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君子有所不为有所不为
    何彩蝶惊慌的扶住自己腰,一手紧紧握住婆子的手,泪流满面的看着田园,“田园,这些年,我虽然任性了些,时常捉弄你,但我问你,我可曾做过伤害你的事情?”

    “哼!”田园冷笑。

    “喜欢?你不要侮辱了这两个字,你何彩蝶到底是什么人,我或许不知道,但你应该是知道的,不要多费唇舌,今日要么和离,要么休妻,你这般恶毒的女人,我不要!”田园越说越愤怒。

    骨子里的那股坚毅,在这瞬间一览无余。

    他知道,他应该是出自富贵之家,毕竟十一岁那年,想到的那个情景里,他被人抱在怀中,宅院极大,屋梁雕梁画柱,那个妇人的脸模糊了,想不起来,但是身边丫鬟、婆子不少,身上穿的衣裳也极好。

    只是他找不到回去的路而已!

    “我不……”何彩蝶怒喝一声。

    看着喜房外,里里外外看热闹的人,何彩蝶只觉得浑身发冷。

    只要她这事情闹出去,她就不用做人了。

    “田园你别逼我,若是你逼我,我死给你看!”

    田园看着何彩蝶,“那你就死吧,死了我给你陪葬!”

    “……”

    这瞬间,别说何彩蝶了,就是所有人都吓住了。

    这简直太心狠了。

    顾老实在一边瞧着,微微摇头。

    不管如何,作为一个男人,田园这般手段着实狠辣了一些。

    这人都迎进门,堂也拜了,盖头也掀了,哪里就能说悔婚就悔婚呢?纵然有千般错,也只是小孩子见的玩闹而已。

    如今这般,“唉!”

    顾老实叹息一声,这喜酒是喝不下去了。

    “够了!”田氏族长怒喝一声。

    田园虽然不是田家人,也没上田家的族谱,但如今田园却是姓了田,是田家村的人。

    这事情闹的。

    田族长迈步走了进来。

    他当年也是进士出身,虽然是最后一名,但也是进士,也做过县令,最后告老还乡回到田家村,做了田家的族长。

    “田园,你跟我来!”

    田族长说完,走在前面。看热闹的人立即让开了路。

    田园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走在族长身后。

    族长又喊了田家几个长老,都是头发花白在田家那都是说得上话的人。

    一起进了堂屋。

    族长留下了田老头、田李氏。

    有点三堂会审的意思,田园站在当中,却不害怕。

    甚至有些疯狂的喜悦。

    在绝望中,又看见了希望,但希望渺茫的如那星星之火,还未来得及点燃,又熄灭了。

    他只觉得,如果给他一把刀,他会杀人,会一个个杀过去,让无数人的血为他失去的爱情陪葬。

    若是这三年,他一直去顾家,他和顾欢喜是不是有一丝丝的机会,可那一丝丝的机会,都被何彩蝶掐灭了。

    “田园,你跪下!”

    田族长大声呵斥。

    田园冷冷的看向田族长,田族长顿时心一紧。

    这种眼神……

    真真一点都不像一个农家小子,更不像一个走镖局的莽夫。

    “好,既然你不跪,那就不跪吧,你本身也不是田家人,你不跪我们也是应当的,但是田园,你回答我,何为君子?”

    “君子不责人所不及,不强人所不能,不苦人所不好,不藐人所不成!”田园轻轻应声。

    田族长颔首,“你既然懂,那我再问你,何为男儿?”

    “男儿顶天立地,仰不愧天,伏不愧地!”

    田族长再次颔首,“既然你懂,那我问你,当初是你自己答应娶人家姑娘,也是你自己去迎娶的,拜堂的人也是你,你如今说要悔婚,是君子所为?是男子所为?”

    “……”

    田园一时间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田园,你虽不是我田家人,却吃了我田家饭几年,当初你爹把你捡回来,虽没有锦衣玉食,但好歹把你养活了,如今人已经娶进了家门,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杂合亲事不单单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也是整个田家村的事情!”

    田园没有说话。

    他知道,如今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会这么安抚他的吧。

    田园忽然笑了起来。

    猖狂中带着绝望,“好,我认,但是我不会碰她,这一辈子就这么耗着吧,若是她胆敢给我偷人,我就杀了她和那个奸夫,弄垮何家,我田园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

    田老头、田李氏都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背脊心发凉。

    这般狠辣,当初怎么就捡回来了。

    田园的声音有些响,便是在外面看热闹的人都听见了。

    田园说完,转身出了堂屋。

    慢慢的走到喜房。

    何彩蝶在众人的安抚下,停止了哭泣。

    看见田园进来,面露惊慌。

    “何彩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嫁给我,你说的那些情啊爱的,我田园是一个字都不信的,不过你既然死皮赖脸的要嫁给我,那就嫁吧,但我警告你,从此以后,既然是田家媳妇,就给我好好待在田家,别随意出去,若是你敢偷人,我不单单要杀了你,还要杀了你那奸、夫,就是何家,我也不会放过,我田园对天发誓,今日所说的话,若有违背,天打雷劈!”田园说完,压根不管何彩蝶那惨白的脸。

    抖成筛糠的身子。

    迈步走出了喜房。

    朝来喝喜酒的人抱拳,“诸位,多谢大家来喝喜酒,你们吃好喝好,我先走一步了!”

    “……”

    “……”

    mmp,成亲还能这样子的。也是有史以来头一遭了。

    好任性。

    田园骑马离开,连头都没有回。

    顾老实看着田师父,微微摇头,“这何家到底想做什么?把他给逼成这样子?”

    田师父不言语。

    其实他想说,若今日这新娘子是顾欢喜,田园怕是会欣喜若狂,又怎么会绝望到这般不顾一切。

    他最后的希望都没了,他自然要疯狂一把。

    “唉!”田师父微微叹息。

    有些事情,他知道的到底还是太迟了些。

    这喜酒真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吃着也没什么味儿。

    何彩蝶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有种绝望的感觉蔓延到她全身,甚至来不及说一句话,便晕厥了过去。

    完了,也错了!

    她早该知道,田园不好拿捏的。

    如今这祸要怎么避过去……

    一群人对着何彩蝶又是掐人中,好歹把她给弄清醒过来。

    何彩蝶一醒来,就觉得嗓子眼发痒,恶心的难受至极。

    趴在一边便呕吐起来。

    “……”

    “……”

    这喜房里,生过孩子的妇人不少,好几个纷纷怀疑起来。

    莫非这何彩蝶是有了身子,才栽赃陷害田园,非让田园来背这个黑锅。

    这样子的事情,她们虽没经历过,但是戏文里说的可多了。

    就是田家三个姐姐也错愕又震惊的看着何彩蝶,“爹没身子不舒服,不如请个大夫过来看看?”

    何彩蝶神色一慌,忙道,“不用,不用,我只是有些害怕,才会呕吐,一会就好了!”

    “是吗?我看还是看看比较好!”大姐田香娘说道。

    虽然田园不是田家亲生的,但是这两年靠着田园,家里日子好过了,她在婆家腰杆也挺直了不少。

    如今看何彩蝶的样子,田香娘越发觉得事情诡异。

    “不,不用!”何彩蝶忙摇头。

    “还是看看吧,你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疑惑,毕竟你呕吐的样子,就跟妇人有孕是一样的!”田香娘直接把话挑明。

    反正田园也不喜欢何彩蝶,她也就不怕得罪何彩蝶了。

    要是何彩蝶真怀孕了,这事儿闹起来,还真是有得看。

    “……”

    何彩蝶脸色惨白的看着田香娘,“你,你胡说什么?”

    “有没有胡说,请个大夫来看看不就知道了,虽然你是县城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但是我家兄弟不喜欢你也是实话,你这般作态,真让人怀疑,你是不是肚子里有货了,才一定要嫁给我兄弟,让他来背这黑锅!”田香娘说着,声音都尖锐起来。

    目光盯着何彩蝶。

    何彩蝶带来的丫鬟、婆子本也是厉害的,只是被一连串事情吓的三魂没了七魄。

    她们在何彩蝶身边伺候,自然知道一些,尤其是何彩蝶身子的变化。

    如今被田香娘说出来,想要说话弥补,却被田香娘一眼看过来,吓得一瑟缩。

    田香娘顿时明白,自己猜对了。

    看着何彩蝶的眼神,像是要生吞了她。

    这贱人,哪里来的脸,敢这般栽赃田园。

    “呵呵,看来,真有必要让大夫来仔细悄悄了,田园虽然不是我亲弟弟,可他姓田,我还真不想一个野种也姓了田去!”

    “不,不要!”何彩蝶紧紧拉住田香娘的袖子,一个劲的摇头。

    眼泪落个不停。

    她哪里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切早已经不能掌控,为什么忽然间就变了,田园都已经去迎亲了,怎么忽然间就改变了呢?

    何彩蝶哪里知道,因为顾老实的到来,田园瞬间又有了希望和奢求,所以孤注一掷,不顾一切的想要摆脱这一切,他希望自己是干净的,至少在这件事情上干净。

    他没有碰过何彩蝶,一切都是和家人的算计,可到底在算计什么,田园还真不知道。

    田香娘渐渐何彩蝶心虚,就要去喊人请大夫,说来也是巧,今日来吃酒的亲戚里面,就有一个会点医术。

    这边田香娘以何彩蝶身子不好为由去请,他便来了。

    “不,不,我不要把脉!”何彩蝶一个劲的摇头。

    她那两个丫鬟也上前想要护住何彩蝶。

    田香娘一手拽一个,直接推到了一边去。素日里干体力活的优势便显现出来。

    上前拉住何彩蝶,“我到底有没有冤枉你,你现在把手伸出来不就知道了!”

    “不要,不要……”

    何彩蝶一个劲的摇头。

    送嫁的何家人想要进屋子,也被田家人给拦住。

    再不是,田园如今也算田家村的人。

    何家姑娘要真有了身孕,还不是田园的种,那这一切说起来,可就太耐人寻味了。

    何彩蝶真的吓坏了。

    尤其是田香娘拉着她的手,恶狠狠的说道,“你要是没有怀孕,你怕什么?”

    怕什么?

    她当然怕,她确实怀孕了。

    一时间,何彩蝶后悔了,后悔来算计田园,甚至后悔当初要留下这个孩子,如果当时不要这个孩子,就没有这么许多事儿。

    她还是镖局里,最招人喜欢的姑娘。

    脉到底还是把了。

    “她确实有二月多身孕了!”

    一句话,彻彻底底将何彩蝶推入深渊。

    喜房里顿时鸦雀无声,就是外面,也瞬间安静下来。

    安静过后是一片议论。

    “这何家姑娘有身孕了,二个月多,可田园走镖才回来一个月不到呢!”

    孩子自然不是田园的。

    可既然不是田园的,那是谁的?

    所以一切都是阴谋,那就难怪田园那么的心不甘情不愿。

    但如今田园跑出去了,这事儿要怎么办?

    好些人看着这喜宴都上桌了,这饭吃还不吃?

    田老头、田李氏也是目瞪口呆。

    就是族长以及几个老辈子,也是惊的说不出话来。

    难怪田园一下子便反悔了,莫非他知道何彩蝶怀有身孕,算计了他?

    不对啊,这何彩蝶要是怀孕了,田园知道肯定会说的。

    几个老辈子也是头疼的很,这都什么事儿,何家也真真是欺人太甚了。

    “招呼大家吃饭吧,这人,到底要如何处理,还得去把田园找回来再说!”

    是送回何家去,还是将错就错,田李氏、田老头也不敢下决定。

    族长等人见识到田园的狠辣之后,更是不敢多言。

    喜房里的人都走了。

    何彩蝶软在床上,身边丫鬟、婆子哭的慌乱。

    何家送亲的人,也是无颜留下来,纷纷走了。

    这未婚有孕的事情不是没有,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是何家却在得知何彩蝶怀有身孕,还去算计田园娶了何彩蝶,如今把事情闹成这个样子,他们是没脸留下来了。

    且这事闹起来,何家那些没有出嫁的女孩也要受到不小的伤害。

    族里出了这么个人,说明何家家风不好,谁知道还会不会出第二个何彩蝶。

    顾老实、田师父也是恍然大悟,田师父气的脸都红了。

    “何家,欺人太甚!”

    田师父怒喝一声,起身便走。

    顾老实觉得这饭也是吃不下去,带着吉庆也离开了。

    留下来吃饭都是想着今日喜宴饭菜好,不吃白不吃,热闹看了,饭还是要吃的。

    田园一路策马狂奔,到了县城的时候,也没能冷静下来。

    只是到了顾家门口,田园却真真正正的冷静了。

    冷静下来之后,却再也没有勇气进门,可他有些话,想要和顾欢喜说。

    只能悄悄潜入了顾家。

    他知道顾欢喜住那个院子,所以很容易便潜了进去。

    顾欢喜也有些咳嗽,山花端了枇杷叶水进来,“小姐,您喝点枇杷叶水吧!”

    “嗯!”顾欢喜喝了一口,才问道,“康儿那边有吗?”

    “哎呀,我光顾着小姐了,这边给小少爷送一碗过去!”

    顾欢喜笑,几口喝了,让山花出去。

    山花一走,田园便从屋顶跳了下来,还顺手关了院门,上了门阀。

    “……”

    顾欢喜看见田园的时候,错愕了好一会。

    三年不见,田园变化其实很大,以前脸上带着笑,可是此刻整个人都带着阴翳之气。

    身材倒是高大,却消瘦的厉害,面上都有清淤之色,让人瞧着心疼。

    身上大红的喜服也皱皱巴巴,看起来狼狈的很。

    “田大哥,你怎么来了?”顾欢喜说着,慢慢的坐起身,准备下炕。

    虽然她还小,田园却已经是大人了。

    还是男子,她也不是病的下不来床。

    “我……”田园轻轻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上前扶了一把顾欢喜,“欢喜,我……”

    “田大哥你坐,我给你倒杯茶!”

    “不用,我自己来吧!”田园说着,自己倒了茶,猛灌了一口,觉得还是不解渴,又狠狠的灌了几杯。

    却因为太急了,呛了起来。

    “唉!”顾欢喜叹息一声,上前给田园拍着背。

    田园只觉得顿时委屈极了,连头都不敢回,就怕自己看着顾欢喜关心他的样子,忍不住哭出来。

    待田园好了许多,顾欢喜才坐在一边,轻声问,“你不是今日大婚,怎么还跑出来了?”

    “我……”

    田园心口一哽。

    吸了吸鼻子才说道,“我不想娶她,我一点都不喜欢她,她早些年一直捉弄我,三年前换了顾叔给我的书信,害我以为你们都不要我,讨厌我,不敢上门去走动,欢喜……”

    “所以说你笨,我们当初搬家那么急,肯定是有逼不得已的原因,而你呢,在我们家住了大半年,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就算给你留了书信,定也是告诉你我们搬去了哪里,是希望你来找我们的!”顾欢喜说着,见田园快哭出来了,把手里的帕子递给他,“擦擦脸吧!”

    这都快哭出来,简直……

    顾欢喜也是万分无力,顾家的男儿可不会哭。

    这田园也是让她刮目相看了。

    田园扭头看了顾欢喜一眼,伸手接了帕子,擦了一下眼角,把眼泪擦掉,却舍不得把帕子还给顾欢喜。

    “那现在呢,你为什么来我家了?”

    “我……”田园说着一顿。

    要怎么说呢?

    他口笨。

    “如果你不喜欢他,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娶她?如今人都迎娶到你家,拜堂了吗?”顾欢喜问。

    田园点了点头。

    更是无颜再去多语什么。

    “既然都拜堂了,那就是你的妻了,田大哥,男子汉大丈夫,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如今再来反悔,有失君子风范!”

    这是顾欢喜的真心话。

    田园顿时就明白了,或许从一开始,他和顾欢喜就没有可能。

    一个是天上皎洁明月,一个是地上卑微入尘埃。

    “欢喜,谢谢你!”

    “田大哥谢我什么呢?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好坏也罢,都不必听别人去说,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