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欢喜上学记
    田李氏闻言顿时欣喜万分。

    赶忙去拿肉,还准备做点好吃的。

    田园去走镖,就能够赚钱了。

    田老头看着田园,有些不解,又有些错愕,“你不是说二十岁后再去走镖的吗?”

    “我想去试试,也不经常去,远的也不去的,还要练武!”

    他只是在顾家全部离去后,才明白,他不是顾家人。

    住在顾家不行。

    更不是顾木,能那么名正言顺的跟着一起走。

    顾城一直防备着他,他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能够感觉到,顾城对他的防备,那种让人汗流浃背的注视,他害怕。

    也莫名的心虚。

    “那有钱拿吗?”田老头小声问。

    “应该有的吧,可能不是很多!”

    田老头吞了吞口水,“田园啊,我……”

    他想说,让田园赚了钱拿回家来,只是要怎么开口呢?

    “爹,你放心吧,赚了钱我会拿回来的!”田园说着,顿了顿,“只是我希望,这个家,有我的房间,不管我多久没回来,房间都是干干净净的,回来的时候有口饭吃,有热水喝,你们拿我当儿子,我就会拿你们当爹娘,我会孝敬你们的!”

    反之……

    田园没有说。

    其实他真不在意赚了钱给田家人用,但要看值得不值得。

    以前他不明白,如今长大了一些,见识多了,才明白,只要他不要脸,不怕人戳脊梁骨,完全可以不用管田家人死活的。

    但,他找不到家,找不到回去的路,顾家不是他的家。

    他除了田家,竟无处可去。

    “田园……”

    田老头吞了吞口水,重重点了点头。

    多余的到底也没说。

    田园要去走镖,对田家人来说,还真是大喜事,一家老小,难得都有了笑颜。

    毕竟田东明、田坤明明年就要考秀才,若考中了秀才,还要往上考举人,处处都要银子,且还不少。

    当然,若是田东明、田坤明这次考不上,就要去找活计谋生,家里没有多余的钱,让他们三年后再考一次。

    下面好几个人也是这样子,考上了童生,就继续读,考不上就在家务农了。

    田园倒在有些霉臭味的炕上,想到顾家那暖烘烘还带着香气的床,翻身蜷缩在厚重的被窝里,闭上眼睛一言不语。

    大年三十对于顾家来说,是开心的,一家子坐在一起守岁,顾欢喜开心的拿着压岁钱。

    虽然她是顾家最有钱的那个,但她还是十分开心得到压岁钱。

    “阿爷、阿奶,有件事我要说一下!”顾欢喜一本正经大声,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我打算明年,把属于我的那一份钱拿出来给哥哥们读书用!”

    “……”

    “……”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顾老实心疼那些银子,更心疼女儿的懂事。

    “我知道你们会劝我,但是我更想说,我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我吃最好的穿最好的,得到所有人的疼爱,我就是最幸福的!”顾欢喜说着,微微红了眼眶,抬手抹了一下,冲顾钱氏笑道,“阿奶,我没哭!”

    顾钱氏红着眼眶把顾欢喜抱在怀里,“可那是你的钱!”

    “可是我不用钱的啊,几个哥哥才是最最最要用钱的时候,尤其是大哥,在帝都那种地方,有钱的人太多太多了,若是大哥手里没钱,会被人看不起,还会被欺负,我可舍不得大哥被人看不起!”顾欢喜认认真真说着,看向顾城,“大哥,你不要拒绝我,你是大哥,以后我们都要靠着你呢,还是那句话,权当我借给你的,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还我,十倍、百倍,全凭大哥做主,给多少我都收下,好不好?”

    顾城想拒绝,但是拒绝的话却说不出口,因为他清楚的明白,没有银子在帝都那个地方,寸步难行。

    那里一杯茶够在开远县吃一顿。

    吃一顿饭的钱,够一般人家开销一年,更别说那些贫苦人家了。

    “好!”

    顾城哽咽着应下来。

    别人借钱,他都不会要,但是家里人不一样。

    欢喜说的对,他是大哥,以后弟弟妹妹都要靠着他的。

    他必须走的更高,才能护住弟弟妹妹。

    顾城都答应了,家里人也不好反对。

    顾钱氏抱着顾欢喜,“阿奶还有私房钱呢,以后都给你!”

    也不怕儿媳妇们有心思了。

    欢喜这份出来,几个孩子读书便不用发愁,她那几两银子,也不会有人去在意。

    “好啊!”顾欢喜笑了起来。

    “真乖!”

    顾文氏、顾于氏都微微红着眼。

    换作是自己能做到吗?做不到的!

    毕竟每一个月都是几百两上千两,不是一笔小数目。

    大年初一,基本上都是在家,吃着大年三十留下来的菜肴。

    六岁的顾欢喜蹲在门口给大黄戴围巾,说是围巾,也只是各种各样的布条拼凑起来。

    大黄乖巧的很,任由顾欢喜折腾。

    大黄来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大狗,如今六年过去,算是一只老狗,很多时候都不愿意走动,走动也缓慢。

    家里人都疼它,别人家的狗饥一顿饱一顿,大黄每日都有骨头啃。

    “姐姐!”顾雍跑过来,趴在顾欢喜背上。

    差点把顾欢喜压趴下。

    这个胖墩。

    顾欢喜尝试把他背起来,硬是背不动。

    “雍儿,你要少吃点了!”

    “姐姐背不动是不是?”

    “嗯,背不动!”

    顾雍认真想了想,“那我让阿木哥来背我,阿木哥力气可好了!”

    “……”

    姐弟两又闹了起来。

    夜深了。

    正月初二,是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的日子,罗氏翻来覆去睡不着。

    顾老实刚刚得了好处,这会子正餍足的很,把人拉到怀里,“怎么了?”

    “明天初二!”罗氏低低说了一句。

    “想回去看看?”

    罗氏沉默。

    顾老实心疼她,“想回去咱们就回去,东西可以去镇上买,也可以……”

    “不去了,我就是难受一下,其实回去又能如何?我……”

    顾老实翻身,把罗氏压在身下,“看来还是为夫不够用力,让你竟有力气胡思乱想!”

    也还长着,屋子里,很快传出了低低的喘息,还有浅浅的低吟。

    顾欢喜翻坐起身,咬了咬唇。

    有对恩爱的爹娘,也是一件让人烦劳的事情啊!

    初二的时候,顾于氏、顾文氏都回娘家去了,罗氏在门口站了许久。

    顾欢喜上前,拉着她的手,“娘,你看我这衣裳好看吗?”

    罗氏垂眸,看着活蹦乱跳的女儿,心慢慢平静下来。

    那样子偏心无情的爹娘,不将到底的兄弟姐妹,又怎么比的上贴心懂事的女儿。

    伸手把顾欢喜抱在怀里,“走,娘给你做好吃的去!”

    “恩恩!”

    顾钱氏看着罗氏牵着顾欢喜进了厨房,才叹息一声,“这罗家真是不个东西!”

    顾老汉没说话。

    但心里也是有意见的。

    他压根懒得提罗家人!

    等吃了午饭,顾老实就带着罗氏、顾欢喜、顾安进山去。

    顾木也表示想去,顾老实便带上了他。

    “爹,我们进山做什么去啊?”顾欢喜气喘吁吁,靠在顾安怀里,上气不接下气。

    “你不是喜欢养花,咱们去挖一些常年都翠绿的东西,到时候种你院子里!”

    “好!”

    这次去的也就是小山包,也没挖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如顾老实说的,就是一些翠绿的树、草,不过开心倒是真的。

    就是罗氏也笑的眉眼弯弯。

    接下来就是走亲戚,顾老实带着顾安、顾欢喜,最后把顾木也给带上,说是走亲戚,实际上是带着罗氏散心。

    连孩子们都看出来的事情,罗氏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而她回报顾老实的便是夜里越发的热情和放得开,可就苦了顾欢喜这个孩子身体,大人灵魂。

    正月十七,一家子总算收拾妥当去县城。

    顾欢喜才结束了难熬的日子。

    “呼!”

    “怎么了?”顾安摸摸顾欢喜的头,又想捏顾欢喜的脸。

    顾欢喜连忙躲开,“哥哥,我马上就要去学堂读书了,你不能再捏我的脸!”

    “就捏一下,再说你不是还没去!”

    “那也不行!”顾欢喜说着,钻出马车,趴在顾老实背上,抱住顾老实的脖子,“爹,您看,哥哥欺负我!”

    “等回去,爹爹帮你收拾他!”

    “嗯,爹爹最好了!”顾欢喜笑眯了眼。

    顾安、顾木在马车里面面相觑。

    罗氏抿唇轻笑。

    顾老汉、顾钱氏也是笑的合不拢嘴。

    开年了,顾城便要去帝都光明书院读书,这一次他一个人走,家里人却不放心。

    “我这么大了,无碍的,再说了,这里去帝都也不是特别远,我又是跟着镖局的马车去的,路上还会遇到别的同窗,就有伴儿了!”

    这次顾城去,家里准备了不少东西,尤其是衣裳、被褥,足足有一辆马车,马车倒是镖局那边的,护送的费用也不少,顾城手里有一千两银子,以后每个月也让镖局带去二百两。

    “城儿,去了学院要好好照顾自己,咱们不惹事儿,但遇上事儿也别怕,钱也别省着,该用的地方要用,若是不够写信回来!”顾老汉红着眼眶交代。

    顾城微微颔首,上了马车。

    马车晃晃悠悠行驶起来,顾城掀开马车帘子,看着家门口的家人,都在冲他摇手,顾雍、顾欢喜在最前面,也不停的摇着手,一个劲的喊他一路平安,顿时红了眼睛。

    连忙落下帘子。

    擦了擦眼角。

    顾城想,自己的哭了吧!

    送走了顾城,顾家最重要的事情,故事顾欢喜、顾雍、顾木读书的事情了。

    三个人年纪不一样,都只能去最低等的班级,不过顾欢喜去女童班,顾雍、顾木进入男童班。

    家里人去给报了名,领取了衣裳。

    面对院服,几个孩子都十分珍惜,毕竟要去学堂读书了呢。

    只是家里人也发现了一点,田园一直没来顾家。

    “我明日去看看吧!”顾老实说道。

    在家里住了几个月,到底还是挂念的。

    只是这些日子家里事情多,又忙着安抚罗氏,顾城要离开去帝都,顾欢喜、顾雍、顾木要去学堂,这些都要他来打点,作坊那边都是三哥、五弟在管事。

    这才松懈下来,便想起顾城来。

    顾老实翌日便去了镖局,才得知田园走镖去了,而好巧不巧,竟是和顾城一路。

    “这也是巧了,早知道我便早些过来了!”顾老实着摇摇头。

    杨教头爽朗一笑,“没事,你正事要紧,田园也大了,出去走走镖锻炼锻炼也是好的!”

    最主要是能挣钱。

    这一趟去了回来,几十两银子是有的。毕竟差不多要半年呢。

    这出去两次回来,一年就过去了。

    “倒也是!”顾老实说着,和杨教头说告辞。

    便回了家。

    对于田园去走镖,顾家人还是担心的,不过却不怎么担心,毕竟如今可是太平盛世,虽有山匪,但也没有十恶不赦那种,请镖局一来省事,而来安全,镖局里的镖师武功都不错,遇上事儿也能随机应变,胆量更不用说了。

    正月二十五,顾欢喜、顾雍、顾木三人就要去学堂了。

    二十四这晚,三个孩子都激动的很。

    新的书篮,外面是木头的,不是很大,就装一点小东西,书籍那些多数都放在书院,午饭书院也有吃,基本上就是带点点心、果子一类。

    二十五一早,顾欢喜早早就起来了,梳洗好,又穿上学院发的衣裳,便出了门,顾雍、顾木也过来。

    和几个哥哥一起吃了早饭,顾老实驾驶马车送他们去学院,到了学院门口,和顾欢喜他们一样小的孩子还挺多。

    像顾木这么大的也有,都穿着一样颜色的衣服,唯一不一样便是衣袖,衣袖的颜色是区分甲班、乙班,若是有颜色,就是甲班,学习比较好的,若是没颜色,就是乙班,学习不好,先生都格外眼严厉,会打手心。

    考中童生的,看腰带,若是淡紫色腰带就是童生。秀才就要看发带,发呆若是深紫色,就是秀才了。

    顾欢喜倒是平静,顾雍、顾木都激动的很。

    顾俊、顾安、顾负责送三人去教室,顾老实在门口晃来晃去,担心,担心顾欢喜会哭,担心她会被同窗欺负,担心她冷着、饿着。

    索性坐在马车上,够长了脖子朝学院里看着,只是什么都看不见,索性站到马车上,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这个……”

    顾老实仔细想想,决定去翻墙,翻墙进入看看,顾欢喜到底能不能适应?

    顾欢喜被几个哥哥送过来的时候,引来甲班女孩子的一阵尖叫。

    “哇哇哇,是顾俊他们!”

    “那个小女孩是谁?”

    “他们为什么对她那么好啊?”

    一阵的议论声。

    再说,甲乙两班就在两隔壁,顾欢喜自然能把她们的话听清楚。

    看来她的哥哥们在学院很受欢迎嘛。

    不过想想也是,她的哥哥们长得高,模样还好,一个个俊逸的很,姑娘们喜欢是正常的,不喜欢那就是眼瞎了。

    再说家里还有个解元大哥呢。

    她可以想见,在这书院的日子肯定不孤单了。

    “二哥、哥哥、四哥,你们送雍儿、阿木哥去吧,我到了!”顾欢喜乖巧说道。

    顾俊摸摸顾欢喜的头,“听话,一会来带你去吃午饭!”

    “恩恩!”

    顾欢喜说着,进了乙班学堂。

    只是她该坐哪里呢?

    这里是按照高矮,还是按照先来后到?还是随便坐?

    “你是顾俊他们的妹妹?”一个娇俏的女生传来。

    顾欢喜抬眸看去,便见一个娇俏的女孩儿昂首挺胸的走来。

    身上衣裳和大家一样,但袖子有花纹,看来是甲班那边的。

    头上带着漂亮精致的珠钗,耳朵上挂着珍珠耳坠,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富贵人家。

    “嗯!”顾欢喜点头。

    “我叫柯一梅,是县令家的,你可以喊我一梅姐姐!”柯一梅认真说道。

    脱下手腕上的珍珠手串,“呐,这个给你戴着玩!”

    “……”

    顾欢喜错愕。

    这县令家的千金想干嘛?

    柯一梅见顾欢喜不动,伸手拉了顾欢喜的手,把珍珠手串戴在顾欢喜手腕上。

    顾欢喜胖嘟嘟的有肉,柯一梅瘦,这一戴竟是刚刚好。

    “好妹妹,以后有事情找姐姐,她们谁敢欺负你,尽管和姐姐说,姐姐帮你出头!”柯一梅说着,拉了顾欢喜坐在前面第三排的位置上,“呐,你就坐在这里,新来的都坐前面,太前面了可不好,夫子严厉着呢,这个位置最最好,姐姐当年就是坐这里的!”柯一梅热情的很。

    “多谢姐姐!”顾欢喜朝柯一梅笑,笑的天真无邪。

    本就讨人喜欢的眉眼,这会子笑起来,更让人喜欢。

    柯一梅本来是因为顾俊才来巴结顾欢喜,如今见顾欢喜这般乖巧,倒是极其开心的,“你乖乖的,一会姐姐带你去吃午饭!”

    “……”

    这才吃了早饭,就说午饭,会不会太早了?

    只是这个柯一梅喜欢她哪个哥哥呢?

    柯一梅本想再说几句,但又怕说多了,顾欢喜回去告诉大人,只得嘱咐了几句,便离开去了甲班。

    柯一梅一行人一走,顾欢喜立即被乙班的女孩子围住,“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顾欢喜,今年六岁了,来自顾家村,现在住在东二胡同!”顾欢喜认认真真的介绍自己,她知道,属于她顾欢喜的世代已经开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