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他们都走了、留下他一个
    顾欢喜想不明白,那是因为她不太懂男女情爱。

    更觉得家里人什么都好,自然不会去怀疑。

    但顾安不会,相对来说,他或许比不上顾城的老谋深算,但也绝对差不了哪里去。

    只不过有顾城珠玉在前,他便不会表现,但家里忽然间要搬家,这让顾俊怀疑。

    因为三伯、五叔都没反对,尤其是阿爷、阿奶也没分队,这就让人深思了。

    单单是为了他们能去更好的学院读书吗?未必是……

    顾安端着茶杯寻思着。

    去了广元府花销比起现在来说,那肯定是要大很多,虽然顾家有作坊这个稳定的收入,但广元府不必开远县。

    “哥哥!”

    顾安闻声,连忙去开了门,看着门外的顾欢喜,“怎么来了!”

    顾欢喜笑,“有些事情想不明白,过来和哥哥说说话!”

    “进来!”

    “嗯!”

    顾欢喜进了顾安的屋子,见书桌上面的书还摊开着,茶杯都没收拾,“哥哥也睡不着吗?”

    “有点睡不着!”

    兄妹两很少单独这样子说话。

    顾安也没因为顾欢喜小,就不拿她的话当一回事。

    “你有事?”顾安问。

    “嗯,有点事儿,我一直想不明白,爹爹为什么忽然要去广元府?单单是为了几个哥哥读书吗?”顾欢喜小声问。

    顾安错愕了一下,伸手摸摸顾欢喜的头,“你一个小丫头,操心这个做什么?这是大人的事儿!”

    “哥哥,我不小了!”

    “才六岁的小丫头,竟说自己不小了!”顾安失笑。

    不过他们家几个兄弟都早慧,欢喜聪明些倒也算不得什么。

    顾欢喜笑而不语。

    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顾安,等着顾安的话。

    “唉!”顾安微微叹息一声,“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一点,去了开元府,对咱们读书倒是百利无一弊,且那边更繁荣,有这盘扣生意在,倒是不必发愁日子过不下去,咱们也可以开一个小铺子,就卖一些咱们抄写的书还有写的字、画的画也能赚点钱!娘和伯娘、婶娘不是说要弄个糕点铺子,不求赚多少,能赚就好,你说是不是?”

    顾欢喜点头。

    能赚就好,慢慢的就能把生意给做起来了。

    “别胡思乱想,万事有哥哥呢,天塌下来也有哥哥撑着,你只管开开心心就好!”顾安温柔安抚。

    这是他妹妹,疼爱都来不及,又哪里舍得她胡思乱想。

    “嗯嗯!”顾欢喜重重点头,心里美滋滋的,“那哥哥,我回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我送你!”

    顾安一本正经,顾欢喜笑了出声,“哥哥啊,我就住在隔壁,哪里需要你送我,你赶紧睡吧,明儿咱们还要去读书呢!”

    “还是要送送你!”顾安坚持。

    顾欢喜无奈,由着顾安送她回院子。

    广元府

    广元府比起开远县来,那是大了五倍不止,顾老实一个人前来,像无头苍蝇找不到东南西北。

    找了店住下,打听了一下掮客行,才去掮客行。

    顾老实穿着打扮都不像是特别有钱的人,但也不是那种贫穷的人。

    掮客行的掌柜在广元府那是有名的合理公道,所以生意很好。

    从他这里买的宅院,基本上都能少操不少心。

    “我姓顾!”顾老实抱拳。

    出门在外,见人三分笑。

    “鄙人姓孙,顾掌柜唤我孙掌柜就好!”

    “孙掌柜,有礼了!”

    “客气客气!”、

    孙掌柜说着,让人给顾老实上茶,等顾老实喝了茶,才问道,“不知道能帮顾掌柜做些什么?”

    “不瞒孙掌柜,我来自开远县,想到广元府安家,先过来探探路子!”

    孙掌柜闻言,看着顾老实,“莫非是开远县做盘扣作坊的顾掌柜?”

    “正是在下!”

    孙掌柜笑了起来,“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顾掌柜海涵,海涵!”

    顾老实连忙说不敢不敢。

    不过有了这层事儿,倒也拉近了一些关系。

    “不知道顾掌柜想要什么样的房子?”

    “是这样子的,我家里孩子比较多,需要的房间也就比较多,主要还是宽大,不能太窄小,价格也要公道些!”

    孙掌柜想了想才说道,“那能满足顾掌柜要求的屋子还真没有,开元府这边已经扩建过好几次,宅院倒是都大的,但价格就不少了,几万两、几十万两的宅子也比比皆是,几十万两这种是在开元府那是顶级大宅,一般人家肯定是不敢去奢想的,几万两的嘛相对就小一些,但也不是住不得人!”

    孙掌柜说着微微一顿,“或许你们可以先租赁一个,几百两一年,里面什么东西都有,只需要添几个丫鬟、婆子、小厮就成,这样子既省钱,又住的比较好,等手里钱多了,遇到合适的再买下来,多余的钱可以做生意,这般钱生钱岂不是更好!”

    这般……

    顾老实寻思起来。

    他这次来,三兄弟一人拿了五千两,加上欢喜的五千两,也才二万两银子,这已经是他家中全部的家当了。

    真要买了房子,接下来日子可能不太好过。

    “孙掌柜,我家有六个小子,一个丫头,上面有爹娘,我还有两个兄弟,像我们这么大一家子,要租多大的院子?”

    “这个嘛……”

    孙掌柜想了想才说道,“我手里目前来说有五个大的宅院要租出去,最好的那个一年一千三百两银子,里面有十来个院子,还有花园、假山、荷花池!”孙掌柜说着,见顾老实有些意动,忙道,“我带你去看看如何?”

    “行!”

    顾老实属于会享受那种。

    人生匆匆几十年,他倒是无所谓,可爹娘老了,希望一家子住在一起,他自然要成全,也想爹娘吃好喝好心情好。

    孙掌柜带着顾老实来到大宅。

    那真的是大宅,在门口的时候,顾老实就吞了吞口水。

    尤其是这一条街上,住的人家也不超过两只手,来去马车也少,安安静静的。

    如今才入夏,到处都透着一股子香。

    他喜欢这里,他知道,爹娘肯定也喜欢这里的。

    孙掌柜拿钥匙开了大门,带着顾老实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三进大宅,倒也没分前院后院之说,不过前面有三个大院子,每个院子里都配有小厨房,还有后面宅院相对小些,但也配有小厨房,有单独的饭厅,还有大厨房,厨房就在大厅过去的院子里,那边再过去基本上就是下人住的地方,还有通往后院的门!”

    孙掌柜先带顾老实去大院。

    进去便是小厅,然后里面有书房,正房、侧房,正房分内室、外室,两个屋子都大的很,里面还有家具,一水的梨花木,就是浴室也大的很,大大的浴桶也是梨花木。

    侧房也大的很,也分内室、外室。

    床、家具一样不少。

    “前面三个主院基本上是这样子,边上还有一个院子,不算特别大,但是也不小,倒是适合老人居住,后面的宅院我带你看看!”

    一路走来,如孙掌柜所言假山流水,花园里繁花簇蔟,后面的院子比起前面的小了一些,但也是应有尽有。

    顾老实看的有些心热。

    他一定要赚钱,把这个宅院买下来。

    “如何?”

    孙掌柜笑问。

    顾老实也笑了起来,“蛮好的!”

    租金也不便宜,一个月一百两,他们家一年开销也没有这个数。

    但搬来广元府,还得开源才是。

    手里有本钱,总能想到赚钱的法子。

    “一年一千三百两也不算贵,毕竟这宅院里的什么都有,你只需要搬了衣裳、被子来就行!”

    顾老实转了一圈,是真的哪里都喜欢的,不管是主院,还是后面的小院子,孩子们宴客的大厅,亦或者是花园,处处都好。

    价格虽然贵了点,但到底还能接受。

    这次来,家里人倒是说了,万事他做主。

    “便宜些吧,少一百两,这宅院我就租下来了!”

    “租多少年?”孙掌柜笑问。

    “三五年肯定是要租的!”

    孙掌柜也笑了起来,“那便签订五年地方契约,你租五年,这五年间主家不会涨租子,但是五年后,如果你还要继续租,那这租子就得涨了!”

    顾老实也觉得合理。

    五年时间,他一定会赚到钱,买一个大宅子。

    和这个宅子一样的。

    既然下了决定,便写了协议,签字画押,一式两份。

    顾老实跟着也认得几个字,孙掌柜确实也合理,不会欺负顾老实这外乡人。

    “不知道顾掌柜搬来广元府后,那作坊是否要要搬过来?”

    “作坊是不搬的,依旧留在那边,这边过去,才一日功夫,倒也不算远!”

    广元府这边房租贵,开销也大,且那边的人都依靠着作坊生活,真要搬走了,他做不出来断人活路的事情来。

    房子弄好,天已经暗下来,顾老实也没打算连夜回去,他身上怀揣巨款,索性去汇通钱庄存了。

    约定是需得他本人前来。

    当然如果他出事,汇通钱庄这边会派人去核实。

    这毕竟的浩瀚王朝皇家票号,除非浩瀚王朝灭亡。

    顾老实点了两个菜,一大碗米饭,坐在角落里吃着,一荤一素,对于出门人来说,也算是极好的了。

    在客栈住了一晚,天才蒙蒙亮,顾老实便出门回开远县。

    家里人得知顾老实是租了宅院,倒也没有多言。

    “只是我们都去了,这边怎么办?”顾老三问。

    他舍不得这边,

    顾老五沉默。

    孩子们去广元府读书,那是好事儿。

    “四哥,要不你带着爹娘、几个孩子去广元府,我和三哥留在这边照看!”顾老五说道。

    其实还是怕广元府那边不太好过日子,这盘扣铺子,还真不能缺了人。

    顾老汉、顾钱氏不语。

    他们年纪大了,住哪里都无所谓,只求一家子都在一起。

    “可以,我先带着爹娘过去,把那边收拾好,这边也可以安排下来,管事可以请,咱们一家子应该住在一起的!”顾老实低低出声。

    又说起银子存了的事情。

    顾老三、顾老五完全没意见。

    又想着爹娘确实年纪大了,做儿子的应该在身边尽孝,索性如顾老实说的那边,请了靠谱的管事来。

    于七月初九这日一大架子都搬去了广元府。

    这边两个小的宅院都卖掉了,留下了大的这个,回来的时候可以住,买了一对老夫妻留下照看。

    六婶、八婶坐在马车上笑眯了眼。

    总算没有被丢下。

    顾家的东西不算多,桌椅板凳这些留下了一些,余下的都送回顾家村,给了村里人。

    他们这边才搬走。

    田园后脚便进了县城,到镖局去了一趟,拿了礼物便来到顾家。

    “……”

    田园看着门口的两个老人,面色血色顿时消失殆尽。

    “你是说,他们……他们搬家了?”田园颤抖着身子。

    一句话都说不太完整。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十六岁的人,高高大大的身子,这一瞬间,竟无助的像迷路的羔羊,东西掉在地上,田园忙蹲下身去捡。

    却发现自己哭了。

    眼泪一滴一滴落在手背上,田园觉得疼。

    很疼很疼。

    “孩子……”福叔轻唤一声。

    他们两夫妻无儿无女,也没个去处,便自卖了。

    顾老实买他们来价格也便宜,管吃管住,一个月给五百文钱,留下他们在这里看宅院。

    偶尔过来的时候煮顿饭就行。

    田园没说话,抱着东西跑了出去。

    站在湍急的河边,田园把东西都丢到了河中。

    只是丢了之后,便后悔了,连忙跳下去捞。

    河水湍急,田园又怎么追的上。

    有那么瞬间,他想着死了算了,反正也没有人要他。

    但他又舍不得死。

    爬上岸,找了个地府,委屈的哭了起来。

    半夜三更才回到镖局。

    田师父看着田园,“你回来了,你顾三叔给你留了书信!”

    “……”

    田园看向田师父,伸手接过。

    打开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发惨白,最后什么都没说,把书信给烧了。

    “你顾三叔说了什么?”

    田园摇摇头,一句话都没说。

    坐在窗户边,一言不语。

    “田园?”

    田园摇摇头,“师父,我想一个人静静!”

    田师父拍拍田园的肩膀,“以后总会再遇上,别胡思乱想!”

    会再遇上吗?

    不会了!

    再也不会了。

    顾三叔说,他们搬家了,让他以后没事不要再去顾家。

    抬手捂住自己的脸,田园一时间恨不得自己溺死在那河中,便不会这般的难受。

    顾家,他当成家的顾家,不要他了!

    不要他了!

    广元府

    “啧啧啧……”

    看着新家,一家子都开心不已。

    这么大、这么好的宅院。

    三兄弟住主院,这是毋庸置疑的。

    顾老汉、顾钱氏本要住边上那个带有小花园的院子,却一定要让顾欢喜住进去。

    “为什么是我啊?阿爷、阿年住嘛!”顾欢喜拉着顾钱氏的手臂。

    “傻丫头,你的院子要大些,有些东西是要锁起来的,你可明白?”

    顾欢喜想了想点点头。

    顾老汉、顾钱氏选了离顾欢喜最近的院子,也是满意的很。

    房租虽然贵了一些,但如今顾家倒也住得起。

    六婶、八婶也觉得这边好,两个人也是从大户人家出来,手脚也利索。

    顾文氏、罗氏、顾于氏三妯娌忙着归置东西,顾老实三兄弟忙着去定饭菜,一家子都忙的飞起。

    顾欢喜忙活了一通,忽地想到一件事情,跑去找到了顾老实,“爹,咱们都来了,你给田大哥留信了吗?”

    “留了留了,我告诉他我们搬来了这里,把地址也留下了,要他有空就过来,咱们随时欢迎!”顾老实笑道。

    他那几个字写的可真丑。

    也不知道田园瞧见会不会笑话。

    “那就好,田大哥去走镖,想来也该回来了,这边去开远县也近,来去倒也方便!”顾欢喜说着,笑眯了眼。

    顾老实也笑。

    如今一家子住在一起,不管忙到多晚,总归要回到一处,心里也开心。

    “晚上咱们就在家里吃饭,改日再去饭馆吃,可好?”顾老实柔声问。

    对女儿,他是十足的有耐心。

    “好!”

    虽说是在家里吃,但是几个大菜还是外面定回来的,六婶、八婶做了几个,一家子简简单单凑合吃了一顿。

    坐了一天的马车,也累的够呛,随便梳洗了一番,便睡了。

    顾欢喜坐在院子里。

    周围都静悄悄的,这里比起开远县的家,好了很多很多,安静、舒适。

    她喜欢这里,特别喜欢。

    自己这个爹,可真会享受,也有主意。

    想来接下来,他应该打算努力赚钱了。

    但是要做什么呢?

    顾欢喜想了一会,倒是有好几个想法,却觉得不够好,索性回屋子睡觉,等着过几日,一家子商量下决定。

    顾家一家子都安稳入睡,田园却彻夜难眠。

    这一次去走镖,田园得了五十两,不算多,但是对于田园来说,却是极多了。

    他看着面前的银子,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全部拿回田家吗?

    田园问自己。

    若是以前,他不会,但是如今,他连个去处都没有。

    “田园!”田师父喊了一声。

    “师父!”

    “如今得了钱,你打算怎么办?全部拿回田家呢,还是自己留一些?”

    田园摇摇头,“我不知道,师父,我不知道要怎么做,这个时候,我不知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可是我又舍不得去死,师父,您见多识广,您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