练着。

    等到顾俊、顾安、顾回来,得知顾城中了举人,还是第一名解元,那也是高兴万分。

    顾文氏笑的合不拢嘴,拿了钱让顾老三去醉仙楼买几样菜回来。

    “酱蹄髈、烤鸭、盐水鸡,别忘了酒,多买点,晚上你们和爹好好喝一个!”

    顾老三点头,驾驶马车出去买东西了。

    等买好回来,手里钱还剩,又徐福记去买了糕点、糖带回家。

    徐福记的东西好吃,但是贵。

    顾老三一样挑了一些。

    回到家中。顾老三把食盒递给顾文氏,“我买了糖和糕点,拿去给欢喜、雍儿吃!”

    “去吧,去吧!”顾文氏笑着,拎了食盒去厨房装盘。

    顾老三过来的时候,除了顾欢喜,几个人都练得汗流浃背,便是小小的顾雍,也满头大汗。

    顾欢喜是女孩儿,学点五禽戏强身健体就好,顾雍是男孩儿,以后可是要学武功的,所以家里早早让他认真学起来。

    相对的,顾欢喜就有些偷懒。

    “欢喜!”

    “三伯!”顾欢喜喊了一声,跑到顾老三身边。

    眉开眼笑的看着顾老三。

    看的顾老三心都软了。

    伸手轻轻的摸摸顾欢喜的头,“我买了糕点、糖,给你们吃!”

    “嗯嗯!”

    顾老三把黄纸包放在桌子上,上面有一个茶壶,还有几个茶杯,茶壶口冒着雾气,很明显里面的茶是热的。

    顾欢喜帮忙着打开黄纸包,拿了糕点吃着,“阿爷、阿奶吃了吗?”

    “欢喜给送点过去?”顾老三提议道。

    “嗯!”

    顾欢喜忙去厨房拿盘子,然后装了糕点、糖端着去顾老汉的院子。

    顾老三在一边瞧着,欣慰的笑了。

    这般懂事,怎能不多疼爱几分!

    顾老汉正在炕上歪着,因为顾欢喜不喜欢他身上的烟味,他如今每天抽烟的次数都少了很多,有时候一天不抽也没事,就拿个烟杆摩挲着。

    顾钱氏在一边收拾东西,既然要去钱家,她想去爹娘坟前上香,让他们知道,她如今很好,儿孙孝顺、出息,若是能找到弟弟就圆满了。

    “阿爷、阿奶!”

    顾欢喜端着盘子进来,“三伯买回来的,我尝了尝,可好吃了,阿爷、阿奶也快尝尝!”

    “还是咱们欢喜知道心疼我这把老骨头!”顾老汉说着,拿了一块放在嘴里吃着,“嗯,徐福记的糕点,味道不错,老婆子快来尝尝!”

    “好嘞!”

    顾钱氏也拿了一块,小口咬着,“果真好吃!”

    “这徐福记的东西好吃是好吃,就是贵了点!”顾钱氏又忍不住说道。

    顾欢喜笑,“阿奶,不如咱们自己做啊!”

    “傻孩子,这徐福记可是鼎鼎有名的糕点铺子,咱们学不来的,不过自己做点别的吃倒是可以的,今年咱们家好事连连,过年得好好过!”顾钱氏笑了起来。

    她年轻的时候,厨艺也是相当好的,只是后来儿子娶了媳妇,三个儿媳妇都能干的很,她也就闲了下来。

    今年得给孩子们露两手才是。

    “阿奶会做什么?”顾欢喜问。

    若是阿奶会,她倒是希望阿奶做了,开个小小的糕点铺子,赚点小钱。

    那样子娘、伯娘、婶娘就不会闲在家里,整日想东想西,既能赚钱,又能兼顾家里。

    “阿奶会做的可多了,米糕、糍粑、粽子、汤圆都做的不错,等今年都做给欢喜吃!”

    “阿奶,如今这边人多起来了,不如咱们做了卖啊,不用做多少,少做点,也能赚钱呢!”

    顾钱氏想着顾欢喜的话。

    她做的东西,那可是家家户户都要吃的,如欢喜说的,这东二胡同人是越来越多,做了不愁卖不出去。

    钱嘛,谁会嫌多。

    她可以喊着三个儿媳妇一起做,到时候赚了钱均分。

    如今孩子们都大起来了,以后要花钱的地方也多了起来,她作为阿奶,总得给点表示。

    手里没钱,说空话可不招人喜欢。

    “你让阿奶好好想想!”

    顾欢喜伸手抱着顾钱氏,“欢喜和阿奶一起想,嘿嘿!”

    “心肝唉,你这般懂事乖巧,可要了阿奶的命了!”顾钱氏说着,把顾欢喜抱在怀里,怜爱的紧。

    “才不要阿奶的命,阿奶要长命百岁的!”

    “好好好,阿奶长命百岁,到时候看着咱们欢喜长大,看着欢喜出嫁,看着欢喜……”

    顾欢喜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娇羞道,“咦,羞死人了!”

    “哈哈哈!”顾老汉笑了起来。

    只是一想到他顾家含辛茹苦疼了十来年的姑娘,就要嫁到别人家去,还得晨昏定省,心里就难受的很呐。

    还是多赚钱,以后招婿入赘好。

    一家子坐在一起吃了晚饭,孩子们要去读书,大人们则坐在一起说话。

    屋子里暖烘烘的,这么大的一个院子,也只有这个书房下面有地龙,以前是没烧的,如今赚了钱,傍晚的时候烧起来,等到晚上就灭了。

    顾俊、顾安、顾已经明白,这样子烧两个时辰得花不少木材,读书尤其认真,田园是有远大理想的人,更是认真,顾雍见哥哥姐姐都这么认真,少不得也认认真真学。

    顾欢喜撑着下巴,发呆!

    从那次病了之后,她确实有些懒了。

    不过对家人也更看重。

    大哥就要回来了呢,如今是顾解元了,不知道有没有长高?

    浑身气息也会不一样吧!

    顾欢喜胡思乱想着。

    顾安看了一眼,就知道自己妹妹没专心,笑笑继续看书。

    他顾安的妹妹,就算是个傻的,他也会疼爱一杯,让她衣食无忧,以后嫁个夫婿也会爱她、敬她,绝对不敢欺负她。

    不过前提是他得有本事,没本事一切都是胡扯、妄想!

    天蒙蒙亮,顾欢喜推了推身边睡得口水直流的顾雍,“雍儿,起来了,不然一会来不及了!”

    “姐姐?”顾雍揉着眼睛。

    “快起来洗脸、漱口,今天要去乡下呢,咱们一会去田野看看,有没有野菜,挖野菜回来让六婆、八婆包饺子吃!”

    “嗯!”

    顾雍一咕噜爬起身,顾欢喜拿了衣裳一件一件给他穿上,还捏了捏他肉嘟嘟的脸。

    “快去尿尿,然后咱们去洗脸、漱口!”

    “恩恩!”

    顾雍跑到屏风后,脱了裤子,拿了尿壶尿尿。

    他倒是仔细的很,因为姐姐说了,男孩子要保护好自己,不能让别人看了自己光屁股。

    尿好,把尿壶放下,穿了裤子出来,顾欢喜已经把窗户都打开。

    顾雍觉得他姐姐好能干,特别能干,以后也要像姐姐这么能干。

    “你们起来了!”罗氏端了热水进来,“快过来洗脸、漱口,早饭已经煮好了,有你们爱吃的小包子和豆腐皮咸鱼粥!”

    “娘,我们家今年腌制咸鱼吗?”顾欢喜小声问。

    “腌制的,我已经让你爹四处打听了,看看哪里有肥大些的鱼,到时候咱们去买,多腌制一些!”

    “娘,到时候买鱼我也想去!”

    “那就去吧,到时候咱们再租一辆马车!”罗氏温柔低语,给两个孩子准备素口的香膏。

    这东西贵的很,以前家里肯定不会买这么好的,如今家里赚钱了,总不会再委屈了孩子们。

    “伯娘,雍儿也去!”顾雍忙道,就怕被丢在家里。

    “好,咱们雍儿也去!”罗氏笑着。

    顾雍是欢喜的跟屁虫,哪里能欢喜去了,不带他去的。

    等梳洗好,罗氏已经把床铺整理好,又给顾欢喜梳了头发,戴上漂亮的绢花,穿着生辰时穿过的袄子,玉雪可爱。

    田园瞧见的时候,多看了好几眼。

    顾安则上手捏顾欢喜的脸,“今儿去玩的开心点!”

    “哥哥老捏我的脸!”

    “那你还捏雍儿呢!”

    “……”顾欢喜语塞。

    顾雍忙把自己的脸送上,“三哥你捏我,别捏姐姐!”

    “好,我捏你!”顾安两手一起捏顾雍的脸。

    顾雍嘻嘻嘻笑了起来。

    田园站在一边笑着。

    他也很想捏捏顾欢喜的脸是什么感觉,但他知道,他如果敢捏一下,顾俊、顾安、顾一定会揍他的。

    手垂在身侧,轻轻摩挲着。

    应该很细很滑很好捏吧!

    吃了早饭,顾老实先把几个孩子送去了学堂,再回来接人前往顾家村。

    一出家门,顾雍就是出了笼子的鸟儿,不惧怕寒冷,够出头去吹冷风。

    “哇,好开心啊!”

    “好好玩啊……”

    “……”

    一路上都是他惊喜的声音,还有顾老汉、顾钱氏宠溺的笑,顾欢喜也挨着他,跟着叽叽喳喳讨论不停。

    顾老实笑着,让马车跑的不快不慢,免得颠簸了车里的人。

    马车一到顾家村,便引来不少人。

    “顾老汉,你回来了!”

    “哎呦,这是欢喜和雍儿吧,长得可真好!”

    遇上小孩子,顾欢喜、顾雍把准备的糖给他们吃。

    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喊的贼顺溜,落落大方,

    尤其顾欢喜一身整齐干净,顾雍也像个福娃娃,真真招人喜欢的很。

    “我家城儿考中举人了,第一名解元,我回来和族长、村长说一声,到时候等城儿回来,我我带着他回来给老祖宗上香!”顾老汉笑着说道,满心满眼都是骄傲啊。

    “啥,顾城考中了,第一名解元?”

    “嗯!”顾老汉点头。

    “哎呀,咱们老顾家总算有人出息了,快快快,咱们去族长家,这是大喜事儿,得和族长他老人家好好说说!”

    村里人一下子拥着顾老汉去村长家。

    媳妇、婆子拥着顾钱氏,孩子们围着顾欢喜、顾雍。

    都巴巴的看着两人手中布袋里的糖、要知道这可是县城来的,和那些挑货郎卖到村子里是不一样的。

    顾老实则送东西去,几个长辈得知都去了族长家,想来午饭是要在族长家吃了,让自己婆娘拿了肉、菜去族长家,自己却走的飞快,生怕去晚了,沾不到光。

    越是亲近的几家,走的越快。

    尤其是顾老汉两个兄弟,几个堂兄弟,都一把年纪的人了,今儿走起路来,似乎年轻了二十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